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温泉·游人邀星队][无效绕圈]无题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温泉•游人邀星队]F1征文2004作者:轮回里的妖精

[无效原因:文中未出现赌约情节]

1
圣山,银色的月光笼罩着神都,一切都浸在如水的月光里,朦胧而冷清,一切白的透明。
这里是整个大陆的中心,也是魔界和人类唯一的通道,五百年在一场残酷的战争后,三界的在这座缥缈的圣山上定下了契约。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牧愿之战让三界暂时得到了安静,据人类的典籍记载,那场战争让山脉移位,沧海翻腾,大陆上更是硝烟迷漫,魔界也天翻地覆,黑暗精英在那场战争里面几乎全军覆没,魔界就退回大陆下面的世界。
但是魔界不甘心就这样只能在暗之大陆深处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他们的继承者,楓吟,一生下来就被长老们耳提面命要让魔界重返人间。

他是魔界有史以来最有强的帝王,真身是一种威力极强的怪物,体积庞大,身上有着金色的鳞片,每当他现出真身,天地间惊雷闪动,破坏力极大,整个魔界,罕有匹敌。

他在沉睡,冰冷的水浸在他的脸庞,晶莹剔透的淹过他的秀气的下颌,低垂的睫毛挺直的鼻子都浸在如烟的冰泉里,宁静的,没有一颤动。

他的一袭银发披散开来,像温柔的银色花朵缓缓绽放,在冰冷的湖面荡漾开来,反射出夺目的光辉。这是纯正魔族血统的发色,一种颠倒众生的摄人心魄的银色。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紫色的眼眸如同一泓秋水,深不可测,他平静淡然的脸上,却有着说不情愫,似讥诮,似厌倦,似忧伤。

弟弟,我会让你后悔的……

喃喃的咒语响起

死灵的法衣 魔界的诸神 请从荒芜的沉睡中苏醒 带回嗜血的力量

慢慢的 泉水如同被倾泻出来一般旋转着上升,成为一道透明的水柱,而他转眼就不见了。

那天,圣山附近有人看见一个怪物从神殿里面飞了出来,天上电闪雷鸣,风雨大作。

2
大陆上宁静的小村庄里面,全村的人在远离战火的地方过着富足的生活,村长和长老们正在商量明年一些播种计划,一切美丽的如同一个童话般的梦。

一个下午,强盗们悄无声息的来了,人们惊惶四散,血和火燃烧了整个村子,凶恶的强盗们在大肆掠劫后焚毁了整个村庄。劫后余生的一些人们聚在一起,流泪商量重建的事情,村长的两个孩子就被派出去临近城市讨生活,希望他们两个可以筹集一些钱款。

弟弟剑肆和姐姐水月,带着全村人的希望上路了。姐姐是优秀的剑客,而弟弟剑肆却只对魔法感兴趣,可是他不愿意背诵那些深奥的典籍,经常自己没有事情自己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魔法,比如一次他研究出来风系的小魔法,结果把村里的长老的头发吹的炸起来,成为全村的笑柄。

他们沿途终于到了临近的荆州城。这是一个富庶的城市,守卫森严。因为持续了五百年和平的大陆已经逐渐烽烟四起,所以对往来商旅盘查异常严格。姐弟俩找了一家很便宜的旅舍,日子开始很艰难,剑肆整日研究他的魔法,姐姐水月就出去做雇佣兵,她不是最好的剑手,却是最拼命的,所以很快地他们就有了很多的金子,全是水月用命和她的快剑换来的。而此时剑肆的魔法也出了很多成果,他用研究出来的火系魔法给人烤野猪吃,用水系魔法给人假充巫师求雨。

很快的,动荡不安的东部大陆,强盗四处游荡,战火很迅速到了荆州城。因为攻城的时候,水月的快剑杀了一位强盗头领,得到了勇士的勋章,这是雇佣兵的最高荣誉。他们把钱带回了村子,终于重建了故乡,为了剑肆的魔法,姐姐绝对带着他去上西部大陆的最好的魔法学校,无论多么辛苦。

他们一路结识了很多游吟诗人,姐弟俩并肩战斗的事情被写进了诗歌。沿路一直都很不太平,魔兽肆虐,强盗横行,最富庶的东部大陆已经四处干戈。西部大陆是苦寒之地,条件恶劣,路途遥远,姐弟俩经历了很多波折之后终于平安到达,剑肆进了这家最优秀的魔法学校,可是由于他根基尚浅,又不愿意背诵咒语,只好靠着作弊为生。在考试中,因为他催动自创的魔法,烧了整间学校后,再没有老师愿意交他。

