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天空临管委队]凤凰劫
主页>F1征文2004>又要开学  所属连载:[天空临管委队]F1征文2004作者:穆迦

(坠落悬崖+深山灵兽)

一、坠崖
少年李浣站在悬崖边上。衣袂纷飞,手提已然豁口的旧剑,静静地望着面前的追杀者。面容上露出寂寞而骄傲的表情。
朔雪寒风如刀刮面。隆冬深寒。

一眼望去,薄暮之中,竟看不清有多少双露出凶光的眼睛。打头的距李浣不过六尺。虽已暮色,犹看得清对方手中吐着青芒的剑影。
一片沉默,似乎与刚才的喊杀之声全无干系。

李浣暗忖,今番恐是脱不了身。
忽然前排中一个尖锐的嗓声响起:“姓李的雏儿,你要是乖巧,便把你怀里的物事交出来,念你父母是本教属下,本座不念你刚才杀我弟兄的旧恶,饶你不死——若是不识相,哼,谅你也不能插翅飞了去!”
李浣笑起来,话音中却隐含悲愤:“厉洪老儿!若不是你花言巧语,我父母怎会万里迢迢,从江南赶到你这蛮荒野地,加入你这天良丧尽的火翼教!你图了我百万家产,还害得他二人心智尽失,竟杀了我弟弟祭什么火翼老祖!——这岂是正常人所为?我若要信了你胡言乱语,岂不可笑?——本少年今天杀不了你,也绝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你这娃儿不知死活,把我火翼神教视为邪派,就是死罪——”

“我父母呢?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厉洪阴恻恻地笑起来:“小子,你总算还惦念着你父母——李昱夫妇出来!”
人群中闪出男女二人,年约四旬,眉目清秀,与李浣极为相似。便是李浣父母,李昱与朱婉儿了,但神情呆滞,肢体僵硬,倒似人偶一般。
李浣一见父母,竟然怔住。欲待称呼却开不得口。
厉洪作个手势,李昱低呼一声,手中长剑一振,竟向李浣飞扑过去。剑光凌厉,竟是同归于尽的架势。
李浣大惊,见父亲来势奇快,竟不及提剑架住,匆忙之间,只得闪开——但忽然意识到此反应有误,忍不住惊呼,伸手想要硬生生抓住李昱——但为时已晚,李昱如鹞子滑落一般,生生地扑下悬崖!
良久未听见回声。

李浣乍见惊变,脸色瞬间惨白如纸,欲哭无泪。
朱婉儿站在一旁,见丈夫坠崖,却殊无伤心之意。只默默地看着厉洪。
厉洪冷冰冰地说道:“小子,你父已因你而死,你难道还不束手就擒,难道还想害死你母亲?”
“你这畜生!少年今天和你拼了!”李浣运起毕生功力,提剑向厉洪飞扑而去。
噗地一声,长剑竟没入朱婉儿胸口!原来在李浣长剑递到的刹那,朱婉儿竟扑在厉洪面前,代他挡了此剑。
“娘啊——”过得半晌李浣才哭喊出来。厉洪及火翼教一干人等,站在一旁,只冷笑不动手。李浣左右已无去路,看看热闹也无妨。

转眼之间,父母双双死于面前。
峭峭山风吹得李浣心如死灰,失魂落魄。浑不似数个时辰之前,大闹西南苗疆异教总坛的威风模样。

雪越下越大,夜色已黑。崖畔积雪渐已盈尺。
厉洪终于出声:“小子,把所盗本教重宝交出来,本座便放你一条生路——如果要本座自己动手拿,哼,我就先挖你左眼,再挖你右眼,剜你舌头,剁你左手,剁你右手,再切去你双足,再在伤口上敷上本教秘制灵药黑白飞天散,管教你哭足三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不想知道令弟是如何被祭我教老祖的么……”
李浣听得此言,浑身一震。

然而,李浣久立于雪地之中,双足已然冻僵,这一恸之下,忽然踩到了崖边断石,陡生异变——

喀嚓一声,李浣的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后摔倒,飞落崖外!

