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百鬼夜行队]召唤兽日记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百鬼夜行队]F1征文2004作者:梦貘

第一天
1
终于又开始写日记了,都忘了有多久没写,五百多年?七百多年?总算不用再在日记上反复地写“和昨天一样”了。
今天,很难得的有人进行了无限制的泛召唤,凭着我的实力,我抢在所有幻兽之前第一个跳进了召唤门。老实说,卡在那个小了点的召唤门里不上不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特别是我又是头朝下的姿势,在半空中挂得快脑充血。幸好朋友们帮了我一把,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们朝着我的屁股又踢又踹,虽然我的脑袋已经进入人界,听不到他们说的话,但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在祝福我的又一次人间之行。
字写得不太好看,因为我是在倒挂在空中动弹不得的时候抽空写的。我还是第一次用这种姿势写日记呢。
我的幻兽朋友们,谢谢你们,是你们的援手,才使我有希望回到想念已久的人间。我会连同你们的份一起,在地面幸福地生活下去的。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快要从召唤门里挣扎出来了,先在这里暂停吧,一会儿再接着写。
2
召唤我的人是个又瘦又小的男孩,能够打开勉强可以让我出入的召唤门,他也算是天才了。
他想跟我订契约,我告诉他虽然他是天才,想跟我这个十级幻兽订契约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愿意承认他为主人,这样即使没有契约,我也算是他的召唤兽。
听说我是十级幻兽后,他很认真地告诉我他的全名,虽然带着怀疑的神色——我想这是因为我在幻兽界太久没有运动而显得有点发胖的缘故。我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结果只听到了第一个。这都怪我在幻兽界时过于悠闲的生活养成的习惯:一无聊就会打磕睡……不过他的名字也实在太长了,大概是所谓的贵族吧?人类好象很喜欢背负着过去的荣耀生活。
他的名字叫玛萨苏,我告诉他我叫砂金。对这个名字他没什么反应,我不能不承认我稍微有点失望。
玛萨苏说那群滚在地上的人是他的朋友,当我从召唤门落下来的时候,木质地板被砸得全部翻了起来,象突如其来的浪头般往四周卷袭,室内的人惨叫着在浪尖上乱滚,木屑象水沫般飞溅。他当时挂在我腿上,所以幸免于难。
我感到有点抱歉。但我的体重并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所以我就又释怀了,并告诉玛萨苏,他应该试试去做吟游诗人,肯定会很有前途。玛萨苏说,公爵家的孩子不可能去做那种低贱的职业。我问他,吟游诗人给人们带来快乐,为什么是低贱的职业?他不说话,只是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神气。
现在好象真的和上一次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上次在人界的时候,吟游诗人明明是非常受欢迎的人啊。当然,上次我也没和贵族打过交道,除了休恩,但那家伙就算在人类里面也是特例。
仆人们送来了堆积如山的食物,看起来都很好吃,贵族家还是有好处的。等我吃完了,再接着写吧。

3
现在的东西比以前更好吃了,或者是因为我太久没吃到的原因?因为实在是太好吃,所以我舍不得变成人形,那样就吃不了这么多了。
吃得饱饱的跷着二郎腿躺在山坡上晒太阳真是幸福,我折了根树枝,一边剔牙,一边欣赏贵族家的庭院,一边问玛萨苏要我办什么事。他瞪大了眼睛,双手握拳,一个劲地哆嗦,最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了,这不太象是感动的样子。
睡了个下午觉,回去的时候有个家伙——好象是玛萨苏的表兄还是表弟之类的——问我,用艾撒格尔尼树枝剔牙的感觉怎么样。我回答说感觉不错,如果是春天的嫩枝会更好,并告诉他以前我们管那种树叫牙刷树。他脸色变得不太好看,好象我往他脸上吐了口水一样。我敢发誓我没有这样做,不过他如果再给我那种脸色看,我也不介意试一次。
吃过晚饭,我说我想要那种叫艾撒格尔尼的树枝来清洁一下牙齿,一位谨慎的仆人告诉我那树是圣树,说可以拿一整匹布料给我用,即使身为幻兽的我也觉得这太奢侈了。不过牙刷树什么时候变成圣树了?
今天写得太多了,我想是因为太过兴奋吧。这不好,过度勤劳不利于养生,我要控制日记的字数。

