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暗夜徘徊者队]回家
主页>F1征文2004>粽子岁月  所属连载:[暗夜徘徊者队]F1征文2004作者:梵天


“请……帮我……”
在我擦着嘴角血迹的时候,面前肮脏到看不清面目的小乞丐突然以他沙哑的声音说出了这三个字。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由于之前他给几个小痞子围殴都没有求救,甚至没有呼痛,我已经认定了他是个痴呆的哑巴,所以才出手的。
地上给打到无法爬起来的废柴们还在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海风带着夜晚的清凉吹散了我的酒意,狠狠打过一架后烦躁也消解了不少。事实证明以拳换拳、以脚对脚、以头撞头的肉搏,是一种很适合调节人心境的运动。
我左右扭了扭颈椎,从五指交叉双臂尽量向前这个动作开始,伸展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清晰感受到全身肌肉酸痛和骨骼刺痛的同时,灵魂却有种飘飘然的轻松,于是发出了心满意足的一声轻叹。
我不知道这个小乞丐还想请求什么。每个人必须承担自己的人生,帮他打发欺凌他的人,已经是做了多余的事情。动手的原因之一固然是误认了他残疾智障的身份,其实更实在的理由是我突如其来的暴力欲望。不管怎么说,欺负先天有缺陷的人始终是很下作的行为,但如果因为这个理由把刚才的行为归类到见义勇为中去,我自己都会冷笑几声。
帮助别人?别开玩笑了,换了几年前的我那是常做的事情。现在么,半个帮我的人都没有,我还帮人?
正要掉头跑路,小乞丐又以他怪异的语调很吃力地说话了。
“请……帮我……回家。”
回家?迷路了?逃家的?既然要回家找警察嘛!干嘛要和我说?

跨出阴暗的小巷,外面又是另一个世界,喧闹繁华的大街上,遍布视野的霓虹灯卖弄地变幻着色彩,空气中充塞着浮华的香水气味。成群的年轻寻欢者嬉笑打闹着走过,西装革履的先生们挽着看上去很高傲的女伴酒店门口进进出出。建筑物之间的角落,不时传来一些不明的声音——或是呕吐,或是惨叫,或是呻吟……
在这条大街上,在这个城市里,没有我熟悉的人,没有我所珍惜的东西。我所需要的,正是没有人认识我,可以让我放纵自己,象猪一样活着,然后象狗一样死去。
喧嚣的街头,身边的一切都让我厌恶,包括满身酒气的自己。这么多天来难得的清醒状态,让我不得不回忆起想要抛开的一切。
曾经有那么多的阳光那么多的朋友,现在走在这里的却只是我独自一个。
虽然是夏天,晚上却有了些寒意。我用力地闭上眼睛,才忍住了从心底泛起的酸,没有把残余的酒精变作泪水流出来。
我走得很慢,能够听到身后一个轻而小心的脚步声。从那小巷出来,脚步声便一直跟随着我,我知道是那个小乞丐。我故意停下,他也停下;我走快了一点,他也跟着快了。
想起很小的时候,在路上给了一只流浪小狗东西吃,它就一直跟着我到家,于是我就有了一个陪伴我度过快乐童年的伙伴。
我笑了,这紧跟着的脚步声居然给我的心带来了一丝丝的暖意。
突然有了恶作剧的想法,于是我加快了脚步疾走,后面的脚步声忙乱起来。然后我一个急停,果然他一头撞了上来。
我举起拳头猛地转身,瞪大眼睛装出最凶恶的样子对着他。
他撞上来的时候,很自然地双手推在我背上,看到我这样子,忙把手臂交叉抬起护住了头脸。
从手臂之间的缝隙中,我看到了他的眼睛……惊慌、恳求、无助、死心……
一阵天旋地转,我的脑海飞速地映过了自己二十九年人生中记忆最深刻的片段:
被撞到不成形的自行车旁,年幼的我扑到父母身上,我的眼神……
被送到孤儿院门前,我死死拽住要离开亲戚的衣角,我的眼神……
面对陌生的环境,一群大孩子凶恶地盯着瘦小的我,我的眼神……
以为自己终于站在了幸福的门前,梦境破碎的刹那,我的眼神……
我再一次用力闭上了眼睛,久久才睁开。
好吧好吧,既然已经为自己找到了心软的理由,那么我就再做一次好人吧。
对着已经站到好远的小乞丐招了招手,我说:“来吧,我想办法送你回家。”
他看着我,迟疑地问:“回家?”
我肯定地回答他:“回家!”
他终于开心了:“回家!回家!”
我叹口气摇摇头,虽然不是痴呆,估计智力也有问题,这两个字的发音太惨绝人寰了,于是纠正他:“回……家……”
他满心欢喜地跟在我旁边:“回家回家回家!”
发音还是不对!我耐心地再次纠正,于是在种种回家的发音和我的苦笑中,我带着他离开了。

