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火沙美女联队]约翰的心愿
主页>F1征文2004>准备放假  所属连载:[火沙美女联队]F1征文2004作者:红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叫约翰的农夫。他老实本分,聪明又勤劳,不仅能种出全国最大最好吃的南瓜,还干得一手漂亮的木工活。他住在自己搭的漂亮小木屋里,打开门,就可以看到那片绿油油喜滋滋的南瓜地。
  村里 的女孩都非常喜欢这个年轻人。他长的不英俊,但是有着比牛还强壮的身体,和一双亮得出奇的眼睛;虽然他不会吟诗唱歌说俏皮话,但他的沉默就象大海一样可以容纳女人的聒噪;虽然他是默默无闻的农夫,可是他种的南瓜做的椅子却是王公贵族们的宝贝。
  总之,用苹果树下老奶奶的话来说“恩,这是一个很实用的男人。”
  实用的男人是可以成为一个可靠的丈夫的,女孩子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一年四季,除了白雪皑皑的寒冬,在那幢漂亮的木屋子前,总会有花枝招展的女孩子象春天里的蝴蝶一样,在那里穿梭往来。
  有时候,年轻的农夫恰巧站在窗口。女孩子们就会做出受惊吓的样子,四散逃开。
  可是,约翰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他们哪一个的身上。
  每当他站在窗前,他的目光就会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没人知道那是个什么远的地方,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日子理应如此继续下去,包括约翰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异议。有什么需要改变的吗?约翰是那么地喜欢耕种他的南瓜地,那么地喜欢在农闲的时候做做他的木工活。
  可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在那一天,约翰遇见了一只猫。
  那天晚上,约翰突然被一阵扑腾声吵醒。他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睛,看到一只在猫爪下奄奄一息的金丝雀,此刻它已经放弃了徒劳的挣扎,无力地垂下翅膀等待最后的判决。
  “该死的猫!”约翰想也没想,随手抓起枕边的一个东西,就朝猫扔了过去。
  猫一声哀号,松开爪子。金丝雀立刻飞起来,很快地消失在夜色中。
  猫本想追出去,却被约翰一把按在地上。
  “装下一只鸟的肚子怎么能再塞得下老鼠?你也太不务正业了。”约翰厉声斥责道。
  猫微微仰起面孔,一双绿色的眼睛无比温驯地望着约翰。“请您饶恕我,尊贵的约翰阁下。”
  “哼,我只是个农民,可我不笨!我还看得出你在作弄我?”约翰真的生气了。
  “哦,不,我亲爱的阁下,您将不再是一个靠体力活养家糊口的农民了。”猫献媚地露出甜美无比的笑容。
  “是吗?”约翰不由地松开手。猫乘机坐了起来。
  “因为您是我的恩人呀。由于您及时出面干涉,才使我没有铸下大错,杀害一只无辜的小鸟。为了报答您的恩情,我将满足您三个愿望。我相信,我帮您完成了那三个心愿之后,您必定会成为一个尊贵的人。”
  “是吗?”
  “是的。”猫说着,用爪子捋捋了胡子。“那么,请说出您第一个心愿吧。”
  约翰想了半天,却发觉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愿。今年的收成本来就会很好,而他住的小木屋干净整洁,什么都不缺。
  “我真的什么都不缺呀。”约翰摇摇头说。
  猫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最后,它伸了个懒腰。
  “好了,我已经明白了。您一定很奇怪我怎么会知道你都不知道的心愿吧。我可是全天下最聪明伶俐的猫呀。这样吧,约翰,明天早晨,你带着三样最重要的东西离开家,顺着门口的大路往前走。等看到第三个落日的时候停下来,到那时候,你大概就会明白自己的到底是在渴望什么了。”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约翰就出发了。他带了一把斧子,一把小刀,还有另一样东西,在一片寂静中走向远方。
  他顺着大路走呀走,爬过一座又一座山,渡过一条又一条河,没有任何困难能难倒他,能吓退他,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为什么。
  在看到第一个落日时,约翰路过一座大城堡,城堡的主人十分热情,一定要把约翰留下来,可是他没有停下他的脚步。
  在看到第二个落日时,约翰路过另一座更大的城堡,那座城堡的主人更加热情好客,但他仍然没有能够挽留住约翰。
  约翰一刻也不停地走着,走着,他忘记了疲倦和饥饿。直到他见到了那第三个落日,他才停下脚步。
  他刚站住,就立刻被象洪水一样蜂涌而至的人群冲到另一个地方。那些洪水猛兽般穿着讲究的人们一进到那个地方都突然安静下来,他们似乎在等一个什么人。
  约翰打量起这间宏伟华丽的房间。这是大殿。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处于一群参加驸马考试的贵族当中,他似乎明白自己的愿望到底是什么了。
  不久后,国王出现了。他庄严地咳嗽了一下,又收收肚子。“我亲爱热爱可爱的臣民们,我代表尊贵显贵华贵的王室热烈欢迎你们。在你们当中,将有一人通过这三场艰难苦难危难的考验,而最终成为驸马,也就是我美丽美妙美艳的女儿的丈夫。好了,考试现在开始。第一场考试的题目是——”
  在国王的拉长音中,12个宫廷侍卫搬出一个有一头大象那么大的南瓜。
  “请各位尽力搬动这个南瓜,绕屋子走三圈。”
  人们一个个试下来,结果都失败了。南瓜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来的地方,嘲笑着失败者。最后轮到约翰上了。他轻轻一抬胳膊,就把南瓜抬了起来,轻轻松松地绕着屋子跑了三圈。
  国王很惊讶。他没有料到这个衣衫褴褛,一幅农民打扮的陌生人竟然能搬动这个南瓜。
  这可是连他手下最厉害的将军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呀。也许他是个乔装的王子也说不定。国王这样想着,于是决定问问他的情况。
  “你叫什么名字?”
  “约翰。国王大人。”
  “约翰,啊,那么你的父亲是谁?”
  “大约翰。如果你想问我祖父的名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您,他叫老约翰,国王大人。”
  国王只听到了前面的回答,因为他正在努力回忆这个国家所有贵族的名字。但是,无论国王如何努力回忆,都无法在那串长长的名单上找到约翰这两个字。
  “啊,我不记得有叫约翰的贵族。你的父亲大约翰是伯爵还是男爵?”
  “他什么头衔也没有,大人,他是个农民。”
  国王大叫一声,昏倒在地。

