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宣德楼队]暑期报告
主页>F1征文2004>粽子岁月  所属连载:[宣德楼队]F1征文2004作者:凌燕(心)潘


公元2110年,位于加德满都的洛特切戈学院 人类分院 的范斯提教授在暑假结束时收到了两份奇异报告。
这是为了回应导师在假期前提出的倡议—— 任选一段自己感兴趣的历史,加以研究描述。字数不限。可实地考察,亦可到全球各类博物馆参观,信息管理中心抽档查阅。只是要求要有自己的真实感情在内。
于是他的学生当中,无论从哪方面都堪称最古怪、最离奇的一对情侣:矮小结实、惯以迷人笑容掩盖其精明头脑的拉美籍学生阿方索-罗内兹(个人功课却着实差劲),和个子苗条高挑、举止优雅、面容秀丽的芳蔻-李(她有着四分之一神秘东方古国血统,成绩优秀无可匹敌)做了一次奇异旅行。
严格讲,他们此次旅行用手段纯属非法。阿方索不知用什么办法窃取到物理学院监管严密的惠勒泡沫亚原子虫孔联系器(该仪器仍在不断试验改进中,目前只分解传送组装了两只猴子、三只猫咪),进行了第一次对人类信息的压缩、编码、远程传送。也就是一百多年前福特、罗曼所提出的“虫孔”与“负面能源”间的联系:在一定前提下,“负面能源”可抗拒地心引力打开“虫孔”,宇宙中不同时间、空间的“虫孔”彼此链接、相互沟通,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时空隧道”得以形成—— …
以下就是他们此次的行程报告。

阿方索-罗内兹:

芳蔻-李 是人类史上最没人情味、可怕恶毒的女性!!
(我的切身体会)

第一部分: 古玛雅居民的心理特征(仅限于我们此次探访的奇钦伊策萨古城)
玛雅人大方好客,天性纯良诚信。 主人从来都拿食物酒水招待客人,尽管这可能就是他们一天的口粮或晚饭。我和芳蔻到过的一家,主人发现没有足够的东西,便不由分说打发他的长子去邻居家借。他们在路上如果遇到朋友伙伴,也不惜将自己的所得物再次平均分配。我曾多次看到住在奇钦伊策萨东郊的查玛外出打猎,手里只剩一只刺鼠回家。查玛是奇钦伊策萨公认最高明、经验最丰富的猎手。
玛雅人从不锁门。他们的田地就算距村庄再远,也几乎不被人偷盗。他们不允许乞讨。但要是一个傻乎乎的印第安男孩带着他的篮子从城中走过,很快他的篮子就会被各式各样的东西填满。
玛雅人还极其重视清洁。他们的男人自身同衣物都十分干净,每人每天至少要洗一次以上的澡。女人要随时做好为自己男人洗热水澡的准备。她们要去附近井或河里汲水。如果妻子没有做到这点,她的男人有权鞭打她!我跟芳蔻谈过多次,时至今日她都自私的只打自己一人洗澡水。
玛雅语也是世上最美的语言。它的声调柔和,饱满流畅。尤其在我们邻居家的少女珠阿娜(那真个眼睛明亮的小东西)口中说出,更有种诗的节奏与韵律。
玛雅妇女普遍羞怯。她们尊崇她们的男人是家庭中不可置疑的权威,未经丈夫许可她们什么都不敢做。真是人类久已不见的美德。我注意到每当有男人经过,珠阿娜都会把背转向他们。即使是男人可能经过,她也会一丝不苟这样做。

