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七界蔬菜小分队]兔子与小鸟
主页>F1征文2004>准备放假  所属连载:[七界蔬菜小分队]F1征文2004作者:葱头

“妈妈妈妈,那是什么?”
“那个……是小鸟啊。”
“小鸟,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
“因为那是天上的小鸟。”
“天上的小鸟啊……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哦……”

“小鸟是好吃的东西!”
山克是一只兔子,还是儿童,很袖珍的兔子,最自豪的是自己身上总是油亮油亮的有着花斑的灰毛,最喜欢的是妈妈爸爸还有朋友,最大的梦想是吃到天上的小鸟——他是很认真地想要吃到天上的小鸟,因为,天上的小鸟看起来真的很好吃!
凉凉是一只鸟,确切地说,是一只有着金蓝色翅膀的,成年的鸽子,眼睛是黑曜石的颜色,脚上铺满红宝石一样的光泽。
凉凉会遇见山克,完全是因为那次在送信途中,遇见了暴风雨,最后终于败给了挣扎的苦涩。而醒来以后凉凉发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只兔子,有着长长的耳朵,圆圆的身子。山克开口以前,凉凉是觉得山克很可爱的。
他们先成为了朋友,因为凉凉向山克道谢,而山克说他不需要谢谢。
“我们做好朋友吧,好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不用经常说谢谢哦!”山克歪着小脑袋,裂开三瓣嘴露出一个笑容,就是那个笑容说服了凉凉。
所以在正式地自我介绍以前,凉凉和山克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可是,山克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吃到天上的小鸟哦!”
于是凉凉在山克充满梦幻的眼神前,彻底呆住了——而这就是他们的相遇。
一只很认真地想要吃到天上的小鸟的兔子,和一只小鸟之间的相遇。

“兔子是不吃小鸟的!”
“可是,我只是‘梦想’要吃到小鸟——妈妈说我可以梦想的,梦想是‘绝对’没有错的哦!”山克说话的时候,习惯带着轻轻上扬的尾音,跟实际年龄一样还是小孩子的说话方式,让凉凉没有办法真的生气。
凉凉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发现山克其实说得很对,梦想是绝对没有错的。所以,即使山克是一只兔子,他也有梦想吃到天上的小鸟的权利,梦想是绝对没有错的。
“那么,你打算怎么吃呢?”
“这个……”山克托起下巴,摆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首先要找到天上的小鸟吧,然后再问问它能不能让我尝尝看咯。”
真的没有办法跟他沟通,凉凉这时觉得小孩子,不,小兔子山克实在是不可理喻的生物。基本上想吃他们的人会带着大网或者猎枪,也绝不会事先问问他们“能不能让我尝尝看”。
突然之间山克拉着凉凉往洞口外面跑——当然了,跟所有兔子一样,山克是住在兔子洞里的。山克指着天空说:“你看你看,那就是天上的小鸟,看起来确实很好吃的样子吧?”
山克住在一片非常宽广的草原上,到了晚上,天空就象深蓝色的帷幕一样垂落在草原的尽头,而山克和凉凉就站在美丽帷幕围成的空间中央。凉凉忍不住伸展开金蓝色的翅膀,轻轻地飞起来,羽毛的尖端擦过温柔的晚风,传递着快乐的信号。
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每次送信都会经过的这里,竟然是这么地美丽呢?凉凉想。
大概是因为每次经过这里,都在匆忙地赶路的缘故吧,凉凉又想。
总之,今天晚上真是有了不起的收获啊!飞着飞着,凉凉感觉到力量一点一滴地恢复了,曾经在暴风雨中挣扎得非常疲劳的身体,现在就象刚睡醒一觉似地,稍微有点酸痛,然而精力充沛。
就这样飞走吧,有那么一瞬间凉凉这样想,反正那是一只想要吃“天上的小鸟”的兔子啊,虽然不知道兔子是不是真的能吃……烤小鸟,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可是下一秒凉凉就看见了山克的表情。那只很认真地想吃天上的小鸟的小兔子,现在正用两条腿蹲在地上,用着完全是景仰的神情遥望着展翅飞翔的凉凉。山克的眼睛是红色的,比凉凉的脚更象红宝石。现在那两颗红宝石里正闪动着一点一点的亮光,就象天上的星星掉进了山克的眼睛里似的。
山克就是这么纯洁的孩子,纯洁到只要看见他的眼睛,就能够清楚地看见他的心里。凉凉知道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生物少之又少,而她的眼前正有这么一只珍稀的兔子。她立刻就决定了,自己一定要留下来。
虽然山克的梦想是要吃到天上的小鸟,但是山克绝对不会想吃凉凉,因为山克和凉凉是好朋友。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凉凉奇怪自己为什么想不清楚,就象她很久都没有看见每天都挂在天上的星星一样。
凉凉落回到山克身边,山克马上用崇拜的口气大叫起来:“哇,凉凉你太棒了!你平时都会这样飞的吗?好帅哦,好厉害哦,好,好……嗯,我说了你别生气,可是可是,我真的觉得你有点象天上的小鸟哦!”
