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南向の风队]狐狸的老师
主页>F1征文2004>准备放假  所属连载:[南向の风队]F1征文2004作者:伊东紫铃香


佐藤先生在志筑开设私塾已经有好几十年了。他总是说再过两年就退休,搬到儿子和媳妇住的江户去养老,可是每次新年都经不住大家的一再恳求,说着“好吧,就再多待一年吧”地留了下来。因为佐藤先生是这一带资格最老学问最渊博的私塾老师,不管怎么说志筑的人们都舍不得他离开。
可是佐藤先生真的很老了。早在十年前他的头发就已经完全变白,像志筑冬天山顶上的积雪一样漂亮,他的腿脚越来越不灵便,眼睛和耳朵都不太好使了,而且自从前年佐藤太太去世他就一个人孤独地住在山脚下的私塾里,没有人帮忙作饭洗衣服的日子多艰难啊!因此今年城里的人们都相互小声地议论着:“不然,明年就不要再挽留佐藤先生了吧,让他和儿子一家早点团聚。”
这些话,佐藤先生一点都没有听到。他很少到城里去,有空的时候总是坐在私塾廊下望着志筑蓝蓝的晴空,当他还是个英俊青年,带着新婚妻子到志筑的第一天看到的也是那样美丽的天空,一眨眼好多年过去啦,妻子已经不在了,在志筑出生的儿子长大后娶了江户姑娘,自己也老了。这一生记不清曾教授过多少个学生,他们之中有人成为优秀的武士,有人成了大学问家,更多的只是些普通人,但是他们不论身份高低都对老师很尊敬,回想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夏天眼看着近了,私塾外的野地里薄草长得快有人高,风铃屋的小老板甚之介送来今年新制的手工风铃,他们家两代老板都是佐藤塾的门生,在城里像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呢!听着风铃从屋檐下传来清脆的声响,佐藤先生就想,该把儿子出生那年买的猪蚊香找出来点上,太太常说要有风铃、猪蚊香、金鱼、西瓜和冰羊羹那才是夏天。
或许,这是在志筑过的最后一个夏天,佐藤先生默默地想。儿子写信来催过好几次了,说孙子吵着要想早点见到爷爷。而且自己心里也清楚,晚上睡觉的时候时常感觉到身体的某些地方血流不动,冷得像冰,毕竟是岁月不饶人。早点到儿子那去吧,他对自己说,虽然江户没有志筑这么美。
薄草忽忽悠悠地随风起伏,一副很悠闲的样子,这样的景色佐藤先生看了几十年,可总也觉得看不够。
那一天,耳朵一向不灵光的佐藤先生突然听见薄草丛里有小孩子细声细语地说着话。
第一个声音像是七八岁的男孩子,不太高兴地念叨着:“三郎你太过分了,为什么不好好读书呢?只有读书才能明事理,分清是非善恶,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你不认真读书偷跑出来玩,是想变成坏孩子吗?”
第二个声音比第一个的年纪还要小一点,很委屈地嘟囔着:“可是别人都可以去私塾,为什么我和哥哥只能在家里读书呢?”
那个哥哥沉默了好久,似乎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佐藤先生忍不住大声插话:“你们从明天起到我的私塾来上课吧!”
没有声音回答他,只看见薄草丛里有两个地方被匆匆拨开,飞快地向山那边而去,小孩子的个子太小了,很容易就被薄草完全遮住,所以私塾的学生们都很喜欢在这里玩捉迷藏。佐藤先生感觉有点失落,那两个孩子长得什么样子他还没见着呢,从说话声来猜测,想必是一对聪慧的小兄弟吧?要是他们明天能来上课就好了。

