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圣之十三舰队]关于口红的症状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圣之十三舰队]F1征文2004作者:肥嘟嘟的南瓜

五点过一刻,例行的电话时间。
“小蜜,你家李军!”
“叫他五点半到楼下等我。”
“梁筱,你家张瑞!”
“跟他说,我起来之后给他打电话。”
“小女人,你家树!”
“跟他说,过一刻钟我下去。”
冬天,星期六的下午,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歪在被子里。在一系列的电话之后,寝室里被男朋友定好的的美女们开始起床梳妆打扮。
吴敏第一个起了床。在寝室里她的外号是“小女人”,因为有一阵(其实也就是她没有男朋友的那一阵),她每天说得最多的就是“女人啊,应该对自己……”后面就是种种她好吃懒做的项目。时间一长,大家都开始学她的语气说话,她的外号也就自然而然成型了。
吴敏今天一大早那个玩意来了,肚子疼得不得了,吃了一颗芬必得,还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闹了半天,中午饭也没吃,倒是去厕所吐了几次。现在总算是好了点,便爬起来去吃那顿从中午拖到下午的饭。
洗了脸出来,梁筱和刘英华也起床了。
刘英华的外号是“小蜜”,原因是她身高一米七,大眼睛双眼皮,虽然皮肤有点黑,但身材却好得不得了。大家常常说,将来要有人能傍上大款,除了她就没别人。
“今天皮肤看起来真是白得吓人……”
吴敏对着镜子看了看。小蜜洗脸的时候爱转悠,这个时候正好转到吴敏后面,也凑过来看。
“亲戚来了,都这样。”小蜜摸着脸上新起来的痘痘,皱着眉头,“我也要来了,你看我满脸痘痘。”
女孩子对那个玩意的称呼都很怪,她们寝室里普遍的叫法是“亲戚”,可是有的时候也叫“女人”。
吴敏心疼的摸摸脸。
“算了,今天不用粉底了,可以吧?”
小蜜转到梳洗台那边去了,一时没回话。吴敏抬头看了看,发现身后没人,却发现自己的上铺郑红英脸色发黄缩成一团的下床来了。
“你怎么了?”
“亲戚来了,好象。”
大概是因为外激素的原因,一个寝室里的大家的日子都差不多。
小蜜洗完了脸,靠到吴敏旁边的柜子上,把爽肤水往脸上拍。
“小郑的脸色好吓人。”
寝室里都这样,名字全都叫得很简化。
“她亲戚来了,”吴敏把卡子一枚一枚的从纸板上取下来,然后把头发扭成一股往头上挽,“还有红塘么?我的今天刚喝完了。”
“我的上个月也喝完了,”正说着,梁筱从梳洗台那边过来了,小蜜转向她,“你还有红塘么?”
“没有。”
吴敏已经把卡子全部别到了头发上,她的脑后,瀑布一般的头发上面,是头顶的头发结成的两个相扣的环。她拉着小蜜看她的头发。
“好看啵?”
“不错。”
小蜜赞赏的点点头。于是吴敏得意的摇摇脑袋,把一个苹果形的镶嵌水钻的夹子夹到了环相接的地方。
小郑从厕所里出来了,全身缩得更厉害了。
“我还有当归养血膏,喝不喝?”
小郑似乎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摇了摇头,又爬了上床去。
梁筱打扮好了,走到门旁边的镜子前面来看整体效果。前前后后看了一圈,又走回桌子边,拉开抽屉,拿出一支口红。
小蜜正在涂粉底,叫了起来。
“梁筱,你买了一支口红啊?”
梁筱正专注于调动唇部的肌肉,没空回答,只恩了一声,然后转向吴敏:“我怎么觉得没有电视上看起来亮啊?”
吴敏正在夹睫毛,小心翼翼紧张兮兮得仿佛在处理原子弹的控制装置,半天才把睫毛夹松开。
“你说什么?”
“我觉得不够亮。”
“你有唇刷没?我的唇冻借你用。”
梁筱又对着镜子龇牙咧嘴一番,然后高跟鞋噔噔噔的出去了。
吴敏习惯性的拿了那支茗香的口红准备涂,小蜜跳到了她身边来。
“我也要刷睫毛膏。”
“坐着。”
吴敏的一大嗜好是把在自己头上试验成功的发型和自己脸上试验成功的状容往小蜜头上脸上堆,堆完就抱着她大喊,“天啊,小蜜,你真漂亮!将来要是做了明星,千万不要忘记我啊!”
这次也一样。吴敏绣花一般处理好小蜜的睫毛,然后感动得差点倒在地上。小蜜也对着镜子猛一阵放电,再一看表,尖叫一声也跑出了寝室。
吴敏换好鞋子,正要出门,突然又转了回来,,踩着凳子够着了小郑的床。
“小郑!小郑!”
小郑艰难的把头伸出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张雪白晶莹唇红齿白的脸。
“你晚上吃不吃饭?我给你买。”
“你不是要跟你们家树出去么?”
“先给你买了再出去也不迟啊。”
小郑想了想,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等会起来自己弄好了。”