“天上的小鸟?”凉凉觉得自己真的要被山克弄糊涂了,她歪着头问,没敢告诉山克: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天上的小鸟”。
因为事实上,山克只知道凉凉是一种叫做“鸽子”的动物,以及她的名字叫做凉凉。至于鸽子和小鸟到底有什么关系,那样的问题从来不曾在山克的小脑袋里出现过。
“啊,对啊,就是那个!那个……”山克很努力地指着天空的某个方向,凉凉用力地看,可是天空上除了星星,什么都没有。
“就是那——个嘛!你看,一闪一闪的,亮晶晶的,看起来就很好吃哦!”
一闪一闪的,亮晶晶的……那个,根本就是星星嘛!
凉凉看着山克圆溜溜的大眼睛,和兴奋地一耸一耸的小鼻子,用她知道最委婉的方式把这个事实告诉了山克。
“我知道啊!”山克毫不沮丧地答道,“可是,星星跟星星也不一样啊,你看,那个是小笨熊,这个是大笨熊,那边还有仙女姐姐和大雁妈妈,不过看起来最好吃的还是天上的小鸟哦。”
“胡说,我只听说过小熊星座、大熊星座,可没听说过什么‘天上的小鸟星座’。”
“我说有就有……不对,是妈妈说有就有。妈妈明明说那是天上的小鸟星座的……”山克耷拉下绒毛耳朵,垂着小脑袋,眼看就要抽抽答答地哭起来。
“你别哭!算我不对好了……”凉凉没办法地安慰着山克,开始明白她认识了一只非常单纯的兔子,“就这样吧!”
“什么?”山克抬起头来看着凉凉,红红的眼睛更加红了。
“你救了我,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不过我还是想为你做点什么。作为报答,我就跟你一起去找出天上的小鸟星座,好不好?”
“什么什么?真的可以吗?”
看见小兔子跃跃欲试,又有点犹豫的样子,凉凉索性背对着山克伸开翅膀:“快到我背上来,要出发喽。”
“抓稳,我们要——飞了!”
山克一直不能去找天上的小鸟星座,因为山克不能到高高的天空中去;不过凉凉可以,因为凉凉会飞。或许凉凉真的能够实现山克的梦想,山克坐在凉凉背上,眼睛里面有亮晶晶的东西——救了凉凉真的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山克这样由衷地想。

飞过山川,飞过河流。
飞过金黄金黄的稻田,飞过褐红褐红的土地。
就在凉凉正努力地飞过橙子一样圆溜溜的朝阳的时候,山克忽然看见不远处的树上,待着一个本来不应该在树上出现的东西。
于是他们落在那个东西趴着的树枝上,好奇地仔细端详。
“这个……圆圆的,还有绿叶的……”
“嗯,白白胖胖的。”
“哇哇,叶子还一抽一抽的咧!”
“我总觉得这种东西好像见过……好像是……啊,葱头!这不就是葱头吗?”
“我说你们两个,这样很没礼貌啊。”被叫出名字的葱头突然骨碌碌地一转身,用长在奇妙位置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对不起,打扰您睡觉了!”山克连忙跳起来向葱头道歉,“我们只是刚好看见您在这里——睡觉,怕您掉下去。”
“谁说我是在睡觉的?”葱头捋了捋头上的葱叶子,嫩绿的叶片在清晨的空气中充满活力地伸展,“我在思考——思考,知不知道?”
