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王者之师队]阴谋?阳谋?
主页>F1征文2004>又要开学  所属连载:[王者之师队]F1征文2004作者:R

f1work1号:女扮男妆(或男扮女妆)
2号:坠落悬崖
3号:绝代佳人
4号:灭门血案
5号:比武招亲
6号:上古神兵
7号:师兄师妹
8号:深山灵兽
9号:异域邪教
10号:人皮地图


1
因为某个传说,久未有游人的某湖边,响起男人诚挚的嗓音。
“恩公,我不会歧视异装癖……”
咬牙,白衣白发人扯出自己被紧握住的手。
“我说过我是个女人!”
仿若无闻地继续:
“单比起扮相恩公还算是很不错的。我在日出国时见过那边说是著名的美人,传说穿着上色巫女衣时千娇百媚――可惜那天早晨我刚吃的怀石料理。男人扮女人果然看不得――恩公你当然不在此列。”
她正想着是不是干脆将着罗嗦无比的人踢回水中,那人指着滑水无声靠近的一叶扁舟大叫。“快看,那红衣姑娘又跑来找你了……”
摇着羽扇的红衣人笑咪咪地看着眼前冷口冷面冷心的情人,话却对着旁边的人说,“我是男人。”
“怎可能哈哈哈。见到我没露出虎躯巨震表现的人都不是男人啊哈哈哈。”
羽扇轻摇,红衣人对着眼前一脸欠揍表情开口,话却是说给舟中人听。
“陵兄陵兄,有人说你不是男人,呵呵。”
黑衣男子朝水面望去,看见那里漠然站立的淡色人影,脸色就是一变。
“这位姑娘……你就算女扮男装,不带人皮面具也是没有用的。你看我们恩公,男扮女装地就很专业,连胸前都……”
红衣贵公子笑咪咪地看着那伸手朝禁地摸去的家伙,被他发飙的“恩公”直接踹回水中。
“陵兄真是忍得,泰山崩于前想来你也不会改色?呵呵。还是,早就预知天命,所以无欲无求?”
“我还没那种本事,能看清爬虫的天命。”那人冷淡开口。


2,

白衣少年将干粮口袋马鞍上解下,他立即叫了起来。
“哇啊啊,你这个狠心狠心的,竟然要对我始乱终弃……”
幽静林中并无旁观者,少年的脸却老老实实地红了一下。
他觉得很满意,同样是白衣,与前一位的朴实纯净不同,眼前之人散发出的清冷华贵的感觉,可惜的只有一点――
“唉,人家结拜个小兄弟就能在最后发现原本是个美人,大美人,天字第一号宇宙霹雳无敌的美人,为什么我就要老实认个男的当兄弟呢。”
少年眨了眨眼睛,长长上卷的眼睫毛洒着林中阳光,表情疑惑。
立即改口。
“虽然说我……那个好好地在江里泡澡被人从天下落下来砸到,不过也幸好小兄弟你不是那什么道义摆两旁的家伙,不会放着重伤病人不管,自顾自地去找你那武功高强,天下无敌,根本就不会出事的弟弟啊哈哈。”
“我……不确定,小黑他这次的对手是……唉。不说了。龙先生,我很好奇,这样三九天你为什么会在江中泡澡?”
愣一下,然后拣一个对方身上凑手好拍的地方拍拍拍。“那是个人兴趣哈哈哈。”
眼见对方明显不信,心中也知这个身手高强的少年只是未经世事绝非善良可欺,黑眸一转奇诡一笑。
“小兄弟,我可曾问过你与西域圣剑道有何关系?可曾问过你在西域悬崖一跃怎么就落到中原江中?”
对方沉默半晌,默默点头,牵过马来。男人正待站起,却见对方早飞身上马,只留一个潇洒无敌的背影和匆忙一句,
“地上有十天份的干粮还有足够你回中原的银子,我有急事,不能奉陪了。”
余音远去,夕阳将他最后的余晖,默默照在半跪半坐,一时嘴张大无法合拢的男人身上。

