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王者之师队]回声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王者之师队]F1征文2004作者:Herman


办公室是一幢几乎破天的大厦,大厦一层有间酒吧叫“回声”。
算不得好名字,有一点点北方文化圈里故做深沉的味道,放在南方的都市里,会让人有各种奇怪地联想,比如娱乐圈,再比如“恩怨情仇”。
关彩怡从来没想过要进去。
第一次闯进去的时候是周末加班后的下午,同事们提议去喝一杯。太阳把天色晒到发白,谁都不愿顶着烈日走出去,于是近水楼台,去了“回声”。
里面很安静,完全不是关彩怡所想象的样子。
夏日楼头,光线很明亮,看得出主人有意识地控制着空间的亮度。入口处很幽暗,楼层内看不到酒吧里,而酒吧里面也无法向商务楼窥看,让人心安。
同事们压低了声音与吧台中的服务员打招呼,要了酒水。全都是熟客,只有彩怡例外。
大家坐到靠窗的地方,惬意地品尝着精心调制的鸡尾酒,暑气与周末加班的怨气好像一点点平息下来。也许是太过熟悉,几个人偶尔低声交谈着,并不是太多话。
然后关彩怡看到那个奇怪的男人。
如果说奇怪的话也许只是关彩怡一个人的想法。
那男人与一帮朋友坐在一起,但一直没有与那些人说话,只是拿着副扑克,抽牌、切、洗,然后带着笑容看着与他说话的朋友,点着头。
一句话都没有,也没喝任何饮品,嘴一直是闭着的。
关彩怡看了一会儿,耸耸肩,端起眼前的“红粉”。
说真的,这家店有点意思,别处都叫“红粉佳人”,这里却只取了头两个字,听起来顺耳许多,化腐朽为神奇。
她略略往后靠,放松着打量四周,酒吧装饰很简单,没有太多花哨的东西,细节上却一丝不苟。
空间中很安静,背景音乐在听得到与听不到之间,关彩怡忽然觉得自己听到了细细碎碎地如同天籁的声音,“咦”了一声。
同事们转过脸来。
“那个……”关彩怡伸手指着头顶一串装饰风铃。
暗色的,形状各异的七彩玻璃块,有种妖异与奇怪的别致,在空调间里也会因为气流的变化轻轻相互撞击。
“真漂亮,不知道从哪里淘来。”关彩怡酷爱旅游,一向喜欢这类装饰物,自己也淘了不少。
“淘不到的。”吧台上的服务生送酒过来,轻轻搭话。他大约三十岁的年纪,气度沉静,让人顿生好感。
“哦?”关彩怡抬起头来。
“是别人寄放在这里的礼物。”男子笑着,放下酒准备退下。
一帮人的好奇心都被吊起来。
“是手工制品?”都市里的人个个玲珑剔透,很容易猜到答案。
“大约有什么故事吧……”女人们都喜欢传奇,几个女同事已经兴奋地开始讨论。
“难不成是这间酒吧名字的来历?”
关彩怡只是呆呆地盯着风铃,那样细致的手工,不知是怎样的人,用什么样的心情才做得出来。在这片干净的空间里,声音一点一点荡过来,像述说着旧时的故事。
出酒吧时,对面那桌的人还在,那个男人也继续着他的扑克游戏。
关彩怡有一点微熏,借着酒力悄悄问服务生,“那一桌是什么人?”
“客人。”服务生温和地微笑。
咦?关彩怡觉得面上有点发烧,静静地退了出来。
“居然请得到这样的服务生。”她与同事感叹。
“服务生?”同事取笑她,“那是酒吧的老板,下午人少时便一个人看店子。”

这些日子事情繁杂,让人喘不过气,所以才在下午茶的时分偷偷溜到“回声”。这次是一个人,想坐到上次的老位置上——风铃的下方。
可惜已经坐了人。
那个人穿着浅色的羊毛衫,西装搭在椅背上,面前摆着一杯没有动过的鸡尾酒,正在以算命的手法洗一副扑克牌。
关彩怡瞪大了眼睛。
男人抬起头来,愣了愣,然后笑笑说:“好巧。”
关彩怡有些尴尬,没想到对方会记得自己。
“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少,注意到这只风铃倒没几个。一起坐吗?”
点点头坐下,老板拿了酒单过来。
关彩怡看了看酒水单,瞟了一眼男人面前由浅蓝到冷绿的饮品。
“澄碧”老板笑。
“嗯?”
“他是说我的酒,”对面的男子声音温和,“杜松子酒加薄荷,要不要试试。”
关彩怡耸耸肩,忽然发现有一种酒的名字居然叫“回声”。
老板看到了她诧异的目光,轻轻笑道:“不是适合女士的饮品。”
对面的男子笑起来,“这间酒吧就是会用名字骗人的那种,不过回声肯定不适合在工作途中小酌一杯。”
结果还是点了红粉。

“你与老板很熟?”关彩怡忍不住问。
“嗯,多年的损友。”男人还是玩着手中的扑克,“对了,要算命吗?”
“咦?”关彩怡吓了一跳。
“闹着玩而已。”男子看着她,“要不要试一试?”
关彩怡迟疑地按男人的说法洗牌,十分麻烦,不过在心情杂乱的时候倒是让人很有些兴趣。
男人翻开第一张牌,“你今天心情很乱。”接着看了看第二张,“与爱情有关。”
关彩怡几乎跳起来。
自己从进酒吧起一直保持着笑脸,这个人从哪里看出来?
“你在考虑自己的前程,为两个人的将来而烦恼。”男人一边翻牌一边继续说。
关彩怡按住了他的手,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么知道?”
“扑克牌告诉我的啊。”男人挂着调皮的笑容。
扑克牌??关彩怡不相信。她从小就只相信自己把持命运,对有迷信色彩的求神算命都不感兴趣。
“你在想,他可能不是最适合你的那一个。”男子轻轻说。
关彩怡一惊,手一抬,几乎打翻面前的“红粉”。
“真的被吓到了啊。”男人连忙收起手中的牌,“对不起。”
关彩怡捧着头,忽然间想落泪。
是的,自己有很好的机会发展,他也是。只是他希望两人赶快结婚,关彩怡不再工作。从金钱的角度出发,他绝对养得起全家。
而另一边,关彩怡的追求者并不止这一个,有年轻的男性崇拜她,处处以她为重。
可是,她已定婚,结婚的日子迫在眉睫。
“要不,抽一张牌吧。”男人伸出手来。
关彩怡压制住冲动和情绪,随手抽了一张——方块10。
“原来是这样么?”男子笑一笑,“你执念太深,不适合结婚。”

他没有说错,关彩怡接受了去德国的工作,放弃了婚礼。
忙乱之后接着忙乱,关彩怡在出国前的最后一天才像想起什么似的,又去了一趟“回声”。
是早间,老板不在,那名男子也不在。
她点了与酒吧同名的那份酒。
一入口就辣得几乎呛出来,眼泪挡都挡不住。
原来这就是回声吗?
不是不后悔的,可是,人生总有取舍。
她抬头看一眼,才发现那只风铃已被人取走,大约是放到另一个地方,继续旧日的故事去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