  至高无上的国王将会把他的掌上明珠嫁给一个农民。这个消息立刻传遍了王国的每个角落,人们愤怒了,他们的反应几乎和国王一样,就连奶牛场的奶牛也因为愤怒而下不出奶了。
  当然,所有人的愤怒加在一起,也还不及国王的一半。
  不过,国王并不是最生气的一个人。
  哦,当然也不是年轻貌美的公主。对于从小就被关在皇宫里,一直过着单调乏味生活的她而言,这个消息无疑是个浪漫又刺激的小说开头。

  事实上,最愤愤不平的那个人是王后。当她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浑身僵硬不能动弹。
  王后是整个王国最聪明美丽的女人。她的才智令最有学问的大臣都自叹不如,她的美丽比火红的朝霞更灿烂,又象钻石一般永恒。所以理所当然,这样一个杰出的女人一定是骄傲的。当然,整个王国的人都没有对王后的骄傲有一点异议,毕竟她的骄傲是和王后本人完全相称的。每个人包括国王在内都如同呵护着易碎的稀世珍宝般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王后的这份骄傲。
  但,这一次……

  “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啊,太荒谬了!国王如果你真的将我们的女儿嫁个农夫,我们会成为全天下最大的笑柄的。”王后拼命地绞着她修长白嫩的手指,几乎将它们一个个掰断。
  “可是,他是唯一一个通过考试的人。”国王叹息道。
  “不,一个农夫,这实在是太荒谬了!”从王后被咬破嘴唇上流出了鲜血,把她的嘴唇染得象玫瑰花瓣那样娇嫩鲜艳。突然,玫瑰花瓣停止战栗。王后镇定了下来。她微微一笑。“可是,国王,考试并没有完全结束,我们还有两场考试没有进行,不是吗?”

