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暗夜徘徊者队]独角兽之泪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暗夜徘徊者队]F1征文2004作者:夜辰


“从这里就可以看到妖精村。”
“那么从妖精村也可以看到我们这里吗?”
“妖精太骄傲,他们的眼里容不下这片森林。”
“可是妈妈说我们和妖精都是在同一片森林出生的啊。”
“是的。”
“那么这里不也是他们的故乡吗?”
“那个啊……他们早就忘记了。”

妖精之森,千年之前如此地葱葱郁郁,千年之后这般地郁郁葱葱。
有些东西永远不会改变,也有些东西一旦改变就永远也无法恢复旧观。
“妖精是好的!”
“是坏的!”
“好的!”
“坏的!”
“我妈妈说妖精和我们是在同一棵世界树下一起出生的!”
“可是我爸爸说妖精已经变坏了!”
“好的!”
“坏的!”
“好,我们打赌,谁输了谁就是角马!”
“赌就赌,你这匹笨蛋角马!”
“你才是!”

夕阳沉落,天空中的星座开始逐渐显出清晰的轮廓。藉着太阳残留的最后一道微光,遥轻盈地跳上妖精之森最高的山崖,昂首向着远处眺望。
夜幕已然降临,身周的树木变成了暗淡的墨绿色,树下的花儿也敛起了姿容,倦倦地睡去。月光和星光披在她的身上,发出珍珠一般晶莹润泽的颜色,纯净而柔和。凉爽的山风迎面吹来,吹起她雪白的鬃毛,轻轻飘拂。
在这个山崖上,她是唯一的光源,那样皎然的白,荧荧而动。
而遥却毫没在意身周的物事,她的目光,只是望着妖精之森以外——及至视野的尽头。
——那里,是妖精村。

“妖精是我们的朋友。”
“我们和妖精是在同一棵世界树下一起出生的。”
“我们和妖精,从神话时代开始,就一起并肩作战。”
“妖精是神明的宠儿。他们美丽而优雅,善良而骄傲。他们和我们一样,是森之种族,他们的故乡,就叫做妖精之森。”
这片森林,就是妖精之森。
可是妖精们已经不在了。
那一年,父亲带着遥攀上这处最高的山崖,指着远方告诉她:“看吧,那里就是妖精村。”
那时侯遥还很年幼,她甚至还不能独立攀上这么高的山崖。如果不是父亲一路提携,以及想要看到妖精村的意愿在苦苦支撑,她根本连山腰都到不了。耗尽了所有力气,遥伏在父亲的脚下,喘着气,每一次呼吸,肺部都传来炽热的疼痛感。可是父亲的话让她暂时忘记了疲累,也带给了她新的力量,遥勉力站起身子,睁大眼睛,望着父亲所指的方向。
视野的尽头,灯火通明。
“哇,好漂亮!”
年幼的遥从来不知道,除了月亮和星辰,夜晚里还能有这么明亮的光。
“那就是妖精村呀,爸爸,从他们那里也能看到我们吗?”
“妖精太骄傲,他们的眼里容不下这片森林。”
“可是妈妈说我们和妖精都是在同一片森林出生的啊。”
“是的。”
“那么这里不也是他们的故乡吗?”
“那个啊……他们早就忘记了。”
年幼的遥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总是说,妖精背弃了森林。也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说,妖精已经变了。
她曾经偷偷看过为了与独角兽缔结盟约而来到森林里的妖精,他们的头发仿佛太阳和月亮的光线,华美而明丽;他们的眼睛仿佛潭渊和湖泊的水波,宁静而深邃。就和母亲所讲的一模一样,那么地美丽和优雅。可是为什么父亲老是说,妖精已经变了呢?
“我们和妖精是在同一棵世界树下一起出生的。”
“妖精是我们的朋友。”
遥还是相信着母亲的话。
是的,妖精是我们的朋友。

