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七界蔬菜小分队][绕圈]Remember Me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七界蔬菜小分队]F1征文2004作者:豆腐

  “那么,桑德斯曼·苏普理艾尔,你愿意接受这个赌约并发誓承担它所带来的一切后果么?”位于魔法阵中央的黑发男子低声询问,平伸的右手上方凝聚着如深渊宝石一般美丽的蓝色光球。
  “是的。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被称作桑德斯曼的银发男子似乎有些漫不经心,认真看的话,会发现他血红的眸子里隐隐约约有一抹笑意,“我以我的鲜血和灵魂发誓。那么,可以把那个漂亮的魔法烙印给我了么?”
  “以黑暗之神埃夫依之名,如你所愿。”
  
  光球到达手中的一刹那,他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陷入了如梦似幻的水蓝色里,并没有觉得疼痛,应该称赞那家伙的魔法施的不错么,他对自己笑起来。这是他丧失神智前最后想到的。

  
  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舒适而温暖的床铺上,身边坐着的银发女子对他微笑,“桑,你醒了。真可惜啊,你错过了观礼时间。”
  血红色的双眸无辜地眨了眨,“对不起,但请问我曾经见过小姐你么?如果是像你这样漂亮的人,我绝对不会忘记才对。”
  银发女子愣了愣,大笑起来,“桑,你可真会装傻,难道从楼上掉下来就让你得了失忆症么?”
  他坐起身,有些发怔,然后微笑,“虽然很好笑,不过,似乎美丽的小姐你说中了事实呢。你刚刚……叫我什么?”
  “桑,桑树的桑。我们都这样叫你。”

  他偏过头去,那个回答他的人正掀开帘子走进来。
  “不过那只是简称,你的全名叫做桑德斯曼·苏普理艾尔。”黑发男子一边说着一边走近他的床铺,“而且,你并不是失忆,只是你答应把之前的一些记忆交给我保管罢了。”
  “碎?”银发女子有些惊讶,但随即又抿住了唇,并不多问。
  他扬了扬眉,微笑起来,“那,我可不可以问问,为什么?”
  
  “这是我们的赌约,桑。”黑发男子看着他,“你必须留在这个国家,直到我们分出胜负。如果你赢了,一切全部属于你的。如果你输了,那些记忆永远也不会回来。我们的赌约是铭刻于血液和灵魂中的誓言,有诅咒作证,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作弊。”他顿了顿,“当然,如果你想要放弃,只要告诉我你认输了,就随时可以离开这里,不会有其他任何损失。”
  “不能知道内容的赌约么?”他舔了舔嘴唇,血色的眸子亮起来,“似乎是非常有趣的事,让人忍不住心跳加快啊。既然是我打的赌,我会留下来等着看结局的。”
  “果然如此……”黑发男子低语着,温柔地笑起来,“那么,桑,如你所愿。”


***********************


  他在这里停留,并不是因为喜欢这里,只是眼前没有去路,身后亦没有归途。他在这里沉沉浮浮,笑容恬淡,时间流淌的异常缓慢,却带走他的记忆。他忘了,他因为喜欢这里,抛弃了归途,剪断了去路。抛弃得如此彻底,剪断得如此决绝,以至于他忘了,忘记曾经如此的喜欢这里。于是,他在这里停留,并不是因为喜欢这里,只是眼前没有去路,身后亦没有归途。

  “桑~桑你在想什么?”
  被柔软暖熙的童声从沉思中唤醒,他微笑地俯下身去握住那只牵动他衣角的小手,“不,亲爱的公主殿下,我只是发呆而已。”
  女孩子用泛着流银水光的碧色眸子望着他,细眉皱起来,“桑,我说过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的。”
  他看着她郑重的神情,忍不住有些好笑地逗弄她,“可是,棠玥殿下你确实是信仰之国独一无二的公主没错啊。如果我叫你的名字,教皇会斥责我的。”
  “妈妈才不会那样。”软软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甜甜的牛奶香,“而且,桑是我的老师,当然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他笑起来,索性坐在草地上,以便与她的视线平齐。“这么说的话,以后如果我离开这里,不当你的老师了,就还是要称呼你公主殿下了?”
  “也不是。”她急急否定着,“桑什么时候都可以叫我的名字的。”
  果然四岁小孩逗起来还是很好玩,他在心里偷笑,表面上还要装出严肃的样子,“你只是现在这样说吧,我走了你就会忘记我了。”
  “不是的!”她有些委屈地嘟起了嘴,“我……我不会那样的。”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看起来似乎有要哭的迹象,他想到上次弄哭了她以后被她那个护女狂爹爹用高级魔法四处追打的悲惨经历,立刻放弃恶作剧,“小玥最可爱了。”
  她笑起来,露出还没有长齐的牙,“可是,桑你要离开我么?”
  “是啊。将来总有一天要走的。”
  “去哪里?为什么总有一天要走?”
  “唔唔,四处游荡吧。等你老爹肯把我的记忆还给我的时候。”
  “啊?”