第二部分: 普通民众的生活
基于我们此次来前就已内定自己为平民身份,以便更好的从社会各角度全面衡量评价古玛雅人的日常生活(谨小慎微、毫没创意的主张,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所以放着宽敞高大的石制住宅不管,得住到两面坡度的尖顶茅草小屋里去。
这类茅屋往往为长方形,圆角形状,22英尺长,12英尺宽。墙壁由树枝和泥或是未打磨的石块制成,高度不超过7英尺。各家财力也可略见一斑。家境好一点的可垒土墙甚至石墙,土墙由土坯砌筑,石墙用略加切割、不十分规整的石块;家境差一些的只能用树枝茅草交叉编织的篱笆墙涂以灰泥聊避风雨。我们就住在这种篱笆为墙,茅棚作顶的小屋里。
同一切古代农业社会相同,玛雅人的生活与农作物、庄稼活联系至为紧密。玛雅农业最主要的作物是玉米,在当地,玉米通常是四月或五月播种,十月或十一月开始收获。除了散布在热带雨林里的零星田地,他们往往还在屋前屋后开辟小菜园,种些豌豆、南瓜、土豆、树薯、山药,当然还少不了他们几乎餐餐必备的大红辣椒。年轻人常去丛林里打猎、掏窝取蛋。这不单是他们自己的兴趣,也是为家里能够有点肉吃。玛雅人既无牛马也无猪羊,基本上一年到头以素食为主。
每天准备谷物类食品是妇女的基本工作。这类家务劳动大约分为五个步骤:1、干燥带壳的谷物干玉米首先被放进陶罐,然后放入足够的水和石灰石以软化谷物,然后把泡在水里已经变软的玉米加热煮到快开的程度,再以慢火把它们煮得更软使其开裂脱皮,然后保存在陶罐中直至第二天早晨。2、主妇将头天煮软脱皮的玉米从罐里捞出,冲洗干净,直到它们都脱去外皮光洁无渣滓。3、把这些纯净的软玉米拿到石臼中,用石杵捣碎压实,蒙一层布,就可以单等午饭时烙饼。4、玉米饼讲究热烫鲜香,一般在开饭前一个钟头左右动手。主妇先将做饼的桌面石和烙饼的锅面石洗刷干净。桌面石有时可用小木桌代替。做饼前,首先还要拿一张手掌大小的车前草或芭蕉叶做底,把它放在锅面石上加热,直到草叶变得软而坚韧。再把叶子放在桌面上,底下撒些草木灰以便做饼时转动碾压。5、烙饼的工序现在开始—— 主妇从生玉米团中捏出一个鸡蛋大小的面团,放在叶子上,左手拱成圈,右手把面团又轻又快的拍、挤、压,使它迅速按圈形转动、压平,于是一个薄面平展的圆形烙饼就这样诞生了。饼做好后,把生饼先在锅面石上烘热使其变硬,在放到灶里的柴火上烧烤,直到饼面膨胀鼓起出气,再拿到桌上压平修整,这才算烙出一个黄灿灿、香喷喷、精美滚圆的玉米饼。
珠阿娜家烙的玉米饼鲜黄香热,远近闻名。我曾创出独吃珠阿娜亲手做出的玉米薄饼六十七个,从而出了大名。后来我才知道当地小伙子一顿也不过食用二十来个。珠阿娜还会做一种名叫“基淋”的甜饮料,用石灰水煮熟玉米,剥去外壳,再用清水小心洗掉石灰屑,碾成糊状,拌入蜜水,当真一口就能让人沁人心脾。
顺便补充一句,作为主妇,芳蔻最常给我吃的就是玉米粥和煮熟的玉米棒。至于玉米薄饼,她等闲不做,且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做出竟也难吃无比。
即使如此,我认为身为一个玛雅男人在一般情况下也还是可以生活的颇为惬意。他们凌晨4、5点起床吃早餐——昨晚剩下的玉米饼,首先是家中的男人吃,然后才能轮到妇女。男人们出发去田间干活,这个时候我做的只是在齐腰高的玉米垅间去除杂草,烧荒、耕地早在五月前后全部做完,至于收获、储藏谷物也远未到时候。中间我可以再吃一块玉米硬饼(也是珠阿娜的手艺),喝些饮品休息。如果我决意干到下午两三点钟(那当然是绝无仅有的事情),我还可以要求带一葫芦玉米酒去。然后我回家吃正餐,新鲜刚出炉的玉米薄饼、豌豆、南瓜当佐餐菜,有时还会有一点野味。饭后我进行另一项日常活动,洗澡。洗浴完毕,我同其他玛雅男人在屋外聊天,直到晚饭时间。晚饭相对简单,玉米薄饼、辣椒,但温柔的珠阿娜总会偷偷倒给我一杯巧克力(我现在偶尔会去她家搭伙),有时甚至是一个火鸡蛋!
所以我认为我该送给这个可爱的女孩子点什么东西,毕竟她代行了芳蔻悍然拒绝也根本做不到的主妇之责。一日我将我自林中捕获的两只金刚鹦鹉交给她(它们的羽毛在同类中也显得奇异,几可冒充奎特查尔凤鸟。玛雅人热爱羽嵌、羽绣工艺),并引用了一句古老的玛雅诗句:“这鸟是我从树上鸟巢里捉到的。它的妈妈在呼唤它,正如我在心里呼唤着你——”
没想到被芳蔻瞧见了。真的,这只是表示好意,就象我偶尔亲亲珠阿娜,也无非是表示单纯的好感,再没别的什么了。只有心怀邪念的人才会往歪里想。
可是芳蔻,芳蔻-李这个没人性且不近人情的女人竟在当天晚上跑到一个她认识的祭司家中,给我报名去为神庙扩建开采石头卖苦力!!