第二天

吃了很丰富的早餐,然后吃了很丰富的午餐。
玛萨苏的爸爸,也就是公爵大人来看我,一边走一边用恶毒的语言辱骂跟着他的那个男人。其实这本来不关我什么事,可他还认为我食量过大,睡得太久,因此不可能是十级的召唤兽,我以一句至理名言回答了他:人生就是吃喝拉撒睡。这是我从休恩那里学来的,据说是他集多年人生经验的精华而成。公爵脸都青了,当着我就骂玛萨苏召唤了个骗吃骗喝的怪物。
我不得不摧毁庭院里那座十来米高的假山,以向公爵展示我的实力。
公爵让仆人送上了丰富的下午茶,我不太喜欢贵族,但我喜欢他们一天至少吃四次饭的习惯。
公爵认为我上一次到人界跟错了主人,所以学了些奇怪的理论。这一次只要听他的话,一定可以功成名就,光耀千古等等。我知道他把我当傻瓜,反正我也只把他当厨房。

第三天

玛萨苏要我去打仗。我告诉他,幻兽不参与人类之间的战争。他很生气,说我既然承认他是主人,就该听从他的命令。我说主人这个词只是一个称呼,就好象玛萨苏也只是一个称呼。比如我上一位主人其实并不是我的主人,因为那时星之通道还没有断裂,幻兽不需要召唤就能进入人界。我叫他主人只是因为我想这么叫,其实他没把自己当主人,我也没把他当主人。
玛萨苏看来受到很大的刺激,他可能以为我会和他们家那些下人一样对他无条件的服从。我想他也该受点儿刺激了,小孩子应该早点体会一下人生的残酷。
下午茶的数量和质量都比昨天差很多,公爵和玛萨苏带了很多人来参观我的吃相,我怀疑他们在卖参观券以弥补我的伙食费。

第四天

早餐又缩减了份量,我不得将体型变小,不然就得饿肚子。
玛萨苏来看我,对我坚持不合作的态度感到很愤怒。这个孩子似乎急于想得到父亲的夸奖。
午餐份量比早餐强,但那味道毁了我的食欲。是仆人们错把该送去喂猪的剩饭送来了吗?还是公爵想以此来败坏我健康的胃口?
我变成人形跑到厨房去找东西吃,碰到了一位吟游诗人,我们跟仆人们挤在一起吃了午餐,比跟公爵在一起愉快多了。
吃完饭,吟游诗人弹着琴唱起了歌,居然是加兰达的故事。虽然挺好听,不过里面那些人实在不象是我们,所以我跟诗人提了提意见。吟游诗人激动得眼泪汪汪,差点儿把琴摔坏了。他说他以为我的名字是为了记念英雄而取的,没想到我就是英雄本人。我告诉他,在幻兽眼里没有英雄,英雄只不过是在恰当的时机做了应该做的事并运气很好地成功了的普通人而已。