**********************


  她喜欢他,并不能说出什么理由来。也许只是因为他在她身边停留的时间太久了,十四年,那是与她现在所拥有的生命一样长久的时间。可是,她也知道,这在他的生命里不过只是一个短暂的瞬间。其实,他比她老不了多少,也就是四位数的差距,她还可以暗自庆幸一下这个四位数的首位还是一。他容颜不老,她在慢慢成长,兴许将来会看上去像一对兄弟,一双姐妹,两个精灵,亦或是两个魔物。尽管他们如同两个互补的符号。她是精灵,而他是魔物。
  是的,桑是魔物。有着清浅的绯红色眼眸,银色卷曲的长发,过分苍白的肌肤,喜欢一袭简单的黑衣,慵懒闲散如猫的魔物。


  “桑,你为什么不向爹爹要回你的过去?”
  “因为我忘了为什么我的过去会在他手里。”


  她知道他经常和父亲一起喝茶,母亲有时候也去。桑轻轻叫母亲“断黛”,然后父亲就会以她不熟悉的冷淡神情微笑,而桑看到了,就幽幽唤父亲的名字:“碎,碎。”她曾经问过温柔而沉默的父亲,为什么要拿走桑的记忆。她的父亲并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一种带些怜悯的笑容,用手抚摸她的头,爱怜而温和。然后她只能沉默的离开。如果父亲不惜夺走故人的记忆来保存这个秘密,那他自己当然也不会说。
  
  她于是又去问优雅而高贵的母亲。母亲露出相似的疲惫笑容,“如果你父亲想要说,他自然会说。”母亲微笑,用手抚摸她的头,爱怜而温和。然后她只能沉默的离开。如果母亲都不着急知道父亲和桑之间隐藏的秘密,那她又为什么要急着知道?

  其实,她最经常去问的人,还是桑。
  “桑,你想想你到底为什么把记忆交给爹爹啊?”
  “当然有原因啊,只是不记得罢了。忘了也就忘了吧,不过他大概会还我的。”他望着没有表情的天空,面无表情。天很空也很蓝。
  “那……什么时候会还呢?”
  “他想还的时候自然会还,或是,他不得不还的时候。”他耸肩,自顾自地捧起茶杯喝茶。然后她只能沉默的离开。如果桑都不想知道,那她又为什么要知道?


  为什么?桑,我很想知道。


**********************


  她是精灵,而他是魔物。
  她是这个阳光灿烂的国家的教皇的女儿。四分之一的精灵血统,四分之一的人类,还有二分之一来自她的父亲,魔界某个古老皇族的血脉。
  他来自那个夜色妖媚的国度,二分之一的吸血族,二分之一的猫妖。他没有过去,他的记忆存放在她父亲那里,没有人知道归还的期限。


  一百年以后,她嫁给了暗界的第一皇子。那是光暗两界第一次出现国家性质的联姻,热闹非凡。
  
  
  “碎……我想要放弃了,我们的赌约,我认输好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觉得厌倦了。我要离开这里了。”
  “呵~”黑发男子冷笑起来,一向温和的容颜微微扭曲。
  “笑的真难看,懒得理你。我要走了。”
  “桑,其实我今天过来找你是要告诉你,你赢了。我要把你的记忆还给你。”
  “……为什么?”

  黑发男子念着咒语,掌心浮起如深渊宝石一般的蓝色光球,他的神色却是极度冰冷的,“接过去自己看吧。我希望,你看过以后不会后悔。”
  他接过了光球,陷入了如梦似幻的水蓝色里。

 
  ——未来的光界公主,将是我所爱的人的转世。
  ——那么,桑你所指的,是我未来的女儿?
  ——是的。我要留在这里,等她长大。
  ——我不能允许,桑,这一世的感情应该终结在这里,你没有权利占有她崭新的人生。
  ——我们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碎,你不能阻拦我,除非你杀了我。
  ——那么……我们只有打个赌了。
  ——打赌?
  ——你不能告诉她任何过去的事,为了保险,我将取走你的那些记忆。如果她仍然爱上你,那么你赢了,我不再阻拦;如果她爱上了别人,那么,你的过去我会替你销毁。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彼此的。
  ——谁知道呢?


  他脸色惨白,“碎,何苦……你何苦还要告诉我?”
  “这是赌约。”男子低声开口,“你赢了,我亦没有办法控制。”

  ——如果她仍然爱上你,那么你赢了。
  “骗人的么?”他微微颤抖起来,“骗人的吧。碎,你骗人的吧!”
  黑发男子只是看着他,用一种陌生的表情冷笑着,不再说话,转过身离开。

  ——桑,暗界的礼单已经拿过来了。
  ——桑,你觉得,我嫁给小墨真的好么?
  ——桑……你……我……
  他抱住头扑倒在地上,蜷成一团。他忘记了,他已经全部都忘记了。他抛弃了归途,剪断了去路,他失去了她了。已经全部……失去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