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魔索布莱主母联盟队][绕圈]游戏代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魔索布莱主母联盟队]F1征文2004作者:风魂


生活是一场游戏,爱情是这个游戏中的另一场游戏,而你,是我的爱情中的一个游戏。
所以,你是游戏中的游戏中的游戏。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打CS。
一怔之下,就被人爆了头。
于是干脆扭过头来看着她,问,“那么,我这个游戏,应该是传奇呢?还是奇迹呢?或者不过是个泡泡堂?”
她偏起了头,放下了手中的小说,似乎有思考了一两秒钟的样子,然后开始甜甜的笑。
“游戏代号,JB!”
我再次怔住。
JB?
基本?进步?疾病?肩膀?脚步?难不成是街霸???
于是我拱了拱手,“请恕在下愚昧,这个JB,到底是个什么东东?”
她眨了眨眼,轻轻的伸出一个手指,在我眼前摇了摇,“秘密!”
我点头,表示对这个结论的满意,然后把视线从她不经意露出来那颗可爱的小虎牙移到我的电脑显示器,继续CS。
两分钟之后,再次被人爆头。
于是愤愤的踢了电脑桌一脚,看着变黑的屏幕,往旁边的字纸篓里吐了口痰。
不管代号是CS还是JB。
游戏就是游戏!
认不得真,作不得准!
这也是结论。

送她回去的时候,天已黑了,风很大。
她缩了缩脖子,一个劲的搓手。
我叼着烟,背过身去点燃了,有点含糊的问,“手套呢?”
“拆了。”
“吓?”香烟从我嘴里掉下来,我连忙伸手去接,被烫了一下,烟还是掉到地上,在黑暗里一明一昧。
我冒着被耻笑的危险逛了大半天才买来送她的手套,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就没了。
她一向的我行我素,就像是风。
要来就来要去就去,从不会为任何的东西羁绊,从不把别人的心情算在自己的行动准则里。
我低头看向那仍在闪烁的烟,那么,我算什么?
一片因风一时兴起带起来的树叶?还是被风一吹便燃烧得愈旺,最终燃尽自己生命的烟头?抑或是那个目前还是秘密的JB?
她穿着高统靴的脚伸过来,踏在那支烟上,结束了它的生命。
“手套里夹着的纸条说,每一根毛线上都凝聚着思念,所以我想拆开来看看那思念到底有多长。”
当初是谁给我出这么白痴的主意来着?说什么喝过几滴墨水的女孩子都会喜欢一些酸不拉叽的情话?
我提醒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要爆打那个狗头军师。
哀悼完那支烟之后,我重新摸出一根来,“那么你看到多长?”
她叹了口气,“好短啊,只有明泉到新枫这么长而已。”
我怔了怔,明泉是我住的公寓的名字,而新枫,是我正要送她回去的地方。
没来得及有什么其它的反应,她的手已经伸进了我的大衣口袋。
“而且,我要手套来做什么?”她抬起眼来看我,嘴角上扬,挂着暖暖的笑意。
所以我只好把正想点烟的手插回口袋里,握住她的手。
她不再说话,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偎在我身边,缓缓的走。
她的手很小,软软的,有一点凉。走到她家楼下的时候还没有捂热。
我想她说得没错,明泉到新枫,的确是不太长。

回去之后,发现她的那本小说忘在我桌上了,封面上一个长头发的奶油小生裂着嘴笑得贼欢,左脸上印着书名。
梦中的梦中的梦。
原来出处在这里。
我拎起那本小说来,随手翻了翻,不过就是一本很平常的言情小说,讲述着一对男女的浪漫的爱情故事。
我只是有点想不通,为什么人家那边那么浪漫美好的词被她用到我身上就那么怪异?
梦中的梦中的梦和游戏中的游戏中的游戏。
怎么会造成这样子的差异?
我的确是很喜欢玩游戏没错,可是,这种事情上,我实在有些拿不准,在玩游戏的,是我,还是她。

过了几天,有一个下午,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劈头就问,“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个坏女人?”
我照例怔了一怔,然后回答,“不是。”
虽然是特立独行了一点。
“那么,你喜欢我吗?”
我吸了口气,“当然,为什么突然问?”
“那么……”那边的声音轻轻的笑了,“陪我玩捉迷藏吧?”
“吓?什么?”
“笨,没玩过捉迷藏的游戏么?就是我躲起来,你来找我。”
我几乎要栽倒,“我当然知道,可是,为什么突然——”
“因为我想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啊,秘密这种东西,当然要做奖品才有意思。以今天为限哦,要在十二点以前找到我哟。”
没等我再说话,她那边已经把电话挂掉了,只剩下我抓着话筒发愣。
这个游戏也太难了一点,
要我在几个小时之内在一个有着百万人口的大都市里找出一个人,只怕打110报失踪人口也来不及吧?

看到她时,已经是黄昏了。
她站在公园的假山顶上,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就好像是刚刚从夕阳里走出来。
她向我微笑,“我等你很久了哦。”
“总比等不到要好吧。”我走过去她身边,“换一个人想要找来这里的话,还真是有点难呢。”
“是么?”她把冰凉的手伸进我的衣袋,“那么我给你奖励吧。”
我握住了她的手。“嗯,在下洗耳恭听。”
她看向夕阳那边几只归巢的飞鸟,缓缓说,“鸟儿飞累了,会想回巢呢。风也一样呢,它若累了也会歇下来,而且每一次都在同一个地方盘旋,因为那里,有它一生的羁绊。”
羁绊么?
原来这才是JB的正解?
我叹了口气,伸手搂住她的腰,“你知道,我是个粗人,这些文绉绉的话,我不太听得懂啊。”
她眨了眨眼,“那你能听懂什么?”
我笑,“比如说某位女士的五脏庙正在很郁闷的抱怨为什么还没有人去祭之类的。”
她也笑了,习惯性的露出那颗可爱的小虎牙,“我们去吃什么?”
我想了几秒钟,板起脸,很正经的回答。
“JB吧,我知道有一家JB BAR味道很不错哦,面粉是正宗的天津小站麦,鸡蛋也绝对新鲜,以我和店长的交情,还可以让他附赠还有大豆香味的DJ哦。”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