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温泉·游人邀星队]圣徒的赌约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温泉•游人邀星队]F1征文2004作者:心星灯

  雪界行将崩溃。
                 
  整个雪界人心惶惶,仿佛是末日的来临,雪界人开始疯狂起来,仿佛是最后的疯狂,每个人都为了疯狂而拚尽了全力。仿佛如此,便可以对得起这一世的生命,仿佛如此,雪界即便灭亡,也可以无憾。
                 
  雪界的疯狂源自圣人之死。
                 
  在雪界新年将至的一天,280岁高龄的圣人伽雪走完了生命的旅途,永久的睡去了。伽雪的存在,一直是雪界人的精神支柱,伽雪的圣洁,让雪界人永远有理由相信自己的灵魂是纯洁的,自己属于天地间高贵的种族。伽雪的存在,让每一个坚信道德力量的人们不必害怕或者担忧道德在雪界的消亡。伽雪以自己的智慧和圣洁给雪界人带来了精神的沉静以及心灵的安宁,他似乎是雪界的守护者,有了他,一切会很美好,没有他,一切将无法想象。
                 
  雪界人本来已经准备好在新年到来之际,隆重的庆贺伽雪280岁寿辰,没有人想到圣人伽雪也会死,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伽雪会死。伽雪在新年将至时的悄然逝去,让雪界的第三千八百八十个新年暗淡无光,悲痛迷茫失望压抑了每一个雪界人,也许只有孩子,在此时还可以笑笑,他们的心灵,本就是白纸。
                 
  在伽雪逝世之后,有人说看到雪界的圣山伽连雪山在一天夜里,溶化了巍峨的山顶。这个说法本来无人相信,可是不知从哪里来的大水,浩浩荡荡冲过雪河,几乎引发一场洪水。而雪界的变化,也就由此开始了。
                 
  道德不再那么显赫,人们敢于置疑任何的道德规范,人们将一切的一切全部踩在了脚下,圣人已死,祸端纷起,若连伽雪都无法永生,其余人们又还能期盼什么,在乎什么呢?没有人可以阻止这股冲垮一切的洪流,这洪流来自人心,伽连圣山溶化了,还可以疏导,人心的洪荒却无人可挡。
                 
  雪界内部的崩溃,引发了阿卡人的贪婪,阿卡人一向被认为是遭受神灵遗弃和惩罚的种族,雪界圣洁繁荣美丽温暖食物丰盛人们安居乐业,而阿卡人的居住地,却是被诅咒过的黑森林。那里终日不见阳光,除了一些肮脏的苔藓,长不出任何可以吃的食物。阿卡人就是在这样的黑森林里艰苦度日。当雪界人发生转变以后,阿卡人派来了他们最美丽的女子来到雪界,这些女子有可以让男人心跳的一切条件,而且她们的价格低廉,服务良好,享受她们的服务,很快就成为了雪界男子们一时的时尚潮流。这群阿卡女子,为阿卡人赚到了大笔的金钱,换来了大量的食物,使得也许受了诅咒的阿卡人终于有了改善生活改变命运的机会。
                 
  这一切还只是开始,伽雪在世的时候,雪界不会容忍妓女的存在,如今,阿卡人的妓女却成了雪界最风流的游戏。随着阿卡人的女子来到雪界的越来越多,她们似乎发现,也许可以将她们的男人们也一起带到雪界。以往,阿卡人害怕雪界人,是因为雪界人沉静安宁,每一个人都努力工作,生产出庞大的物质财富,也成就了伟大的精神力量,雪界人们所凝聚的这股伟大的精神力量,守护了雪界人的心灵,也守护了雪界的边界,这强大的精神力量可以阻挡阿卡人最野蛮的攻击,当阿卡人想尽办法希望进入雪界的时候,这股力量,产生出圣洁的光芒,让阿卡人的战车在阳光下变的腐烂。
                 
  可是如今,雪界先接受了阿卡人送来的美丽妓女,接下来,也许就该迎接阿卡人庞大的军队了。
                 
  圣徒离马就是在此时,与阿卡人的军队订下了赌约。
                 
  离马是圣人伽雪的徒弟,人们称他圣徒。伽雪当然不止他这么一个徒弟,可是,却只有离马成为了圣徒。
                 
  离马看到雪界的变化,心急如焚,心忧如焚,他看到雪界的那股精神力量渐渐涣散,再也不如以往般凝聚,他就已经知道,阿卡人的大军必将会来临。可是他没有想到,阿卡人大军未出,却先送来了美人,这一个个妖冶的女子,迷幻了雪界终生,也变乱了雪界人和睦宁静的家庭、生活。离马曾不辞辛苦,奔波在阿卡美人聚集的地方劝说雪界男子,可是,这些人连老婆的劝说都可以不听,又怎会在乎离马?人们嘲笑离马,说圣人已死,圣徒焉附?
                 