  当国王和王后正在为下两场考试题目绞尽脑汁,约翰却舒舒服服地躺在旅馆的木板床上,呼呼睡着大觉。
  他做了个梦。在梦里,那只猫又一次来到他面前。
  “您好,高贵的约翰。”猫说。
  “你好。”约翰回答道。“我通过了第一场考试。”
  猫点点头,但没有搭话。
  “我想我已经知道我的心愿是什么了。”
  猫还是没有吭声。
  “可是,听说考驸马需要通过三场考试才行。接下去那两场考试,我恐怕”
  “您一定会通过的,您放心,我可是天下最聪明伶俐的猫呀,我办事您就放心吧,我的约翰大人。”
  “我真的要做驸马吗?”约翰紧紧皱着眉头,一幅很没有把握的样子。他已经开始惦记家乡的南瓜地和小木屋了。
  猫打了个哈欠,含糊其辞道:“不,这并不是您的本意。关于您的心愿,呵呵,总之到了时候您就会知道的。”
  猫说完,就消失在约翰的梦境中。或者说约翰的梦醒了。
  到了第二天,在皇宫门口挤满了凑热闹的人,约翰挤掉一只鞋子,撕掉一只袖子才突破重围挤进皇宫,差一点就迟到了。等他跌跌撞撞地跑进大殿,国王就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他来了,国王立刻宣布第二道考题目:
  “老农民大约翰的儿子约翰,在上一次考试中,你让我们见识了你神力。但,作为驸马光有蛮力是不行的,智慧才是最厉害的武器。为了证明你有当驸马的才智,请你在今夜潜入皇宫,好好游览一番。等到明天早上,你再来到这里告诉我你的所见所闻。你明白了吗?”
  “我懂了。”
  “呃,作为一个仁慈的君主,我有必要提醒你,这是十分危险的行动,因为卫兵们不会因为这次考试而放松戒备,一旦发现闯入者,他们会毫不留情地将他杀死。即使是冒着生命危险,你仍然愿意参加这次考试吗?”
  “国王大人,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去实现自己的愿望。”
  “恩,那好。”国王气得气得翘起了胡子。但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怒气,没有发作,他可不想和一个快要死的人发什么脾气。

  那天晚上,皇宫里的每一个阴影每一处角落都布置上了杀人机关,等待着可怜的猎物。不仅如此,国王还从军队里调来了一万名最优秀的士兵。那么多兵挤在一起,几乎将皇宫涨破。
  但是,这一切都是瞎忙活。
  让他们白等一个晚上的人在第二天早晨如约来到大殿前。
  “早呀,国王大人。”
  国王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瞪着面前这个精神抖擞的年青人,说不出话来。
  “昨个晚上我按您的要求,爬过高高的围墙,溜进了皇宫。可是,皇宫又大又黑,再说,我又紧张,所以,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国王挺起腰杆。“那么,你是说你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你昨天晚上确实潜入皇宫了?”
  “那倒不是。当我跑到喷水池对面的一间房间时,因为突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我马上爬到一张椅子下面躲着。因此,我看到那张椅子的四条腿上分别刻着四只南瓜,而每个南瓜上面又刻了一个J字。”
  国王将信将疑。虽然他是这些皇宫的主人,但也不会没事就去注意每条椅子腿上的花纹吧。带着假发的仆人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他在国王耳边小声说了句话。
  还没等他讲完,国王再次惨叫着昏了过去。

  经过这一次的失败,王后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前,她太小瞧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农夫了。为了能想出一道可以难倒并且处死这个农夫的题目,王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想了三天三夜。