一觉醒来,看看枕头下的表,已经过了八点。郑红英躺在床上,还觉得动不了。肚子里像有根筋被人反复抽着,让她直不起腰。
电话放在下铺吴敏的床头边,如果电话来了,她得下床才接得到。
尽管如此,她还是很希望能有电话——只要是找她的。
今天下午吴敏歪在床上哼哼了一下午,小蜜虽然也歪在床上,可是一会下床给她倒水吃药,一会又下床给她灌热水袋。电话也是隔一会就响,停了就能听见吴敏跟他们家树撒娇的声音。
吴敏确实是个小女人,非常会撒娇。
从大一开始,吴敏就很擅长用一种训练有素的娇媚和男生应对。她个子小,身材不算纤细但也绝对不碍眼,最重要的是,她会适当的遮掩。她会用细跟的高跟鞋把自己衬得亭亭玉立,也会用及膝的裙子把两条腿适当的勾勒出来。她的眼睛不太大,但是勾上眼线再卷起睫毛之后,就显得又亮又有神;她的唇上薄下丰,涂上口红之后显得格外的可爱。
为什么谢明不打电话呢?
郑红英从来没有这样的期待过电话铃声的响起。

十点过一点,美女们一个一个回来了。吴敏一回来就踩着凳子爬到小郑枕边。
“快起来!你饿了没?我给你带了蛋糕,肉松的。”
小郑开始觉得自己的胃里有点烧。
“吃不吃?”
吴敏扬了扬手里的带子。
“你先吃,我给你倒水。”

竹林园精制的蛋糕,软软的,香香的,甜中带着一点肉松的咸味。
吴敏再递上一杯水,热的。
小郑靠在墙上,下面的三个约会回来的美女开始讨论化妆。吴敏拿了一支亮晶晶的口红在给大家看颜色。
“……我们家树和我一人掏了一半的钱,还不错吧?”
“什么牌子的?”
“up2u。可怜啊,我们都是穷人。等我有钱了,一定不用这个。不过话说回来,梁筱你的口红颜色很好看啊。”
“那当然。”
女孩子唧唧喳喳的讨论了半天,电话又响了起来。吴敏蹿过去接,先是一声凶巴巴的“喂,请问你找谁”然后话音就空前的柔软了起来。
吐气如兰。
“……恩,不疼了……恩,我有个可以充电的怀炉……我知道啦,我会很早上床的……不打游戏,我保证不打游戏……恩,再见……”
小蜜白了她一眼。
“肉麻死了。”
吴敏朝着小蜜扑了过去,挂在她身上。
“……小蜜~~~~我最喜欢你了~~~”

