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逆位塔罗队]寂静之城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逆位塔罗队]F1征文2004作者:J&C

1
我们住的地方叫做天堂,我住的地方叫做城。如果用一株树木作通俗的比喻,天堂是树冠所能接触的世界,城则是树木埋藏于地底的根。
树冠又是什么呢?
是回声。

上帝死了,天堂已经不收容人类。我们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的躲在自己的城中,靠城上飘出的回声荡在天堂里,为自己收集活下去的一切物资。
回声是一种漂浮于天堂,联结于城的絮状实体,可以放远,拖近;可以穿透,被穿透。从城里看出去,每个人所使用的回声在外观上都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或形态,有一种说法是那是在模仿一些早已灭绝了的动物植物。那是忧伤的向往。

天堂,城,回声。如果你依旧不能理解这三个名词,你就无法懂得我、我们的世界。


2
很久很久的一段时光里,我一直呆在自己的城里,呆呆地凝视着我的回声。我的回声是一朵白茶花。有时候会有一道灰隼似的回声靠近,那是父亲在问我是否需要一些物资。我知道自己的人类相貌,却近乎偏执狂的认为我的父亲就是一头灰隼。因为,我快记不得他的模样。我只能远远看见他的回声。

[爸爸,它应该叫做生命物资收集器吧?人们为什么叫它回声?]记得以前,我这样问过。
信息送出后,过了一会,城壁上慢慢浮现父亲传递来的文字:
[不用手指,你用发音器官。对,来用嘴巴说一句话。说:爸爸。]

“爸爸。”我艰难地试着念这个音节。
“爸爸。”城里有个同样的声音响起。
“爸爸。”我重复了一遍。
“爸爸。”城寞寞的回答。

3
生存需要争斗,甚至残杀。有一天,我看着自己的回声游荡在天堂中时,一道青鹿状和一轮满月似的回声缠斗着朝我这个方向来。满月贪婪的扩大,扩大,试图吞噬下它刚发现的一块含铁矿物,而青鹿一遍又一遍朝它的腹地冲刺,想扯破它,夺取自己所需。
我从城里静静望着,这是每天千万场安静得没有任何声响的战斗中的一场。青鹿的飞扑始终有些徒劳,庞大的满月显然占了上风。
[我很需要物资,我们联合起来干掉它吧。平分。]终于,青鹿的城抛弃矜持,向我发出邀请。
我欣然应允。

从两个方向拉扯,我们的回声撕裂了满月。它的主人若不能尽快将自己的回声修补好,就会无声无息饿死在天堂下的城中。
[合作愉快,你……叫什么?]

——我知道了。天堂下有无数的城,有一个城里有一个叫做亚那的人。他的回声是一只青鹿。
一只会不停送来[呵呵呵呵]迷人低笑的,青鹿。

4
我忘记说了,回声可以创造与借出。创造回声的人算是我们的精英,比如Lier。Lier有时借给我他的回声,他也是唯一肯借我回声的人。他不怕我不还,他还说在见我第一次笨拙的使用回声吞噬物资时就知道就算我不还他的银铃铛我也根本用不好。
他非常爱说这样的话气我,如果我被气到,他就会很开心。

虽然银铃铛比我的花要强很多,可是我根本不用。不过这也是以前的事。当我开始关注青鹿时,就会看到亚那的青鹿每天飘荡在天堂上,从早到晚。
他为什么一直在收集?收集得不够吗?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担心他。我决意帮他却不想被他知道,于是我问Lier借他的回声,银铃铛。

呆在城里,望着鼓鼓囊囊的铃铛从天堂晃过,在青鹿面前故意洒下些。
这时候,我就轻轻念:
“亚那。”
“亚那。”

5
从城里望上去,天堂上来往的回声象书中记录的浮云吧。青鹿衔花穿行云间,是不是书上也未记载过这么好看的图景?
在第一百次借铃铛后,Lier向我求婚。

[可是,什么是结婚?]
[我到你的城里去,或者你到我的城里来。然后我们共用一个城,共用一个回声。]

离开自己的城是很危险的,多数人一生只有两次力气完成城的穿行。一次是孩子满七岁时,他们被父母送离出生的城;一次就是结婚,到配偶的城里去。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我很惊讶。

——灰隼的城里有我的母亲么?为什么她从来不和我说话?
但这并不是我努力想考虑清楚的问题。

我惶惶终日的是:青鹿的城里是亚那么?是亚那一人么?

6
Lier爱我,他决定为我离开自己的城。
也就是说,他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穿行,完成了。他再也没有可能离开城。
而亦是说,我还有一次穿行。最后一次。

那天,是银铃铛装满物资向我的城移动时,也是白茶花落到青鹿的犄角上时。我打开了我的城门。
“亚那。”
这次的轻轻喊一声,城没有象以往一样回答我。
一开启我的城,一离开我的城,回声就离我远去了。

我在天堂痛苦地穿行,找到了亚那的城。我打开他的城门。
我已不在乎里面会有一个,两个,甚至三个人,我只知道亚那决不会是一只青鹿。
我想见他。我好想见他。

——但,我为什么真的来见他!

7
Lier在我的城里找不到我,毅然离开了我的城。
穿行了两次的Lier已经不在任何一个城里,不能使用任何一个回声。上帝已经死了,天堂也不会收容他。

我再也没有穿行次数,却又没有勇气走出亚那的城。
我从城里呆呆地望着天堂,熟悉的灰隼从我的头顶飞过。
“爸-爸。”
“爸-爸。”

我们在寂静的城里凝望着自己的回声,越望越寂寞。
便想走进不为自己所知的另一座城。
却有时候,走得错了,越走越寂静。
越走,越寂寞。

“爸爸!”
“爸爸!”
“Lier……”
“Lier……”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