今天是妖精们举办成人礼的日子,那些刚刚成年的妖精们,会回到森林里,与独角兽缔结盟约,从此一起生活,并肩战斗。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独角兽都愿意与妖精缔结这样的盟约。
比如昨天和遥大吵了一架的彬。
“妖精是好的,笨蛋彬,笨蛋角马。”遥甩甩尾巴,轻轻跳上湖边的大石,低头看着水中的自己。
在耳后,四瓣草叶,叶脉分明,翡翠般碧绿玲珑。雪白的鬃毛从叶间流下,飘逸如云,轻轻流散。
那是爱丽丝湖边的薇草,只在启明星第一次闪耀时绽放片刻。
“祝福你,我的孩子。”临别时,母亲吻着她的面颊,将那支薇草插在她的鬃毛里。草叶间,带着母亲温暖的气息和湖水潮湿的味道,露珠宛然。
爱丽丝薇草,代表着幸运与快乐。
——那是母亲对自己殷殷的关怀。
而今天,她将与一个妖精缔下血之盟约,成为一只召唤兽。就此诀别母亲,开始新的生活。
虽然即将离开妖精之森,即将离开母亲,但是遥毫无畏惧。
她相信自己会是幸运和快乐的。
“妖精是我们的朋友。”
是的,母亲的话一定不会错。

“嚓嚓——哗啦~~”身后的树林传来异常的动静,遥警惕地转过身,看见正从树林里跃出的彬。
“遥?”看到遥也让彬感到很意外,“笨角马,你还呆在这干什么?妖精快来了!”
“我知道。”遥骄傲地昂起头,“我就是在等他们。”
“你疯啦?跟妖精缔结了盟约就要离开森林了!”
“我知道。”
“那你还等他们来?脑子秀逗了?”
“我要跟他们去。”遥看着彬,一字一句地说,“妖精是我们的朋友,我要证明给你看。我还要你亲口承认,你是一匹角马!”
彬楞了楞,歪着头上上下下看了遥两遍。然后,他叹了一口气,耳朵耷拉下来,小跑着在遥身前打着圈子。
“好好,就算我是角马。快跟我走吧,别使小性子,拿自己来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遥略退了半步,把头昂得更高,“我们打的赌,我一定要赢你!”
彬停住了步子,皱起眉头,凝望着遥的眼睛。遥毫不退让,把所有的意志都集中在眼睛里,用眼光去杀死他。
没错……这就是遥。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彬深深地了解她的好强和倔强。
“我明白了。”半晌,彬长叹了一声,垂下眼睛,向后退去,“如果这是你的决定……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你一定要平安无事的啊。”
遥的鼻子忽然一酸,连忙把头转开:“不要你管,你就等着当角马吧。”

“前面有独角兽,快!”
树林里忽然传来纷杂的妖精语和拨开树枝、快速行走的声响。遥倏然一惊,支棱起耳朵,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片树丛忽然被分开,几个年轻的妖精跳了出来。
“独角兽在那里!”“围住它们!”
妖精们迅速地分散开,动作灵敏而矫健。他们排成一个半圆的阵形,然后开始慢慢地缩小包围圈。
华美明丽的头发,宁静深邃的眼睛,美丽优雅的妖精。
遥忽然生出一种想要逃跑的念头。
可是前方的去路已经被妖精们挡住了,而身后,烟波浩淼的爱丽丝湖,波光流转,水蓝于天。
“跟我来!”
彬一声长嘶,前腿在岩石上猛力一蹬,人立起来。初晨的阳光明媚而柔和,透过妖精之森茂密的枝叶,斑驳地洒在他的身上。而他额上的角仿佛将阳光最灿烂的光线全部集中起来,闪着璀璨的金色光芒。来自爱丽丝湖上的风忽然变得猛烈,从身后飏向天空,将他长长的鬃毛吹得猎猎飘飞,如同狂舞的旗。
他的肌肉因为用力而贲张,剽悍而壮健。阳光照耀着他雪白的皮毛,熠熠生光。就仿佛一尊完美的雕象,从传说的镌刻里走出来,无比生动地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妖精们似乎也被彬这样的气势镇住了,没有再逼近。彬低下头,腾空一跃,跳下大石,向着最近的妖精撞过去,而遥则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那个妖精下意识地一闪身,避开了彬猛烈的撞击,两只独角兽趁机闯出包围圈,冲入了树林。
“追,快追!”
妖精们叫嚷着,纷沓的脚步声在背后紧紧跟随。
“分开走,你走那边!”彬用身体把遥往岔路上撞了一下,“我来拖住他们。”
说着,他减慢了速度,故意落在了遥的后面。遥迟疑了一下,扭头看了他一眼,放开步子,向着岔路上跑了下去。
蹄声得得,横斜的树枝从身畔一掠而过。