  时日渐久,离马明白,自己的努力是无效的。可是他却无法停止奔波,因为他不肯放弃,因为他看到了危险。他虽然大声疾呼请大家振奋精神,防备阿卡人入侵。可是,那些躺在阿卡美人肚皮上的男人,哪个能听得进去?雪界人都还保持着自己过去的骄傲和自大,认为那些阿卡人不过是些可怜虫,来讨些生活,圣徒离马也太过小气了。而且,雪接的大军也不是好惹的,即便阿卡人战车坚固,要敢入侵,也是自己找死而已。
                 
  人们常对离马的危言说这么一句话:我不曾听说有野蛮的种族可以战胜文明的种族。
                 
  离马无奈,只有独自一人前往雪界边界,走出雪界,前往雪界人听说都会觉得恶心更别提去看看的黑森林。
                 
  一路上,离马感到自己被一些人跟踪,有一股腐烂的气味弥漫,他知道必然是阿卡人。
                 
  离马不去理睬,继续前行,十天十夜的奔波跋涉,终于,来到了那个传说中无比肮脏恐怖的黑森林,那个阿卡人世代居住的据说受到神灵诅咒的地方。
                 
  可是来到这里,离马却大吃一惊。
                 
  也许千年来,他是第一个来到黑僧林的雪界人。放眼看去,到处是巨大的树木,可是这些树木几乎都已经枯死了,只剩下了枝干,还顽固的立在这片土地上。阳光,一如雪界的阳光,毫不吝啬也毫不偏私的洒落在这片干枯的土地上。这里没有传说中的黑暗,也没有传说中的肮脏,这里只是干枯,干枯的让人感到一丝绝望。
                 
  离马也看到了真正的阿卡人,阿卡人虽然穿得不如雪界人那么豪华美丽,可是却都很干净,他们身上也没有腐烂的味道,只有几个人,身上似乎故意涂抹了些东西,气狠狠地盯着离马,离马在他们的身上闻到了那股一路上追随他身后的糜烂味道。
                 
  离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传说原来和现实相距如此的遥远,而那些在雪界为雪界男子卖笑陪欢的阿卡美人们,却还在向每一个雪界人讲述着那个古老的传说,那个古老的关于阿卡人受到诅咒的传说被神遗弃的传说。这样的传说显然极大的满足了雪界人的虚荣和骄傲,于是,他们便可以对阿卡美人始终保持心里上的优势了。
                 
  一个年轻干练看上去很温和的人,走向了离马,他微笑的道:“圣徒离马,我知道你,可是你会来到这个千年来雪界人从不踏足的地方,我却还是很惊讶。”
                 
  在阿卡人的中间,圣徒离马因为长途跋涉,反而看上去最脏,他的身上比起干净的阿卡人多了一些味道,一些艰苦跋涉的汗臭味。若按照传说,如今的离马比阿卡人看上去更像阿卡人。
                 
  离马看着这个年轻人,一时不知该如何说话,他诚恳地道:“您好,离马此次前来是为化解雪界与黑森林的刀风,求与你们的领袖面谈,不知可否引见?”
                 
  年轻人谦和的点点头,似乎有些有趣的看着离马,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我叫阿罗申,也就是因为我的允许,您才可以来到我们的地方。”
                 
  阿罗申不等离马说什么,就又接着道:“知道我为什么准许你来到我们的黑森林吗?因为我希望、真的很希望,哪怕只有一个雪界人,能睁开你们那双高傲的眼睛能亲眼看到我们的生活。所以,我允许你来到这里。”
                 
  离马看着阿罗申,他内心的震撼,让他无语,这千年的误解,若不是今日他亲眼看到,就算别人告诉他阿卡世界的真相,他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他本以为阿卡世界野蛮落后,阿卡人野蛮无礼,可是如今看来,阿卡世界只是贫穷苦难,但是这些苦难却没有压垮阿卡人,阿卡人在苦难中坚强的活着,有尊严的活着。
                 
  良久,离马道:“尊敬的阁下,我想,也许我们双方都需要增进彼此的了解和谅解,所以,我今日才会来到这里,才会看到阿卡世界的真相。我会将阿卡世界的真相告诉我的同胞,也希望阿卡世界能和我们雪界和睦相处。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尽力督促雪界的同胞对于你们伸出一双手,提供一些帮助,如果你们需要的话。”
                 
  离马的话引发的是不屑的声音,如果不是阿罗申在场的话,也许有些阿卡人已经想将离马打倒在地了。
                 
  阿罗申冷笑,道:“圣徒离马,你既然来了,就不必回去了,我要你亲眼看看我们这个被你们称为被神遗弃的种族,是如何征服你们的雪界打破你们的骄傲。”
                 
  离马并不惊讶,道:“尊敬的阁下,也许您真的可以做到这一切,可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吗?雪界也许已经虚弱腐化,可是当它的人民面对侵略的时候,依然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去迎战侵略者。也许你们终将胜利,可是,胜利的阁下啊,您的身后满是您的子民同胞的鲜血尸骨,还有那些失去丈夫的妻子,失去儿子的白发苍苍的母亲,以及无助的孩子;可是,胜利的阁下啊,即便当您征服雪界的时候,您是否可以看到,雪界人彼此猜忌的手却因为您的征服而相连相知?”
                 
  阿罗申目光遥望远处,很久,道:“离马,你是圣徒,如果你能让妓女也圣洁,那么,我同意你的意见,不会进攻雪界,反之,则不必多说什么了。你能做到吗?”
                 
  离马几乎没有犹豫的一口答应,道:“没问题!”
                 
  阿罗申反被吓了一跳,似笑非笑的道:“你能让妓女也圣洁?哈哈,虽然你是圣徒,我想也没有这个能力。”
                 
  离马却很坦然,道:“尊敬的阁下,我们已经定下了赌约,您还会反悔吗?”
                 
  阿罗申笑道:“阿卡人从来不是说话不算的小人。”
                 
  离马击掌赞叹,道:“好!离马若不能做到,也任凭阁下处置。”
                 
  阿罗申道:“你并不需要激我,阿卡人说出来的话从来算话,我们并非你们雪界人。”
                 
  对于这样略带讥诮的话语,离马只当未闻,他微笑着——离马心里的微笑绽放在了他的脸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