他带着一封老师写的推荐信和姐姐一起去了南部大陆,南部大陆是五大州最强大的,不像其他各州遍地诸侯,南部大陆只有一个统一的强大王朝,郢朝,并且正在准备陆续征服其他大陆。穿过苍茫的森林,越过冰冷的苔原,他们找到了所要找的魔法师。他惊叹于剑肆的天赋,说他是大陆上具有魔法灵力最强的,不惜倾囊相受。而水月则每天夜晚出去杀魔兽磨练她的剑法。而剑肆一次失败的自创后,一不小心把所有的魔法典籍和药材全部淹了,被气昏的魔法师婉言相劝他们去郢国讨生活。

就这样,姐弟俩又沿途出发了。她们一路的故事被游吟诗人写下,后来流传成最有魅力的传说。

3
楓吟站在郢都的宫殿里面,银发宛如夜光泻地,辽阔的大殿里面,他凝视着天上的星星,眼神里面充满了寂寥。是不是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宿命星星,他的星是哪一颗呢?追寻了这五百年,看见苍茫大地上由和平变成混乱。他所追逐的,想念的,寻找的,就是那梦里相见温暖身影,五百年了,你知道我在找你吗,弟弟?

殿里面的青色火焰慢慢的熄灭了,楓吟面无表情的看着黯淡的火光,喃喃自语“我做这些,我要得到什么吗,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得到。”

他的身后,忽然来了一个美丽的苍白的女子,魅笑着走向他,大王,我已经遵照命令把我们最新研究的小魔兽“忌妒”“自私”“冷酷”投放人间,现在五洲已经乱起来,这些魔兽已经住在人类心里了。

“做的好,天外,只是听说你最近吃了不少人,还用鲜血洗澡,你先回去地下去吧,你这样我很容易暴露的。”他扬起狭长的眼睛,里面闪过不悦之色。

他从魔界中逸出,杀了郢国的国王,自己假扮成他的样子,利用郢国先现在的力量,决心统一五洲,人界一统,然后他打算恢复魔族的统治。在遣走了吸血的手下后,楓吟打开命人精心绘制五洲的地图,硝烟弥漫,狼烟四起,随着他手的指指点点,无数的军队们出发了,开始了浩浩荡荡的艰辛的征程。而无数的反对力量开始争夺,利益的纠合,国家的兴亡,背叛力量的整合,五洲陷入无边的战火,这一切都只是未来富强大陆形成的序曲。残酷的战争席卷着郢州以外的大陆。东部大陆已经征服,西部大陆正被团团包围,北部大陆有一股顽抗势力,需要派兵支援,他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其实只要人们的心乱了,就能有机可趁。自古以来,人们不是被外敌打败的,而是自己人。

风吹着他白色的衣襟,月光将他的影子在大殿拉长,显得分外冷清,其实他一点都不像一个魔,相反,他像一个英俊晶莹的精灵。他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拨着那个水晶球,忽然眼里由流光异彩闪过,叹息到,“你来了,你终于来了,弟弟,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

夜里,人们好像看见皇宫高耸入云的大殿里面,有一个金色的怪物呼啸着冲上云端,当夜,郢国忽然下了一场瓢泼大雨。

4 一路魔法和和剑法都大有长进的姐弟俩向郢国走去,沿途听说家乡已经被征服的消息。生逢乱世,他们小心翼翼地相互彼此照应。可是很快他们就被士兵们带到了皇宫,那是一座巍峨的用洁白大理石砌成的皇宫,有很多的鸟在上空飞过,连绵的金色的树林,树叶都闪着金色的光芒。

在高耸入云的大殿,他们看到了国王,那是一个有着灿烂笑容,高傲寂寞的男子。剑肆惊呆了,因为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了自己,那种熟悉的感觉,好像人忽然看见了自己的影子。空荡荡的大殿,楓吟的银发飞舞,深若幽潭的眼里有着淡淡的殊离和嘲弄,却也装满了深情。

“弟弟,你来了,我终于见到你了。”楓吟看着剑肆那如黑夜般的头发和眼眸,静静地告诉了他们一个故事。

在五百年前的那场残酷的战斗里面,我们的母亲原来是神界的女子,因为和魔界的恒沙王私通被赶出天庭。我们的父亲在那场战役中死去,我也被魔教的长老们带回去,可是那个时候,他们說我还有一个弟弟没有找到,听说是被神界的人带走了。你应该是后来被天界的人发现,又重新被丢在大陆上的。