“思考?那是什么?”山克很小心地把后面半句,“可以吃吗”咽了回去。
“不能吃,哼哼,不知道是什么就算了,反正知道的人也不多。倒是你们,大清早地不睡觉,在闲逛什么呢?”
“我们在找天上的小鸟星座!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的?”
“因为我住的那个地方里面,有只怪异的茄子也很喜欢这么说。天上的小鸟星座……那又是什么?”
“就是在那个地方,长得跟她很象的星星们啊。”山克伸长手臂指着天空,又指指凉凉的喙尖,忙得手舞足蹈。
“总之就是个星座,对吧?”
“嗯……好像可以这么说……”
“包在我身上好了!”葱头突地跳到凉凉背上,顺手把山克也拉了上去,抱在怀里,“我们这就出发去找天上的小鸟星座吧!”
“可是,你不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没关系,可是我的朋友们一定知道!”
朋友是……很厉害,很厉害的……

凉凉按照葱头指的方向往前飞着,在向右转了两次,向左转了三次,又向右转了四次以后,眼前忽然出现一片广阔的田地。
说实话,无论是山克和凉凉,以前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热闹的地方。
就是从他们落到地面,葱头说出“这就是我们的梦幻园——蔬果园,同时也是动物园”的那一刻开始,山克和凉凉的嘴巴就再也没有合拢过。
首先是远处的田地里,不知是谁正驾着拖拉机,“突突突”地在园子里刨着地。新鲜的土被翻起来,晾在升到半空的太阳底下曝晒,蔬果园里的泥土,格外地柔软而芬芳。忽然那个驾车的东西“咚”地一声跳进了土里,山克和凉凉揉揉眼睛,却怎么也找不到它的身影。
“这里的地下啊,有无数的坑。无论是不是这里的居民,如果掉进去,都一定会迷路的。”回头看的时候,葱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烟斗,就坐在田边的土垄上,眯起眼睛晒着太阳,有滋有味地抽起来。
山克和凉凉正想开口,突然听见“呼啦”一声,他们忙抬起头,只见天上正飞过一只五彩缤纷的凤凰,他唱歌的时候,只有风声敢跟那样天籁一样的歌声应和。一直到凤凰掠过他们头顶,再也听不见那美妙的歌喉,凉凉才发现自己忘记了呼吸。
“连做梦都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歌声。”凉凉一边感叹着,一边忍不住伸开翅膀,想要跟上去接着倾听。
可是,凉凉的翅膀被山克的爪子紧紧地抓住了。山克依在凉凉身边,身体抖个不停,似乎害怕着什么的样子。凉凉用将近三百六十度的视力,捕捉到了让山克害怕得说不出话来的凶手。
“狼,狼……”
“还有狐狸和狗呢——不过,完全不用担心,这里的动物是不用吃饭的。”葱头笑眯眯地解释着,一面在空中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
过了一会,奇异的环境不再那么吸引目光以后,山克才终于想起来问葱头:“可,可是,我们在这里要做什么呢?”
“等。”葱头把烟斗从嘴边拿开,在身旁磕了磕倒空,又慢悠悠地叼上,烟斗自动地重新填满烟丝,并且燃烧起来,“要找到那个家伙,没有足够的耐心是不行的。”
到底在等谁呢?可是葱头只回答看见就知道了,于是山克只好和凉凉一起蹲在地上,靠着东张西望打发时间等待。
等待的时候山克目瞪口呆地看见了另一只兔子,满身雪白雪白的绒毛,露出长长门牙的三瓣嘴总是甜美地笑着。而她就这样笑着走向葱头,还有一些萝卜啊番茄之类四处游荡的蔬菜,最奇妙的是无论是蔬菜还是水果,甚至蹦蹦跳跳唱着歌的菜刀,看见这只兔子都露出慌张的表情,无论兔子说什么他们都会拼命点头并且说着“好好好”。山克从没见过这么威风的同类,那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更奇妙的是,在交代完了一圈以后,那只兔子居然摇身一变,成了穿着紧身黑衣的窈窕女郎,婀娜多姿地扭着腰肢走开了。看到这里,山克的眼睛已经瞪得比空中的太阳还要圆。
兔女郎走了以后不久,又骨碌骨碌地滚过来一个果子,歪七扭八地长得有点像蛇,却又比蛇要粗壮许多。山克好奇地伸出爪子去戳戳果子,就被“噗”地喷了一头一身的水。山克只好一面委屈地抖着湿透的毛,一面用力地瞪着笑到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葱头,而水龙果再次骨碌骨碌地滚远了。
太阳越来越大,暖暖地晒在身上,山克在阳光下摊开四肢,晾干尾巴上的最后一点水渍,就在这时葱头突然跳了起来。
身旁的田地突然拱起一个土包,地下传来轻微的响动,大概半刻钟以后,一只单薄的鼹鼠抖动着胡子从地底伸出头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挖坑挖坑,把坑挖成平地”。
“来来,终于等到好东西了。”葱头二话不说地一把揪住鼹鼠的胡子,拖了过来。鼹鼠挥舞着爪子抗议道:“挖坑挖坑,把坑挖成平地……葱头,你就不能不这么粗暴?”
