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南向の风队]姬巫女的日记帐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南向の风队]F1征文2004作者:伊东紫铃香


有风吹过,庭院里的竹子摇晃着,围在我身边的巫女中有人静默地站起来,行礼、转身、快速地移动脚步退出去,所有动作一气呵成,除了衣料摩擦发出细碎的响声,一切安静到诡异。那些一脸严肃地正坐着的巫女们好象根本不存在似的,很多时候我甚至觉得她们不需要呼吸。
这是我每天的必修课时间,被称为“冥想”。直挺挺地正坐不能说话不能动,周围是木头一样的巫女团,受这种酷刑据说是我的责任和义务之一——我就知道,一个农民的女儿不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锦衣玉食,但是现在说不要或者想逃走更是不可能的,神宫派来保护我的卫士恐怕比我们村里种的萝卜还多。只因为我是神宫盼望了十二年才终于现身的“姬巫女”。
我发誓我是无辜的。
如果我知道神宫派出来寻找姬巫女的使者刚好经过,如果我知道能拔出那把怀刃的十二岁女孩会被带走,如果我知道所谓的姬巫女的工作并不只是像官家千金那样吃饱了没事坐着发呆,那天早上我一定会乖乖帮父亲收割水稻而不会逃到河边去偷懒的。不幸的是,我并没有成为预言家的天分……
刚才出去的巫女无声地小跑着回来,按照常规她先向我行了礼,然后伏身在我右手边的真姬耳边说了几句。真姬在巫女中地位很高,专门负责照顾我的起居,她看样子不超过四十岁,嘴角边有一颗漂亮的美人痣,而且是位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只是表情总有些可怕,每次看见她出现我心里都毛毛的。听说她是某个大臣的女儿,当年被送来为了成为姬巫女,但是她始终无法拔出怀刃,后来那一代的姬巫女是间破败神社的继承人。告诉我这事的人是宁姬,武将之女,她被送来的理由和真姬一样,大约三十年前她们都曾是姬巫女的候选人。
我不能理解,如果说我父母对于女儿成为姬巫女非常高兴是因为把我卖给神宫比把我卖去花街合算得多,至少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把弟弟们养大成人。那她们有权有势的父母又为什么要把她们送到这里来?就算做了姬巫女,要以龙神为丈夫,终生不再有凡人的婚姻,有什么好?宁姬只是看着我笑,或许当时她想说点什么,可惜后来祈祷时间又到了,几个老巫女气势汹汹地冲进来,把她挤到一边把我架起来剥光了往冷水泉里一丢,说这就是净身仪式。我看这是真姬的报复,据说前天晚上我说梦话把“老太婆”这个词喊得特别大声。
此时,其实一点也不显老的真姬抬起头,细长条的眼睛里射出两道冰冷视线,我还没来得及反省自己这两天干过什么坏事,她薄薄的嘴唇里吐出一句话:“刚才京中阴阳寮的式神送来个口信,今日占卜表现出‘姬将有远行’。”
从成为姬巫女到现在的四年中,为了让我更加称职,巫女们经常给我上课,包括改变乡下人的口音、学习优良的礼仪、琴棋书画和必要的常识,也曾提到过阴阳寮的事情。按照我的理解,那是一群呆在京里装神弄鬼专门吓唬有地位的人的欧吉桑。这么说来,莫非我也十分荣幸地加入到有资格被他们吓唬的人的行列中去了么?

