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天空临管委队][绕圈]天堂里的陌生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天空临管委队]F1征文2004作者:JUJU

1.
:什么颜色?
:青灰黯淡苍白。
:我是问风的颜色。
:啊,我说的就是风的颜色。
:这……那么其它呢?其它又是什么颜色?
:青灰黯淡苍白。
:你知道其它是什么吗?
:我知道。所谓其它,比如就是天空、海洋、山峦、街道,或者是这扇窗外。
:还比如天堂……
:以及即将开始的这场电影。

2.
黄昏时分错过了晚霞。
没有开灯的房间。
微波炉里蒸了蛋。
楼顶收下来的衣物堆在肩上像座大山。
喝了一下午的酒,所以把木质楼梯看成一个平面。
眼睛努力从晒过的衣物遮掩中把视线投出来。
虽然摇晃,但是没有摔倒。
将冷饭拌到蛋花里,再次放入微波炉。
看SMAP在屏幕里又唱又跳,中居和香取揽着肩。
那一端有虚幻的亲切温暖可爱,这一端是黄昏无人的家中。
那一端和这一端中间黑暗深寂如海底。
是超常距离的冷清寂寥。
是以沉重和冰冷毁灭一切奇迹的无言空间。
吃没有盐味的蛋花饭。
你不服气也得服气,青春过后的生活和没有盐味的蛋花饭无甚区别。
就连颜色,也是这么苍白黯淡。
当开始吃没有盐味的蛋花饭的时候,几乎也就没有奇迹出现的可能。

3.
《今晚看得见月亮的山丘》。
一首歌的名字。
《芹菜》。
另一首歌的名字。
有名字就足够听者内心幻想故事——
这样总结的时候,门铃响了。
门外的小姑娘端着个小小的玻璃鱼缸。
她的脑门太宽太鼓,眼睛太大,头发太硬,裙子太旧。
而且鱼缸里没有鱼,只有水,有点浑浊。
喂……
心里招呼,口头无声。
她先说话。
说鱼不在了。
金鱼不在了。
你知道它哪儿去了吗?
你一定知道它哪儿去了。

4.
不认识的小姑娘和不知所踪的金鱼。
为什么要在她和那只鱼缸离开后去寻找属于她的金鱼?
希望形成拾得遗失物或无因管理这样的民事事实?——
这是句玩笑话,是那种自己说给自己听别人听来完全无笑意不理解不明白的所谓笑话。
一段寻找的过程必须有一个起点。
这个起点或者是火柴和硝皮,或者是水池放水时产生的涡流,或者是电影序幕。
我选择从楼顶的栀子开始。
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将白色花瓣鼓起。
突然狂喜——
一定要相信种在楼顶的白色栀子。
当它的花瓣鼓起,踩着它往上方走。
而尽头处……

5.
尽头处是天堂。

6.
:天堂有什么好?
:我们听得出你在嘲笑我们。
:天堂有什么好?
:你看不见。
:我看得见。青灰黯淡苍白一如整个宇宙世界。
:你看不见。
:现在是你们在嘲笑我。
:你看不见。
:既然如此,你们看得见的话,告诉我金鱼在哪里?
:谁的金鱼在哪里?
:她的。
他们听到这个答案狂笑而散。

7.
:你们对我很残酷。
:不,我们对你很温柔。
:那么金鱼在哪儿?
:谁的金鱼?
:她的。
他们听到这个答案狂笑而散。

8.
关于金鱼和那个小姑娘。
有一天放学后,她一定是绕个大圈子到河畔的花鸟市场去了。
她一个人,走在老头们的脚弯旁。
金鱼映着夕阳漂亮极了。
那是最后一只。
你要不要?
她有五毛钱。
他把鱼舀到塑料袋里提给她。
金鱼,不会说话的鼓着眼睛的金鱼,没有关系,只要有这么一只,足够观者内心幻想故事了。
可是金鱼不见了。

9.
:不,我要走了。
:你不找金鱼了?
:我想过了,我为什么要找金鱼呢?那不是我的金鱼。如果下次她再来敲我的门问我鱼到哪儿去了,我一定会牵着她的手,去阳明路的花鸟市场买一只……不,买很多只给她。
:她不会再来敲你的门了。
:为什么?
:她是影子,是记忆的淡灰痕迹,是梦中的一次深呼吸,是乐音消逝前的最后一点余响。
:哈,不会吧?你们是在说那个脑门很鼓的小姑娘还是在写席幕容汪国真式的诗?
:你很迟钝。你没有看见金鱼吗?从金鱼不在的那天起,金鱼就在我们身边游来游去。

10.
天堂是个谎言。
这里没有他们所说的一直在身边游来游去的金鱼,没有神的温暖光辉。
只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可以搭建在我家楼顶栀子上方的青灰黯淡苍白的类似于一场无味电影的地方。
是容纳那些无聊死去的人们的灵魂的地方。

11.
:你真叫人悲哀。
:让开,我再也不到这里来了,不想再见到你们这些无聊空洞的灵魂。
:你下次来时把水带来。
:不,我不会来了。

12.
从栀子上下来,正是落雨的清晨。
深寒彻骨。
灰蒙蒙的远山,隐隐看得见松林——
关于松林,松针,青草,夕照,铅笔刀……

13.
铅笔刀是塑料的桔黄色金鱼。
在松林的青草地上,夕照中用松针将它盖上。
有足够的空间幻想它在林中飞翔。
幻想者也曾是个脑门太宽太鼓、眼睛太大、头发太硬、裙子太旧的小姑娘。

14.
:你又来了。
:尽管嘲笑我好了。
:不,我们是温柔的好人。
:你们只是无所事事的灵魂。
:这。。。。。。你拿的是什么?
:装满了水的宝特瓶。
:你来做什么?
:找我那只不知不觉中就在记忆里消失的桔黄色金鱼铅笔刀。
:它就在这里,你看……

15.
灵魂们轻轻退开。
举起装满了水的宝特瓶,在黯淡的天堂里移动脚步。
隔着瓶子看出去,桔黄色的金鱼正在游动。
要隔着瓶子看出去……当它游开时,要拿着瓶子追上去。
隔着装满水的宝特瓶,金鱼就在那儿。
在黯淡的天堂里,它色彩夺目,身姿飘逸。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