我在这个城市的房子是临时买来的。梦破碎后的我,要多快有多快地离开了伤心地,首先想到的居然就是这里,这个因为堕落和混乱一向被我故意避开的城市。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被要求装出虚伪的高雅姿态。本来我一向以为,她要我那么做只是因为她所处环境的迫使,她还是喜欢原来那个肆意而狂放的我。
但我错了。
现在我知道错了,所以我应该回到自己的世界,粗俗而自由的世界。
推开门,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冰箱,拿啤酒。突然意识到还有个跟我回来的小家伙,于是又拿了一些吃的东西出来。
可是当我把食物放到桌子上,示意他可以吃的时候,他居然做出了一件让我很诧异的事情。
他伸出漆黑的双手,自己看了看,再望向我,表示太脏了,要先洗洗。做这个动作的同时,肚子却很不争气地“咕咕”叫了两声,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猜他的脸红了,但我看不见,因为他脸上几乎是戴上了一个泥灰做成的面具。
我笑着指给他厨房的方向,他却又用手擦擦手臂,抓抓颈子。
我知道他想说很痒,难道……难道他想先洗澡?
这真是见了鬼了,换了我在他这样的情况,看到吃的东西肯定是扑上去了吧。而这个我还曾经以为是弱智的小家伙,在饥饿和肮脏之间,居然先选择了去除肮脏,这显然不是服从本能的表现嘛!
我再一次对他的来历产生了兴趣。
在回来的路上,我已经知道,这个小家伙非常奇怪。
他只会断断续续说些不完整的字词句子,而且发音非常奇怪。这种现象,绝对是弱智的表现。
但是,当我试图教他路边各种东西的名称,却发现他的记忆力非常好;当我比画着告诉他某些行为名词,又发现他的理解力超群。
在确认他聪明的同时,他的发音还是很惨,为什么会这样呢?
难道是从外国流浪来的小家伙?看上去不象,而且不现实。
那么是弱智的小流浪汉因为刚才的殴打,导致了智力的突然恢复……这猜想似乎有点玄幻。
外星人…………
在我想起来要问他家在哪里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我住的地方。
现在我虽然很想知道为什么,但也不急在一时了,还是先让他洗澡去吧。
我拿出了干净的T恤和沙滩裤,把他带进了浴室,中间顺便教了他几个词语。
打开电视,坐到沙发上灌着啤酒,无意义地继续猜测他的来历。
过了许久,浴室的门轻轻打开了……我的眼前居然一亮!
请你们不要乱想,虽然我承认我现在很颓废,但在那个方面绝对是一个正常的男性。
之所以眼前一亮,因为从那门里出来的“他”,虽然穿着男子的衣服,但我可以绝对肯定她是个女孩子。
虽然她看上去很小,但你不能否认她是一个小美女;我不能阻止自己在看到一个美女的时候眼前一亮,虽然她看上去很小……
她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先前纠结的长发湿漉漉地披散下来,发梢还在滴着水;小脸由于刚冲过热水,显得不是很正常的嫣红,修长的颈子下是如玉般洁白的肩膀和胸部——我那件黑色T恤的领口太大了;她的双手很不自然地揪着T恤的前摆,低着头偷偷地看着我……
这个小美女就是我从路上捡回来的小乞丐?
怔怔地看着她,突然有些口干舌燥,一仰头把大半罐啤酒倒下了喉咙,才意识到这样看人似乎很不礼貌,忙指着桌上的食物,告诉她一个词语“吃饭”。
当她对我浅浅一笑,坐下以非常优雅的姿势慢慢进食的时候,我的头脑又开始混乱了。
虽然她拿调羹的手势很笨拙搞笑,丝毫不妨碍我用“优雅”这个词来形容她的动作,一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小乞丐不可能有这样的气质吧!
又开了一听啤酒,她放下了调羹,好奇地看着我手上的东西。
家里并没有其他的饮料,我犹豫了一下,把手上的啤酒递给了她。
一听啤酒而已,不会喝倒人的吧!
她拿着啤酒闻了闻,表情动作象极了一只接触到未知物品的好奇小猫,然后喝了小小的一口,皱起了眉头。
真可爱!
我开心地笑了,示意她看我喝。我大大地喝了一口,露出很舒爽的表情。谁知道她学着我的动作,居然咕咚咕咚把一整罐都喝了下去。
在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的同时,她打了一个嗝,随即飞快地掩上了嘴,瞪圆了大眼睛,小脸通红。
是酒的原因还是不好意思的原因呢?
管他那么多,反正,真的很可爱的动作!
我大笑着也喝光了手上的一罐。然后我继续喝,她也喝。最后,都喝醉了……

