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宣德楼队][绕圈]一对四兆两千亿
主页>F1征文2004>桃浪踏春  所属连载:[宣德楼队]F1征文2004作者:Q

那是张几乎还是全新的,1923年印刷面值十万德国马克的纸币,边缘光滑坚硬,没有一点磨损。

然而,就为了这张令人赞叹的纸币,小罗道夫的爷爷约瑟夫和奶奶汉娜罕见的为一个叫鲁尔的家伙大吵了一架,把爸爸妈妈都吓坏了。吵完架,奶奶气得一个人躺在房间里,妈妈让小罗道夫进去给她送牛奶时,奶奶拍拍他的头,把那张收拾旧箱子时找到的纸币给了小罗道夫,叫他自己随便去玩。

蹲在花园里,小罗道夫双手捧着钞票,目不转睛的看着上面的五个零。在这之前,他所见过的最大面值的钞票不过是两美元。可是,这么大这么大的一笔钱,为什么会让爷爷和奶奶那么生气呢?这又和那个叫鲁尔的有什么关系吗?

$$$$$$

汉娜小姐使劲把一袋沉甸甸的钞票提上最后一阶台阶,带点轻蔑的神气扔在地上,喘口气才能去按门铃。

趁她等门的功夫,我们不妨偷偷打量一下汉娜小姐,她和其他年轻的女性一样,最不喜欢别人看她的旧衣服。经历了战争,加上生活的不易,汉娜小姐看上去比她的实际年龄要老一点,高高的身材显得瘦削,表情严肃,动作稍微有点僵硬,眼睛和嘴唇时常不经意的露出骄傲和讽刺的神气。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走出一个头发花白,戴着老花眼镜,穿着整洁的旧衣服的老妇人。贝蒂姨妈看看汉娜小姐累得发红的脸和地上的麻袋,温和的叹了口气。

“噢,亲爱的,累坏了吧?可你干嘛费这么大的劲把这些钱都带回来呢?”
“面包又涨价了,不过没关系!贝蒂姨妈,我想到一个更好的用处,我们可以用它来糊你的墙,这节省得多!”

少女说这些话时,刻意带点可以振奋的语气,老姨妈没说话,只是温顺的笑着。

“是啊,好主意。”

汉娜小姐注意到了姨妈辛酸的表情,但,对她而言,这种事已经有点麻木了。回想起发生在几年前的战争,与现在的‘和平’生活相比,反而象梦幻一样。那时候,最少是战争刚刚开始时,有舞会,有誓师,每个人都热血沸腾。哪怕是在防空洞里躲避轰炸,或是不断听到敌人即将来到谣言,那个时候,最少心里总存在着希望,希望有一天这一切都能结束,亲爱的艾尔能早点回到她身边。谁知道,所谓的‘和平’
是现在这种样子呢?

一老一少两位女士把目光落在那袋沉甸甸的钞票上时,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个她们那个民族所独有的讽刺辛酸的笑容。这么满满的一口袋钱,怕没有几十万,战前的话,不要说是面包,就是面包厂也买回好几间了。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自从可恶的法国人两个月前占领了鲁尔,物价就一天比一天高,高到以前人作梦都想不到的程度。一小块普通黄油比战前一栋大厦还要昂贵;早上用5万马克买一张报纸,下午就要10万;电车票竟以数百万来计算…

自从签订了那个见鬼的和约,煤田、矿产、商船,所有的钱都被拿去还债,即使这样,那些从未在正面作战中赢过他们一次的法国人,那些贪得无厌得意洋洋的法国人也还是不满意,不管德国已经被彻底剥削走了最后一分钱,还要占领她们的鲁尔。

想到鲁尔,汉娜小姐的眼睛突然有点湿润了。即使当她送亲爱的艾尔上战场,当战争宣布失败,当得知艾尔再也不会回来时,她也没有那么伤心过。但,鲁尔被占领的时候,汉娜伤心得哭了整整一晚。

鲁尔,虽然只是一座一年四季都四处冒着蓝烟的工业城市,那却是她最亲爱的故乡,她和艾尔曾一起度过最美好童年的地方。现在,却被法国人占领了,也许永远都不能再回去,就象亚尔萨斯和洛林一样。

这就是那些英国人、美国人、法国人带来的,所谓的‘和平’,把德国的一切都拿走,彻底的欺骗,彻底的玷污,然后又厚颜无耻的去占领再没有军队保护的领土。

少女雪白小巧的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扬扬头,突然用一种冰冷的口气说道。

“如果这种‘钱’也算数,我大概一个人就能归还掉全国的战债了。”

贝蒂姨妈看看生气的侄女,只轻轻叹了口气,手有点哆嗦的从麻袋中摸出了一张马克,崭新的,刚刚印刷出来的,摩擦在手掌中有种舒适的感觉。这是德国的马克啊,她们所最骄傲、比更早时沉甸甸的金币更值得信赖的马克,曾记载过她年轻是的信仰以及一切的…现在,光是印刷这些钱,恐怕都要比它的票面价值还要高吧?