  终于,在第四天,约翰被召进宫,进行最后一次考试。这次,考场换在了皇宫的大花园里。在绿色玫瑰搭成的凉亭里面,国王和戴着面纱的王后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了。
  “您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人,如果您有一个好家世的话,我相信,您一定会成为一个杰出的人物。”
  “那么,就请快点说出最后一关的题目是什么吧?”约翰打断了王后的称赞。“秋天快到了,我还得赶回去收庄稼呢。”
  王后咳嗽了几下,把目光转到其他地方去。
  于是,国王开口道:“那就让我们开始吧。在前两场考试中,你成功地向我证明了你的体力和智慧,那么现在请向我证明你对我,你的国王的忠诚吧。这次的题目就是请问你用什么办法能让我始终相信你对我的忠城呢?”
  这下,约翰被难住了。不管约翰用什么方法,国王都可以宣称他是个卖国贼,现在,只要等他一开口,国王就立刻可以否定他的答案,然后用不了多久,绞架台就会成为他最后的归宿。
  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撩开了王后的面纱。约翰的视线一触到王后的脸就再也不能移开了。他站在那里,忘记自己的处境,忘记了时间的流动,忘记了世界的存在。这个可怜的农夫就那样呆立着,象是因为看了女妖的脸而变成了石头。
  微风过后,面纱重新落下。约翰才缓过神来,才听到国王重复多遍的问话。
  “喂,约翰,别傻站在那里,快说出你的回答来。”
  “请问国王大人,你现在相信我对你的忠诚吗?”
  国王点点头。
  “那么好吧!”约翰大喊着,突然从包袱里抽出斧子,一下子就将国王的脑袋砍了下来。
  “只要你死在怀疑我之前,你就会永远相信我了。”约翰收起斧子,朝王后走去。
  “你胆敢杀死国王。”虽然身体象风中的树叶一样战栗不止,但面对渐渐走近的暴徒,王后还是保持王后的威严大声训斥道。她高高昂起她那美丽精致但随时可能被砍掉的头颅。
  “我通过了你们的考试,不是吗?”
  “好吧,我会把公主嫁给你的。”
  “不。”约翰笑了。“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