次日醒来的时候,头很疼,昨晚后来的事情象是梦境一样有些模糊。可以证明那些绝对不是梦境的是:我的怀抱中,小动物一样蜷缩着的她。
我大惊!昨晚没有做下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吧……
在努力的回忆中,我的思维越来越呆滞。
在喝了不少酒之后,我问起她的家在哪里,她吐出了一连串怪异的发音,我完全不能分辨出是哪国的语言。再问下去,还是同样的语言,而且说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激动。直到电视上出现了关于金字塔的专题片,她才安静下来。
她带着疑惑的表情看过了埃及的金字塔,到了南美洲古金字塔部分,又激动起来,先是跳起来指着电视,大叫:“家!家!”跟着蹦到我身边,一手使劲拽着我胳膊左摇右晃,一手指着电视狂呼“家”不已。
我看着她摇头嗤笑,直觉地知道她不是说家在那金字塔附近,而是“金字塔就是她家”。
这丫头头脑毕竟还是有问题。金字塔是她家?那她是木乃伊还是外星人?
看到我不理睬她,她沉默下来,跪到电视前面,抚摩着屏幕,咿咿啊啊不知道说些什么。节目结束了,她回过头来,扁着小嘴,鼻子微微皱起,月牙样的眼睛里泪水盈盈,似乎只要一轻阵风就能让那眼泪不停地流出来。
这孤单无助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的鼻子也为之一酸,鬼使神差地张开了双臂,然后她扑进了我怀里,泪水刹那间沾湿了我的胸口。
她哽咽着重复一句“请帮我,回家”,这个“家”字却触动了我的心弦。这傻丫头总还有一个目标中的家,虽然荒诞,但她自己是相信的。我的家在哪里,却连个虚幻飘渺的概念也没有,天地之大,居然没有一个真正挂念的地方。想到深处,泪水无声地流了出来。
一边喝着酒,一边轻抚着小姑娘柔顺的长发,我发誓定要先让她回复正常,然后帮她找到真正的家。慢慢地,她安静了,从胸口拿出了一个吊坠。
还没来得及赞叹这个小饰物的精美,突如其来的事情就让我张大了嘴巴,完全处于石化状态。
从吊坠发出的七彩光象实质一样漫过了我的身体,充斥了整个房间。光经过的地方,原来的一切都消失不见,虽然我还能感受到坐着沙发的柔软,但身临其境的视觉冲击让我认为是到了另一个空间。
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这一切已经出离了我的思维能力。
我是进入了神话中的都市吗?
我站立的地方是一个比我见过的广场加起来都大的广场,白石砌成的地面平坦光洁得如同一体。远处广场的尽头,是一座巨大的阶梯型金字塔,它向着我这一面的宽度和我脚下的广场一样宽。虽然它是如此的雄伟,却很奇怪地没有压迫人的气势,只是让我感觉它非常的安详。我激动的心情居然在目光停留在它之上后,奇迹般地平静了。
很自然地抬起脚来,要想离那温暖的感觉更近一些,小丫头的呓语却在我耳边响起了:“家……”
刹那间所有的幻像都消失了,我还是站在自己的房子里面,小姑娘估计是心情不堪刚才的刺激,已经沉沉睡在了我的怀中,手里紧握着那个神奇的吊坠,嘴里还在嘟囔着我听不懂的语言,间或夹杂着几个“家,回家”这样的字眼。
似乎,我遇上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呢!
抱着她坐了下来,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
心中空荡荡的感觉好难受,似乎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什么,却又在眨眼间失去了。
现在我已经不再怀疑:我怀中的小姑娘一定有着非同一般的神奇来历。或许真的如她所说,金字塔是她的家。但我也可以肯定,刚才所见到的金字塔,绝对不是地球上现存的任何一座,虽然说在形制上,南美洲的几个遗迹有些相象。
估计要帮她回家还真是非常困难,中间不明白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首先要做的是让她的语言能和我正常沟通。
低头看看她,她已经睡得很熟了。细细的鼾声从微微张开的湿润红唇间发出,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似乎动在我的心上。抱着她温暖柔软的轻巧身体,实在是很舒服的感觉,我真舍不得放开……
突然,我自嘲地笑了笑。我已经是个二十九岁的老男人了吧!没有财富没有地位甚至没有朋友,我的人生现在还剩下什么,还可以追求什么?
可能,已经是自己不想去追求了吧!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我的怀抱中,有一个孤零零需要帮助的可爱女孩。而作为一个男人,我已经允诺了帮助她回家。那么,就让我先打起精神来,全心全意地实现了这个诺言,再继续我自甘堕落的人生吧!
酒一罐一罐地喝下去,终于我的眼皮也开始打架了……
回想起了所有的经过,肯定了自己没做下什么没廉耻的事情,我松了一口气。虽然事情很奇幻,但我真的没在乎这些。既然事实摆在了面前,为其中难以理解的部分大惊小怪,那不是我的风格。
轻轻地移出了被小丫头压住的手,我从床上半坐了起来。记起了那个神奇的吊坠,我俯身想把它找出来看看。一手撑着床,一手顺着挂件的线把它慢慢抽起的时候,她似乎感觉到了,双手猛地护在胸前,却把我的手也带到了她的胸部。美好的触感让我一时心慌意乱,身体的平衡也失去了……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我,我耳根一阵火烫,真想高呼“我是无辜的”,说出来的却是句狂没营养的“早安”。
她的脸有点红,跟着也说:“早安……”
明眸皓齿,吐气如兰,离我是如此的近……我要晕了,好幸福的感觉,好罪恶的感觉!