“不好意思,打搅了。”
那天晚饭时间,佐藤先生听到门外传来细细尖尖的问候声,他觉得奇怪——会是什么人在这个时间来访呢?
那是一个好看的年轻小妇人,穿着小花和服,腰带上绣的是带露水的朝颜花。
看到这样的美人,佐藤先生觉得心情更好了。他开心地招呼她:“这位夫人请屋里坐,房子有点乱,让你见笑了。”
面对邀请,小妇人显得很害羞,她低着头小声地说:“我家的孩子刚才跑回来说先生让他们明天到私塾上课,是真的么?”
原来是薄草里的兄弟的母亲啊,佐藤先生非常高兴:“虽然只听到令郎的声音,可我打心眼里喜欢那两个孩子,不由自主地开口叫他们明天来上课。如果夫人你不反对的话……”
“真是太好了!那两个孩子一直盼望着能上私塾……非常感谢您,佐藤先生。”小妇人开心得快要哭起来了。
夕阳下薄草摇啊摇啊的,小妇人赶着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孩子们,佐藤先生觉得自己能听到那对兄弟的对话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清晨,露水还没完全消退,学生们就到私塾来了。其中有两个新来的格外显眼,他们穿着崭新的衣服,哥哥是黑色的,弟弟是白底上面有蓝色格子的,包书和便当的包袱布也是崭新的,上面绣着精致的松叶花纹。
“嗳,你们就是薄草里的兄弟吧?”佐藤先生盘着腿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果真是一对俊秀的兄弟啊!
那个哥哥很认真地行了礼,恭敬地回答:“昨天我和弟弟惊扰到先生实在太失礼了!对不起。”
“对不起。”小小的弟弟也学着哥哥的样子笨拙地行礼。
“什么‘惊扰’,没有的事。”佐藤先生哈哈笑着,心情愉快极了。
“啊,对了,这是妈妈嘱咐我们带来的礼物。”哥哥拿出用大叶子包裹的东西,里面是一条银色小鱼,鳃上拿竹叶做的草绳小心串着,烤来吃一定格外美味。
真是一位客气的母亲呀,礼数也真周到。只有那样的母亲才能教育出这么好的小孩子吧。
哥哥叫太郎,弟弟叫三郎,兄弟俩的年龄相差有三四岁,他们的感情非常好。从此以后两兄弟每天都早早地到私塾来,有时还帮忙佐藤先生做家务。他们的家似乎住在志筑山里,所以常带一些山中的新鲜出产来送给佐藤先生,像蘑菇、野果或是鱼。
太郎特别好学,三郎也很聪明,两个人都是难得一见的有天赋的孩子,只是和母亲一样害羞,从来不主动地跟别的孩子说话,休息时也不和别人玩耍,总是哥哥陪弟弟做游戏,经常是哥哥扮成老师的样子教弟弟念一些古老的诗句。
这样一对懂事得令人心生怜惜的孩子,让佐藤先生不由自主地考虑不如明年留在志筑,继续做他们的老师。

天气越来越热,薄草的颜色越来越深,知了在树上拼命地叫,连吹过来的风都是热乎乎的,私塾里简直就像蒸笼一样。
佐藤先生早早地把课讲完了,让孩子们快点回家去,不过太郎却没有急着收拾东西,而是以他惯常的认真表情端坐在老师面前,说:“母亲嘱咐,今天课上完了,就请先生到家里来坐坐。”
佐藤先生看看外面被阳光射得白花花的地面,虽然他很想去孩子们的家做客,可身体怕是吃不消,他打算尽量礼貌地拒绝:“这么热的天气吗?不如……”
“我们山里很凉快,母亲一早就准备好了消暑的点心。”三郎“噔噔噔”地跑过来在哥哥身边坐下,眼睛里写着“期盼”,“先生一定要来呀!”
“山里……”
突然之间,佐藤先生心里也充满了期待。那里有清凉的泉水,高大的林木,柔软的草地,山里的风像解渴的茶,如果进山去,也能暂时逃离这恐怖的酷暑。
“先生,顶上这块包袱布就会觉得凉快很多哦。”三郎把自己包书的包袱布展开交给佐藤先生。
真的呢,感觉就好象站在一棵郁郁葱葱的大松树下面似的,一点也不觉得热了。多神奇的包袱布啊!
进山的道路弯弯曲曲的,路边开着不知名的小花,越往里走头顶上的树越茂盛了,很快佐藤先生就不需要再顶着包袱布了,因为他们已经走在真正的树阴下面。三郎很兴奋地向佐藤先生介绍——那里是熊洗澡的地方啦,那边是山神请天狗吃饭的地方啦,还有前面不远处是狸猫聚集起来打鼓的地方啦……
佐藤先生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很多很多年前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在家乡人们也传说着河童会到岸边的萝卜田里偷萝卜吃,他也曾一连好几天晚上躲在桥下想抓一只真正的河童,可最后还是忍不住睡着了。这真是一生的遗憾啊,如果那时坚持下去是不是真的能看到河童呢?
路一转,山里的溪水出现在他们眼前。水很浅,透亮透亮的,触手冰凉,拿来冰镇西瓜正合适。
两个孩子高兴地指着前方:“我们家就在前面了!”
沿着溪流不远的竹林里,露出一道竹篱笆。佐藤先生曾经见过的那个漂亮的小妇人,正站在那里等着迎接他们呢。
他们的家有点小,但的确是值得称赞的漂亮的武家宅邸,特别是那个精致的小庭院。地面上铺着干净的沙石,布置了石灯笼,放着石制洗手台,还有竹制的僧落。最特别的就是睡莲池塘,幽绿水面深邃得不见底,紫色睡莲安静地绽放于圆形叶片之间,波澜不惊。恐怕很难在别的地方再见到这么别致的庭院了。
“这个池塘是建宅子之前就有的,我们特地把它留下来,只有山里才能开出这么美的睡莲。”小妇人端来点心和茶,小心地摆放好,“先生喜欢的话,就经常到家里来坐坐吧。”
佐藤先生喝着茶,欣赏庭院景色,听小妇人和孩子们谈笑,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真是如同梦幻般的一天啊。太郎和三郎点起灯笼送佐藤先生走到山口,依依不舍地牵着他的手。
“先生要是能一直做我们的老师就好了。”走出好远,还能听到三郎稚嫩的声音,回头看,兄弟俩提着灯笼向他挥手,直到灯笼的光像萤火虫那么一丁点大了,两个孩子似乎还站在原地呢。