第五天

一早跑到厨房吃东西的时候,听说了些关于玛萨苏的事。据说他是公爵的私生子,因为展现出了召唤师的天份,公爵才认养了他。这大概就是他急需证明自己的原因吧。
下午公爵来问我加兰达他们的事,看来诗人跟他说了。
公爵不太关心我的前任主人加兰达,只是一个劲地问有关圣骑士休恩的事。和昨天听的加兰达传奇不一样,公爵似乎认为休恩才是我们那个小队伍的领袖,是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人,不管我怎么纠正他都没用。我只好顺应公爵的要求,跟他谈了谈我所认识的休恩。
公爵不愿相信我的描述,他一厢情愿地认为休恩是一个高贵忧郁的圣骑士,受到小人排挤,不得不离开王都,郁郁不得志地流浪,最后为了这个对不起他的世界锐身赴难。他指着挂在墙上的画像滔滔不绝,我听了半天才明白画里那个殉难者是休恩,他被奉为了圣人,皇家骑士团的先烈,贵族们都以能在皇家骑士团里领一个闲职为荣,公爵也是。
我告诉公爵,那个高贵忧郁的圣骑士绝对不可能是休恩,那家伙是因为不想遵守圣骑士的清规但又想继续领那份优厚的薪俸才从王都逃出来的,之所以终其一生一直在外流浪,是因为他一旦回到王都就会被除名,那他那份钱就再也拿不到了。
无视公爵气成茄子的脸色,我还告诉他,人生就是吃喝拉撒睡这句话是休恩的座右铭。如果有人质问他圣骑士的人生意义,他就会以这句话作答,还会振振有词地进一步解释说,英雄的人生不过是在吃喝拉撒睡之外干了点儿英雄事迹,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那会儿我们可都没看出,他最后真能在吃喝拉撒睡之外干出点儿英雄事迹。
如果公爵直接朝着我喷血,我可能会很愉快,可他居然冷静下来,用看疯子的眼光看了看我,冷笑一声拂袖而去。玛萨苏变了脸色,怨恨地瞪我,然后跟着走了。
晚上居然老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今天吃太撑了。以前的回忆象海啸一样遮天蔽日地卷过来,搞得我大半夜还在那边心潮起伏无法平静。几百年的时间,把失去他们时的痛苦洗得很淡很淡,回忆却鲜明得一如昨天,好象我睁开眼就能看见他们。可惜眼睛闭了又睁,睁了又闭,只看得到和几百年前一样的圆月。
我从未象此刻这般思念他们。

第六天

因为早上才睡着,结果错过了早饭,真是遗憾。
午饭份量味道都一般,我决定以后都变成人形到厨房去觅食算了。
在厨房又听吟游诗人唱加兰达传奇,大厨告诉我,这部史诗在这个国家是不准公开演唱的,所以我们只能在厨房听听。
我开始不太明白,后来却明白了。加兰达是帕米拉公国的人,而圣骑士休恩是这个国家的人。所以同一个传说,在帕米拉是加兰达当主角,在这里就是休恩当主角。那么,魔法师们就会认为拯救世界的是魔法师米娜,祭司们则会把艾莉儿当成真正的英雄了?不知道矮人们是不是和人类有同样的想法,我想应该差不多吧,地面种族有很多方面都是相似的。
如果有机会碰到矮人,一定要记得问问这件事,也许我能听到霍根·火石传奇,前提是矮人中也有吟游诗人。

第七天

公爵大厨的所有拿手菜我都吃过好几遍了,现在开始觉得有点无聊。
下午变成人形溜出公爵府去找点新鲜东西吃,结果发现我没有钱,这真的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发现,更让人讨厌的发现是,有好多从没见过的食物,而且看起来都很能引起食欲。
回来时碰到了玛萨苏,他一开始没认出我,以为我是来赴宴的客人,对我很客气,不过当我称他为主人的时候,他的态度就傲慢起来了。
得知下午茶被取消这个坏消息,我更加更加无聊,不得不以逗弄玛萨苏为消遣。他虽然不笨,又怎么比得过我这个活了上千年的幻兽,三两下就什么都被套出来了。
他的确是私生子,妈妈死了,公爵迫于某方面的压力勉强带他回来,但对他很冷淡,亲戚们也都很排挤他——我想,假以时日,搞不好他会成为一个公爵称道的“高贵忧郁”的召唤师呢——他和他的异母兄弟订了赌约,如果他能召出五级以上召唤兽,他们就不再骂他是贱种,否则他就离开公爵家。这就是他要冒险使用泛召唤的原因吧。
玛萨苏赢了赌约,不过他的处境看来并没好多少。我有点同情他了。不过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也来不了地面,而且玛萨苏没有能力控制我,我可以呆到自己厌烦了才回去。这样想想,我的同情中又带点庆幸了。
嘿嘿,我好象真的有点坏心眼。是受了休恩的影响吗?