她学习语言的速度很快,但她虽然能清楚地告诉我她来自一个怎样的地方,却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个陌生世界的海边,语言不通,人和人之间互相怀有恶意。在流浪了许多天之后,遇到了气息很亲切的我。
我想了很久不明白为什么这丫头感觉我的气息很亲切,直到她一针见血地指出虽然不太一样,但我和她一样的孤独,我无语。
对了,忘记说她的名字了。因为她母语的名字听不懂,我就在其中摘取了两个简单的音节,叫她丫丫,我的意思是她就是个小丫头。但她坚决不依,非要把自己名字写作娅娅,随便她啦,反正读音是一样的。
为了寻找她和这个世界联系的线索,我们必须到南美洲去一次,毕竟只有那里的金字塔遗迹最接近于丫丫吊坠中记录的建筑。但麻烦的问题是没有钱,所以我不得不回头去找那个女人。当初为了她,我甘愿表现出碌碌无为的样子,为她出谋划策,让她负责的那部分家族生意发展出色,压过了几个兄长。我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对她眼前更有帮助的男人出现了之后,她就毫不犹豫地踢开了我,抛开了我和她7年的感情。我从开始就错了。
本来我是再也不想回去找她的,但现实迫使我低了头。在受到了意料中的屈辱后,我很幸运地遇上了一个愿意帮助我的人,那是我年轻时候结下的一段善缘。小丫头在这件事情中对我的维护让我感动不已,坚定了我帮她到底的决心。
在那个朋友的帮助下,我和丫丫开始了南美洲之旅,那小子定要同行,我知道他打什么鬼主意!
在经过玛雅金字塔遗迹和丛林的冒险后,我们终于了解到丫丫是上个高科技世代的人类,但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亿万年后的世界,还是没搞清楚。
生死之间,我终于面对了自己的真心,我心中要寻找的也只是一个“家”字。
冒险告一段落,丫丫说她已经找到了家的感觉。但她的寿命比我要长得多,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一个重要问题。于是,我们只好继续寻找失落的文明,当然,我和她都很喜欢这样的冒险。

