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暗夜徘徊者队]回声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暗夜徘徊者队]F1征文2004作者:梵天


有一些回声,只有自己能听见。

凌晨时候,他终于做完工作。看着面前耗掉下班后七个小时的写字台,他有说不出的厌倦,于是伸手轻轻在台边一推,滑轮带着他和椅子无声无息地移开了。
抬头望向窗外,那片小小的天空点缀着几颗星星。很小,很远,很亮。呆呆出了一会神,才意识到这是很久没有享受过的宁静时刻,杂乱思绪却又一股脑反扑了回来。刹那间心境的反差让他更为心烦意乱,于是长长吸了一口气,意图借着吐气暂时带走所有的烦扰……
刚刚吸了一口气,耳朵里就响起了“嗡”地一声。这一声的波纹震颤着在头脑里扩散开来,然后似乎遇到脑海的边缘给挡了回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又是“嗡”地一声响起……才是一会儿,“嗡嗡嗡”的声音就在头脑和耳朵里混乱地响成一片。不久,带着穿透力的尖啸也加入进来,如同强击机低空飞进混乱战场的啸叫……最终响起了“轰轰轰”爆裂的声音。
居然耳鸣了!
他使劲用两只食指塞住耳孔,但这无效的行动怎么能阻止直接在神经中产生的噪音?那声音似乎带着邪异的吸力,将他的灵魂逐渐向身体里拉扯收缩。他的感觉证明了事实的存在:眼前所见的,那伸手可及的写字台,已经遥远到了没有存在感的地步。不!不是不存在,而是自己灵魂脱离了身体所处的空间。
“似乎,是在镜中看外面世界的感觉……”
他恐惧地发现,自己居然这么想!于是用力重复着塞住耳孔—放开—塞住耳孔—放开这样的动作,借助着空气压缩对耳膜的刺激抵挡这真实的噩梦。
“夜太静了,我太累了。”他想。
烦躁!他抑制住想伸手把桌上所有一切扫下去的破坏欲望,站起来走向卧室。沿途拖着鞋底在地板上发出“嗒嗒”的声响,因为真实的声音才能让他确信自己的存在。
用力推开的卧室门,撞在墙上发出“嘭”一声巨响。她被惊醒了,幸好卧室柔和的灯光还能看清楚确实是他,不然真以为是什么变态的夜盗闯进了家门。
“你疯啦,这么晚搞出这么大声响,还让不让人睡觉?”
她皱起了眉头这么说,但谴责的话语还是那样细声细气。
“我耳鸣。”
他瓮声瓮气地说。
“耳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睡觉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她翻了个身,嘟囔着又睡去。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才疲惫地不知道睡着还是昏迷。
………………
血!触目惊心的血!
血浸透染红了整个床单,她躺在鲜艳的红色中,雪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发散着妖异的光泽;她的嘴角挂着一丝笑容,长长的睫毛静静地交错着,似乎还在甜甜的睡梦中。
他看看自己的左手,沾满了鲜血;再看看自己的右手,凶器上沾满了鲜血。于是他不知道呆立了多久。
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地方出现在面前。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愤怒地指着他,泣喊着这样的话:“她这么年轻漂亮,她和你结婚后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工作,一心一意照顾你,你怎么能杀了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拼命地摇头,拼命地摇头,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睁开了眼睛,眼前几寸就是她运动过后红扑扑的笑脸。
“老公,醒醒啦!上班啦,快去刷牙洗脸,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洗脸前,他对着镜中自己疲倦的面容看了许久。她在外面象只快乐的小鸟一样说个不停:“老公你快洗完出来看,那件找不到合适领带配的衬衫你还记得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好久都没穿它。你来看这条领带一定会大吃一惊,昨天我逛了好多商场,终于找到一条最配那件衬衫的。今天你穿着它,一定帅到让所有的男同事都嫉妒,女同事都爱死你。不过千万不能借这个机会泡MM哦,那样你就太对不起我了,我会死给你看!”
他对着镜子用力甩了甩头,低声说了句:“莫名其妙的恶梦而已。”
吃早餐的时候,他带着笑容听着她不停地说话,还时不时点点头表明他在听着。过往的教训告诉他,这是必要的,一旦他出神没听她说话,她立刻就晴转多云,泫然欲泣。
