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宣德楼队][绕圈]上不得梦浮桥的女
主页>F1征文2004>孟夏荡舟  所属连载:[宣德楼队]F1征文2004作者:凌燕(心)潘

细腻幽深的五十五回,馥郁芬芳、哀伤华美的近百万字,行文典雅,讲述了围绕平安时代贵族光源氏家错综复杂的权势之争,官场上的升降沉浮、离合聚散,然则更多的却是源氏父子种种纷繁复杂、交织错落的儿女情事——
几多翩翩少年,数十位品貌绝俗、姿态迥异的女子。或高雅艳丽,或温顺秀美,或顽固决绝,或敦厚谦和,或心思缜密、步步为营,或一派天真烂漫、小鸟依人…
作者几写尽天下美女。
但无论她们出身何等显赫高贵、才艺出众,也难逃悲伤哀痛,焦虑苦楚的命运,生恐有一日为人所弃。惟有出家或者死,方得解脱。
故名 梦浮桥上的掠影。

想来诸位早耳熟能详就中主角 藤壶皇后,紫姬,六条妃子,空蝉,夕颜,花散里… 所以这里要反其道行之,推出《源氏物语》另三杰: 末摘花,近江君,源内侍。
统称 上不得梦浮桥的女子 ,or 被拒上梦浮桥的女子。

(B面:细想,或许这才是才女紫式部写此书的个中真意。 诡异诡异~~)

其一 末摘花 控诉了这个以女子容貌决定一切的万恶腐朽封建社会。
此女莫说在我们新源氏女杰中,就是在紫式部原著中也是身份高贵,为常陆亲王独生女,若论出身绝不输于源氏任何一位正室夫人。也能做些诗文俳句,一张七弦琴也可弹得悦耳动听。只可惜长了一只“白象的鼻子。此鼻高而长,并呈红色”(引自源氏原话)。所以令风流倜傥的源氏再也了无兴致。
纵然在未曾真正谋面时,觉得她‘沉静如水,温雅柔顺,阵阵衣香袭人,芬芳可亲。好一派悠闲之气!’ 或是在细细看过后,也承认她‘头形极为端正。浓密的长发如瀑布般挂下,堆积于席地,甚为好看。’
但这又值得甚么? 一只红鼻子依然主宰一切。

