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魔索布莱主母联盟队]伟大的盗贼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魔索布莱主母联盟队]F1征文2004作者:风魂

我是一个盗贼。

一个优秀的伟大的盗贼,天下没有我偷不到的东西!

请不要怀疑,看我这一身打扮就知道我没骗你。

不用这样盯着我,我承认我的外套有点旧,鞋子有点破,腰间的小刀子一看就是削土豆用的。

但是,衡量一个盗贼是否优秀不是看装备的,要看成绩。

我这光辉的一生中,曾经行窃五次,其中两次失手被抓,两次没有找到我要偷的东西,还有一次偷到了一个法师的包袱,打开来看到一个骷髅头正向我微笑,吓得当场就尿了裤子。那之后就再没敢向法师们的东西出手——

呃,你干嘛要这样看着我?

好吧好吧。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

但是,我将来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盗贼的。

不信我可以和你打赌。

我是说真的!



我,米斯特利·帕比特,十五岁,目前正在以伟大的盗贼为目标而努力修行。

修行的地点是萨尔梅斯首都兰贝斯的一家叫做七天的旅馆。

修行的内容是每天打扫房间,劈柴挑水,端茶送饭,以及帮厨娘削削土豆。

当我削的土豆从一筐增加到三筐时,天生敏锐的感觉告诉我,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新来的招待雪月送收来的脏盘子来厨房的时候,一脸的兴奋,“你们知道我刚刚看到谁了吗?”

我扔下手里的土豆,跳起来,“是里奥·丹杰尔吗?”

“那是谁?”雪月瞟了我一眼,继续向厨娘叫道,“我见到了雷迪默大人耶,我还亲手为他倒了酒,他还向我笑了耶……”

不理会那花痴的女人,我坐下来,重新开始削我的土豆。

帝都骑士团团长不错是很威风啦,但是怎么比得上我的偶像?

知道里奥·丹杰尔这个名字是三年前的事了。

那天店里来了个游吟诗人,吃饭喝足就开始弹着他的六弦琴唱歌。

唱的是一个侠盗冒死去偷来领主最喜欢的金丝雀,只为了让一个病重的穷女孩笑一笑的故事。

那个侠盗,就叫做里奥·丹杰尔。

我从那一天起,就决定要以他为榜样,做一个绝世的盗贼。

我削完了土豆,雪月又跑了进来,还是一脸花痴样子,“雷迪默大人还在耶,他今天要住在这里了呢。”

我嘴里没说话,但心里却很奇怪,骑士团长自己在城里有房子,为什么还要住到我们店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到了晚上的时候,老板叫我把别的先放下,去大厅里帮忙,雪月一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了。

我是很乐意去大厅跑跑的,因为那样能接触到各地的旅行者,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也许,还能有里奥的消息。

但今天的气氛明显不对。

大厅里的人虽然不少,可是没有哪个看起来像是一般的旅行者。

我蹭到柜台旁边,轻轻的问老板,“他们好像都不是存心来住店的吧?”

老板瞪了我一眼,“小孩子家的问那么多做什么,进门就是客,管他是不是存心的。还不快给我干活去。”

倒是雪月悄悄的告诉我,这里有几个是赏金猎人,有几个是雷迪默手下的皇家士兵,还有就是她也问不出来的人了。

“吓?”我怔了一下,“皇家士兵来这里做什么?”

“嘘。”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听说,是皇帝陛下丢了一枚水晶戒指,正悬赏抓人。戒指虽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是那个小偷在皇宫里出入自如,没有一个人发现,这让陛下很是恼火哪,所以雷迪默大人也很卖力呢,听说小偷有可能在这附近出现,就亲自来了。”

偷皇帝陛下的戒指?

我感觉自己的双眼开始放光。

那只有里奥才做得到。

一想到有可能看到里奥本人,我就兴奋得连手指都在发抖。可是——

我看了那边穿着身雪亮的铠甲带着把镶金嵌玉的宽刃剑正和部下们喝酒的雷迪默一眼。

无论如何,我不能让里奥先生被他们抓到。



这个男人在我下了上面的决心之后一刻钟进来,一进门就大声的叫道:“老板,给我杯麦酒。”

我端着酒送去他身边时他正将身上已湿了的斗篷解下来,放在旁边。我把酒放在他前面的桌子上,“先生,您的酒。”

“哦,谢谢。”他转过一双暗紫色的眼来,笑了笑,“这样的天气,还是呆在暖和的房间里,喝酒聊天比较舒服啊。”

“先生好像是走过不少路呢。”我看着他那双旧靴子上的泥,清洗他走过的地板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是呢,”他喝了口酒,露出很满足的笑容,伏在桌上,“我可是从赛罗亚过来的,累得全身都要散架了。谁也别想让我再走半步了。”