回家的路上……
“不要啦,你这么小,和你在一起会给别人骂变态的呀!”
“不算沉睡的时间,人家已经超过100岁,离成年不远了。”
“等到你成年,我都老到不能爱你了,那时候你整天对着一个老头子很有趣吗?”
“我不管!如果在那之前,我们还没有找出让你和我一样活得长的办法,我会让你睡着,直到问题能够解决。你是一定要永远陪着我的。”
“啊!那样,太玄幻了吧,简直是怪力乱神啊!”
“笨蛋,不要遇到你不明白的事情就说是玄幻。活生生的我就在你身边呢,就算以你们这世代的科技不能解释,将就点说也是科幻呀。”
“好吧好吧,那就算是科幻吧……”

完?


关于南美洲阶梯形金字塔的说明


这月忙……汗,于是只好写了大纲,我对不起经理:(
虽然冒险部分没有展开写,但这次的冒险的相关部分是南美洲的阶梯金字塔遗迹。  
玛雅人是建筑方面的专家。他们建造了数以百计的庙宇金字塔和数以千计的较小建筑物,用以向众神礼拜或祭祀。此外还有巨大的宫殿、广场和供娱乐用的球场。目前至少有80个主要玛雅遗迹仍点缀着中美洲的风景,玛雅城邦留下了大量宏伟的石建筑、石廊柱、石碑、石拱、石梯道和金字塔庙宇遗址。
玛雅金字塔是平顶,埃及金字塔则是尖顶,至今无人可知这种建筑的全部密秘。玛雅文明中最典型的建筑物是庙宇金字塔,一般是用泥土堆成巨大的土丘,表面以石块垒成,四面陡峭,用石板或泥灰砌成梯道,在塔顶平台建有庙宇。在塔的阶梯、坛庙的门媚、石柱上均有精美的浮雕,其中哥班的一座金字塔梯级上雕有铭刻,被称为"象形文字阶梯"。玛雅人最大的坛庙高达70米,坛基分3层。奇钦·伊查金字塔则高 30米(台基高 24米,庙宇高6米),每边宽55米,四边都有90级梯道通向塔顶,北部梯道的底部猸以石雕羽蛇。
玛雅金字塔与埃及金字塔相比具有不同的特点。玛雅金字塔是作为庙宇的存在,而埃及金字塔公认是作为陵墓的存在。
从时间上来讲,金字塔型建筑可考证的最早遗迹是在南美洲,而埃及金字塔最早的形态也是阶梯型的。可以认为,埃及金字塔是受到南美洲古文化的影响。为什么隔了这么远的大洋居然还有这么明显的文化联系,或许可以联系到沉没的大西洲。
听说,中国上古的语言文字和玛雅的语言文字之间居然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的码雅文明本来就是一个难解之谜,作为坚信上时代文明存在的我来说,不愿意相信一些牵强而无趣的解释。
在文中,幻想部分显然是存在的,也牵扯到了失落的科技文明,既然有“幻”有“科”,我想这篇文勉强也可以划分到科幻一类了……
虽然无耻,但请各位原谅我这个甚至不清楚“硬科幻”和“软科幻”之间区别的FC吧!!!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