“无稽之谈!”愤愤地尖叫着的是巫女中资格最老的柚香,尖利的高音和矮小的身材完全不成比例,“先皇降生时他们不也占卜说‘皇太子注定夭亡,无子’吗?哼,全是些随风倒的家伙。”
“可是呀,据说这次的占卜是被称为‘百年不遇的天才’的那个年轻阴阳师做的……”
“那个人很厉害!我姊姊在宫里做女官,说现在宫廷中的人都非常信任他。”
巫女毕竟是女人,没有工作的时候也会坐在一起说说闲话,只是她们绝对想不到,身为姬巫女的那个人会刚好从门外偷偷爬过。
对,我正在“爬”。
简单地形容就是——四脚着地,身子紧贴地面,像某种昆虫似地蠕动着前进。我知道这不文雅的姿态跟姬巫女的身份比较不相称,不过从前在家里的时候我就最擅长用这招逃离父母的视线跑出去玩……目前用来逃避真姬和巫女的监视也还是一样管用!
姬巫女的住处是一座历史悠久的神社,当然一般的神社跟这里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单是从山脚直到山顶那一排红色鸟居的气势就足够惊人,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吃惊得大叫,所有人对于新任姬巫女——也就是我——极其失礼的行为束手无策,后来出来迎接的真姬露出“再喊就把你吃掉”的恐怖表情才让我闭嘴。
现在虽然习惯了这里的风景也习惯了这种生活,但我并不真的喜欢。怀着同样念头的人除了我还有一位,她让我叫她桔梗婆婆。这位婆婆看起来比柚香更老,可身材比我父亲还高。虽然她也穿着巫女的白衣绯裙,满头白发梳得整整齐齐扎着纸绳,可我总觉得她跟那些巫女完全不同。不论是神态、姿态,还是说话方式,她和这里格格不入,其实我也是,所以她给我一种异常亲切的感觉。比方说,看见我匍匐前进着进入房间,能不动声色地指指面前的坐垫说“请坐”的人,也只有桔梗婆婆了。
巫女们都称我为“姬”,而桔梗婆婆却固执地叫我“若姬”。“若”,是年轻或者年幼的意思。她说,她从少女时代起就在这间神社里供职了,她的“姬”只有一位,就是很多很多年前,她还年轻的时候所侍奉的那一代姬巫女。
“唔,那是什么样的人呢?一定又端庄又认真吧,反正跟我完全不一样……”
“那当然。”桔梗婆婆高高地扬起头显得有点小孩子气,“她非常聪明,容貌秀丽个性又好,是历代姬巫女中最有能力的一位,能够跟随她是我桔梗这一生最大的荣耀。”
跟那样的人一比,我觉得自己一节节矮下去,这点基本的廉耻心我还有,于是很明智地急忙转换话题:“婆婆年轻时也是巫女喽?就像照顾我的那些。”
“我是姬的护卫。现在看不出来了,年轻的时候一般武士都不是我的对手,哼哼。”她很得意地说着,从她仍然保有的那抹峥嵘神态里还能看出从前的“卫士桔梗”战无不胜的模样,“那时有许多异族和妖怪横行,我们的姬经常外出帮助受害的人,我便随行保护姬的安全。”
“哇,好厉害哦!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这样……”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时候我才能这样自由自在地外出啊?”
出乎意料的是听了这话桔梗婆婆并没有给我泼冷水,她好象很严肃地说:“能拔出姬巫女怀刃的都是拥有异常强大灵力的人,你应该也能看见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吧?不过,越有能力的人往往越短命,不要跟那些妖怪扯上关系比较好。”
桔梗婆婆的表情让我觉得发毛,她是认真的吗?要说看见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我……真的有这种能力吗?背后突然凉飕飕的,大概是起风了……“那,婆婆的姬也没有跟妖怪扯上关系喽?”
“……”
“?”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那些来拜访姬的客人中哪些是人类,哪些是异族,哪些是妖怪。不,有一次可以确定,那的确是妖怪。”
“哎?!妖怪!?真的?”我心中的兴奋比害怕多,这好象从前夏天大家一起乘凉听隔壁的六助爷讲鬼故事,好怀念的感觉啊!所以拉住桔梗婆婆的袖子拼命求她说给我听。
必须承认,桔梗婆婆很有说鬼故事的天份,她思考了一会,重新开口时的语气变得阴森森的,连表情都显得非常诡异:“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个月圆之夜。”