“谁让你这回挖坑挖这么久的——好了,最熟悉梦幻园的鼹鼠智者啊,请告诉我们,尊敬的豆腐学者到底在哪里呢?”
“挖坑挖坑,把坑挖成平地——豆腐学者?不是依旧迷失在萝卜田里吗——从三天前就开始了,一点能走出来的迹象都没有。去吧,去问问那些萝卜们,他们准能告诉你他现在迷路到哪里去了。”
葱头满意地道谢并且放开了鼹鼠。鼹鼠向山克和凉凉优美地鞠了一躬,然后便急匆匆地跑到田地里,继续重复着“挖坑挖坑,把坑挖成平地”一头扎回土里。看见这个动作,山克他们不禁想起了停在远处的拖拉机。
“看,我就说问他一定知道,等待有的时候是很有价值的。”葱头再次笑眯眯地,不疾不徐地解释,“鼹鼠红黄绿三姐弟是这个园子的管理员,从地上的动物植物到地下的大坑小坑他们没有不知道的。刚才的这一只,大家都叫他鼹鼠绿,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问他。”
“然后,现在,你们该去找豆腐学者了。”葱头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指着比拖拉机更远的方向,“他应该就在那边,如果你们看见一个永远在迷路的家伙,那就一定是他了。”
“还有,记住这里的梦幻园,比梦想更梦想,比虚幻还虚幻——”
正想问得更明白的山克和凉凉,却发现葱头凭空消失了,就在眼前,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他刚刚没有坐在他们身边,“叭嗒叭嗒”地抽着烟似的。
山克突然有点慌张,他偷偷地看了凉凉一眼,后者明显地正在用鸽子的方式苦笑。葱头不见了就意味着,他们在这个梦幻园——比梦想更梦想,比虚幻还虚幻的地方,迷失了。
更糟糕的是凉凉已经忘记回去的路,就像是从来不曾知道一样……山克摸了摸自己的门牙——他苦恼或者受到惊吓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摸摸门牙,因为这样已经被妈妈打过许多次爪子——最后山克和凉凉一致决定:事到如今,似乎除了去找那位“豆腐学者”以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于是凉凉再度飞向蓝天,朝葱头指示的方向前进。

没有人,不,没有蔬菜水果或者动物,告诉山克和凉凉他们着陆的地方就是萝卜田。可是世界上的确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更像萝卜田——除了萝卜们不是老老实实地藏在地下,而是到处乱跑这一点以外。
“真的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地方……”凉凉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第二次说出这句话。
红眼睛萝卜追着绿眼睛萝卜,从东边跑到西边又从南部跑到北部,手里挥着木头的剑和刀,打成一团以后,不知是谁先绊倒,滚了一地。
顶着紫色缨子的萝卜身后跟随着许多表皮光滑的萝卜,在田地的中央自由地散步,玩着扮演圣人的游戏。
金色眼瞳的细长萝卜,如女王般高贵地牵着一只黑猫,用斩断云空的气势前进,所到之处没有萝卜胆敢阻拦,金眸银缨子的萝卜就在萝卜田里强行划开一条女王的散步道……
然后凉凉听见山克在身边,很小声,几乎是遮遮掩掩地说道:“好,好好哦……如果我的梦想是能够自由自在地吃萝卜就好了!”