火翼教众人大惊,欲待伸手去拉。然而冲在最前的厉洪最终抬起手来,只抓到满手冷风,悔恨之至,不由顿足大怒——少年李浣跌坠之时,虽在夜色之中,被满地雪光一照,俊美脸孔竟闪出诡异之光。

二、秘宝
崖深不知万丈。
李浣不断下坠。意识渐渐模糊,隐隐见到父母慈爱温雅面容及幼弟稚气的轻呼。
江南李家百花山庄,庄有名剑,家资豪富,名动江湖。庄主夫妇虽在盛名之下,却谦恭仁侠,急公好义,素为江湖所敬重。膝下爱子一双,十八岁的李浣与十二岁的李诚,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然而,自从庄中某日接待了一个相貌奇特,自称来自苗疆的胖子后,平地生乱。
李昱夫妇,性情大变,变卖了百万家产,不远万里赶至苗疆,入了那邪门之至的火翼教。李浣外出学武,未及劝阻,返家时见庄子易主,大惊,寻得昔年下人方问明白。

李浣一路餐风露宿寻找父母,然而,赶到火翼教总坛时,却惊见弟弟已然被父母献出血祭!
盛怒之下,学得一身惊人艺业的李浣大开杀戒,想要寻回父母,但始终寡不敌众,被人追杀至雪山脚下。逃亡之中,慌不择路,竟在树海中迷路。
途中见一小屋,李浣忙躲将进去。屋中积尘甚厚,看样子已经长久无人居住。墙上挂着几幅水墨画。但年深日久天色昏暗,看不清楚。李浣喘息稍定,忍不住好奇,便凑近观看,谁知一看之下更是怒火难耐——图中一人,脚踏莲台,头顶光环,犹如观音一般,其面孔却丑陋古怪,跣足披发,雷公嘴,圆眼睛,旁边有数蝇头小字:“火翼老祖”!李浣顺着旁边数幅一一看过去,竟是火翼教中各种不堪入目残忍之至的祭祀!
李浣怒极,从怀中掏出火摺子,将众画付之一炬。但那幅火翼老祖的图像后竟出现一道秘门。
沿秘门而入,却是方寸之大的一间小室,满地散落折断的人骨,李浣怒极,想这邪教果然污秽邪恶,抬腿怒踢屋中小桌,壁上竟喀啦喀啦地现出一个洞来,洞中有一小匣,上面写着弯弯曲曲的古怪文字,一个也不识得,李浣看过,忽听见外面人声鼎沸,有人焦急地喊:“厉教主,那小子闯入本圣地了!”心下一怔,想到既是火翼教重地,这个小匣想来也是重要物品,不如取走,也算泄愤,便将小匣揣于怀中离开。

李浣在摔落之中,脑中迷迷糊糊念到此节,唇边不由挑出一抹苦笑,虽然自己行将毙命于此,但盗得明显是要紧之物,倒也算是报了一分仇。

李浣全不知匣中是何物。
事实上,十年之前,权威人士编纂武林史时,便为是否要将此物列入暗器及毒药之首有过一番复杂的争论。
最终还是没有列入,连名册都未登载。理由是:此物杀机过重,凡其一出手,十丈之内决然无幸,已经违反了暗器杀伤范围不宜过大的标准,又因其有形有体,又不合毒药的正确形态,一旦列入,容易误导江湖后进。最重要的理由是,此物已在江湖中绝迹八十余年,不宜将只存在于传说中却无生人得见之物列入,否则堂堂武林史将成怪力乱神之荒诞读物。

身兼暗器与毒药两大武林重器之首的凤凰羽竟由此绝名!

