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王者之师队]寂寞之城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王者之师队]F1征文2004作者:R

A、

他们只占了不大的一个厅。
五个人都过了鼎盛的年纪,法官,被告,律师,公诉人,还有一位警长。
临海的窗玻璃碎成四散裂开的纹路,窗外的天气有些阴沉。门打开时,吹进的风夹着冰冷而腥的海水气息。
新进来的人摘下眼镜,搓了搓手,黑色的风衣兜帽落下了,露出微黑瘦削的面容,和凌乱的黑发。
被告席的女人动了下身体,遇上警长的视线,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法官敲了下锤子,宣布择日开庭时,新进来的人开了口,“被告因身体状况申请保释。”
她的声音低沉而略带沙哑,是抽多了烟的结果,语音是时髦的东部音。
警长似乎想说什么,却到底也没说,法官看着被告搭在栏杆上的手,那是关节肿胀变形的手。
身型臃肿的女人,注意到他的视线,将手收了起来。坐得离她最近的律师听她低声嘟囔了句什么,没听清。接着他就和那个衣着时髦,脸色却很不好的年轻女人面对面了。
“法庭请的律师?”
他觉得受到莫名的侮辱,挺了下腰杆。
对方却只是点了下头,望向穿着厚厚灰棉布服的中年女人。除了拿支票外,再没开口。

她们朝汽车走去时,年轻的孩子从他们身边跑过。嘻嘻哈哈地停在不远处,两三个年纪大的小孩,突然弯腰从地上拣小石块扔了过来。
“杀人犯!”
中年女人避开石快,追上去几步,“小混蛋,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们!”
她停住脚,回头看向停在车边的人。
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在那已渐陌生了的容颜中,看到类似沉思的神色。
下一秒,车门被猛地拉开了,冷漠而沙哑的声音向她道,“进来吧。”
她绕到车后坐进去,一路上在后视镜里打量着她。
开过平整的滨海路后,车颠簸起来,她才注意到车很新。
“你开车过来的?”她诧异。
“怎可能?”安,她的女儿,冷笑了一句,“从东海岸一路开过来,你也太瞧得起我了。”
直到她的住处,她们就没有再说一句话。

凯茜开门的时候,安的手机响了。
安看看号码,皱了下眉,把手机按掉。
许久没有人回的小屋阴冷潮湿,做母亲的人搓着手,赶紧过去开取暖气,却发现煤气也被切断了。
冰箱里,除了矿泉水以外也没有任何别的东西。
安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凯茜看见她的目光缓缓掠过屋里的摆设,不由想起她离开家的时候。
身量比现在略矮一些,也略胖一些。她眨了眨眼,走到她女儿身边,拿过她的钥匙。
“我先出去买点东西,你休息一会被。”
等她再回来时,安还穿着她刚进屋时的衣服,坐在窗边的凳子上。
凯茜忙来忙去的,先用电卡和煤气卡开通了屋里的照明取暖,又从车里一袋一袋搬下她买下的东西。
搬到第三袋时,安过来帮她的忙,两人的手碰到一起,她察觉到安的手指冰凉。

直到晚饭时,安仍旧沉默。
中间她的手机响了若干次,但接起的只有两次。
头一次时还好,只说了“刚到”,“对”,“没问题”,很快地挂掉。
第二次时,却听了两句就把手中的叉子重重拍在桌面上,“我说过马上就回去。”
对面的人似乎在解释什么,凯茜看着安的鼻子突然皱了一下,用极鄙夷的语调说,“这么快就让她爬上了你的床,看来你的老二还真是不能等啊。”
说完,挂掉了电话,对上凯茜的视线。过了半晌,微微冷笑。
“怎么?想问就问啊。”
做母亲的人,目光一低,落在几乎没动的盘子上。
“多吃一点吧,然后早点睡。”
“呵,早起早睡,等等等等。”
她抄起一杯水,走到沙发边在旅行包中翻了一阵,拿出一瓶药,看也没看地倒出许多在掌上,就着水喝了下去。
“也是,早点睡,明天一早还来得及走。”
她说完就摇摇晃晃地上了楼。凯茜上去看时,她已趴在床上睡着,连衣服都没脱,只胡乱盖了被子。
凯茜叹了口气,努力翻动她的身体,帮她把外衣脱下,关上灯,她下到楼下,看着胡乱摊成一堆的旅行包,想了想,还是去收拾了下。
手碰触到一个大大的白瓶,她瞥到瓶上的标签,楞了一下。