梦想就是梦想,是没有那么容易改变的,所以山克只能遗憾地说“如果是……就好了”。然而让凉凉诧异的是,在她眼里比做梦还要神奇的场景,原来在山克眼里,是一大堆食物在跑来跑去的天堂画面——兔子和鸽子,果然是很不一样的。
“你,你刚才在说什么?”山克和凉凉听见“噌”地一声,然后有一只长相十分威武的萝卜跳到他们面前,手里亮闪闪的长剑,可怕程度绝对不是红眼睛绿眼睛萝卜手里的木刀木剑能够相比的。
萝卜武士的长相有点与众不同,至少在此以前凉凉从来没有见过哪只萝卜,门牙长得不用张嘴就能看见。
“说的就是你,你这只兔子!”亮闪闪的长剑指到山克的鼻尖,山克吓得一蹦几尺高,急匆匆地退到足够远的地方,门牙又不由自主地露出来,在灰色花斑的小爪子上磨蹭。
凉凉忽然觉得眼前的情形有点奇异。她看看山克,又看看那只萝卜,无论怎么看——都是两只同样露着门牙圆滚滚的家伙在互不相让地你盯着我我盯着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凉凉已经很久没有大笑过,而她现在笑得真的滚倒在地上,“哈哈哈,你们……你们不觉得你们,哈哈,你们很像么?哈哈哈……”
真的,兔子山克的门牙和萝卜武士的龅牙真的很像,简直是事先约定好的,一模一样的长短宽厚甚至一模一样的色彩光泽。注意到这一点,并且开始死死盯着彼此的门牙的山克和萝卜,最后连自己也忍不住地,跟凉凉一起躺下捧着肚子大笑。
“等,嘿嘿,等等……”就算是大笑也是“嘿嘿嘿”地萝卜武士,终于强忍着爬起身来,继续指着山克质问,“你是什么人?怎么来的?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我是兔子山克,她是鸽子凉凉。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是一个葱头带我们来的哦。”
“兔子?鸽子?”
“是的啊,我是兔子……”山克才发现自己刚才似乎忘了自己是只兔子,或许是因为见过那只雪白的兔子以后,觉得那才是真正的兔子也不一定。
而最糟糕的事情在这时发生了:在食物面前饿得肚子叫,就算不是什么有恶意的行为,至少也是非常失礼的事情。何况山克羞愧地看看自己的肚子以后,抬起头来不小心看见环绕着自己的萝卜们,又很不小心地露出了一点点垂涎的神情——虽然只是一点点而已。
山克是没有捱过饿的小兔子,所以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只好睁着无辜的圆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萝卜武士。
“可怜的小东西,原来肚子饿了。”说话的是突然出现的葱头,就像刚才他消失一样,一眨眼他又出现了,似乎本来就在这里。
“什么,你的意思是,他真的是一只兔子?一只真正的兔子?”萝卜武士跳起来,揪住葱头的葱叶子,用力摇晃。
“有什么关系吗?就算是兔子也有权利来梦幻园啊。”
“你居然带来了一只真的会吃萝卜的兔子——”萝卜武士再次挥剑,眼看就要砍下来的样子,于是葱头连忙打了个响指。
这次消失的是萝卜武士的剑。站在一旁的山克和凉凉拼命地揉眼睛,可是那把剑就是消失了,萝卜武士的手里空空的,而葱头在微笑。“管他是兔子还是什么,肚子不饿自然就不吃萝卜了。”葱头保持着微笑再次挥挥手,山克立刻就觉得“肚子饿”的感觉从自己的身体里全部消失了,就像,就像……在草原上的时候,飞在头顶上想要抓他们来吃的老鹰,突然飞走了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像是知道山克的疑问似地,葱头走过来,摸着山克毛茸茸的背,笑着说:“我用的是魔法,其他人大概能用别的方式——总之在这里只要想就能做到,这就是梦幻园的法则。”
“只要想就能做到……所以,所以……只要我想,也能吃到天上的小鸟咯?”山克的眼睛亮起来,发着光地盯着天空,恨不得立刻跑到天上去。
“所以我才带你到这里来。不过就算你想飞起来,至少也得知道去天上的小鸟星座的路吧,豆腐学者就在往左一拐的地方,去向她问路吧。”
高兴得连蹦带跳地,山克拉着凉凉掉头就跑,临走前并没有忘记很有礼貌地向葱头和萝卜武士道谢。只是因为走得实在太匆忙了,所以没有听见葱头和萝卜武士在他们身后的对话。
“现在的兔子还是挺有礼貌的,比那些不懂事的小孩子强多了。”
“就因为他是只有礼貌的小兔子,我才会帮他啊。”
“帮他就是带他到这里来?”