凤凰羽翼,蔽日遮云。

少年李浣怀揣那将改变武林命运的绝世重宝,正飞速跌坠悬崖。

三、灵兽
不知过得多少时辰,李浣慢慢睁开眼睛。
只觉阳光刺眼,却浑身冰凉,疼痛难忍。谷底阴寒,虽太阳高照却雪犹未化。原来李浣自万丈高崖上跌下将近谷底时,被崖壁上一些伸出来的树枝灌木托了几下,折断无数枝条,经过一番缓冲,虽折断了手足与数根肋骨,却终得保性命。但一身衣服却已是破烂不堪,不但不能御寒,连蔽体都不行了。
李浣动了一下,试图运功,却因伤重无法动弹。

日渐西斜。
李浣瞪着一双清亮双眼,意识渐渐恢复,腹中饥饿无比。躺在雪地之中,寒冷彻骨,不由得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掉下,心想,如此不人不鬼不生不死,倒不如当初跌下便死了。如今却向谁人求救?可叹的是连手臂也已脱臼,想自尽都不得其便。

如此一日。
如此二日。
如此三日。

李浣再次睁开双眼,却是在一个温暖的山洞之中。向下一瞥,惊得他瞬间面红耳赤,原来他的衣衫已经尽烂,接近于赤身裸体,欲待伸手去遮,发现右手还能轻微动弹。
环顾周围,竟发现身侧站着一头大猿。
见他醒来,大猿圆圆眼中竟流露出些惊喜。
李浣愣了一下,对大猿道:“是你救了我么?”大猿仿似听得懂他的言语一般,点了点头,然后飞奔出洞。
李浣看它离开,不由叹叹气,试图坐起来,发现手臂似是脱臼,尚可接上,腿骨却已中段骨折,若无灵医圣药,怕是很难续上。
李浣把手臂压到洞壁之上,刚刚将其复位时,适才出去的大猿已经返回,还跟随着另一头身影略矮一些的猿,两猿指着李浣吱吱喳喳半晌,矮一些的猿似发了脾气,声音尖锐指着李浣嚷嚷一通便出去了。
大猿怔在当地,李浣觉得它似是为自已受了委屈,不由得想出声安慰,喉中却沙哑无音,腹中却传来咕咕之声。
原来是多日未进水米,早已饿得半死,大猿忽然会意,转身跑出洞外,过不多时,便捧了一堆各色野果来堆在李浣面前。李浣饿极,闻到野果淡淡香味,不由食指大动,抓起便吃,边吃心中觉奇怪,已是寒冬,想不到这谷中竟有如此鲜美水果,看样子一时半刻竟不会饿死,忽然想到家仇,李浣平添了若干活下去的勇气。

李浣饱食过后,眼神总算清楚起来,发现眼前大猿乃是雌猿。忽然大不好意思,缩成一团。大猿待他吃过,伸手指着洞口,示意他跟着出来。李浣大是不愿。指着腿骨,表示不能行走。大猿会意,便伸出毛茸茸的手臂试图把他抱起,李浣大惊,挣扎着避开。大猿甚是诧异,李浣只好指着破烂的衣服胡乱比划。
大猿愣了一愣,但似乎是突然会意,转身出洞去。过不多时,抱着一堆红绿物事进来,扔在李浣面前。
发现竟是一套大致完好的衣服,李浣不由得一喜。但提起来待换时,却不由又怔往,原来竟是女子衣服。
不换吧,身上明明已无蔽体之物,说换吧,堂堂男子,又怎好作妇人打扮?李浣甚是为难。
大猿甚是不耐烦,发出呼呼之声,逼无奈,李浣只好换上,系发的头巾已不知落到何处,只好披散着长发被大猿抱出洞来。心下疑惑,不知这异兽将把自己带到何处。
虽是崎岖谷底,大猿倒信步如飞,李浣听得耳畔尽是呼呼风声。
到得一处溪水边,大猿把李浣放下,独自攀上一个半山石洞。
李浣枯坐一旁,见溪水清洌,便伸手取水洗了一下脸。只见溪水之中,一清瘦美人正对水理妆,李浣大惊,回头去看,却空无一人,这才醒悟过来,水中佳人正是自己。李浣本属俊秀,此时着女装,散长发,端是一位俊秀美女,只不过连日饥饿兼劳心,却是瘦得形销骨立。
忽听崖上声响,另一头白色大猿露出头来。远远看见李浣,它发出意义不明的呼声,便回洞中去了。
适才送李浣来此的大猿复下崖来,把李浣抱回洞中。