他看起来非但不想再走半步,甚至连话也不想多说,看来也没什么希望拿到小费了。

所以我让他自己趴在那里,去招待别的客人。

看得出来,大厅里每一个人都在注意这个人。他看起来几乎要睡着的时候,雷迪默的目光才从他身上重新移到门口。

看来他已经排除了这男人的嫌疑,去等待另一个目标。

那并没有让他等多久。

大门再度被推开,一个人缓缓走进来。

今天在这里,每一个新来的都会成为大家的焦点,何况,那实在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她摘下兜帽,甩了甩头,让一头白金色的长头水一般倾泄出来,大厅里所有的男人的眼睛都开始有点发直。

就连那个像是睡着的人,也悄悄的睁开了眼,自手臂的间隙中看向门口的女人。

他暗紫色的眼睛带着的笑意,突然让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就像是正准备去偷鸡的狐狸。

我怔了怔,莫非这个人——

他坐直了身子,打了个呵欠,向着柜台甩了个响指,“老板,再给我一杯酒。”

我端着酒过去刚想放到桌上被他抬手阻止了。

“哦,不是这里。”他微笑着,指向已走去墙角坐下的那个女人,“麻烦你,帮我送去给那位小姐。”

“是,先生。”我点点头,转身走向那边。

随着我的脚步,杯中的酒微微起了涟漪,而在那涟漪的正中,一圈发亮的东西正稳稳的睡在杯底。

那是——

水晶戒指。

我吓了一跳,虽然努力的保持着和平时一样的步伐,但手却忍不住要发抖。

那枚戒指在酒的晃动中份外刺眼。

就在刚刚抬手阻止我的时候放进去的?

这男人好快的手。

他果然是——

“小帅哥。”

一个很动听的声音打断我,我抬起眼来,看到一双淡碧色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那位有着白金色长发的美女左手托着腮,右手伸过来,端起了我托盘里的那杯酒,“这杯酒是给我的么?”

“呃,是,是的。”我连忙回答,“那边那位先生叫我送来的。”

“是吗?谢谢。”她向着那边的男人举了一下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看着她放回托盘里空空如也的酒杯,睁大了眼。

她连戒指一起吞下去了?

有枚戒指在嘴里没道理会感觉不到吧?

还是说——

没让我再想下去,一只手搭上我的肩,我回过头,看到骑士团长威武的脸。

我退开一步,看着他越过我,坐到那美女的身边,“我想你不会介意陪我喝一杯吧?桀·桑切斯?”

我因那个名字抽了口气,萨尔梅斯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只怕很少。

传说中那个破坏力超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终极赏金猎人。

一直盯在她身上那几道垂涎的目光在一瞬间都收了回去。

大家都知道,惹到这女人会有什么后果。

我下意识的看向那边的男人。

他若真的是里奥的话,为什么要将那枚水晶戒指送来给桀·桑切斯?

他暗紫色的眼睛里依然带着笑,向我招招手,“小哥,再来一杯酒。”

我把酒端给他的时候,试探的,低低的叫了声,“丹杰尔先生?”

他眼中的一闪而过的惊异,那表示我没有叫错人。我继续以更低的声音说,“厨房的后面,有一个秘道,通到城外的——”

他摇摇头,打断我,“我知道。”

我怔了怔,不愧是里奥先生,原来所有的地形都已经摸清楚了呀。

他微笑着,目光落在那边的桀身上,语气中竟有着几分期待,“今年的赌局,几时才开始呢?”

赌局?

我很不解的跟着他看过去。

那女人正以无限娇媚的笑容回答雷迪默的邀请,“当然没问题。”

雷迪默甩了个响指,旁边的雪月连忙送上两杯酒去。

雷迪默轻轻的和她碰了碰杯,“我希望,你能喝完这杯酒就离开这里。”

桀挑起眉来,“为什么?”

“这里是我的辖区,我不想多生事端,如果他能逃出这里,桑切斯小姐用什么方式抓他都行。”

“哎呀,”她笑了笑,“团长大人这是在赶一个女孩子出去淋雨么?骑士精神几时多了这一条?”

雷迪默怔了一下。

桀抿了口酒,“这样如何?我们来赌一局,输的人退出。”

她媚眼如丝,扫过大厅里所有的人,“大家不妨都来试试。谁要是赢了,里奥就是他的,我绝不插手。”

“这么说的话,”雷迪默亦跟着扫视所有人,“里奥·丹杰尔的确是已经在这里了?”

我听到我身边紫眸的男人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这女人果然从来也没让我轻松过。”

桀像是听到了一般,轻轻的眨了眨眼,“你以为如何呢?骑士团长大人?”

雷迪默想了几秒钟,点下头。“好。怎么赌?”