“兔子也有做梦的权利,萝卜啊萝卜,能来这里的,不只是人类而已。”
“只要有梦想,就能够来梦幻园,那也是这里的规则啊……”
“当然如此。”

“天上的小鸟星座,它在天上的同时,也在星图里。”
找到豆腐学者的时候,他正在萝卜田的一角里打转。同样没有人告诉山克和凉凉,那个白白的方方的,戴着眼镜晕红着脸的家伙就是豆腐学者。可是看见他在同样的地方经过第三次以后,山克和凉凉决定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永远在迷路”这个形容了。
所以,他就是豆腐学者,说话有点深奥,有点难懂,同时博学多闻的豆腐学者。而豆腐学者正扎在书堆里,忙着翻他刚才提到的星图。
“天上的小鸟星座,加上鸽子,所以它叫做天鸽座。”
“天……鸽?”山克疑惑地看了凉凉一眼,“可是天上的小鸟星座跟凉凉完全不一样哦。”
“相似或者相异,大多数取决于观察的角度。”
“那,那……那不就不能吃了吗?”山克沮丧地低下头,就算不是凉凉也好,就算只是凉凉的同类,他也不能吃,“那,豆腐学者,能不能告诉我去那里的路,至少我可以摸一摸……也好。”
“只是想吃,不一定非要去。”
山克瞪大了眼睛,很用力地咽了口口水,然后更用力地摇了摇头:“我不想吃了。因为是天‘鸽’座,所以不能吃。”
“吃这个就好了。”豆腐学者伸出手,在山克的掌心放下两颗——蓝色的,看起来很像是星星的东西。
“这,这是什么?”
“吃的时候想着星星,你就在吃星星了。”
“真的真的吗?”
“只要想就能做到,不是吗?”豆腐学者推了推眼镜,镜片下的眼睛在温柔地笑。
天色在这个时候暗下来,黑夜就像阴影一样,慢慢地走进心里。于是天不怕地不怕,只一心想要吃到天上的小鸟星座——现在是天鸽座了——的山克,非常突兀地,开始想要回家。
回到温暖的家里,有柔软的床,还有最爱吃的胡萝卜与青草,晚上可以躺在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上看星星……回家的愿望就像秋天里的火种一样猛地烧了起来,把其它的想法都挤在一旁,占不到半点位置。
“回家?”豆腐学者充满智慧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不解的表情。
“你们住在这里,当然不用回家啦,可是我,我想家了,还有凉凉……”
“没有人属于这里,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这里。”
“可是我想回去。”
“这里有什么不好?”豆腐学者再次疑惑地推着眼镜,“只要想就能做到,回去了,也许就再也回不到这样的梦幻园里了。”
“可是难道这里的人都不回家吗?”
“因为我们已经记住了来这里的路。”
“我也可以记住来这里的路啊!”
“你?”
“对啊,为什么我不可以?”
“说的就是,为什么山克不可以呢?”又一次突然出现,接下话茬的,仍然是神秘的梦幻园里,神秘的葱头。
“来到这里是为了梦想,回去是因为需要……是这样吗?”豆腐学者歪着头问葱头,山克第一次对葱头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总是说着让山克听不懂的话的豆腐学者,竟然要去问葱头问题。
“只要有梦想,随时都可以来啊。”葱头耸了耸肩,拉起山克和凉凉,转身离开,“今天晚上正好是萝卜节啊,你们也来看看吧。”
走的时候,山克回头看了看,豆腐学者还埋头在纸堆里,嘟囔着“这个问题值得研究”。山克悄悄地握紧了手心里攥着的,豆腐学者刚刚给他的星星,又想起了他说的话:吃的时候想着星星,你就在吃星星了。
真的可以吗?他的梦想真的能够实现了吗?