如此日复一日,灵异大猿为李浣采摘野果食用,李浣伤也渐愈,已经撑着竹枝行走一程。偶尔也在溪流之中捕捉小鱼食用。可惜谷中并无火种,只能生食。
随着身体渐渐复原,李浣心中复仇之念大盛,忽想起坠崖那日怀中的火翼教宝物,在坠落之时不知落在何地,李浣心存侥幸,某日用过早餐,练过功后,便撑着竹枝到当时落下之地寻找,皇天不负苦心人,竟然被李浣重行寻得,因密装于小匣之内,竟也完好无损。

四、绝世武学
李浣回到洞中,打开匣子,露出一本小册子。封面上书《凤凰要诀》。可幸的是内文也是用汉字小楷所书。

略略读过一遍,李浣心脏狂跳不止。
不禁抬头仰望万丈高崖——此崖虽高,只要学会了这要诀中的绝世武学,上去后区区一个火翼教根本就不是问题了。

雪化,花开,草盛。

不知多少日月过去,李浣双足虽无法完全复元落下残疾,但已能架着竹枝在谷底奔行,而且比起这漫长谷底生活中学习到的武功绝学,这一点遗憾已不算什么。
每日李浣除了吃喝睡眠之外,余下的时候皆在苦修书中所教绝学。
如今他对凤凰羽的心法手法皆有小得。但唯一可惜的是,凤凰羽的暗器本身必须用金属打就,谷底除了李浣自己的随身长剑找到了之外,全无此种物品,李浣便每日用石块竹叶练习不辍。
那灵猿每日来与李浣作伴,见他练功也甚好奇,便作势与李浣击打。李浣也用三分力量与其玩闹,但发现那猿身躯灵活之至,兼之皮粗肉厚,普通的竹叶加上三分劲道,竟不是其对手,便换了石块加上五分内力,方能与之平手。
如此一人一猿,每日既玩也练,李浣的功力飞进。
飞花杀兽,摘叶伤禽已经是很容易之事。
李浣每日看着自己的功力飞进,不由既喜又悲,喜的是,待重出江湖锻造一套真正的凤凰羽,肯定能号令江湖,剿灭火翼教也不是问题。悲的是,绝壁千仞,却不知道如何才能上得去。

已是初夏。
李浣在谷中食野果小鱼飞禽,内力与发射石叶的功力手劲方位皆已精准。比起落崖之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而身体渐渐壮实起来,不复当日面黄肌瘦骨瘦如柴模样。
身上的女子衣衫,李浣也渐渐习惯,但随时日流转,又无可换衣裳,渐已破碎。

每日里除了练功,李浣便到谷底各处转转,看是否有可以离开之途。
一日到得溪边,竟发现有一个小小洞口,扒开青藤蔓草,发现竟有条狭长的天然小道通往另一山头。李浣惊喜万分,正在琢磨用什么办法可以挤过宽不及半尺的洞口时,忽然听到一阵严厉的呼啸之声。
回身一看,竟是两头巨猿!獠牙巨齿泛着寒光,其身形竟大过李浣的那一头。
看见李浣,二猿大喜,飞扑上来!暗想,它们可能是自己那猿的朋友亲眷,倒不好真伤了。抓起地上石子,以五分功力挥手射出。
二猿忽然不动,仍然保持着凶狠之态。李浣一惊。须臾,二猿仆倒,砰地一声炸开来。
李浣竟在一击之间击毙二猿!
这般功力,举世再无。

