|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the Emperess & her Knights队][无
主页>F1征文2004>孟夏荡舟  所属连载:[the Emperess & her Knights队]F1作者:苍草若璧

[原因:迟交]

书安静的躺在书架上,漆黑的封皮就象永夜的深沉,银饰的德文字体宛若星砂点点,书名的全称很土《银河英雄传说》,倘若是放在今日,就这书名,大约大多数人一瞥之下都会认为这是某白滥作者写的三流故事,一如核桃那丑陋的包裹着甜美果肉的外壳。


认识银英,大约是在公历九三年的下半,其时的我不过是个年方十五的束发少年,因为喜好漫画和科幻,常常会在学校周围的旧书摊边闲逛,当时那些书摊上往往会有一些从香港流传过来的,国内看不到的漫画和小说,不过通常残缺不全。我和银英初次相识的地方,就是在那里。现在还记得的那时间是下午,在书摊上没有看到我收集已久的《寒羽良》的新本,倒是看到一本有着硬皮做面的书,安静的躺在书摊的一角,封面没有什么装饰,只有《银河英雄传说——黎明篇上》这几个字竖排在黑漆底色的封面上,带着不能白跑一趟思想的我,犹豫了一段后,就买下了,大约用了一、二元,也就是从这个时日开始,我认识了银英。虽然当时相遇的情况很偶然,但今时我的感觉里却总是愿意相信那是一场必然的相会。


十五岁那时的我,书读的不多也不深,其实或者应该说深的书根本读不懂更为妥帖些。思想迷茫而局限,幸而有银英,当时在读的时候,有一种醒酗灌顶,心境豁然开朗的感觉。那其中的感受更多更集中的表现在对一个人的理解上,他就是杨,一个挠着头说:“有做的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的懒散青年。


记忆中杨的脾气是温和的,对于不合胃口的事物,嘟囔着、牢骚着,也总是在尽力做着,不是为了发布命令的人,而是为了身边能保护到的人。为了心中理想的灯火,他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抗争而不屈服。他也常常反省着自己的所做所为,无论外人给他的赞誉有多大,他都明白自己不过是个凡人,有喜有悲,会痛会死。在精神最深处的,他用乐观主义作为行动的动力,无论环境、时局多么艰难,他也能从容对待,决不会放弃希望。他虽然懒散着,但这倒也是追求放松的方式之一,或许只有在深深的睡梦中,他才能真获得心灵的放松,毕竟在那不宽阔的肩膀上,承载起太多人的期望了。

杨的思想通俗易懂,也因此我能在杨身上学到很多,虽然书中的思想不见得深邃,也没有多少系统,但却深刻而易懂,“侵害人民权利的只在人民本身”,“如果拥有必胜信念就能获得胜利的话,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容易的事了!因为谁都想要获得胜利!”之类的话语,没有使用复杂的逻辑推导,仅用简单的词句,就让当时年小的我能轻易明白其中的道理。能让更多的人,更容易的理解,这个就是银英的思想表达方式,得益于这点,将来的我能以此为基础,而接触到更多更深的哲思,能明白为人处世所应有的态度,这一切更深深的影响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的形成。“启蒙者”,这就我在内心里对这书的尊称。


从初识到现如今,漫漫的时光流淌了十年,银英书中的具体言行已经在脑中逐渐的弥散模糊开来,和其它的书、其它的事纠缠在一起,不复原先那么鲜明,然而那由书所凝结的思想,却被日益增长的知识和时间洗磨越来越清晰,象烙印般的刻在脑海。我知道甚至可能有一天我会忘记银英这本书,但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思想,因为它已经如血肉一般的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嘟嘟囔囔的,想写却又写不什么,就姑且权以此,纪念心中不灭的灵魂。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