难得的思考也只能到这里为止,因为在充满了音乐和欢呼的环境里,是很难思考的。葱头不知什么时候又不见了,山克和凉凉混在一只又一只的萝卜中间,发现每一只萝卜都已经沉浸在节日的气氛当中。
宽广的萝卜田被橙黄色的火光照亮,天上的星星也逊了颜色,月亮若隐若现地朦朦胧胧,笑成月牙儿看着地上的狂欢。耳边充满了音乐声和欢笑声,鼻子里是食物和麦酒的香气,突然有花环分别落在山克和凉凉的头顶,左右看看,身边只有在畅快地谈笑作乐的萝卜。其实并不只是萝卜——有披上了茄子皮的萝卜,也有披上了萝卜皮的葱头,当然还有菜刀鼹鼠,以及山克和凉凉。
“让我们高呼——让我们歌唱——让我们手牵着手跳起圆圈舞——”
萝卜们缓缓地围拢来,一个挨着一个地,连成了一个大圆圈。
“唱吧——跳吧——忘记我们自己是谁吧——”
象要把整个梦幻园都掀翻的歌舞,声势浩大地开始了。所有的人都在尽情地唱啊跳啊。葱头脱下了萝卜皮,从萝卜变成葱头,从葱头变成长长黑发的精灵,又从精灵变成了微笑的少女。萝卜武士举起巨大的画笔——他的剑已经被葱头变没了——在空中挥舞,于是天空里多了一个花篮,源源不断地洒下四季的鲜花。凤凰飞上花篮的顶端,仰起头,唱出一段欢快的歌谣,于是快乐就像种子一样在每个人心中萌发。紫色缨子的萝卜变成了人,肩上站着一只同样会变成人的鸟,和在场的每一个人——不管是人的形态或者其它,热烈地拥抱。长着兔子耳朵的高挑女郎跑到萝卜武士身边,轻轻地献上一个吻,于是萝卜武士红着脸幸福地倒在了地上。女王家的黑猫拉着女王家幼小的萝卜苗,一边躲避女王的寻觅,一边快乐地恶作剧。所以一会儿水龙果又开始“滋滋”地喷水,一会儿表皮光滑的萝卜们被拉了缨子尖叫起来。鼹鼠红黄绿三姐弟从坑里探出头来,龇着跟兔子山克或者萝卜武士同样很像的门牙,随着凤凰的歌声摇头晃脑。红眼睛萝卜抱着绿眼睛萝卜在大家头顶上飞来飞去,对每一个看见他们的人说“一定要幸福”。山克和凉凉跟每一个擦过身边的人闹在一起,没有人在意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兔子和鸽子——货真价实的只有今晚的狂欢,和所有人脸上满足的笑容。
“如果你们想回去的话,随时都可以。”葱头——现在是英俊的精灵形态,在经过山克和凉凉的身边,透过喧闹的声音对他们说。
“可是我们怎么会去呢?我们忘了路啊……”
“只要想就能做到——记住这个就好。”
葱头又不见了,不知道是想往常一样消失,还是变成别的样子混到狂欢的人群众去了……山克问凉凉:“为什么只要‘想’就可以‘回去’?”