天气冷,十一点不到,大家就都上了床。
谢明的电话还是没打来。
当然,他并不知道她亲戚来了。
她并不像吴敏那样开放,在农村,这种事情都引以为耻,提都不要提,更不用说公然给男朋友打电话撒娇了。
第一次在寝室里听见吴敏和梁筱公然讨论起哪种卫生巾好、为了避免把裤子弄脏在头两天应该怎么弄和那一大堆名字古怪的中成药的时候,她忍不住大声喝断了她们。
“你们不说这个行不行?”
两个女孩子一起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都惊讶又受伤。
吴敏和梁筱来自同一个城市,还有相互认识的同学。当时才进大学没多久,大家谁都没多说什么,但是自那之后,这个话题却被提得越来越多了。连小蜜也争着唧唧喳喳的发表意见,在吴敏趴在床上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叫着的时候,她也会过去捏捏她的腰,说:“在国外,女孩子第一亲戚来的时候会庆祝呢。所以你现在应该是‘痛并快乐着’!”
更让她吃惊的是,吴敏居然会把自己亲戚来了的事告诉男朋友。
她第一次听见吴敏在电话里向他们家树撒娇之后,非常惶恐的问,你告诉他了?
吴敏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恩了一声。
“我们那边……”不等她说完,吴敏就打断了她的话。
“我们上初二的时候,班上的男生就会背卫生巾广告。当时我觉得,我是男的而他们是女的。”
“其实他们都知道,”梁筱从旁边插嘴,“因为总有女生不上体育课。”
对小郑来说,有些经历是她所陌生的。音乐课,美术课,体育课,都是。以前她不觉得不上这些课有什么,可是在大一的全校的大合唱中,她第一次觉得有点自卑。吴敏作为文艺部长,拿起五线谱来略一沉吟便流畅的唱出前奏旋律以及划出优美的节拍,而坐在下面的很多同学都愣愣的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吴敏当时略微愣了愣,然后就开始在黑板上画出拍子的图示。当着全系两百多号人和系领导的面,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后来赶过来的艺术系的老师甚至一时也没有去打断。
班里的女生,吴敏是第一个买化妆品第一个涂着口红在团组织生活上唱歌的。生活里的化妆品,任何一样都不下于四十块钱。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这简直到了一个令人仰视的高度了。
小郑下了决心,明天一定要跟谢明说。

第二天一早,谢明打电话来了。小郑有点犹豫的问,昨天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
“我昨天做家教去了。”
“那,我们今天出去逛街好不好?”
“好啊,你快起床吧。”

难得的一个晴天,小郑很有逛街的兴致。她一起床,寝室里的其他美女也都爬了起来。吴敏哼着“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上茅房”钻进了厕所,梁筱躺在床上发了几条消息之后,愉快的把被子一掀也起来了。小蜜坐了起来翻昨天吴敏借回来的《瑞丽》,翻了几页之后对着厕所叫了起来。
“小女人——!”
“干嘛?我在拉屎。”
“你今天陪我去买支唇膏吧。”
厕所那边半天没声音,小蜜只得又喊了一声,才听见很艰难的声音。
“别跟我说话,我拉不出来了……”
小蜜的脸上一阵五彩缤纷。这时候小郑已经穿好了下床了,小蜜看了她一眼,叫了起来。
“你脸色很差啊,好黄哦!”
小郑忙拿起镜子看了看。
确实很吓人,本来就不白的皮肤,现在更是黄得没有了光泽。
梁筱洗完脸,举着两只手走到桌子前面戴隐型眼镜。吴敏抱着本书,艰难的一步一顿的走出厕所,倒在了小蜜的床上。
“腿麻了吧?”
小蜜洋洋得意的说,一边还去捏她的腿。
“别,别……饶命啊英雄……”
吴敏只有嚎叫的力气了。
小郑刷完牙,拿了毛巾到水龙头底下接水。
吴敏慢慢直起了腰,小蜜突然想起了什么,像拍苍蝇一下把吴敏往床下推。
“你亲戚来了,不要凑这么近,传染给我了!”
吴敏鼻涕虫一样粘了上去。“不要,小蜜,我喜欢你~~~~~~”
小蜜一点也没被美色迷惑,“快去洗脸刷牙!等会陪我去买唇膏。”
小郑洗完脸,坐到桌子前面涂面霜,小蜜戳了戳她的腰。
“我的粉底借你,用不用?”
小郑看了一眼瓶子,说谢谢不用了。吴敏正好洗完脸出来,也像梁筱一样举着手走到桌子前面戴眼镜。她对着镜子,一边努力的把上下眼皮撑开一边问:“你要买什么唇膏?”
“那个,”小蜜哗哗的翻着《瑞丽》,把书举起来给她看,“美宝莲的这种。”
“去哪买?”
小郑一抬头,正好看见吴敏连面霜都没有涂的脸。
白得不像话,一点血色都没有。
“你得化点妆,你的脸看起来吓死人了。”
吴敏凑近了镜子左右打量了一阵。
“说得对!看我今天化一个大浓妆,哈哈~~~”
吴敏的动作非常快,小郑抹完护手霜,她已经涂完了眼影刷完了睫毛。腮红淡淡的,看起来肤色很不错。再加上蔷薇色的口红,整张脸精致极了。
小郑一直看着吴敏化妆,直到涂口红之前她都觉得妆化得一般,可是等口红一上,立刻艳光四射了起来。
她脱口而出。
“要是我去买化妆品,肯定头一个买的是口红。”
吴敏却说:“恩,国内的女性才随身带口红。美国的女孩子,随身带的都是睫毛膏。”

