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宣德楼队]下雪的天气,订婚的香烟盒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宣德楼队]F1征文2004作者:Q


德尔先生无论何时都是笑咪咪的,就算他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的说着最无趣的话,只要看到他那双足以倾倒众生的黑眼睛时,任何女性都会情不自尽的为之神魂颠倒.

“没办法,看到那双可恶到家的黑眼睛,你就得自动原谅他所有的错误.”
“只要他肯亲我的鼻尖一下,我就一辈子跟着他。”
“没办法,有些人就是如此迷人,如此有魅力,天生就有这种祸国殃民的人存在.”

在一片感叹声中,德尔先生无辜的微笑着,过着快乐如云雀的生活,直到他的狩猎女神,手持大网准备捕捉那只迷途云雀的索菲小姐出现为止.

命中注定的相逢是在除夕晚会上.战争的气氛已经很浓厚,处于和平崩溃边缘的人们更抓紧每一个可以尽情快乐的时刻,舞会在倒数时被推上了高潮.按照惯例,新年钟声敲响的一刻,任何人都可以尽情拥吻身边的美人,多么美好的习俗啊!

我们的德尔先生却有点心不在焉的站在一角,或许是没专心的缘故,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德尔先生似乎还没看到一位他想要分享着特殊一刻的女子,倒是四周有几道虎视眈眈的目光,几乎要把德尔先生烧成烤炉上淋满黄油的火鸡了. 随便吧,德尔先生随遇而安的想着.

三!二!一!新年快乐!!!

不幸的是,灯光瞬间黑暗的一刻,德尔先生还来不及伸手拥抱美人,已经被四面八方扑过来的几道相反的力量推得失去了平衡.由于拥挤或是命运,倒地的一刻,德尔先生隐约觉得自己似乎还撞倒了别人,这一怀疑很快在他的嘴唇碰到了一双又软又香,属于女性的樱唇时得到了证实.

天意的选择.兼有骑士风度和花花公子特质的德尔先生当然不忍让这样一位用特殊方式来亲吻他的女性失望,立刻伸出手臂,又给了黑暗中神秘的女性一个更温柔销魂的深吻.

清脆的巴掌声几乎和灯光同时上场.被打得晕头转向兼莫名其妙的德尔先生迷惑微笑着,一手抚着自己被打得火烫的脸,一面看着那位仍和他一起倒在地上,气得满脸通红的小美人.

啊,她绿色的眼睛燃起了明亮的火焰…

新年舞会后的半个月里,德尔先生的好友,和他一样祸国殃民的菲利普先生饶有兴趣的发现,自从遭遇了那绿色的哈雷彗星之后,德尔先生无论工作还是约会时走神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高了。

“可怜的德尔,上帝保佑你不要再遇到那个女人吧,阿门.”

眼看好友有了被夏娃诱惑从幸福的单身天堂中堕落的危险, 菲利普先生真心为他祈祷.然而,在命运女神的眷顾下,上帝慈祥的闭上了眼.

一个狂风大作的日子,年轻的绅士满脸欣喜期望的看着眼前的少女,风吹走了他的帽子,也吹起了她美丽的小发卷,然而尴尬的是,两个人谁也不知该怎么介绍自己.

难道他能说,亲爱的小姐,我是上次那个被您甜蜜的玉手打了一巴掌的人?
难道她能说,亲爱的先生,我当然认得您,您是上次那个大胆放肆的色狼?

No,no,no,no,当然不可以 !!更何况少女的手臂中还挽着一个疑惑的,头发花白,戴着眼镜,仿佛遗落人间的老天使般的老姨妈.

“索菲我亲爱的,你认识这位先生吗 ? ”

事实证明,比起我们的德尔和索菲,罗密欧与朱丽叶之间也没有这么多对立的矛盾.德尔先生是个非常尊敬女性,极具绅士风度的男子,对任何女性,都会抱以一视同仁的亲切和礼貌.当德尔先生彬彬有礼的从一朵花飞到另一朵花上时,索菲小姐却在一个比清教徒更清教徒的家庭中一本正经的读着 ‘男子可畏’长大,授课的是索菲小姐的两位老姨妈. 因此,并不怎么出奇的,这两个人的花前月下可不象想象中那么顺利.

