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大明帝国江左四镇及三厂一卫联合车
主页>F1征文2004>粽子岁月  所属连载:[大明帝国江左四镇及三厂一卫联合车作者:伟大的吉兵卫

章一

宣德五年(1431年)八月十五日中秋佳节。
“独在异乡为异客”,是的,对于处于异乡的我这样的感受更加强烈。父母与我一起离开威尼斯的场景时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那也是个月圆之夜,因为作为炼金术士的父亲得罪了贵族,全家人只得动身前往母亲的祖国——明帝国。母亲因为体弱多病在路途中就撒手人寰,父亲也已在5年前过世了,一心想成为学者的我孤身一人留在这大明不知不觉过了十年,学者没有当成,却接续了父亲在大明的工作成了大明帝国秘密武器的主要研究者。
事情的起源是在七年前,也就是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永乐二十二年,南京地震,地震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然而太祖陵寝的一隅出现的塌方现象却着实让留守南京的大小官员们激动了一回。现场很快被严密的保护了起来,厂卫的大人们更是纷纷出动,希望可以从事件中找出些蛛丝马迹。因为涉及到太祖的陵寝,事情的调查很快就有了进展,然而结果却把这些个大小官员从椅子上吓到了地上。“巨大的人形铠甲”。据父亲说,成祖皇帝给他看的南京来的加急信函上只有这样七个字。既然发现了就得搞清楚这震出来的是什么,于是乎似乎挺受成祖皇帝重视的,似乎懂些奇门异术的父亲就被糊里糊涂的派去了南京专门负责研究这“巨大的人形铠甲”;似乎这辈子也别想通过科举入仕,似乎奇门异术懂的比父亲还多的我则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小跟班也一起搬家去了南京,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就在这一年成祖皇帝御崩了,感觉皇恩浩荡的父亲努力的研究着,可面对着这么一个数人高庞然大物,根本找不出任何研究的方向。洪熙元年(1425年),南京再次地震,发现“巨大人形铠甲”的地方出现了类似铠甲配套武器的钢刀,然而这对于研究本身没有任何的意义,就这么八个月过去了,我们迎来的不是研究的突破而是另一位皇帝,成祖的儿子仁宗的驾崩。一时间街头巷尾议论纷纷,有人甚至说这是太祖的有了怨念,太祖不满成祖皇帝的所作所为所以要成祖皇帝得到报应,有不少大员们更是认为这巨大的人形铠甲就是那怨念的化身。
父亲的压力陡然大了起来,在多方研究无效的情况下,破坏掉这个铠甲成了父亲唯一想做的事情。火药被很快的集中了起来,悲剧随之到来。辛苦搬运到江边的巨大铠甲并没有被足以炸塌城墙的火药炸碎,似乎一切炸药的威力都被它吸收了,全身放出异色光芒的铠甲更是自己飞回了太祖陵寝。当它安稳落下后,大地再次震动了。“太祖显灵,太祖显灵。”无数的大臣们向着太祖皇帝的陵寝拜倒。父亲的心被这铠甲的不可思议的现象彻底震碎了,自此一病不起,没过年便过世了。
宣德元年(1426年),南京再次地震,一度停止的研究工作,在朝廷的授意下即将再次展开。我,罗伯特·佩奇尼,28岁,单身,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研究的负责者。宣德二年春,我再次进入了太祖的陵寝。