临出门,她温柔地靠到他身前,帮他正了正领带,说:“没有谁的老婆会象你老婆一样这样细心照顾你的,你看你每天穿什么衣服都要花我一番心思。有了我你才能专心工作,这么短时间内升职加薪这么多次,你说有没有我的功劳?快叫声好老婆来听听。”
他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深情但敷衍地叫了声驾轻就熟的“好老婆”,匆匆走出了家门。
………………
又是疲惫的一天,程式化笑容导致僵硬的脸,只有在回家的途中才能休息一会。走过小花园,敲响家门之前,他就已经放下公文包做好了准备:笑容再次浮上,张开了双臂。果然门一开,她就飞身扑了过来,在他的怀中幸福地问:“今天想没想我?”
“想了一整天。”
晚饭后,他还是有工作要做。
一阵香风飘了过来,随后脖子被娇嫩的双臂环住,耳孔中被轻轻吹了口气,然后是甜到腻人的声音。
“嗯……今天周末呢,还赶什么工作哦,难道连老婆都不要了吗?”
“乖,先去睡,这个今天就要传真出去。”
双臂收了回去,然后久久无声。
他心中泛起一阵苦涩,偷偷叹了口气,笑着回头说:“明天陪你。”
“那你明天还要陪我逛一整天的街,不然我哭了!”
他笑着答应了。
睡觉之前,他照了照镜子——憔悴到让自己吃惊。
………………
血!触目惊心的血!
血浸透染红了整个床单,她躺在鲜艳的红色中,雪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发散着妖异的光泽;她的嘴角挂着一丝笑容,长长的睫毛静静地交错着,似乎还在甜甜的睡梦中。
他看看自己的左手,沾满了鲜血;再看看自己的右手,凶器上沾满了鲜血。于是他不知道呆立了多久。
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地方出现在面前。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愤怒地指着他,泣喊着这样的话:“她一心一意照顾你,她生活的中心就是你,她的幸福她的快乐完全放心地交付给你,你怎么能杀了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拼命地摇头,拼命地摇头,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老公起床了起床了!昨天答应陪我逛街的。”
他使劲睁开眼睛。不长时间的睡眠中间,还给那噩梦惊醒了一次。在恐惧于自己居然又做了那个梦的时候,该死的耳鸣又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又睡着的。
拖着沉重的脚步陪兴高采烈的她走了一整天,回家后他是在半清醒状态下吃饭洗澡的,然后坐在沙发上就这么睡着了。
………………
血!触目惊心的血!
血浸透染红了整个床单,她躺在鲜艳的红色中,雪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发散着妖异的光泽;她的嘴角挂着一丝笑容,长长的睫毛静静地交错着,似乎还在甜甜的睡梦中。
他看看自己的左手,沾满了鲜血;再看看自己的右手,凶器上沾满了鲜血。于是他不知道呆立了多久。
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地方出现在面前。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愤怒地指着他,还没等他们说话,他就拼命地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悚然惊醒,便闻到熟悉的香水味道。
她穿得无比诱惑,象蛇一样缠了上来。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身体明明如此疲累,反应却空前激烈……
骨头散了一样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华丽的天花板,他控制不住地喃喃说道:“我受不了了,我们离婚吧。”
她蜷着身子缩进他的怀抱,狠狠地掐了他一把,腻声说:“讨厌死了,说这种话,好象刚才癫狂的不是你……”
一掐之下,耳朵里突然响起了“嗡”的一声,耳鸣又开始了……
烦躁到想毁灭一切的感觉!
………………
血!触目惊心的血!
血浸透染红了整个床单,她躺在鲜艳的红色中,雪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发散着妖异的光泽;她扭曲的嘴角很象挂着一丝笑容,长长的睫毛静静地交错着,似乎还在甜甜的睡梦中。
他看看自己的左手,沾满了鲜血;再看看自己的右手,凶器上沾满了鲜血。
打开大门冲了出去,他不停大声叫喊着:“我杀了她我杀了她!别问我为什么!”
声音在空荡荡的夜空中回响,久久不绝。

有一些回声,只有自己能听见。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