“神啊!他的头发为何如此乌黑柔软?他的声音为何如此鼓惑人心?他的眼睛,那双要命的眼睛,请不要再那么看着我了!”

以上就是每天都自我挣扎抵抗得精疲力竭的索菲小姐睡前的祷告.可怜的索菲在严肃的面对人生二十年后,终于明白了所谓神魂颠倒的滋味,这是件好事.而其中的问题在于,这种症状是那么严重,索菲有时觉得,她简直是患上了神经失常而不是神魂颠倒了。

“我亲爱的好孩子,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为何一定是夏娃诱惑了亚当,为何不是亚当引诱了夏娃?慈祥的牧师爷爷仿佛总知道一切似的,耐心安慰着忏悔时不时捶胸顿足得已经有气无力的少女.

“不,您还是不明白.我不知道是他的错,还是我的问题.”

他对她十分倾倒,视她为世上唯一的缪司,这点她也很清楚,却总是无法象其他爱着并被爱着的姑娘那样自信骄傲快乐.问题在于,我们的德尔先生,实在太不符合索菲小姐在遇到他之前20年中如白纸般的生命中所期待出现的那个男子了。 那个男子,或许不这么漂亮,不这么风度翩翩,没有这样大提琴般诱惑的声音,没有这样无辜明亮的黑眼睛,却一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好男人!!

什么?德尔先生认为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好男人吗?

好吧,索菲在哀叹中也有一丝惭愧,毕竟,她是在良心的责备下长大的好姑娘.当她还有最后一丝良知时,即使索菲也不得不承认,德尔是,最少是尽量在他所能做到的范围内循规蹈矩的.

但,好男人不都应该很无趣的吗?穿着古板的,剪裁不合体的西服,戴着厚厚的眼镜,发形过时,看着心爱的姑娘时也僵硬得象块大石头.如果德尔是这个样子就好了,那样的话,索菲反而可以放心去喜欢他,把她所有少女的温柔都给他,而不是象现在这样每天疑神疑鬼的过日子.

如果说魅力是天生,即使是德尔的索菲也无从责备,但另外一件事,却难免让索菲小姐大为皱眉了。

啊,她的脸颊仿佛娇艳的玫瑰,我羞答答的小花骨朵.看着少女渐渐冒火的眼睛,正想入非非的德尔先生勉勉强强收起了大野狼的心思.

“德尔先生,您今年25岁.”
“是的,索菲小姐.”
“您是否看报?”
“我每天读报,我亲爱的.”
“那么您是否看到,敌人正对我们的祖国开战!”
“是的,这真可耻.”
“那么您为什么还呆在这里,每天除了和我谈情说爱之外便什么正事也不做!!您应该去参军打仗!!”

羞答答的小花骨朵终于大发雷霆,而德尔先生却又温和无辜的笑了。

“可是,我最亲爱的,我是个数学家啊.”
“除了懦夫,有什么人规定过数学家就不用保卫国家吗?”
“嘘,亲爱的,耐心一点,我的战场就在我的书桌上,我会象您证明,您的德尔不是个懦夫.”

一如既往,他的声音和眼神总让人迷醉,让你只能自己生闷气却无法和他把话题再谈论下去.不过,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诺言,德尔先生似乎比平时工作得用心多了.每次,索菲小姐都能在他的书桌上看见大量书写着运算方程的白纸.

也罢,反正你所爱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不怎么正经的花花公子,一个太过有趣的好男人.仁慈的上帝不也说,当你爱一个人时,并不是把他改造成你想象中的人才爱,而是爱那个完整的他.

可是,当你爱着并被爱着,渴望成为他的时候,那位热心的求爱者,为什么只呆站在那最后的堡垒前,微笑着不开口呢?

终于有一天,当索菲已把所有甜言蜜语听得耳朵生茧而还是没听到所期待的那句话时,情感终于压倒了少女的矜持,在一个事后回想起来最不适合的场合,少女假装以毫不在意的口气的问道.

“德尔,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

任何人类的语言都无法形容德尔先生那一瞬的表情. “索菲,你是世界上最能与数字组合想媲美的女性,我非常非常爱你.”德尔先生先用着句话来开头,之后谨慎的说道. “可是,我不能和你结婚.”