迎面吹来的风,充满了妖精之森独有的气味。
遥喜欢这样放开了脚步奔跑,尽兴地放纵自己,让触觉、听觉和嗅觉无限地扩展,就好象连身体都融入了风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这样忘情地奔跑。
忽然,耳后传来酥痒的感觉,遥晃了晃头,一件物事从耳上滑落。
她连忙停下脚,转头看去。
那朵剔透的爱丽丝薇草,在风里翩然飘落。
“祝福你,我的孩子。”母亲的面容忽然真切地在脑海里浮现。
那是母亲给她的祝福——爱丽丝湖畔的薇草,代表着幸运和快乐。
“妖精是我们的朋友,我要证明给你看。我还要你亲口承认,你是一匹角马!”“我们打的赌,我一定要赢你!”
这是她对彬信誓旦旦说下的话。
遥慢慢地走近爱丽丝薇草掉落的地方,用嘴衔起它,将它插在自己的脖子上。
接着,她昂起头,望向爱丽丝湖的方向。
她要回去!

爱丽丝的湖水,永远那么明净清澈。但水中的倒影,永远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遥看着水中的自己,这是今天她第二次这样仔细地观察自己的表情。
成为召唤兽之后,还能象那样自由地奔跑吗?
遥看到自己的脸上出现了不确定与动摇的神色。
在耳际萦绕的风有不易察觉的悸动,但是遥很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丝异样。她回过身,一个妖精族的女孩正用手在空中比划着法咒,风的力量在她的指尖悄悄凝聚。
那个女孩子有着妖精族特有的美丽面孔,金色的发丝轻轻飘动。她穿着巫师袍,拿着一根魔法杖,法杖的顶端有一颗魔法水晶,正微微闪烁着青白色的光芒。
她在施放魔法!
遥迅速地作出了反应,与生俱来的强大灵力流遍全身,角上也泛出了白色的光华。只要对方有攻击的动作,她就会立刻作出反击,用尖利的角洞穿对方的身体。
妖精女孩见遥发现了自己,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下,她停止了施咒,有些赧然地开口:“对……对不起……我不是想攻击你……”
遥停止了动作,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妖精女孩,而女孩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慌乱,她侧过脸去,避开了遥的视线。
“嗯……我只是想……和你缔结盟约……”妖精女孩小声地说着,生怕激怒了面前这个摆着战斗姿势的独角兽,“缔结盟约,嗯……你知道吗?”
沉默、尴尬。风从树梢吹过,爱丽丝的湖水轻轻泛起涟漪。
角尖的光华敛去,遥默默地走到女孩身边,垂下了头。
那么,就是她吧……
“你愿意了?”妖精女孩惊喜地笑着,“太好了,我叫茉丝,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啦。”
朋友……
“妖精是我们的朋友。”
母亲的话又在耳畔响起。

夕阳沉落,夜幕又再降临到妖精之森。
茉丝与她的族人们会合在一起,开始返回妖精村。
妖精们的收获并不好,除了茉丝,其他人都没有得到独角兽的认可。
这使茉丝很骄傲,她大声地谈论着她是怎样降服了遥,成为了遥的主人。
遥静静地听着,没有任何表示。
彬没有被抓住,这让她很宽慰。至于其他的事,她不愿多想。
她听见茉丝在笑着,“阿路亚,我先抓到独角兽,我们打的赌是我赢了哦。”
“好啦好啦,你运气好而已。”那个叫阿路亚的妖精青年没好气地回答。
他们接下来的话遥没有听到,她痴痴地看着远方,视野的尽头,灯火通明。
——那里,是妖精村。
遥垂下头,一颗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