剑肆恍恍忽然回忆起一个温柔的笑脸,还有美丽的花园,那是在梦里经常闪过的画面,原来一切都是真是存在的。水月温柔的告诉他,爸爸曾经告诉我你是在在村后的树林里面找到的,我们不是亲姐弟。剑肆惊讶地看着眼前两个最亲近的人,一瞬间发现他所知道的世界偏离扭曲,他恍惚的想着很多的梦境。“哥哥,我经常梦见你,您不快乐吗?”剑肆轻轻的说。

残酷的命运总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出现,无情地揭露温情的面纱,露出赤裸裸的现实。“亲爱的弟弟,我们之间只能有一个人可以活下去,因为其实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神和魔的体质不完全一样,才生下我们这样的怪胎,我们必须要融合起来,这是五百年前就已经注定了的悲剧。”楓吟安静地看着剑肆,现在大陆上最强大的魔法师,眼神清澈冷列。

七彩的光柱穿越苍穹,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法师和暗黑大陆的魔王开始斗法。大殿上,两道相似的修长身影,一个银发泻地,一个黑发飞舞,两个同样美丽的令人惊叹的男子,有着英俊出色的容颜,只是一个更加骄狂些,一个更加淡定些。大殿外面悬崖如刀,万丈深渊。楓吟翻飞的衣袍如雪,而剑肆则迎风稳稳站立。成片的羽毛托起他的身体,他喃喃念道,慈悲的诸神啊,请请从契约之血的要求,赐我流枫之剑。一把有着冰一样透明的剑刃出现在他的手上,瞬时,大殿上划过一道痕迹。

楓吟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已经变了,像出鞘的利剑,那洌洌的光芒锐利而夺目。而此时的其他的大陆上,尸骨成堆,血流成河,战争让世界疯狂。

两个激烈战斗的人忽然分开,楓吟扔掉手里的剑,化作一只金色的巨大的怪物,长长的尾巴劈开大殿,高昂的头颅撞破殿顶,飞上天空,整个大殿摇摇欲坠,接着轰然塌下。剑肆和水月紧紧地抓住龙尾,坠落到地上。剑肆挥手出剑,锋利的剑刃划破了楓吟的脖子。伤口不深,鲜血流了出来。

“哥哥”,剑肆轻声地呼唤,声音像风一样柔软,他抛下了手中的圣剑流枫,轻轻地用手拂上楓吟的脸庞,让那双骄傲清澈的眼睛和自己对视,“我不会杀你的,那样的分离,一次就够了。”他的剑深深地插入地下。

“你知道我们的融合,只有比较纯粹的人才可以获胜。” 楓吟轻轻地说,他没有流露出过多的哀伤,“我好累,我等这一天太久了。”他的容颜苍白,银色的发丝垂了下来,浓浓的睫毛低垂着,如同死水一般没有一丝颤动,像一只飞不动的蝴蝶。

“你虽然是魔,心里却有着善良的部分,所以反而我比你还要纯粹。哥哥,我一直以为获胜的人会是你。”楓吟的手在空气中抓了一下,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神落寂而温柔地凝视着剑肆:“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现在我知道了我一直找的人是你,只是你现在已经不再需要我了。”剑肆拉住楓吟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哥哥,你一直找的东西在这里,所以你不会是孤单一个,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楓吟微笑着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窝,“也在这里”。剑肆眼前一阵酸瑟,泪水夺眶而出。

“哥哥”,看着楓吟慢慢的阖起了眼睛,剑肆惊恐地晃着他,可是楓吟已经永远地停止了呼吸,他的身体还是暖的,可是心却已经停止了跳动。他的容颜如同初见的那样苍白,安静而了无声息,长长的睫毛永远覆盖住了那双紫色的眼睛。

哥哥,我不会让你孤独一个人的,剑肆缓缓地放下楓吟。黑暗笼罩着世界,一道黄色的斑驳的光影升起,楓吟的身体消失了,一个新生的庞大的怪物升向天空,有着金色的鳞片,尊贵的魔力。那一天,人们把这种怪物叫做龙。

剑肆落下来,他继承了他哥哥楓吟的心愿,娶了水月,统一了五洲,他们的子孙被称为龙的传人,是神和魔结合的后裔。而剑肆则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帝王之一。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