第三部分:石雕艺术
玛雅人建筑应用最主要的石料是蕴藏丰富的石灰石。雕刻的基本工具是燧石凿子和石锤。最后打磨,然后油漆。
建造石碑的四步骤: 开采石料 →运输石块 →树立石柱 →进行雕刻
完毕。
(如果有人想抨击我在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下还偷工减料、不肯详讲,那他就该和我换位子,也享受一下 女孩、美食不能享用,非得顶着烈日酷暑在广场上和奴隶一起拉石碑、竖石柱,动不动就挨鞭子… 保证你不想再提)

第四部分:服饰
通常玛雅男人的外衣就是一块围住下体的布。这是一块长条状棉布,只有五指宽,但是很长,可以围着腰际绕上几圈,直至膝盖。这些用来围住下体的布都是用织布机手工织造的。布的两端经常会有羽毛制成的精美装饰品。
除了缠腰布外,男人们通常还会披着一大块方形棉布,他们把它系在肩上。这也要根据穿戴者的身份地位或多或少的精心装饰一番。同时它也充当着穷人和被老婆出卖做苦力的我的夜间床单。
玛雅人的草鞋是用没晒干的鹿皮和麻绳编织而成。这是普通民众的服饰。贵族们的草鞋要远为精细。我还曾亲眼目睹过国王脚上的鹿皮镶玉厚凉鞋。
从基本形式上来看,贵族与普通平民的服装没有太大区别—— 围腰布,披肩,草鞋,再加上头饰。但精美华贵的程度,缠腰布上装饰的鸟羽,美洲虎虎皮的披肩,马赛克,雕刻的种种玉饰,还有可发出彩虹般绚丽光芒的奎特查尔凤鸟羽毛…各自身份地位、社会阶层一望即知,绝不会错认。
芳蔻织布手艺极劣。经她手织出的棉布非但不会有颜色花纹(我根本不指望这个),且经纬不分,皱缩坑洼(平整的白布也是妄想),更可怕的是这布居然还厚薄不均,有的地方布丝纹理竟稀松到几可见肉… 这让我怎么有脸当缠腰布穿出去!
不过玛雅女人会往自己身上涂抹一种红色气味甘甜的油脂,香味往往会持续很久。只有看到这样羞怯、温柔且芳香的女子,我的心灵才能稍得平静。