凉凉摇头,说着不知道。
还是回不去,本来应该害怕的,可山克发现自己现在,一点都不慌张。因为有凉凉在,因为山克和凉凉总是在一起的,山克尾巴上的一根绒毛和凉凉尾巴上的一枚羽毛,从一开始就系在了一起,分不开的。所以才不怕,因为不是一个人,所以不怕。
就在这时,欢乐的人群里传出不寻常的骚动,刚开始只是几声惊叫,后来变得越来越吵,等到他们发现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象潮水一样掠过,四处逃散。
“萝卜龙——萝卜龙来了——大家快点隐蔽——”
萝卜龙是什么?萝卜龙是身材粗壮,一个头有三分之一个身子那么大,橙黄色的小龙。
为什么它是萝卜龙?因为它喜欢跟萝卜们玩,却完全没有想到个头顶多只有它的十分之一的萝卜们,根本经不起“玩”。
这就是大家逃走的原因,也是山克和凉凉看见萝卜武士不幸落在萝卜龙手里以后,最后得出的结论。
“萝卜——龙,嘿嘿,萝卜——龙,嘿嘿……”萝卜龙像拍皮球一样地拍打着萝卜武士,玩得不亦乐乎。
“快逃啊……”悄悄藏起来的大家,东一句西一句地提醒着已经看呆了的山克和凉凉。
萝卜武士不会有事的,因为他比大家都健壮,所以自愿留下来跟萝卜龙玩,那其实是他保护大家的方法。
可是,才要逃走的山克和凉凉,竟然被萝卜龙发现了……
“萝卜——龙,嘿嘿,小鸟,还有兔子,嘿嘿,萝卜——龙,好玩,来跟我玩,嘿嘿。”萝卜龙丢下萝卜武士,拖着沉重的身躯,一步留下一个脚印地朝山克和凉凉走去。
凉凉吓得两条细腿打着抖,她可比不上萝卜武士的强壮,不可能陪萝卜龙玩。可是萝卜龙明明对她很感兴趣的样子,那让凉凉怕得六神无主,就像在暴风雨中最终败给了苦涩放弃挣扎一样,她已经连跑都跑不动了。看见这样的凉凉,和愈走愈近的萝卜龙,山克终于忍不住跳出去,站在凉凉身前,伸开了小小的手臂。
他想保护凉凉,因为凉凉是好朋友,所以他想保护凉凉。
萝卜龙最后“嗵”地在他们面前站住,山克这才发现萝卜龙比他们高好多好多,也宽好多好多。那条手臂伸出来,张开爪子,就能把山克小小的身体包住。可是萝卜龙的爪子擦过了山克的头顶,朝山克身后的凉凉伸过去。山克急得用力跳起来,闭上眼睛背对着萝卜龙,死死抱住了凉凉的脖子……
如果,现在是在家里,从没有来过,该有多好?
如果现在是在家里,至少他们是安全的。
如果是在家里,就算不能吃到天上的小鸟星座,也无所谓。
只要凉凉平安,什么都无所谓。

睁开眼睛的时候,山克看见的是无比熟悉的,宁静的深邃的夜空,星星悠闲地眨着眼睛,月亮在云朵下微笑。
他们……安全了?想到这里山克猛地跳起来,回过头,立刻就看见了凉凉。凉凉揉着眼睛,慢慢地坐起来,第一眼也是看见了山克。
“你没事吧?”
“你还好吗?”
一起脱口问出来,然后山克和凉凉,为了彼此的平安开怀大笑起来。
“简直就像一场梦一样。”山克枕着三月的新草,享受着被厚重的天幕暖融融地包起来的感觉。
“是啊,我们两个一起做的梦——听说成年以后的鸽子是没有资格做梦的,山克,一定是因为有你,我才又有了做梦的能力的。”凉凉躺在旁边,半睡半醒地回答。在梦幻园的经历虽然疑幻疑真,不过现在觉得精疲力尽倒是如假包换的。
“可是……”
“可是?”
“都是真的哦,全——部!”
凉凉扭过头,看见山克举起小拳头,摊开来,掌心是两颗闪亮闪亮的星星。
“看着天上的小鸟星座吃它,就是在吃天鸽座了哦。”说完山克很小心地把其中一颗塞进凉凉嘴里,而自己吃下另一颗。
夜空中的天鸽座,若隐若现地发出美丽的光芒;星星融化在嘴里,渐渐地,渐渐地,跟甜美的梦境揉在了一起。
真正睡着以前,好像又看见了头上长着翠绿的叶子,白白胖胖的葱头,对他们挥着手说:“再见——有梦想的话,一定还可以再见……”
“只要你们还有梦想……”

天鸽座的味道,原来是这么地,这么地甜。
甜得让山克和凉凉都在睡梦里甜甜地笑起来,甜得让“梦想”变成了山克最喜欢的词,甜得让凉凉再也不会败给苦涩,甜得让他们以后回想起这段故事,总会笑得像星星一样地说:
“这就是天鸽座的传说。”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