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百鬼夜行队]深刻的记忆
主页>F1征文2004>孟夏荡舟  所属连载:[百鬼夜行队]F1征文2004作者:梦貘

——记忆中的《山呼海啸》

之所以是记忆中,是因为考试考得连去找原书都办不到了,但是书中那些中栩栩如生的人物,却是怎么都忘不了(虽然,实话说是有可能叫错名字的)。

对于革命战争时期的小说,相信许多人都会不屑一顾,“那有什么好看的?那些小说里的人物啊,哪个不是高大全的?”其实这样说的人,有几个真正看过几部那样的小说,就凭样板戏这样的再加工产品树立的形象就为原作判了刑。

说起来看曲波的作品,倒不是从最有名的《林海雪原》看起的。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林海雪原》太有名了。对于名著,好象是务必端坐详读,深刻体会的,当时刚迈入大学校门的我委实没有那个心境。

记得当时在图书馆中转来转去,务必要找到可以消磨时间放松精神小说抱回宿舍。虽然学习很重要,必要的消遣还是必要的嘛!武侠小说嘛!大多看过了,没看过的,随手翻翻,一般般(以前看得太多了)。历史小说,想起来那时候也真凑巧,愣是没没翻到合意的(这不能怪我,学校图书馆的小说当然不会多得太多)。

首先被《山呼海啸》吸引的是它的厚度,厚厚的两本,合适的话应该可以消磨掉不少时间。封面上海浪拍击着岩石,高高地溅起,相当地有气势。翻开扉页,哦,是记念抗日战争的,应该不错吧!打日本鬼子的,按照这书的新旧程度,那个时候出版的,看起来应该不会讨厌。

再翻两页却就这样被吸引进去了。八路军的小连长,十九岁的凌少辉在焦急地等待着他留下断后的部队。最不能忘的是他那想把那些个山头全抓到跟前把三班找回来的心情。于是,上下两册就这么借回去了。

大约是经历过吧!曲波写的战争场面相当生动形象,不过那些生活中的琐事也相当吸引人。例如,凌少辉同志当年不小心把他姐姐写的诗泄露给了他姐夫(当然当时他们还没成为一对),他本人无意中做了媒婆的角色却毫无自觉,还到处往外说,屡禁不止,令人禁不住好笑。想想也不奇怪,他也就十九岁又身处严酷的战场,爱情那东西在他的思想中到底有没有一席之地都难说。在这方面十九岁的八路军小连长是不折不扣的少年无知。

印象最深刻的是,凌少辉同志为了坚定本身的阶级立场,坚决与劳苦大众站在同一阵线,虽然本身的文化水平在全连数一数二却仍然自称自己为“大老粗”。关于这一点,书中描写打扫战场时他与连文化教员的对话就是了,真让人忍俊不禁。拿钢笔“拼刺刀”的行为也不是没有的啊!

不过最可爱的还是凌少辉同志向老政委告他姐姐的状,抱怨他姐姐给他的每封信最后都不忘给他出条应用题,“X加Y能把敌人Z死么?”那形象,怎么都象想尽办法逃避学习的小学生。

当然,凌少辉同志的“劣迹”并不止这一条,例如,他当年名字是凌小辉,可他嫌人家把他叫小喽,还打了一架,最后硬是在小字下面加了一撇,硬改成了凌少辉。还有经常以小卖小,把老政委搡来搡去……有一次还差点把保卫老政委的骑兵连给缴械了。

凌少辉同志也不是永远天不怕地不怕的,在他团长面前,即使记忆再好,也得乖乖记笔记,那作小动作让指导员苏志毅借他纸笔的样子实在生动得很。

《山呼海啸》之令人印象深刻,是因为它刻画的每个人物都很生动形象。英明睿智的华师恒老政委;关心战友,坚持主见的老班长老赵松;坚持斗争的鞠青山大哥……不仅仅是这些正面人物,连日寇方面的描写也着墨不少。要不然“铁筒抽签”的成功也不会那么让人欢欣鼓舞。

“你的敌手并不是什么凌少辉、苏志毅……”对于敌酋的不可理解,展现在他眼中的是人民的海洋。那一刻,山呼海啸的声音是那么真真切切地响在了读者的耳旁。

“咦,这本书我都见你借了三次了。”我的一个大学同学这样跟我说。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