第五部分:宗教习俗、仪式,体育活动
我承认我从大学起一直对玛雅文化深感兴趣,很大一部分正是源于它的两种人祭与球戏。推己及人,我简直无法想象还会有人对此不感兴趣。
玛雅人祭方式多种。我所酷爱的是最古老的那种:掏取心脏。即 被作为牺牲的人祭被扒去衣物,涂上蓝色(这是人祭临刑前的颜色),头上戴一个鸟嘴状的头饰,带到祭仪进行的场所,神庙的广场或金字塔之巅。祭坛是一块向上凸起的石头。刽子手的四个助手也涂成蓝色,然后他们抓住人祭的四肢把他放到祭坛上去。刽子手用一把燧石刀插入人祭左胸下的肋骨中去,然后把手伸进人祭的胸膛,掏出仍在跳动的心脏,将它交给主持典礼的祭司。祭司把血涂到他们要祭祀的神像上。如果祭仪在金字塔之巅进行,那么刽子手的助手会把尸体扔到下面的平台上。在那里,低级别的神职人员会剥去死者的皮,手脚处的皮除外。大祭司脱下自己的长袍,披上人祭的皮和民众一起庄严的跳舞… 试想一下,那是多么刺激、令人激动的场景。
还有一种为我偏爱的,好象仅限于奇钦伊策萨一地的祭祀方式:圣井。我以为这种所谓的圣井是在石灰岩地层上自然形成的天井。玛雅人相信那自古以来就是神的居所。据称奇钦伊策萨建城时便是围绕此井而建,从建有卡斯蒂罗金字塔的大广场有专修大道直通此井。圣井大体是椭圆形,随着年代久远,井壁风化侵蚀,井水浓绿平静,有时会闪烁出棕和血红相间的颜色。在饥荒、传染病和持续干旱出现时,就会举行人祭。朝拜者们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参加祭祀活动。祭司们排着庄严的行列,带着丰厚供品的信徒,以及用于祭祀的牺牲品,由库库尔坎神殿陡峭的楼梯盘旋而下,沿着石路到达圣井。在那儿有顿库尔的嗡嗡声、刺耳的哨声、哀伤的长笛声,在这些音乐的陪伴下,美丽的少女、金制宝物、玉佩垂饰被一同投入圣井幽绿的水中,借以抚慰愤怒的雨神(有时我恨不能把盛装的芳蔻也一并丢了进去,对她或许只会有好处)。
不幸的是由于种种主客观条件限制,在我们拜访奇钦伊策萨期间这两种大规模的人祭活动一时不会举行。我只有将满腔热望投入到球类活动中(我决定来奇钦伊策萨,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它有七个球场)。玛雅人举行球赛的球场为长方形。最大的一个在城北,为545英尺长,225英尺宽。球场两面相对较长的墙中部各设一个圆环,圆环开口垂直伸向地面。游戏的目的即 使球穿过其中的一个环。球由固体橡胶制成。球不能用手扔,只能用手肘拐,用腰挺击,或以膝抬起打球。球员身体这些地方也都垫有羽毛垫。打入制胜一球十分困难。为重大节庆、盛典举行的球赛(它们都在城市中心广场或金字塔前的广场进行),以头颅记成败。失败的一队则成为祭司敬神的祭品,由祭司当场砍下他们的头颅,挖出心脏,供奉到球场边的骷髅坛。但这样的球赛、球场,也只准高官显贵或是外国使节、贵宾进入,象我现在这样的平民不消说只能是望洋兴叹。但靠近城郊的小广场上的球赛倒是不那么严格,它欢迎四乡农民去看,球队失败一方也可保住性命,只是要求观众把礼物留下敬神。贵族们自然是身上佩带的玉饰珠宝,但对平民讲一串辣椒或是一个南瓜也就足够了。这里的辣椒、南瓜暂时充当了门票
对我来说,这也是李代桃僵、望梅止渴,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吧。终有一日,正被迫卖苦力竖石碑的我听说在奇钦伊策萨西侧的一神庙球场有一球赛举行。我狂喜不已,立即自打工队伍里逃跑,潜回家中,想找些什么吃的用的好充作门票去看球赛。不料家中面缸空空如也,碗盘如洗,不要说是辣椒、南瓜,就是一颗豌豆、一粒玉米也不见踪影啊。我自是心急如焚,却还是陪着笑脸询问芳蔻粮食都到哪里去了。不料这个不擅家事以致坐吃山空的女人竟一点不曾检讨自己,反而大肆数落我是如何不管村外家中的玉米田,房后荒芜的菜园,未打一次猎,也不带食物养家种种。更叫人气愤的是最后她竟拿出一段她纺的烂布给我说这是家中仅存的一点财物了。她,她当打发叫花子啊!
球赛也不用看了。我俩先打作一团。到现在她都坚称我推了她个跟头;可她也不是什么善主,她揪下了我一把头发,外加打青了我一只眼圈。
这女人是十足十的泼妇。简直是谁遇见谁倒霉。回去我就休了她!

未来展望:如果回去还能把虫孔联系器搞到手的话(不要紧,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机会总归会有的),我打算要去蒂卡尔了——玛雅最大最古老也是历史上最辉煌灿烂的都城。我要到美洲虎之爪王、蜷鼻王、暴风雨天王时代去当贵族。如果芳蔻真要跟来,就叫她去当我的小妾,每日清点我的翡翠碧玉、琥珀珊瑚、珠贝鲛牙、玉髓金珠,当然还有奎特查尔凤鸟羽毛… 馋也馋死她!!