  当天,这个平静的王国里第一次发生了混乱。毫无预兆地,在同一时间里,皇宫里传出老国王逝世和新国王登基的消息。人们的头脑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他们还来不及哀悼老国王的死,就不得不穿上盛装参加新国王登基的庆典。虽然这个登基的新国王就是令他们曾经无比痛恨的农夫,但既然他已经当上了国王也就没有什么可以质疑的了。对于老百姓来说,谁当国王都是一样的;而对于王公贵族来说,一个当农民的国王会是一个更容易愚弄的对象;对于公主来说,这个一个开明大度的国王,他已经同意让公主自己选择未来的丈夫。
  于是,全国上下很快从最初的震惊中走出来,沉浸在喜气洋洋的气氛中。
  那么,现在,在这个国家真正陷入悲痛中的人就只剩下一个了。
  美丽高贵的王后悲痛欲绝。她脱下所有的珠宝首饰,身穿丧服,将自己关在漆黑的屋子里哭泣不止。哭声始终回荡在皇宫的上空,连那片天空的星星都黯然失色。凡是听到她哭声的人们无不跟着伤心落泪,就连脸上画着笑容的小丑都不觉的泪流满面。人们心想:可怜的王后,她一定在为他死去的丈夫难过不已。她现在的处境也一定很悲惨,不知道新的国王会怎样安排这个美丽又骄傲的女人。
  但他们都错了。虽然王后的确是打心底里难过,只是她的眼泪没有一滴是为老国王而落的。她悲伤是因为自己的失败,而不是国王的死亡;她哀悼的对象是自己骄傲的碎片,而不是国王的尸体。因为受到了从没有过的羞辱,这个骄傲的女人再也止不住自己的泪水。她就这样哭着,哭着,不分白天黑夜,也不听任何人的劝解。
  新国王为此失眠了。他没有料到这样的情形,因为在他出生的那个村子里,还没有谁能够象王后那样骄傲呢。
  无论国王在做什么事情,就连在梦里面,他都可以听到王后的哭声。终于,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他象头受伤的狮子一样,一头冲进王后的房间。
  “你好,我的王后。”
  这是约翰第二次站在王后面前。现在的他已经和当初那个破衣烂衫的农民完全不同了。国王的冠冕在他头上闪闪发光,簇新的皇袍为他增添了不少王者的威严。
  只是,这一切王后根本没有看见。在她的眼中,约翰仍然只是一个卑微的农民。为了那点仅剩的骄傲,她止住了泪水。“可你并不是我的国王。”她大声说到,为的是能让所有人都听到。
  约翰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在黑天鹅绒丧服的映衬下,她苍白消瘦的脸颊发出如同中国瓷器一样薄薄的光,透明而不真实。她的头发如同黄金丝线,比太阳更灿烂,比黄金更纯正,是王后独一无二的冠冕。尽管她将长发挽成发髻藏在了黑纱之下,却丝毫不能为这顶冠冕蒙上一丝一毫的阴翳。
  “那么,你愿意做我的王后吗?”
  “你,根本不配。”她冷酷地笑道。
  “我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我想在成为一个伟大贤明的国王之后,才来见你,请你做我的王后。可是,你一直哭,哭的我无法安心做任何事情。怎样才能让你不再哭泣?”
  王后转过身,困惑地注视着约翰。她突然发觉自己并不能看透他的心思。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呢?他到底又是怎么能通过这三次考试的?他是谜,尽管他只不过是个农民。
  “我有三个问题要问你,请你回答我。”王后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约翰立即答应了。
  “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能搬动连将军都搬不动的南瓜?”
  “我是个农民,种的就是这样大的南瓜。往年的这个时候,我应该是在田地收南瓜呢。”
  “第二个问题,你是怎样潜入戒备森严的皇宫?”
  “我是个农民,唯一的消遣是做做椅子,每个椅子上都有我自己的标记。而皇宫里的椅子大部分都是我做的,所以我根本不用偷偷进宫,就能知道你们不知道的细节。”
  王后大笑。她的笑声又尖有细,把房间所有的玻璃都震碎了,而她还是在笑,她一边笑一边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过来很久,直到她再也发不出声音,那可怕的笑声才停了下来。王后不能说话了,但冷冷的目光却代替她问出了第三个问题。约翰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是想问,我怎么会想到用那样的方法使国王永远相信我?”
  王后点头。
  约翰命令仆人把他还是农民时背着的包袱拿来。从那个又破又久包袱里,约翰伸手拿出一样东西,既不是斧子也不是小刀,而它也正是那天晚上约翰放在枕头边上后来用来打猫的东西,那是一个木偶。
  约翰轻轻把木偶放在王后手中。“这是我很久以前刻的。虽然那时我还没有见过你。”
  王后朝木偶一望,立即瘫倒在椅子上。
  那个木偶也随即落到了地上。它的脸正好再次对着王后,那是一张和王后长的一模一样的美丽脸庞。
  “当我见到你时,我终于明白自己的愿望是什么?所以我杀了国王。”约翰沉声道。

  约翰深深陷入苦恼之中。王后仍然不肯接纳他。
  当他一个人坐在宝座上苦恼时,猫出现了。
  猫向新国王行了个礼。“现在,您知道并且已经实现了那个心愿,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您的身份将从此变的无比尊贵。”
  “可我要的是王后,不是王位。”约翰把脸埋在了掌心。
  “王后不是已经是属于你了吗?不仅如此还有整个王国……”
  “得了,她现在是不哭闹了,因为她把自己变得就象是一尊石像那样冷冰冰的。”
  “看来我得提醒你一下,您还剩下两个愿望。不管您提出什么要求,我尊贵的约翰,我都可以为您完成它。”
  约翰一把掐住了那只猫的脖子。“哪怕是让王后爱上我?”
  猫咳嗽着点点头,示意国王把他放下。“是的,尊贵的约翰,我可是世界上最聪明伶俐的猫呢。”
  “是真的?”约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
  “我以一个聪明伶俐的猫的名义发誓,您有这个运气。”
  猫恭敬地鞠了个躬,消失了。

