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魔索布莱主母联盟队][无偿绕圈]不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魔索布莱主母联盟队]F1征文2004作者:风魂

[无偿原因:选手已参赛]

火把早已燃尽了。
黑暗中唯一发亮的,是我们彼此的眼。
我坐在地上,手伸过去握住他的,不由就开始笑。
我,桀·桑切斯,萨尔梅斯风头最盛的赏金猎人,在正准备和身价十万金币的一个盗贼私奔的时候,被困在一条所谓的秘道里,上天无门,入地无路。
这里不见天日,没有时间。
但是从我的饥饿程度看来,我们进来这条见鬼的秘道应该有两天以上了。
里奥握着我的手,等着我笑完,站了起来,“唔,我们走吧?”
“去哪里?”
“当然是找别的出口啰。”
我叹了口气,但仍然跟着站起来,“我们好像已经找了很久了。”
“我们会找到的。”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依稀可以感觉他露了个笑容,
“不信我可以和你打赌。”

“不信我可以和你打赌。”
这句话从记忆深处浮上来,提醒我,我认识这男人已经四年了。
初见他时,他正在小酒馆里和人打赌。
暗紫色的眼眸有一闪而过的精芒。
他是个赌徒。
我也是。
我们这一类人,都是赌徒。
整日里拿着自己的性命和天赌和地赌和诸神赌博。
赢了,名扬天下,接踵而来便是数不清的麻烦。
输了,尸骨不存,但是某种意义上而言却是永远的解脱。
或者。
长久以来。
我的思想已经从想赢变成想输了。
但是,我要输得漂漂亮亮的。
那天他跟人打赌,要在一座废弃多年的城堡里过一个晚上,赌注是一百金币。
那城堡我知道,里面并不是像人们说的那样闹鬼,但是有一群半兽人强盗藏在里面。
那比闹鬼更危险。
以那个男人来说,完全没有必要为一百金币冒这种险。
他是为什么?
我的好奇心一向很重,所以,我跟去了。
跟踪不是我的强项,所以,我才进那座古堡就被发现了。
他坐在古堡一个阳台已经崩掉一半的栏杆上,向我微笑。“据说这里半夜会有幽灵出现哦。”
我仰面看着他,也笑,“嗯,据说还有无头的领主带着骷髅士兵。”
“呀?”他眨了眨点眼,“你知道呀,那你都不怕?”
用了个漂浮魔法,我轻轻落到他身边,“你不是也不怕么?”
“拥有比恐惧更让人折服的力量的一个词,你知道是什么吗?”他依然看着下面荒废的庭院,轻轻的笑。
“信仰?”
我是没有什么信仰的人,说出这个答案是因为前不久才被一个不屈不挠的牧师的精神折服过。
“错。”他摇了摇头,转过一双暗紫色的眼来,仍有点笑意。“是贪婪。”
我看着他,皱着眉,重复,“贪婪?”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词的确有着无尽的力量。
“那么,”我问,“你来这里是想要什么?”
“伊泽尔之火。”
我怔了一下,我知道半兽人洗劫索利亚部落的事情,但是,那颗著名的红宝石也被抢走了么?
不过更让人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如实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偏了偏头,如实的回答我。
“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忙,桑切斯小姐。”

我从来没有试过一个人对二十个以上的半兽人挥剑。
那是自找死路的做法。
可是——
该死的。
我架住一个半兽人的斧头,踢飞另一个,抽空儿闪到一根断掉一半的柱子后面躲开一柄长刀。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
那个有双暗紫色眼睛的家伙,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就在我感觉自己已经筋疲力尽的时候,我的身体腾空了。
一双从上面伸出的手抱住了我,我抬起头,看到一双暗紫色的眼,黑色的斗篷扬在他背后,就像是巨大的双翼,带着我们滑翔,很快的越过了那些半兽人的头顶。
到达那个酒馆的时候,天还没亮。
“你输掉了那个赌局。”我说。
“那有什么关系?”他亮出一颗火焰般美丽的宝石来给我看,“我得到了这个。”
“伊泽尔之火么?”
“嗯。”他把宝石抛给我,“送你了。”
我怔住,“你到底是为什么去那里的?”
“呀?或者我只是想看看那个没脑袋的幽灵吧。”他打着哈哈,并不想让我再问下去。“那么,再见了,桑切斯小姐。”
“等一下。”
我伸手抓住他。
“还有事吗?”他挠了挠头,“我赶时间呢。”
“我刚刚才想起来,我到底在哪里见过你的脸。”我笑眯眯的,“你值五万金币呢,盗贼里奥·丹杰尔先生。”
“呃,”他也笑,有点无奈的,“伊泽尔之火也不能换我的命么?”
“不能。”
“那要什么才可以?”
我笑,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陪我赌一场吧。”

之后每一年的那一天,我们都会赌一场。
他总是输。
输给我领主大人的金丝雀,输给我圣骑士的头盔,输给我国王陛下的水晶戒指。
直到今年。
他赢了,我是他的战利品。
可是,因为要躲避骑士团的追捕,我们困在这条该死的秘道里已经两天以上了。
我凭感觉“看”向旁边的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能笑出声音来。
他笑着,“这里可以出去哦。”
周围仍是一片黑暗,我伸手,摸到一面墙壁,有点湿,我能感觉到手上沾了泥。甚至能听到外面打雷的声音。
“还在下雨啊。真是讨厌呢。”我说。
连日暴雨让这秘道的出口崩塌将我们困在这里,同样的原因,这里的墙壁变薄了,我想,弄个洞出去应该不是很难的事。
“我希望你还有力气挥剑。”里奥的笑声里有匕首刨着墙壁的声音,“但是,那个以破坏力称著的火球之类的魔法就不用了。”
不用他提醒我也知道,我可不想在这里再引起一次塌方将自己活埋。
我抽出自己的剑来,开始工作。

“我的家乡,就在彩虹的那边。有山有水,还有穿过树林的轻风。”
里奥看着雨后从山那边架过来的彩虹,用很让人向往的声音说。
“唔。”我靠在他身边,哀悼着我那把折断的佩剑。
“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他回过头来看着我,暗紫色的眼睛带着笑。“不信我可以和你打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