接下来是桔梗婆婆当时的描述——
姬在灯下看书,我侍奉在旁。后来有两个穿黑衣的年轻男子来访——不,应该说他们是闯进来的,至于他们是翻墙还是突破结界进来的我就不知道了。
一看到他们我就拔出刀,保护姬是我的使命,除非踩着我的尸体,否则我不会让那些来历不明的家伙靠近她一步。姬很镇定,多少年过去了,月光下她微微一笑的神态仿佛还在眼前。
“是客人么?请过来坐吧,桔梗,不要太失礼了。”
既然姬这么命令,我只好把刀收起来,但手还放在刀柄上。我能感觉到这些家伙很危险,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不然我早就斩下去了。
其中一个人也笑起来:“听说姬巫女大人是很厉害的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过奖了。你们是……?”
另一个人始终阴沉着脸,说话很无礼:“现在不是寒暄客套的时候,我们是来找你帮忙的,女人。”
姬当然没有生气,但我的确很想直接拔刀把他砍了再说。
那个笑嘻嘻的人把同伴推到身后,向姬鞠躬行礼:“这家伙是乡下人不懂得礼貌,您别放在心上。我们听外面的百姓说姬巫女经常帮助他们,就擅自决定登门请求,希望您也能帮助我们。”
姬悠悠侧着头:“那你们是要祈福还是驱邪呢?”
“您能破除前代姬巫女设的封印吗?”
我吃了一惊,前代姬巫女封印的恐怕是些非常危险的恶灵或者类似的东西,他们为什么要请姬做这种事?所以姬低下头回绝了:“抱歉,我很忙,你们请回吧。”
无礼的男子好象想冲上来却被同伴拦住,我护住姬,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那,我们来玩个小游戏好了。”一直面带笑容的人不顾同伴的挣扎和抱怨,很轻松地说着,“这样吧,我们来赌一把,如果您赢了我们就走,如果我们赢了,请您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是否帮助我们,可以吗?”
姬安静地坐着,看那男子摊开双手面露狡黠笑容,她也笑了,似乎是对这么一个无聊夜晚能有如此有趣的客人来访而高兴。
“姬巫女是很有能力的人,那么您能看出我们的真实身份吗?”
按照一般故事的发展,这时候应该有一片云彩飘过来遮住月光,可惜那天没有,那天的夜空难得的万里无云。
我盯着他们,看得出来他们不是武士,也应该不是平民,不像神宫的人,更不像公卿。他们大概是到处游荡的无业游民吧,我对自己的眼光有自信,我父亲那边有很多这样的年轻人——从前我没说过吗?我父亲是很有名的山贼呐。
姬开口了,她先指着那笑嘻嘻的人:“你,是……狐狸吧。”
那“人”,不,那家伙居然面不改色地一口承认下来:“不愧是姬巫女,我这点伪装是瞒不过您的。不过,您能认出我伙伴的身份吗?”
这妖怪的口气虽然自信,可是和狐狸在一起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估摸过去不是狸猫就是天狗之类,不过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承认自己真实身份的人型妖怪。大概他们也知道面对姬隐瞒是没有用的?
姬对另一个家伙看了又看,皱起眉劝告他:“你是人?是山民吗?如果不想折寿的话,别跟这些狐狸走得太近。”
狐狸男大笑起来:“人?山民?喂,仔细看看他眼睛的颜色吧。姬巫女啊,你太年轻了……也许你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是天才,可毕竟是活得越长经验得越丰富。像我们这样因为兴趣活在人类社会里的,虽然是异族,却比人类更像人哦!”
那个粗鲁无礼的家伙慢慢走近,借着月光我看到他的眼睛有紫藤般的美丽颜色。
“鬼一族……”姬失声说出那个本应该早就消亡的种族的名字。在世代的口耳相传中,所谓的鬼,拥有黑夜的发色,在神所创造的无数种族中最美丽的容貌,以及让普通人类一见之下连灵魂也会失去的魅惑的紫色眼眸。创世之初,他们曾是神唯一的宠儿,但他们却抛弃信仰,甘愿沦落到妖魔的行列中。那之后,神才开始眷顾着人类……
美丽的容貌吗?那个有紫色眼睛的家伙看起来根本是个单纯的暴力少年,我很难相信他就是传说的鬼一族的后人。然而姬相信。
因此,姬听他们说了关于封印的事情。封印里是一面充满邪念的镜子,对人而言很危险,不过对他们倒没多大危害。
“对你们没危害,可也没有好处——你们想用它恶作剧么?”姬对妖怪热爱惹是生非的习性再了解不过。实际上我们每年处理的几百件事件中大半都是妖怪们无特别恶意的玩笑——但是那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大灾难。
两个妖怪表现出很忧郁的样子,他们解释说他们和其他一些妖怪曾跟随一位优秀的首领,大家都喜欢人类社会,一起装做人的样子在人的世界里生活,但是首领某次打赌输给一个阴阳师被关起来了。那个讨厌的阴阳师下了很复杂的多重咒语,要解开其中一些需要特殊的道具,有的必须在某个特定时辰才能打破,有的则需要耐心等待效力消失。他们不知花了多少年还不能完全破除,也不能救出重要的首领。目前必须解开的那重咒语得靠人的执念破解,所以他们想借用镜子里的负面精神力。
妖怪也有自己效忠的对象,这事我第一次听说。

桔梗婆婆说到这里为止,她摇晃着满头白发,沉默了。
“后来呢后来呢?”我兴致勃勃地追问。
“后来……姬跟他们走了,我要跟去,姬说不用。再后来,姬一个人回来了,带了点新鲜的蘑菇,说是狐狸的谢礼。”
故事结束了。桔梗婆婆要休息,很干脆地一脚把我踢了出去。
正好今天也是月圆之夜,我悄悄爬回房间,坐在廊下看月亮。月色很美,在遥远的家乡,弟弟们和爸爸妈妈应该已经睡下了吧?
晚风有些凉意,雾气渐渐蔓延过来,我好象能听到露水逐渐凝结的声音。不,是别的东西进来了,庭院里冒出两个穿黑衣服的男子,一个笑容狡黠,一个眼睛的颜色像紫藤花。
“姬巫女,请再帮助我们!……咦?姬巫女大人不在吗?”
传说妖怪对时间没概念,看来是真的。
我尽量装出一副庄重的样子微笑:“我是这一代的姬巫女,你们也想和我玩个小游戏么?”
现在我相信阴阳寮的确出了个百年不遇的天才,顺便开始想象着明天早上发现我不见的话真姬会有什么样的表情。真令人期待呀!

用一句很俗气的话来形容就是——命运之轮,就此转向未知的彼方。
而我想说的是——姬巫女的冒险史,才刚刚开始。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