3,

芙蓉如面柳如眉,游人只合江南老。
怀揣一片破碎玻璃心,先被如兄如弟的恩公一脚踹下江里,又被如敌如友的小兄弟始乱终弃的龙某人,满足地叹了口气,摸了摸已经凸出来的小腹。
这个,绝对不是缺乏锻炼导致六块肌消失脑满肠肥出来的大肚腩哦,只是吃饱、吃饱的正常反应。
念及圣人说饱暖要思什么什么,他自也从善如流,一双贼忒兮兮的眼睛,就只在楼下湖边,人群深处扫来扫去。
身为武林高手,自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多时就从名字暴光率中分析出,这城里最美的大美人,既不是晚晴楼的沉沉小姐,也非不夜天的玲玲姑娘,而是号称绝代,色艺双绝的依依美人。
打听好了先回客栈休息,采花的事是不干的,不过夜半月明人儿不寐,正是探访佳人好时节,连台词都是预先准备好的。
“我以为只有我夜半无眠,没有想到依依小姐你也一样。”
灯中月下看美人本来就胜平日百倍,更何况那幽幽一声长叹,真是听得人热血沸腾,只想奋起神勇……呃,那个,替美人解决难题。
“依依小姐心中若有何难为之事,不妨说出来听听。”
“唉。说了也是没有用的啦。”又是一声幽幽长叹,“有时选择太多了,也真令人烦恼。”
寒风,冷汗,随意挥挥扇子,啪一声扇股折断一根。果然此夜不利出行,还是速速返回。
美人却选在此时挑开珠帘,被那双秋水妙目一扫,但凡是个男人,就难免脚也酥了,身子也软了。不由自主就问,“依依小姐烦恼什么选择呢。
“选择一,绝代公子;选择二,不二刀客;选择三,翩翩可儿……”
“听起来都也不错。”
“所以才烦恼啊。到底要分别穿什么鞋子去适合去配他们呢?”
咣当一声,整齐划一,却是数个身穿夜行衣的男人栽下墙头。龙某人一边庆幸自己下盘扎实,一边趁乱作别,独留佳人尚在支颐苦苦思索。

4,

人要不顺果然是喝凉水都要塞牙的。
所以他还没进客栈门就知道有事发生。
别的不说,就说那之前拿着跟胡萝卜在门边啃的大眼不抬的店主,竟然亲自来开门,诚惶诚恐地把他往屋里请。
所以他看见那个浑身散发寒气的家伙前绝对,绝对是已经进行好心理建设的。
“这么快就被你们找到了,效率可真是越来越高了,回去每人官升一级,钱发千两哈哈哈。”
“我再升官就只好篡你的位,还有不好意思,你今年的年份银子已经用完了,要给我发奖金拜托记帐画押按手印,别忘了算利息。”
他的首席财务官轻言细语地回答,还附送一个绝美笑容。呜呜,他早就说过,看见他不发抖的都不是男人!
脚下打颤是脚下打颤,是男人关键时刻就一定要挺住,面上笑容那更是一刻也不能少。
“明月竟然没和你在一起,难得难得。”
“她说找了几个帅哥一起玩,游戏新鲜还是你亲自发明的叫蹦级。”
偷偷擦擦汗,老婆跑了,难怪这家伙如同更年期提前如此变态呢。
“哈哈,明月一年忙到头,偶尔想也放松也是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说起来上次我们例会时她不是就露面了吗,兴致还很高。”
对方温和一笑。
“是,我问她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她说,当然啊,要去看帅哥嘛。”
真热。真热。龙某人暗自庆幸,幸好这家伙老婆审美观绝对有问题,放着如自己般大好男人不要,偏去逮着一堆弱不经风,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的男人狂捧……不过为了享受短暂虚荣被眼前男人恨上――还是想也不要想吧。
突然想起一事。
“我们帮派被灭了?”
躲开迎面飞来飞刀,对面人冷冷言道,“是国家。你什么时候才能有自觉?很不幸,外无强敌内无法家,平稳得很。”
“那是――不会是有女人大着肚子找上门来吧。啊啊啊你们可千万别相信,我一向是小心得很,不信我可以滴血验亲给你看!”
这次没能躲掉,几丝头丝画着凄凉轨迹缓缓飘向地面。
“又不是这个又不是那个,你这么着急找我干吗啊?”
“蜀中天剑盟全门被灭。”
刻意一顿后――“传说帝王星主现世。”