眉飞色舞是一家著名的化妆品连锁店,吴敏的化妆品几乎都是在那里买的。小郑和男朋友走过的时候发现门口立了一个大看板,上面写着“岁末酬宾”,下面是一系列的打折商品。小郑看到了,有美宝莲的钻石水晶唇膏在里面。
三八妇女节的时候,吴敏就在这里买过一支折了一半的钻石水晶唇膏。
就是今天用的那支。
小郑扯了扯男朋友。“我想买一支口红。”
“多少钱?”
“大概四五十吧……”
男朋友犹豫了一下。
“等我家教的钱拿到了再给你买,好不好?”

后来小郑一直没有怎么说话。她觉得心里很憋闷。
她还这么年轻,一想到这里她就很绝望。

回了寝室,发现小蜜的唇鲜亮亮的,像刚摘下来的草莓,诱人无比。吴敏正坐在她旁边帮她刷睫毛。
然后,是例行的两个女人的自吹自擂。
梁筱正在梳洗台洗手,看见小郑回来了,忙擦了手过来。
“诶,小郑,你有没有看见我的钢笔?”
“你的钢笔?”
“我刚才听吴敏说,在你桌上看见了。”

小郑发现,吴敏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正在看她。她突然站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偷了她的钢笔了?”
三个人一起朝她转过头来。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没有那个意思啊,因为你用的是纯蓝的墨水,我以为你用她的黑笔写什么了。”
“反正就是我偷了,是不是?”
“我只是说说而已,她找得很急啊。”
“你就是这个意思。”
梁筱从一边插嘴了。
“她帮我找东西而已,你不要误会。”
“可是你这么说我就会那么想。”
吴敏抿住了嘴唇,深吸了一口气。
“我已经解释过了,这种事情寝室里哪天不发生一两回?我随便说一句就是冒犯你了?”
“反正我的性格就是这样。”
“这种性格有什么好得意的?无风三尺浪!”
吴敏把睫毛膏往小蜜手里一塞,出寝室去了。

寝室里气压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大家先是一阵不知所措,然后小蜜对着镜子笨手笨脚的刷睫毛膏。
小郑重重的走到寝室门口,重重的拉开门,走到外面,又重重的关上。

把男朋友叫了出来,小郑仍然扳着脸。
“陪我去买口红。”
“过两天吧,我家教的钱马上就要发了。”
“我不用你的钱,我用我自己的钱!”

虽然雄赳赳气鼓鼓的走到了眉飞色舞,但在看着那整整一面墙的口红的时候,她就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失去了自信。
看了一眼,再看一眼,她拉着男朋友离开了那间色彩斑斓的店面。

晚上的寝室很安静。洗完脸照镜子的时候,小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也是大眼睛双眼皮,牙也没磕出来,鼻子也没塌下去。以前吴敏的妈妈来学校看她的时候,还说过,小郑的五官长得挺好看的……
她突然觉得很无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