那之后,日子一如既往的很平静,慢慢的天气转凉了,山上的枫叶开始变红,这一年的夏天结束了。而佐藤先生忙得没空再进山里去,听两个孩子说,红叶很美,等下雪的时候雪景也很美。
“到时候先生一定要再到我们家里来做客哦!”三郎好几次这么说。
但是,山里的第一场雪还没到,意想不到的分别却先来了。深秋的黄昏,小妇人带着太郎和三郎忧伤地同佐藤先生道别。
“孩子的爸爸和藩里的大人物有矛盾,现在很危险,为了孩子们的安全,我准备带他们回娘家去躲一阵。这些日子来承蒙先生照顾,请先生以后多多保重身体。”
“要回哪里去呢?”佐藤先生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才好。
“去水户,我娘家在那边。”
“路很远呢,孩子还这么小,你要多保重。”
三郎揉揉眼睛,捧来一个小竹篮子:“栗子,送给先生的。”
“先生,想念我们的话就请看着夜空吧!”太郎用手指指天穹,地平线上最后一线夕阳还在燃烧着,可天顶上隐约有星星在闪烁,“那些星星就像我和三郎的眼睛,每天晚上都看着先生,挂念着先生,先生自己也要保重身体啊……”
“我和哥哥也会把星星当作先生的眼睛,我们会很努力地学习,成为像父亲和先生这样优秀的人。”
薄草已经干枯了,风吹过如波浪起伏着发出哗哗的响声,佐藤先生站在廊下目送一大两小三个身影奋力穿过草原,迎着风远去了。

事后佐藤先生怎么也放心不下,他穿上颜色像志筑天空一样鲜明的青色羽织进城去向过去的学生们打听那家人的事。樵夫更吉说从没见过山里人家有那么标致的小妇人,武士三右卫门说最近没有谁的家眷离开城里,神主泉水斋很担心地给了老师一张护身符说那户人家怕是山中的狐狸吧。
说不定真的是狐狸呢,城里的人都这么讲。
那年冬天佐藤先生正式退休了,他离开志筑到遥远的江户跟儿子一家住在一起,晴朗的夜晚,他偶尔会跑到庭院里坐着,什么也不做,只是抬头看星星。他说他能在天上看见两只小狐狸的眼睛。老人家年纪大啦,难免有些奇怪的嗜好,人们这么想着,没说什么。
佐藤先生偶尔谈起那对兄弟,儿子就说:“给狐狸做老师,听起来也不坏呢。”
“不过江户城里可没有狐狸呀。”媳妇补充道。
真的呢,江户城里是没有狐狸的。
不过,那些孩子在水户一定会过得很好。佐藤先生怀着这样的念头,望着星空,然后,他又活了好多好多年,虽然头发白得像雪、腿脚不灵便、眼睛和耳朵都不好使,他一直是一个快乐的老爷爷。小孩子们也都喜欢他,特别喜欢听他说志筑的狐狸。
如果你去江户的佐藤塾,说不定还会遇到佐藤先生呢。

这就是狐狸星座的传说。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