这一夜凯茜翻来覆去,一会想到以前安刚生下来不久,小小的白白的,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一时又想起她离开家时,板着脸看不出丝毫表情,竟然是直到天蒙蒙亮才睡去。再睁开眼时,只觉阳光晃得耀眼,连忙起来,喊了两声,没听见回来,探头向外,才看见安穿着家居的衣服,坐在门廊那儿的晃椅上,望着远方出神儿。
她做好早餐,正要去叫安时,安的手机响了。
安抬眼看了下她说,“帮我按掉就好了”,看了下号码,却还是接了起来。
“喂,我是安。”
凯茜开始摆餐桌,天气很好,她决定把早餐拿到外边。
听见安静听了一会儿后,轻松的语气变得低沉一点。“是,那我已经知道了。无所谓,他们要这样安排你就这样跟着他们了。我?在十二年没有渡假以后,我突然发觉了能在海边静静待着的好处了。”
又停了一会,她听见安说,“维克,我说过了这是私事,我也希望它能一直保持这样:私事。”
凯茜等她挂掉电话,示意她吃点东西,清晨,阳光还有充足的睡眠对胃口似乎是好事,这次安起码露出对沙拉有兴趣的表情,却也只吃了一半就推开了。
“那位维克-默先生,我看过你给他写的报道。”凯茜说。
安笑了起来。
“不只报道吧——说起来,这种天气真是似曾相识。连来的人都差不多。”
有一会儿凯茜没明白过来,直到她一扭头,看见气喘吁吁爬上台阶的警长。

凯茜咒骂了一句,端起盘子进了屋。安笑着将脚翘到另一张椅子上。
她身上穿的还是多年前的睡袍,宽大而短小,下襟滑开了一些,露出泛着不健康苍白的肉色。
跟在警长身后的小警员,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扭过头去,脸红了一下。
“安你长大了许多。”警长说着,呼哧着拿下帽子扇着风。
“是啊,你一定很失望吧。”安笑着说,然后转向露出不解神色的小警察。
“你们这位长官呢,曾经连续盘问了一个父亲刚死的小女孩五个钟头,就为让她证明杀人者是她母亲。”
“安,你和我都知道凶手是谁。上次她很幸运逃掉了,但是这次就不会有那么幸运。”
警长这么说。
“哦当然当然,所以为了不打破警长您这么多年有案就破的记录,也要把当事人我叫回来目睹——什么呢,有人上绞刑架。”
“什么传真?”
安看了眼警长的表情。
“给我的传真不是你发的?”
她耸了下肩。
“看来这个小镇上的正义人士还真不少。”
她端起杯子,轻轻咬着麦管,警长看了她一会。
“当年,我们也都知道是——但是不管怎么说,杀人是不对哦。”
“哦是,大家都是绅士,可以对他人妻子身上的伤痕视而不见。但当那男人突然死掉,这可就一定得弄个人陪命了——如经书上说,这是个正义之城嘛。”
她微笑,警长踌躇了一会,跺跺脚走了。小警察落在后边,拖拖拉拉要开口不开口的,安不耐烦,朝他笑,“你要问什么?”
“那个,我听说,你是默先生的……”
“情人?相好?姘头?”安笑道,向后舒适地靠过去,欣赏着小警察一直红到脖子脸色,悠然道。
“答案是全错。我只是他的经纪人。”
“我是想问,听说你成为他的经纪人是因为——”
“我走到他身边说,‘你好,我从小就是你的迷,请让我做你的经纪人,保证你会飞黄腾达’”
“真是这样啊?”
“当然是假的了。”
她看着小警察气鼓鼓地走开几步,叫住了他。
“有一点没错,我确实曾是他的迷。”


晚上的主菜是羊腿骨。
安看着端上的菜发了一会呆,笑得不可自抑。
“怎么,这竟然没被没收?不是证据,也起码有嫌疑啊。冰冻的羊腿骨做的凶器,烤熟了给来调查的警察吃下去,多好的侦探题材。”
“安,你在好莱坞待多了。”
凯茜的语气似乎是责备,下一句却是“那帮苯警察就是看多了你们拍的片子,所以才越来越笨。”
“真的吗?这么说之前确实有收走吗?羊腿。”
“硬说上边的血迹可疑,检查了还回来,坏掉也不能吃了,就扔掉了。”
“可惜可惜。”
安一边说着,一边就打开了手边的瓶子,熟练的倒药,吞下。
凯茜的笑容淡下去,看她的表情满是担忧。
“安,这样子吃安眠药是不好的,你该去看看医生……”
“哦?找个心理医生让她给我催眠,吃点自白剂然后就好象傻子那样告白不停?别和我提心理医生。”
“安……”
做母亲的人,语调中都是无奈。
安抬头看了她许久,身材是生了孩子就已经毁掉了的,现在,脸上也被岁月刻上风霜。
她将手中的纸杯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箱里。
“我倒是一直想问,既然反正是要动手了,为什么不更早一些?在他还没有——”

话音突然断在了这里,她扭转过头。窗外,夜色早覆盖下来,海潮声伴随着夜风,回荡在死寂一般的城中。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