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天空临管委队][绕圈]悬崖边
主页>F1征文2004>又要开学  所属连载:[天空临管委队]F1征文2004作者:流芳

(师哥师妹+坠落悬崖)

  “痛不痛?”葛簪云细心地检查着雷晓音小腿上的伤口。
  陡峭的山崖上,大雪纷纷落着,很快就把两人的头发眉毛都沾白了。两人穿着相同款式的灰色紧身衣,背上分别背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裹。
  “还好。”雷晓音勉强挣出一个笑容,却有些龇牙裂嘴,令她秀丽的脸蛋看上去带点狰狞。
  葛簪云从绑腿中拔出一柄匕首,往雷晓音腿上一划,伤口处流出黑紫色的血,绽开的皮肉中露出一根小小的针尖。
  “忍着点。”刀光闪动,雷晓音狠命咬着牙不做声,只盯着刀尖上挑出的暗器——蛇形的细针,闪着莹莹绿色。
  “是竹叶青。”葛簪云若有所思地说:“十大奇形暗器之一。”
  “师兄,把我的右腿砍了。”雷晓音冷冷地说,薄薄的嘴唇拉成一道凌厉的弧线。令江湖中人闻之色变的无情青鹰,对敌人无情,对自己也同样无情。
  “……”
  “师兄,你还等什么?若敌人追来,我们俩会没命的。”
  “你那时不该轻敌。那人的鹿皮手套上绣着一个‘唐’字。”
  “我知错了。下次不会了!”
  “我们出道三年,一起作了二十多起大案,一直是最好的搭档。”葛簪云微微感叹着说:“你那时真的不该轻敌……”
  “这次劫得的金珠价值连城,足够咱们下半辈子过富可敌国的日子,便是少一条腿,也值了。师兄!你怎么啦?你他妈的快动手!我的伤口痛死了。”
  扑——
一声闷响,雷晓音胸口暴出一大蓬血花。
  她惊骇地望着葛簪云:“师兄!你……”
  “师妹,睡着了就不痛了。”葛簪云温柔地微笑:“抱歉。可是带着受伤的你,我们一定会被追上的。”

葛簪云手法熟练地解下雷晓音身上的包裹背到自己背上, 又叹息着说:“要是你那时不轻敌就好了……”。
  悬崖边,有东西坠下去,可是在无边的黑夜中却是连回音都听不到。

雪越下越大,残存的几星血痕很快就被淹没了。
  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

  葛员外打了个呵欠,从太师椅上坐了起来。
  古怪的梦,不过倒也很有趣。
  江洋大盗?呵呵,二十年前,自己和师妹一同从师傅门下出道,也曾动过脑筋要去做劫匪,不过经过几番周折,两人还是选择了经营钱庄和当铺。如果真的做了江洋大盗,自己现在会过着怎样的日子?大概不会像现在一样,手中握着关中五省的白银命脉吧。

  “老爷!雷姑奶奶求见。”是管家阿发的声音。
  “她来做什么?”葛簪云脸一板。
  “估计是想求您宽限一下还钱的日期。”——雷晓音的银号也是中原著名的大钱庄之一,当年和葛氏钱庄联手,不知吞没了多少小虾米,可是这两年明显困难,周转不开。三个月前,雷氏银号向葛氏钱庄借了三百万两现银,抵押的是开封府和青州府价值千万以上的田庄。雷晓音拿那三百万两银子尽数购了苏州的顶级丝绸,预计一转手就能到京津卖五百万以上。可是市面上突然冒出大批湖州丝绸,价钱跌得一塌糊涂,雷氏银号的丝绸生生窝在手里,卖不出去,现金也就无法及时收回。

  “不行。得按契约办事。”
  “您真要收雷姑奶奶的田?那可是她最后一点本钱了。”阿发觑着葛簪云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她不是您的师妹吗?”
  “少罗嗦。”
  “是。”阿发鞠躬如也,退出房门。
  “回来。”葛簪云突然想起什么,又吩咐道:“记得把上次那批湖州丝绸的帐给付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