由於‘鲁尔危机’,德国马克持续以惊人的速度贬值,最后达到了一美元对四兆两千亿马克的位置。德国上下只有一种感觉,他们的货币,他们的民族与骄傲都被卑鄙无耻的敌人欺骗和玷污了。

$$$$$$

约瑟夫下士站在队伍里,看着那座即使所有工厂已经停工,仍旧四处冒出蓝烟的城市,感到非常的不愉快,份外的思念美丽的故乡。

尽管来到这所城市后一直让人觉得十分不快,但以这样的方法离开,却更让人焦躁不安。约瑟夫的队伍是几个月前占领鲁尔的先头部队之一,整个占领的过程都相当顺利,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当然,德国人现在也不可能有什么军队来抵抗他们了。

和所有同伴一样,约瑟夫自问是热爱和平的法国人,可上帝却偏偏安排了一个叫做德意志的恶魔与法兰西为邻。自从1870起,不,或许还更早,这些天杀的德国人就让法兰西遭受了多少灾难啊!

约瑟夫永远不会忘记,打仗的那几年里,那些德国魔鬼是如何破坏他美丽的故乡的。那些德国人,操着生硬刺耳的德语,挺着擦得雪亮的刺刀,耀武扬威的走在法国老百姓面前,什么都抢,什么都破坏!

好不容易,牺牲了无数法兰西英勇子孙的生命,他们终於胜利了。战争结束,和约也写得明明白白:德国是引起战争的元凶,要负责赔偿法国所有的损失,这都是在国际会议上签订的啊!

可是,还有比这些德国魔鬼更狡猾的人吗?轻飘飘的一句没有钱,就自己停止了一切赔偿,说什么要延期,这些鬼子的话也可以相信吗?而法国那些愚蠢的、自私的的‘盟友’们啊,竟然还‘体谅’到了这些德国鬼子的处境,默许他们如此肆意妄为!?!

约瑟夫就是在家乡听到这个消息,便想也不想的参加了占领鲁尔的队伍,这是每个法国人都应该立刻做的,幸好还有同样清醒冷静有血性的比利时人,如果那些英国人也知道廉耻的话,他们也应该这么做!

可是,闹了这么一大场,他们得到了什么呢?约瑟夫隐约听长官们说,国际上因为德国马克贬值(这分明又是德国鬼子的把戏),竟然命令法国退兵!?!还要发一笔贷款来帮助德国!?!(帮助那些挑起战争的人,这些国际上大人物的头壳烧坏了吗?)

这个世界,还有天理吗?

1923年1月,德国提出延期付款后,法国和比利时出动军队占领了德国的鲁尔工业区,史称‘鲁尔危机’。德国对此采取了消极抵抗的策略,所有企业一律停工,使得法国未能在占领中得到任何利益,反而付出了高额的占领费用。

$$$$$$

黄昏时,约瑟夫爷爷走进了汉娜奶奶的房间里,有点生气又有点抱歉的说道。

“汉娜,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更何况,现在我们都是美国人了。”

汉娜奶奶把手让他握了握,表示和解,可她心里仍固执的认为,那是不一样的。虽然他和她同样经历了1923,可那却是绝对不一样的!



注1:‘凡尔赛和约’规定,德国应在42年内赔偿总额为1320亿金马克的巨额赔款。然而,德国在支付了10亿金马克后,政府收入锐减,经济陷于混乱,就提出了延期支付赔款的要求。英美同意了德国的请求。但法国坚决反对,还联合比利时,在1923年出动军队占领德国的鲁尔工业区,酿成了“鲁尔危机”。
为了解决因德国赔款问题引起的麻烦,1924年,协约国伦敦会议通过了以美国银行家道威斯为首的专家委员会提出的新的赔款计划,即“道威斯计划”。这个计划没有确定德国赔款的总数,只规定德国近期的赔款数额和以后每年增加的数额,还规定了赔款的来源和由美英向德国提供贷款等。
道威斯计划规定,德国于1924一1925年的赔款数额为10亿金马克,以后年年增加,到1928一1929年增到25亿金马克;德国支付赔款的主要来源是税收,一小部分为铁路和工业企业的收益。

道威斯计划实行以后,法比从鲁尔撤军。鲁尔危机和德国赔款问题暂获解决。这一计划的实施,实际上是协约国在赔款问题上对凡尔赛体系所做的一次较大的调整,将削弱德国的政策转变为复兴德国的政策。1924一1929年,德国仅支付100多亿金马克的赔款,却从英美获得了200多亿金马克的贷款和投资。德国的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到1929年,重新成为欧洲的经济大国,为它在政治上重新走进大国行列和进一步摆脱凡尔赛和约的束缚打下了基础。

本文背景,即发生在1923年的‘鲁尔危机’ 。

注2:参考书目:‘预言与劝说’(凯恩斯),‘战争指导’(富勒),‘昨日的世界’(斯崴格)。下面一段引自‘昨日的世界’


“再有没有象通货膨胀那样使德国人民变得如此慷慨激昂、如此充满仇恨--这是要不断记取的。因为战争尽管屠杀了千万生灵,但却曾用胜利的钟声和号角带来过欢呼的时刻,作为不可救药的军国主义国家的德国,曾为那些一时的胜利感到过无比自豪,与之相反的是,通货膨胀使德国感到自己是一个受到玷污、欺骗和屈辱的国家;整个一代人都不会忘记和原谅德意志共和国时期的那些岁月,他们宁愿重新召回那些大肆屠杀的人。”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