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暗夜徘徊者队]千年的羁绊
主页>F1征文2004>孟夏荡舟  所属连载:[暗夜徘徊者队]F1征文2004作者:夜辰

——《轩辕剑苍之涛》故事集所感

  千年,千年……
  只不过是时间轮盘上短短的一瞬,我的灵魂,却已经数世传承。
  我渐渐地苏醒,仿佛做了一个悠悠的长梦,梦里,横亘千年的时光。
  我看见了你,遇见了你,认识了你。
  你身着雪白的长衫,衣袂飘飘,宽大的下襟在风里飘舞,就那样微笑着,向我挥手。
  而我闭上眼,睁开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梦醒的时刻,我微笑着流泪。

  一际千年的偶遇,两个宿命的灵魂。
  你背负着沉重使命,回到这千年以前的乱世,孤身一人,却遇上了我。我不过是那个活泼纯真的小女孩,与你的命运,在千年前交错。
  我留你养伤,你也成全了我。我用你为我找来的木材,完成了爷爷遗留的机关设计,并制作了义肢,让我能够重新自由地行走。
  但是,桓哥哥,那只凝聚着我们最初情谊的云狐,你又怎么能忍心将它毁去?
  在那个我们初识的山坡上,你吹着萧,向着我微笑。我张开双臂,向你挥舞,并朝着你奔跑。
  然而,距离却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遥远。你白色的身影,终于消失不见。
  当我们再次相会,是在晋国的土牢。在被严刑折磨过后的恍惚中,我看到了你。你带着面具,意气风发,温文尔雅。你已经成为了太辰宫的肆龙子,但在你的眼眸中,我看到一种熟悉的眼神——你还是我亲爱的桓哥哥。
  在天书世界里,缤纷的桃瓣随风飞扬。你的萧声引领我来到你的身前,然后你告诉我:“我不会是你的敌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定会保护你。”
  我怎么会不信任你?我挚爱的兄长啊。命运让你我在纷杂的时空里相逢,无论前方指引的方向为何,能遇见你,已经是我十四年生命里最大的快乐。
  可是我毕竟太幼稚,我无法了解你所谓“大人的世界”。
  无论是你的使命也好,诗姊姊的使命也好,都太过沉重。我那不谙世事的心灵,如何能够理解?
  民族大义,家国大梦……
  我只知在今世遇见了你,会印记在我不断轮回的来世。
  就象诗姊姊一直梦见的那样,在太室山脚下,白衣的男子,为了保护她,以寡敌众,无惧生死。
  那个男子就是你——诗姊姊,她就是我千年之后灵魂的载体啊。
  可是,诀别的时刻终于到来了。轩辕剑穿过我的身体,云狐也被劈成了两半。我倒在你的怀中,染血的轩辕剑落在你的身边。迷离中,我看见了你眼中的泪。
  从什么时候起,就不再看到你脸上那温柔的笑意了呢?是什么让你的脸上失去了笑容?桓哥哥,你的家仇国恨是那样的刻骨铭心,已经让你忘记了那些我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么?
  诗姊姊,你和我,我们是伙伴啊,为什么最后会刀剑相向?
  我用最后的力气,抬起手想拭去你的泪水。
  对不起,桓哥哥,你在历史的长河中孤寂得太久,我却没有办法,再陪伴你半刻。
  我要走了……可是,我会回来看你的……
  千年之扉的门渐渐紧闭,太一圣殿的光芒渐渐黯淡。你与我没有灵魂的身体在这个圣殿里孤独千年。长明灯在亮,我却已经不能再看见你的身影。

  下一刻,我在诗姊姊的身体里苏醒过来。
  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灵魂的轮回,而此时重归唯一。她即是我,我即是她。
  于是,我踏上了千年之后通往太一圣殿的道路。
  这条道路一如我们曾经走过的那般,静寂并且荒芜。但走在路上的人,却只剩下我一个。脚步声声扣响,惊动了古殿千年的寂寞。我知道,你依然在等,等待着我们约定千年的重逢,以及诀别。
  走过长长的甬道,长明的灯火将我的影子拉成细长纤绳。我再次推开那道门扉,门后是你孤独的身影。
  一千年的时间太久太久,你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垂死老者。
  你向我伸出手来,我看不清楚你的眼神。那是绝望,还是希冀?
  一个垂垂老矣的桓哥哥,一个似曾相识的肆龙子。
  我无法从你苍老的面容里找出当时的模样。那个风度翩翩,和蔼可亲的桓哥哥;那个意气风发,温文尔雅的肆龙子。
  可是我毕竟又见到了你。
  越过千年的时光,我们又站在彼此的面前,仿佛初见时一般。
  你站在高处,而我,仰起头看着你,然后微笑着向你挥手。
  你也微笑了,但是眼角却分明有泪光闪耀。
  我向你走去,握住了你的手。
  不会再有晋秦,不会再有太辰宫、五狱阵,不会再有昊天界、太一轮,不会再有民族大义、国恨家仇。
  我们只不过是在茫茫苍海中浮浮沉沉的木片,彼此珍重还来不及……
  桓哥哥,我们回家吧。
  千年的轮回,千年的羁绊,你与我,不过只是幻影。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