芳蔻-李:

新世界农业起源

第一部分:玛雅的玉米农业
所有植物学家都相信,美洲的高度文明首先起源于玉米或印第安谷物的种植。但具体到谷物到底是从美洲的哪一部分起源的,则是一个极具争议的课题。一部分学者认为,农业起源于南美洲的高地;另一部分学者认为,农业起源于中北美洲;更有几人确信它们起源于危地马拉西部高地。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能判断的只是,从古典主义甚至更早的时期,玉米农业就没有发生过变化。在那些日子里,主要的农业工具都是经过火烧而变硬的。例如:种植棒,石斧,用来装谷物种子的羽毛袋。
由于古玛雅包括奇钦伊策萨在内都属于森林茂密、岩石遍布、土地贫瘠的地区,非但不能使用同一历史时期曾在另半球使用过的犁等农具,大的可供驱策的牲畜也无从获得。所以玛雅农业不能不按照一直以来的方式反复进行。
我认为玛雅农业基本分为11个阶段:1、选定地点 2、砍伐树木和灌木丛 3、燃烧晒干的灌木 4、为农田加筑篱笆 5、在土地上种植农作物 6、清除杂草 7、弯折玉米杆 8、收获谷物 9、储存谷物 10、为谷物脱壳 11、把谷物运输到村庄去。
我曾分门别类进行了农业调查及工作量统计,发现玛雅农民一年中必需用于生产的为76个工作日,而他如果完全不理会牲畜饲养(这个时代能喂养的只有火鸡,极难驯化,且一不留神就被逃掉),又暂时无劳役可服,就象暂时充当我名义上的丈夫阿方索一样,恐怕他一年的工作日计算下来只有48天。实际上从我们来到我们走,这个男人根本未干过一件正经事,只是满城乱逛、各家乱吃、游手好闲、拈花惹草。就他的原话,他是在体会一个玛雅男人的日常感受。当然要我为他汲水洗澡,也是他声称的玛雅男人该享有的生活之一。
玛雅人食谱中第二重要的植物是豆类。豆类植物一般种植与谷物混合种植在同一个小洞里,并攀沿着谷物枝茎成长。有两个不同品种,红豆和黑豆。其中黑豆更受人欢迎。在古玛雅时期,豆类是人们最主要的蛋白质来源。
各种南瓜也在这里生长,红薯、西红柿、树薯也被广泛种植。另外还有多种水果,腰果树、橘子树、香蕉树、香果和番石榴。用以调味的植物有辣味胡椒、香草、百香果。此外还有多种药用香草、根茎和叶子。
玛雅人广泛种植棉花。他们所有的衣料几乎都是手工制作的棉质织物。
玛雅人的生存依靠的是各种各样的当地土产。他们用当地的石头、石灰石、大理石建造宏伟的神庙,用原木和茅草建筑普通人的居所。资源丰富、品种繁多的当地植物为居民们提供了蔬菜、调味品、炊具、药品、织物还有编篮所需的各种纤维。森林资源提供了各种猎物,其中最宝贵的是美洲虎和鹿,这些动物的皮毛可以用来制作统治者和神职人员穿的外衣和拖鞋。这里也有无数美丽的鸟类羽毛。我最难忘的当然是奎特查尔 绿宝石一样的凤鸟。