正在忧喜交加间,数声猿吼,又有几只扑将出来。李浣暗叫不好,此地猿人,竟似吃人的,自己功力虽然猛进,但终是落了单,且兵器并不称手——突然李浣的大猿飞闪而出,拦在众猿之前。李浣见它怒目瞪着众猿,口中不断发出吱吱声,似在谴责众猿。
出人意料的是,各猿被此一说,竟沉默下来,转身离开。

五、劫
李浣大喜。
大猿对他瞪了半晌,似是责怪他不应走得如此之远。李浣开心地陪笑。
一人一猿,倒似亲密好友一般。

忽一日,大猿又从洞外扛进一个健硕汉子。
李浣一见,立刻抓起剑欲待杀之,原来此人竟然便是火翼教教主厉洪!
但见他浑身是血,气若游丝,眼前不成活了。
李浣不知他如何会落到谷中,连声追问,厉洪却是无法回答。

原来火翼教做事越发张狂,最终由恶名满江湖到得罪了官府。虽然火翼教众人多,又有邪术,奈何官府调动南方五省衙门捕快,竟将火翼教全盘剿灭,厉洪躲避追捕,逃到绝顶之上,竟也不慎失足落下,重蹈了当年李浣之难。可惜的是他并无李浣好运,还来不及张眼见到李浣,便一命呜呼。

整个江湖无数高手的痛恨围剿,始终不及官府的一声令下。

但李浣并不知此事,心下恼怒,拔剑欲在厉洪身上刺上几剑泄愤,却被大猿阻止。
它扛起厉洪,似是有些犹豫,但还是转身奔出门去。李浣不知它欲何为,便也拄着竹杖跟随。但始终不及它在崎岖路上奔走如飞,不多时便失了它的踪影。
李浣只得失望而归。回到洞中想到灭门仇人就这样不明不白而死,悲从中来,不由放声大哭。

大猿半夜时回来,却满脸是血,一只眼珠竟被挖去。李浣大惊,不知何人能伤了此灵猿。忙撕下衣襟替它包扎。
累了半夜,李浣疲累之至,终于沉沉睡去。

忽然惊醒过来,发现大猿正立于面前,一只独眼盯着自己看,流露出奇特的神情。
李浣不知何事,便坐起来。
大猿忽然伸出长臂,抱起李浣,转身狂奔。李浣只听得风声呼呼过耳,心下惊异无比。

到了李浣初到谷中时大猿带他来过之山洞下,示意他跟着爬上来。当时李浣重伤,无法攀爬,现在伤已痊愈,功力大进,爬这石洞虽不快捷,倒也并非甚难。
到得洞口,李浣大惊。

洞中竟有数百头大猿!
当中蹲着的那个,是李浣有过远远一面之缘的白猿!——李浣忽然心下一震,发现现在近看,竟觉得有几分面熟,电光石火之间,突然想起当日在火翼教秘室内所见那张火翼教主的图像!
眼光一扫,洞口皆是累累人骨!——而昨日被大猿背走的厉洪尸体,被撕扯得只剩下半张脸。
只见救李浣的那头猿缩着身子向白猿走了几步,怯怯地吱呀了几声,独眼内颇有谄媚表情。
众猿冷冰冰的眼光扫过来。李浣忽然明白。

转身欲逃,却见众猿堵住了洞口。

“原来你当时未吃我是嫌我太瘦么……”李浣叹道,举起右臂来看,果然已经健硕很多。

长剑未带上来,绝技已练就却无武器。
李浣命中注定是要被以众欺寡的人啊……

五、终
救命————

武功举世无双,理应名动天下,天下第一绝学凤凰羽在世间唯一传人,英俊潇洒正当华年,身负血海深仇,尚不及行侠仗义的少侠李浣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声呼喊。

半个时辰之后。
月光清冷,照入洞口,新鲜的白骨折射出莹莹光芒。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