5,
“您觉得这大棚子怎样?”
“不错,很凉快。”
“那这招牌呢?”
“比武招亲?俗气了点……”听见有人咳嗽了声,“不过俗得好,这叫雅俗共赏,大俗就是大雅啊哈哈哈。”
“那这天气您看……?”
“也很好,不热不凉。”正好睡觉。
“那就请您坐在这后边好好等着吧。”
“行行……哎,等等,我看小温也不在小白也不在十三也不在明月虽然回来了不过她就算想东食想宿有人也该不答应……咱们这是给哪家招亲哪。”
“瞧您这问的,这么大的排场,除了您以外还有谁能用得上。”
“――快叫上来看看,我还不知道我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呢。”
“您是没有。”
“那同母异父也一样。咱妈当年也是大美人,俄国公使一看就直叫‘小甜心’”
“行了吧您,您即没亲姐姐妹妹也没过继的,这招亲的,就是您哪。”
“……他奶奶的,把那混蛋给我叫过来。”
对方倒是来得很快,气焰还很嚣张。
“你说,不就是个灭门血案嘛,你给我来个比武招亲是什么意思。”
“不是普通的灭门血案,是打着帝王星现世旗号的血案。不赶快澄清,会很麻烦。”
因为传言中已经是将带来横空血劫的人了,不认识的人会很容易听信流言。真的被天下群起反对,他们这几年铺的基业,垮起来也快得很。
说得都很有道理,听着就是不爽。还是忍不住一句。
“他奶奶的。你们这是让我期待来比武的人多点好呢,还是少点好呢。”
对方神色不动。
“您若是担心这个那大可不必。这次广散英雌贴但凡有点名气的都没拉下,连娥眉派五毒派的天山童姥派的也都在内……”
咬牙切齿。
“你们把我就这么卖了一定爽得很吧。”
“哪里哪里。事发突然,来不及好好策划,损失了很多独家转播费。”
“……”

6,

虽然没有期待(畏惧?)中的人山人海,到正式“比武招亲”的那天,却也是三山五岳九湖四海,僧俗儒道,三教九流的人来了满坑满谷,只看到龙天策脸色开始发白。
“这、这,为什么会有带把儿的也跑来了?”
“只要赢了就能坐拥半壁江山,这种机会谁不心动?”
“可是我是男人啊啊啊!”的喊叫还未来得及出口,猛可里只见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一身桃红柳绿的跑过旁边,顿然脸色发白。
“那那那那是什么?”
“放心,自然也只是为了看热闹,增加历练,寻找工作机会等等原因过来,也不是每个人都想做做第一女主角的。”
他稍稍安下心,却听杨潇阴阴补充一句:“看情景也许是第一男主角说不定。”
一句话害得他怔忪不已,连在人群中见到恩公和那曾有一面之缘名为的陵的美人都没时间打招呼;斗场上也早打得天翻地覆,阴云四起。眼见一个做和风打扮的阴阳师手下毫不留情,将身材修长,皮肤白皙,凤眼微挑的美女打落台下,龙天策不由微微摇头,心中怜惜。
却突听得一声“呀呸”的叫声,音调略显尖锐,语气却可爱得紧,一个黑衣少年跳上平台,右手一招,远处山峰崩裂,隐然风雷声大作。
“不、不会吧,连钢达这种上古神器都出现了。”他要晕倒。
“是紫霹雳啦。真是,都叫你不要用那种鸟语了,紫霹雳多好,听起来又神气又大气。”这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旁的明月的声音。
呃,仔细一看,现在在这台上打得生龙活虎的小家伙,起码比他对手的阴阳怪气要好点――何况他这么拼命为自己,要说不感动那也是假的。
“呵呵,果然是妈妈的男孩儿,当着他的面打伤花夜魅,可是不想活啦。”
――等等。
“刚才那位漂亮的大姊,是现在台上这位他妈?”
“……我每月辛苦写回的青楼报道你到底有没有在看啊!”
“有有有,不过你也没附上照片……”
为什么没有人说一句,起码也要限定个未婚的条件啊。他还年纪轻,不想做便宜爸爸啊啊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