变魔术一般,桀手中出现一副兽骨做的骰子,甜甜的笑着,“这个好了,又快又简单。”

我叹了口气,看向作为战利品的某人。

他看着桀摇动骰子的手,仍然微笑。

果然是里奥先生啊,若是我,早就找机会溜了。

不知道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你不用担心呢,那女人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女来的。”他笑了笑,“我认识她四年了,就没见她输过。”

他喝完了杯子里的酒,伸了个懒腰, “唔,我也去凑个热闹好了。”

我看着他缓缓走向那边的桌子,暗地里蓄好了劲,只要一有变故,我就冲出去抱住雷迪默,绝不让他抓到里奥先生。

大厅里已经没几个人了。

有些人是因为输掉了,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有些则是在听到桀要插手之后直接就走人了。

里奥走到桌旁的时候,雷迪默正沉着脸站起来。

“唔,”他就在他让出来的位子上坐下来,“轮到我了么?桑切斯小姐。”

雷迪默看了他几眼,向桀点了点头。“那么,再见了。我会等着你来领赏金的。”

桀微笑着,目送他带着他的人出去,转过来看着对面紫眸的男人,“呀,雷迪默给了我一个好有诱惑力的提议呢。”

“你若真的想那样我也只好束手就擒了。”他将双手伸到她面前,脸上仍带着那种懒懒的笑容。

“嗯,这样子的话,我会很困挠呢。”桀抛着手中几粒骰子,“我之后要到哪里去找你这么好的搭档来赌?”

“像我这样每年都输的人,也没多大意思吧。”里奥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去年你要皇帝陛下的戒指,前年你要圣骑士大人的头盔,大前年你要领主的金丝雀,今年呢?你若赢了,想要什么?”

我怔住,原来所谓侠盗的行径不过是因为输了赌局?

他们并没有理会旁人的反应。

桀手中的骰子已经抛了起来。

里奥暗紫色的眼稍稍眯了起来,目光跟着骰子划下一道弧线,直到它们在盅里停止转动。

“哎呀,看来之前桑切斯小姐你已经把幸运用完了呢。”

桀耸了耸肩,“好像是吧,那么,你想怎么样呢?”

“我这几年开出的条件都没变过呢,我只是想桀子你从今以后都跟着我而已。”

“若是你跟着我的话,倒没什么问题。”桀笑了笑,“若是我跟着你,估计连城门也不好出呢,雷迪默认识你了哦。”

“没关系,这里有条秘道,直通城外。”里奥转过头来,对我笑了笑,“对吧?”

我又怔了下,意识到他在和我说话时,连忙点点头,“嗯。”

“那么,”他站起来,“你可不可以带我们过去一下呢?”

我回头看了老板一眼,他正低着头擦他的杯子,似乎什么也没看到一般。

或者多年以后,我也会学会像他那样装傻,但是现在不行。

我伸手往厨房的方向一引,“请跟我来。”



有七天旅馆的时候,就有了这条秘道。

或者当初是为了逃生避祸什么的理由,但是到后来,已经成了赚钱的工具。

我打开那扇沉重的铁门,里面湿冷的空气扑出来,带着种奇怪的味道。我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里奥拍拍我的肩,猫腰钻了进去。

桀在后面跟着,走进去一步又突然退出来,向我甜甜的笑着,招了招手,“小帅哥。”

我惴惴的走过去。

她托起我的下巴,吻上我的唇,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离开。

“这个是谢礼。再见,小帅哥,我会想你的。”

桀钻进秘道,挽住了在里面等着的里奥的手,然后一起消失在秘道的黑暗里。

我关上秘道的门,然后靠在上面,从嘴里吐出一个东西来。

映着灯光,闪闪的发亮。

那枚水晶戒指。

我又怔住。

雪月从厨房出来,看着我,“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我连忙把戒指藏到身后,裂嘴露了个笑容。

“你手里拿着什么?”

她凑过来,往我背在后面的手看去。

“什么也没有。”

那种东西要是让人看到了,我就完了。

我把戒指往腰带里一塞,伸出手来摊在她面前。

“哦?”她挑起了眉,很怀疑的看着我。

“真的没有。”我挠挠头,越过她,往厨房里走去。“我去吃饭了。”

“等一下。”

她拖了我一下。

然后那枚戒指就从我的腰带里滑了出来,在地面上弹了两下,顺势滚到下水道里去了。

水晶戒指的光芒刺痛了我们的眼。

“吓?”

“吓?”

我们同时轻呼了一声,目送它消失不见之后,缓缓的转过来看着对方。

“那个,雪月……我……这个……”

我试图要说点什么,但是完全的表达不出来。

雪月怔了一下,然后脸上就现出很崇拜的神色来。

“哎呀,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你,以为你只是会小偷小摸而已,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这个,我……”我觉得脸上有点烫。

“放心啦放心啦。”她拍着我的肩,“我不会说出来的。你才是偷了水晶戒指的盗贼的事,我一定会保密的。”

“呃——”我愣住。我才是偷了水晶戒指的盗贼?

雪月看着我,一脸崇拜的表情。

于是我挺起腰来。

“我早说过,我是最伟大的盗贼。”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