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白翼队]生者的记录
主页>F1征文2004>孟夏荡舟  所属连载:[白翼队]F1征文2004作者:弗朗兹

——《马矢赋》


 如果大灾之年的路人甲,尚有拒绝施舍的资格,那么翻捡日军马粪中残粒的饥民,能有什么表示。

 “岂大道之在粪兮,或齐观夫糇粮。[禁页]异类之不仁兮,驱降民于饿乡。振草酪既不得兮,掘凫茈且未央。仰肥马之骁腾兮,厩充牣乎稻粱。可以人而不如马兮,鼓枵腹而神伤。将攫夺而无力兮,妄意夫皂枥之秕糠。意秕糠兮不得,嗟裁属兮弱息。惟饥炎之方盛兮,苟垂涎兮马矢之余皂。拾白粲于污肠兮,延残喘于今夕。”

 而不吃强盗的食物而死,为列子所责备的爰旌目,倘若身处此境,又能有什么想法?

 “哀鲜民之无知兮,胡蒙耻而恋生。捐盗哺而喀喀兮,独不见夫贸贸之爰精。有嗟来而不食兮,况为味非洁清。孰使异物遒其相迫兮,悲故国之腥膻。”

 将同类当作异类,不共戴天的异类,也是有原因的!

 “繄马通之属餍兮,自书传而有焉。农稷煮汁以渍穜兮,莳百谷以食我。葛缚铜荐丹砂兮,又熅之以为火。”

 有时固执于种种琐细的记载,因为那是生者的记录,如果放弃,则生与死两无所异。面对战争中的饥饿,被敌人喂得饱足的马匹,只要像爰旌目那样拒绝,无论饥饿感,羞耻心,皆可得到满足。

 还有嘲谑。

 (吴太子嘲诸葛恪说:“诸葛元逊可将马粪吃了。”诸葛恪回答道:‘愿太子把鸡蛋吃了。”吴主问其故,恪答道:“出处相同。”)

 “吴诮元逊可啖矢兮,恪谓太子宜食卵。果所出之雷同兮,何古是而今不可。览宇宙之修辽兮,轸人类之幺么。萃芳鲍乎一室兮,沦康庄于嵬琐。独悲心之内激兮,羌谁碎此枷锁。”

 视日寇为异类的人,设若想起黄巢之乱中,载着满车的死尸当作军粮的人们,应当同样视之为异类吧。那么也不必添多赘笔了。这本来就是使人耻于提起的话题,而所谓生者没资格责备死者的论调,更加无从同意。

 只能那样说:

 “感盐尸之载车兮,闵滔天之奇祸。瞻沟壑之悠悠兮,蔽白骨以蓬蒿。苟饿夫而可敦以义兮,吾将讯诸黔敖。”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