第八天

飞出去找财宝,累死。好在没白跑,在某个坍塌的遗迹里弄了些宝石出来。有金币,不过现在好象不流通了,而且又重,就没拿。
那些怪物们躲得远远地偷看的样子还挺有意思,我装腔作势地吼一声,它们就吓得跌跌撞撞的。以前我哪有这么威风啊,那时我还是个刚成年的年轻幻兽而已。
洗掉身上的蜘蛛网花了好长时间,不过明天就有钱买东西吃,心情真好。

第九天

准备出去的时候玛萨苏来了,又想说服我去帮他父亲打仗,我干脆把他也拖出去。人类的战争大多莫名其妙,除了毁灭没有别的,参加的话会有损幻兽的名声。
把宝石换成钱的过程不如想象的顺利,店老板反覆查问宝石来源,我告诉他是遗迹里弄出来的,他显然不相信,难道非要听到我说是偷来的才甘心?
宝石还是卖掉了,因为玛萨苏把公爵的名头抬出来压人。看老板的表情,价钱大概是低得难以想象吧,不过买吃的已经绰绰有余,而且对我来说,这种贵重品是很好弄到手的。
玛萨苏很顽固,一直试图说服我,我只好装作耳朵有问题,并不时用食物塞住他的嘴,他对这种贿赂颇为欣赏,也就不再提打仗了。
回去的时候,我要求他不能把我随便搜刮遗迹的事告诉他父亲,一来人类贪财,二来,万一我搜的是什么圣地之类,那就有点麻烦了。
玛萨苏很郑重地答应了我的要求,“以朋友的名义起誓”。

第十天

在厨房吃午饭时,听诗人说玛萨苏挨了打。这消息是从和他交好的侍女口中听来的,据称绝对可靠。
今天有一个什么亲王——听说是公爵的政敌——找到了公爵府,说公爵府的人昨天卖出的宝石中,有一颗是他家的祖传宝物。根据店老板的描述,显然其中一人是玛萨苏。公爵死不承认,送走了亲王,就叫来玛萨苏大发雷霆,要他说出金色长发的同伙是谁,玛萨苏却咬紧牙关一言不发。结果,就挨了打,公爵亲自动的手。
早知道昨天就不要求玛萨苏保密了。谁会想到那什么亲王的祖传宝物会在那遗迹里呢?或者这根本只是个借口。玛萨苏真是太傻了,他说出来就好了,谁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玛萨苏的样子真惨,脸都肿了,有只眼睛肿得睁不开,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肋骨有一根断了。贵族还真的是不把人当人看。
我给玛萨苏治好了伤。他醒了,看见我,很委屈,眼泪乱转,可是忍着没哭,就象是小孩子“我很痛可是我忍住了”一样,等我夸奖。
我觉得挺内疚的,我真没想过有一天会让一个小孩子为我受伤。
我先大大地称赞玛萨苏遵守了承诺,然后叫他离开公爵。我没敢批评公爵,据我的经验,即使他心里明白,也不会愿意听我说他父亲对他如何不好。人类有时候需要装做不明白,据说这样会减轻痛苦。
我跟他谈起以前的冒险经历,把种种苦难说得加了倍的有趣,把他听得两眼生光,向往不已后,再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他象休恩一样成了英雄,公爵一定会以他为傲。
任何男孩子都会梦想成为英雄,玛萨苏也不例外,但他对自己是否能成为英雄并不太有信心。
我跟玛萨苏转述休恩当年说过的话:人生就是吃喝拉撒睡,英雄的人生不过是在吃喝拉撒睡之外干了点儿英雄事迹,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
玛萨苏还是迟疑。我又跟他说幻兽们的英雄理论:英雄只不过是在恰当的时机做了应该做的事并运气很好地成功了的普通人。
最后给了玛萨苏决心的,是公爵。公爵宣布断绝和玛萨苏的关系,要把他交给亲王处置。
和玛萨苏走在烙饼一样金黄滚圆的夕阳下,他突然问我,他是不是真的能成为英雄。
因为他的态度很认真,我也只好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告诉他,他那种有时狡猾有时又冒傻气的样子,有点象我前一任主人,传说中的英雄王加兰达。
结果玛萨苏一路上都嘿嘿地傻笑,我想说加兰达不是这样子,想想还是算了,没必要现在打击他,毕竟我们离他家还不够远。
为了进一步坚定玛萨苏的英雄目标,我跟他订了个赌约:如果他成为英雄,他就要永远供我吃喝,如果他成不了英雄,我就奉他当我真正的主人。
我的日记是不是应该从明天起改名叫“英雄培养日记”?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