  国王立刻向王后的房间奔去。他一刻也等不及了,他要马上见到那个他梦寐以求的女人。现在,猫使得她终于爱上了他,他居然能这样幸运。
  “王后!”
  王后从座位上站起,朝约翰走来。
  约翰向她伸出手。王后却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站住了。“你好,约翰。”
  约翰退了两步,然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走了,比来的时候还快。
  给她点时间,他一定会爱上我的。

  一年过去了,约翰将所有的荒野变成了绿洲或者农田。王后没有变。
  两年过去了,约翰将自己的国土扩大了三倍。王后没有变。
  三年过去了,约翰让自己国土上充满了欢乐和幸福。王后没有变。

  这个已经成为伟大国王的农民,现在受到了真正的爱戴和拥护,人们早就忘了他是农夫的事情。但是王后仍然没有忘。她高傲地保持着自己的沉默和冷漠,在约翰面前始终不拿正眼看他,只有在他背过身的时候,她的目光才会脱离她自己的控制,不由自住地跟随着那宽阔的背影。

  到了第四年,约翰终于提起勇气,向王后提出求婚。
  “即便是穿上了国王的衣服又怎样?你的手上依然满是老茧,你的呼吸声依然粗重如牛,你的行为举止依然和村夫一样粗鲁。你怎么还能奢望我和你在一起?”王后这样回答道。
  约翰终于忍受不了了,他咆哮道:“猫,你给我出来,现在是你为我完成第三个愿望的时候了!”
  猫应声出现。“伟大的国王约翰,愿意为您效劳。”
  “你说她会爱上我的。”
  “她爱了,只是她的骄傲让她无法察觉而已。”
  她爱我吗?
  约翰看着面前的这个美人。岁月的流失丝毫没有减去她半点的风采。即使从她厚厚的结上一层冰膜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感,可她还是美得让人心醉。如玫瑰花瓣的唇,冰冷如寒夜星辰的眼睛,如象牙台般的颈项,如美玉般圆润的大腿,还有那头金光灿烂的长发,它散射出的光芒就连瞎子也能看见。
  “够了,结束吧。我实在太累了。”约翰叹息道。“猫,惩罚这个骄傲的女人吧。这就是我最后一个愿望。 ”
  “一切如你所愿。我会把这个女人从你身边带走,她将会被留在天空,一个人,永远被留在那里。”猫说道。
  “我宁愿在孤独中死去,也不要被一个农夫玷污。我是王后,高贵的王后。”
  “恩,的确。你的骄傲倒是很和那样的高度很相配,而那里冰冷的气候恐怕也不会比你脸上的表情冷很多。”猫点点头,赞同道。
  猫笑着,那声音却象是一只乌鸦。它朝着王后挥了挥爪子,王后的双脚就离开了天空。她就象一个没有重量的气球,向着天空一点点飘去。
  “不,我收回我的愿望,请把她留在我身边。把她变成石像就可以。那样我仍可以天天看见他。”国王突然反悔了,他一下子跳起来,抓住王后的裙摆,把她往下拉。
  “可是,已经晚了,抱歉,国王约翰。”猫打了哈欠,很遗憾地摇摇脑袋。
  可是,约翰没有放弃,他死死抱住王后,一点也不肯松手。
  双方就这样僵持很久,终于在王后的一声惨叫声中,她的头发连着头皮一起离开了她的身体,飞往苍穹,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同时,地上那个没有头发的王后变成了一尊石像。
  “哎呀,没想到还有这样折中的方法。不过也不错,她璀璨无比的金发一定会让夜空变得更加美丽的。”猫笑地弯下了腰。
  “这就是你对我的报恩吗?”国王别过脸。没有人可以看见他哭泣的样子。
  “是呀,是呀,这可是报恩呀。我可是完成了你三个愿望的猫呀。”猫大笑着,消失了。

  这就是后发座的传说。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