章二

宣德二年春当我再次看到“巨大人形铠甲”时,它的样子已经改变了,铠甲的胸部自己打开了,望里望去,里面的空间似乎足够可以站人的样子,当然,没有人敢也没有人愿意站进去。研究却是因为这个缺口有了一定的进展,我终于发现这绝对不是一具铠甲而是有着精密机械构造的东西,也因此我便称它为机甲。一年多前,我亲眼看到这庞然大物一飞冲天,然而现在它却好好的安稳的站在这里,完全没有移动的迹象,好奇心每每驱使着我想要进去看个究竟。终于在一天晚上,消耗掉一坛女儿红之后,我借着胆子爬进了机甲的胸部。在我进入机甲的那一刹那,打开的胸甲立刻合了上来,机甲内亮如白昼,而我也瞬间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然躺在自己的床上了,丫鬟说我已经昏睡了三天了,三天前的晚上发生了大地震,城里很多地方都被震塌了,早上的时候我被几个军爷送了回来,说是我喝的烂醉倒在机甲旁被他们发现就送了回来。“又是地震?”我拼命的回忆着进入机甲后的事情,可是偏偏一点都想不起来,反复想到的只有那么一句话“无帝王血脉者惟有布施一途”。这话究竟是谁说的,我却是完全不知道了。本以为立刻可以再去看个究竟,可是就因为这么一折腾,却又染上重病,休息了半年才算好透,我再次前往研究机甲已经是秋天的事情了。
朝廷听说了一些研究成果后,果然加派了人手,可是大家所做的只不过是围着机甲敲打打转罢了,胸甲更是在那之后就已经合上了。整个机甲,严丝合缝,好似滴水不漏一般,唯有面部的类似嘴巴部分有一道小缝而已。我几次大胆的伸手进去摸索,可机甲愣是纹丝不动。
“你瞧瞧那东西的样子好似那庙里的钱箱一般啊,有个口给你扔钱的。”“是啊是啊,这么说来的确象。”两个新来的小工倒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庙里的钱箱?布施?“无帝王血脉者惟有布施一途”这几乎已经被我忘却的话立刻涌上了心头,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永乐通宝就塞了进去,可是机甲仍然没有任何反应。连着塞进去七八枚后留给我的已经只剩下了绝望,我心里早已经把这机器怪物诅咒了千万次了,当我把身上最后一枚铜钱投进去的时候,这机甲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闪动着绿色的光芒。“给我铜钱!”我大声的嚷嚷着,接下来的我就把整个陵寝内全部人员的铜钱都塞进了机甲的嘴里,可是这机甲有时候十几枚塞进去,眼睛都不闪一下,有时候却每一枚都闪。当我面前串钱的绳子接起来的长度足够让我爬下去时候,我终于意识到,洪武年铸造的钱才有用。果然,当眼睛闪动第五十次绿光的时候,胸甲打开了。
好不容易有了进展,等着一探其中奥妙之时,我却被皇帝招回了北京,说是欧洲有使团到了北京要我去做个翻译。怀揣着大把的铜钱以及复杂心情的我在这之后四个月,才得以有机会再次进入了机甲。如同上次一样,机甲内有如白昼,胸甲在我进入后就合上了,唯一的不同是这次我并没有失去意识。
“承蒙惠顾,您不是皇帝血脉的拥有者,所以开门50文/次,启动后45文/半个时辰。本提示语不收费,在本提示语之后选择相关内容后开始计费。”我确信当我进入机甲后我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声音,让人震惊。我曾听说太祖皇帝出身贫苦,还做过和尚,没想到他对于钱的执念竟然也有如此的强烈。在确定了身上的铜钱之后,我选择了两个时辰180文的优惠套餐服务。透明的液体从机甲的内部突然涌出,在短暂的窒息感觉后,我感觉自己与机甲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外界的景象清晰的浮现在了眼前,我看见许多人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就在这时候我的耳边又想起了声音:“我是大明战斗机甲试坐信天一号,从现在开始你的情绪以及你的行为将控制整个机甲的运作,时间是两个时辰。”兴奋、不安种种难以控制的情绪一起涌上了心头,父亲大人这就是你一直没有研究出成果的机甲啊!我试着挪动了自己的脚步,果然我感觉到这偌大的机甲也向前迈了一步。看着外面所有人合不上的下巴,一种强烈的愉悦感冲击着我自己,这是多伟大的神物啊!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那种兴奋丝毫没有退去的样子,看到这个庞然大物可以完全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事情的时候我再也压抑不住,嚎叫了起来。机甲很快就有了感应,是的,那是轰鸣声,大地随之也在震动着。地震?对,说对了,又地震了……
之后这整整一年多我都沉醉在这机甲中,也曾驾着机甲离开陵寝一口气跑出去几十里地,当然作为帝都之一的南京,也遭遇了罕见的屡次地震。


尾声

我拿着酒,等着那皎洁的月光撒向大地的时候。十五日月圆,这个时候往往被人附会了种种神奇的力量,我也坚信这种力量的存在,五年前的月圆之夜,我亲眼看到白色的机甲在月光中从爆炸中升起,飞向天空。
月亮终于探出头来了,我一口气将坛子中的酒喝尽,背起重重的铜钱迈向了机甲。
这之后没有人再见过留着棕色卷发的外族人,也没有人再看到那具白色的机甲,倒是更多的量产型机甲活跃在多次战斗中,当然这一切都没有被记载在明史里。明史关于这一系列的事件,只在志第六·五行三地震篇中做了叙述:十二年六月壬申,南京地震。洪熙元年二月戊午,六安卫地震,凡七日。是岁,南京地震,凡四十有二。宣德元年七月癸巳,京师地震,有声,自东南迄西北。是岁,南京地震者九。二年春,复震者十。三年,复屡震。四年,两京地震。五年正月壬子,南京地震。辛酉,又震。


写不下去写不下去……写出这么一个自己恶心的事情…………灵感的来源说来可笑就是这连续七年的地震,长这么大就经历过一回地震,想想这短短七年每年都震也是件很灵异的事情啊。


遗迹资料:

明孝陵

明孝陵坐落于江苏省南京市钟山南麓玩珠峰下。

明孝陵是明太祖朱元璋和马皇后的陵墓。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朱元璋命中军都督府佥事李新主持陵墓的营建工程,第二年八月,马皇后去世,九月葬入此陵墓,定名为“孝陵”。孝陵之名,取意于谥中的孝字,有“以孝治天下”之意,一说是马皇后谥“孝慈”,故名。洪武十六年(1383年)五月,孝陵殿建成。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闰五月,朱元璋病逝,与马皇后合葬于此陵。明孝陵的附属工程一直延续到永乐三年(1405年)。

明孝陵规模宏大,建筑雄伟,形制参照唐宋两代的陵墓而有所增益。陵占地长达22.5公里,围墙内享殿巍峨,楼阁壮丽,南朝七十所寺院有一半被围入禁苑之中。陵内植松十万株,养鹿千头,每头鹿颈间挂有“盗宰者抵死”的银牌。为了保卫孝陵,内设神宫监,外设孝陵卫,有五千到一万多军士日夜守卫。清康熙、乾隆帝南巡时,都曾亲往谒陵,还特设守陵监二员,四十陵户,拨给司香田若干。咸丰三年(1853年)孝陵地区成为太平军和清军对峙的重要战场,地面木结构建筑几乎全毁。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