源内侍 热情歌颂了老女人也有追求罗曼司、性生活的人权。
有道是有压迫的地方必有反抗。紫式部这位公元十一世纪的女性作家已敏感直觉的体察出这些,于是用写实手法描绘出这样一位勇敢不屈于男性强权社会的女性 源内侍。她以她的实际年龄五十八(实属当时少有的长寿康健。紫姬去世时三十有八,已是当祖母的年龄;即便作者不忍描述死法的光源氏,相信以其性情身体也不会活过五十一;就连天皇朱雀院也在年届五十时看破红尘,放弃了朦胧春夜下举世无双的佳人胧月夜),人老心不老,依旧每日家精心装扮,脂粉浓艳,衣服华美,体态风骚,遇人即作娇艳少女状,居然粗看还有些相仿!(真是太佩服了。年近六十的勇敢婆婆扮少女,现今也很少有啊。)
更叫人钦佩的是在当时年纪也绝对做得曾祖母的源内侍依然情感丰富,韵事不断。非但一直保有老情人修理大夫等,更和那时举世公认的绝世美男子源氏公子、头中将来来往往,往往来来,甚至还令两人为她打了一架!!
放眼《源氏物语》多少美人,惟有此女战果辉煌。 当真是坚强勇敢,懂得享受生活,享受生命,不畏人言的新女性。
似此浪漫前卫,独君尔。
下面全体起立,鼓掌。我们源氏女杰中的最后一位,也是本篇的真正主角,代表我们社会最底层最广大备受欺压迫害的劳动人民真实形象的 近江君 终于…登场了!
什么?她是内大臣(早先和源内侍私通的头中将,他升官了)的私生女,血管里流有贵族们的血,不足以做我们劳苦大众的代表?
不要紧,不要紧。盖因作者紫式部的个人局限(她本身即出身中等贵族家庭),她作品中凡有名有姓的无不和统治阶级的官僚血统沾一点边。更何况我们看一个人立场为何,主要是看他的思想境界、道德作风,其他可以暂搁一边。
宽宏大量状。
倒是应该引起我们重视的是近江君的母亲,一定出身低微贫贱,否则也不可能由幼及长、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小户人家”,母亲生产时“妙法寺的快舌长老来产房念经”(近江君原话)。直到近江君的母亲死去,内大臣又突然念及流落民间的美丽女儿(玉蔓。他儿子柏木接错了)才阴差阳错的被接到这个府上来。
所以我们不无宽慰的看到即使做了内大臣家的小姐,有了伶俐侍女伺候,近江君依然难能可贵的保有广大平民的兴趣爱好,打双六(颇似现代扑克麻将),大声急呼:“小点子,小点子!”——你又几时能见葵姬、槿姬、六条妃子伸胳膊挽袖子打麻将;近江君还有一独到天分,能将乡野本末不称的三十一字短歌脱口凑成(总认为那是绕口令),且说得快如鸟啭——只怕能吟咏缠绵悱恻诗句,人称才艺绝世的藤壶皇后也无这等本领。
在锦衣玉食、奴婢环绕中过着富贵生活的近江君更是丝毫不曾篡改了她的淳朴天性。近江君曾对装模做样前来探望她,问她过的好不好的父亲率直表示出“居住于此,与多年来日夜思念不得相见相比,真是无忧无虑、心满意足的多啊!” 在听到忧心忡忡、惟恐女儿不够高贵丢了自己人的内大臣的苦口训诫,更是浑不在意的说道,“不要紧,不要紧,我不计较这些。若看我太重,称我小姐,反而让我拘束。”
多么…多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高贵品质,美好情感。
所以这样的近江君才会想到要去给爹爹倒便壶来表示孝心,给姐姐弘徽殿女御(同父异母)汲水拾薪以表达亲近孺慕之意。
更叫人吃惊的是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的近江君也不忘了学习工作再学习(简直着了当代之先鞭),自创草书、诗歌(她可是完全没有老师,全部一力自学啊。太感动了),派打扫厕所的女童给女御送信(充分体现出近江君也认为人生而是平等的,并无高低贵贱之分。打扫厕所的照样可以送信!),力争上游,要做就要做最好的——“我要当尚侍!”并决意从基础做起,连下等侍女及女童所不屑干的杂役,皆不忌烦劳,抢着去干,一心一意服侍女御。
奈何统治阶级需要的是看上去典雅高贵、养尊处优、什么也不干的漂亮花瓶。胼手胝足、勤勤恳恳的实际工作者近江君注定了要受歧视,处处碰壁。颇富讽刺意味的正是近江君一直喜欢服侍的女御姐姐也以为其心深不可测,理由便是她连想当尚侍的话都说得出口,心里还不知在想什么呢!推已及人…
饶是如此,我们的近江君也还是百折不挠,充满了斗志。
“听说太政大臣家小姐近江君(头中将又升官了)今已致仕。又闻她同父异母兄长弁少将形容其妹‘如此凶相,即使岩石亦能一脚踢成雪粉。不久便会称心如意。’”
更何况近江君也是能够西学中用,融会贯通的奇女子。据说而今每打麻将(双六),必高呼“明石老尼,明石老尼!”借以求胜。
……

时间终会流逝,岁月自然变迁。
旧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终将被新的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取代。
来年的天下,必将是革命的天下。
于是我们将欣喜的看到一切代表那些腐朽官僚家庭寄生虫的贵族女子象征 牡丹、樱花、棣棠、藤花、橘花、白梅、夕颜一一枯萎凋零,而我们生气盎然、朝气蓬勃的近江君——狗尾巴草必当漫山遍野,迎风傲展。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