一秒,两秒,三秒…十几秒后,索菲小姐终于弄明白了他的意思,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茫然.

“索菲,我最最亲爱的,你要知道,我是与数字打交道的人,而根据the curse of algebra,研究数字的人都活不过30岁,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所以…”

没有所以啦,一本正经的数学家再次挨了火辣辣的一掌,眼睁睁看着他的小花骨朵提着一篮西红柿,三只棍子面包绝尘而去.

此后的半个月里,承受德尔先生唉声叹气的都是他不幸的好友美男子菲利谱先生.

“亲爱的德尔,我没想到你的借口找得这么糟糕.”
“我本来是可以成为着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的.吾友,借肩膀来靠靠.”
“虽然我不赞成婚姻,但,德尔,你满脸的表情都是要把小白羊吞进肚子里.”
“我会连累她的.”
“这样吧,德尔,你认为以索菲的脾气,即使你不连累她,她就会乖乖的没有任何危险吗?”

终于找到借口的骑士精神一振,决定英勇万状的去求婚. 然而凡事都有第一次,花花公子的求婚也不例外。

那天的天气真糟糕,灰暗的云层好象随时回飘下雪花来,然而在公园里顶着西北风散步的两个年轻人却谁也不冷,德尔先生只要一想到怀里那只小盒子,再看看索菲小姐亲爱的小手,就会紧张得额头直冒汗,至于索菲小姐嘛,她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气呢.

绕了一圈又一圈,德尔先生还是没想好他的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以前都是那么容易的…而索菲小姐显然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德尔,我有很多事,想回家了.”
“索,索菲,这个给你!”

不管了,成功与否在此一举,报着不成功就成仁的信念,紧张万状的德尔先生匆忙的把怀里那只已经捂得有点热的硬邦邦的小盒子塞进了索菲手里,同时转过头,想抽只烟缓解一下心情.

手中突然多了只小盒子,索菲小姐的脸慢慢红了,可等她把盒子拿到眼前,没有打开,却反复看了两三次后,突然用一种好象激动得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

“德尔,你,你把你的香烟盒给我做什么呢?”

雪花啊,慢慢从天空上飘下来,太阳躲在云层后面,看着两个傻孩子又哭又笑又冒汗的订了婚,金色的小指环,套在你小小的指头上,从此以后,我们就永不分离.

可是呢?

电报从索菲,现在的德尔夫人戴着小小金指环的手上滑下去,年轻的女子疑惑,惶恐,几乎有点语无伦次的说着.

“您,您一定搞错了,德尔他,他只是个头大无脑的花花公子,他,他怎么会?”年轻女子的话卡在了嗓子里.

“他一直在做秘密的爱国工作,披着花花公子的外衣,破解敌人的密码,并且参加秘密活动.直到最后都很英勇.我们很抱歉.”

英勇的战士已不敢再直视年轻女子的脸庞.德尔夫人绿色的眼睛里闪着泪光,却倔强的不肯让它落下来,电报上的小字纷纷在跳舞,好象是德尔先生的笑脸,亲爱的亲爱的我最亲爱的,我会证实给你看,你的德尔可不是懦夫…

&&&&&&

“真是的,故事都没讲完呢.”

年轻的作家母亲急于去补救她那锅煮糊的汤,来不及结束她的故事,少年老成的小男孩向窗口看看,又看着墙上爸爸的照片叹了口气,雪下得好大,爸爸不知道赶不赶得回来吃新年大餐.说起来,照片上的爸爸,如果他能瘦上6,7磅,去掉小肚腩,头发浓密些,不要留胡子,倒也有点象故事里的德尔先生呢.

正想得出神,门铃响了,门口传来的亲密的接吻的声音,爸爸回来了,小男孩也急忙赶出去,迎接他那个长着小肚腩,满头已有点稀薄的卷毛,留着老气的胡子,只有眼睛依旧温润如故的好爸爸.

在被一家人遗忘的书桌上,夜风温柔的抚过了稿纸,最后一页,那个原本应该写end的地方,已被一个 ‘心’形的符号所取代了. (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