第二部分:社会阶层
古代玛雅社会似乎可划分为四个等级:贵族;神职人员;普通民众;奴隶。玛雅社会就像一个金字塔一样,顶尖高入云霄,地层深陷于地。位于金字塔顶尖的是国王和他的家族——王后、王子、公主以及王亲国戚的显贵家族、军政大臣,他们都有着成百上千的奴隶,他们可以任意摊派徭役、收税收租。其中国王的权限更为广泛,他可以在各部落首领、神职人员、特聘顾问的帮助下指定国内外重大政策,他可以任命城市或村庄的首领,甚至国王在是国家的元首、最高执行官之外,他有时还是宗教界的权威。我个人以为古典主义时期的玛雅政权很可能是一种与宗教相结合的神权政治。
在这个国家,神职人员是最有威望、影响力的阶层。他们对天文学的知识,对日月食的预测能力,对于各阶段生活的洞察力,都使得他们既受人景仰也叫人畏惧。玛雅人迷信他们,甚至收割庄稼、燃烧杂草的日期也要由他们指定,这是其他社会阶层的人都无法与之匹敌的。他们是天文家、数学家、预言家和医者,向神祈祷、熏香、献祭以求得到神的欢心。不要以为他们就高不可攀、不近人情,我就认识一位亲切温和的祭司,高高的个子,长长的黑发,笑起来英俊年轻。
普通民众——阿方索和我现处的地位。在古典主义和后古典主义时期,人数最多的还是农民。他们辛苦劳作,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他们的国王最高统治者,他们的地方官和他们的神职人员。除此以外,他们还是宏伟复杂宗教中心的建筑者,他们修建了石头铺成的大道,这些大道把各个主要城市连接起来。平民的其他负担还有为国王进献供品,为地方长官赠送礼物,通过神职人员向神灵贡献祭品。贡品和祭品包括各种蔬菜、手工编织的棉布、家禽、盐、干鱼以及各种各样的猎物、鸟类。当然你要有可可豆、柯巴脂(可做成香料球)、蜂蜜、蜂蜡、玉带、珊瑚珠、贝壳更好。就算是自家田地出产的玉米、南瓜和棉花也有相当部分上交到金字塔顶。我看见阿方索就有气。这家伙没有一点危机意识,还在闲逛、同姑娘搭讪、要求洗澡呢,丝毫也认识不到,如果我们能自食其力,交完租税、服完劳役仍能保持温饱还算是中等农民。倘若交不完租子就只有被迫从家里赶出去,没有了田地,四处流浪漂泊,到负债欠税真的无力偿还时就会沦为地底暗无天日的奴隶。
当时奇钦伊策萨的奴隶有几种来源:奴隶的子女继续为奴;偷窃者要沦为奴隶;战俘沦为奴隶;孤儿沦为奴隶;可以卖身为奴。奴隶可以任意购买和交易。奴隶非但要被剥去指甲、终日半死不活的被当作牲畜驱赶,干着永无止境的重活,更随时一有可能被当作祭天的牺牲,或殉葬或人祭。太阳即使高挂蓝天,他们的生活也是一片黑暗。
可佩的是阿方索即使看到也全无感觉。我们自从来了他几乎就没下过田,好容易去了也是躺到地头睡觉,喝玉米酒。终日无所事事。还看上了个当地的玛雅女子珠阿娜。倒为她去打了猎,猎物自是送给他的心上人,吟诗… 他吟个大头鬼!我可不是嫉妒。哪个女人看上他都是倒了大霉。他也没那个财力去娶人家珠阿娜。不过当务之急是要让那个男人清醒一下。我去找了那个对我很好的年轻祭司,他很同情我,建议我离开他,并且告诉我祭司也可以结婚成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个。我当然要蹬了他,但不是现在。于是祭司建议让他去服劳役,并答应我给他找个一干就叫他筋疲力尽、管保再也没法想入非非、做蠢事的活计。
后来我才知道他被派去挖石头了。

第三部分:织物
固定长度、宽度的手编棉织品在古老的时候就被当作商品用来交换。
纺纱和织布向来是玛雅女人的工作。她们采来棉花并把它们纺成线,使用一个一英寸长的削尖的木棍状的纺锤,放置在陶盘的较低部边缘。这些陶盘就是锭子的锭盘。当纺锤在右手快速转动时,它们给主轴平衡并加重了它的分量,而这时主轴的较低边缘放置在葫芦瓢状物或地面上。未纺的棉花握在左手或搁置在肩膀上。
玛雅织布机与其他同时期美洲印第安人部落的织布机是相同类型。一个木杆系到每块布歪曲的边缘,使布拉长到所需要的宽度。一根粗麻绳索纳入每根杆的下沿,经过织布者的身后,这样她可以向后斜靠来拉紧歪曲的部分。我一直怀疑我在这方面的力气不够。上端的绳子系在柱子或树上。布带可以做到8英尺长,并且当它加长时它可以缠绕在上面的杆上。为了尽可能保持织布机的水平状态来达到所要求的张力,织布者应背对着柱子远远的坐着。织布机有2.5到3英尺宽,当要织更宽的布时需要将两块布缝在一起。
在织物的染色上,多为先染线再织布。其中黑色代表武器,因为它是黑曜石的颜色;黄色代表食物,因为它是玉米的颜色;红色代表鲜血;蓝色则代表祭祀;王家的颜色为绿色,因为那是奎特查尔凤鸟的颜色,它的羽毛一向为统治者珍藏。
玛雅人最杰出的是羽毛镶嵌和羽绣工艺。从选取毛羽、取绒涂膏、配色上彩、设计图案、粘结底样、串线编织、嵌玉绣花到最后的梳理加工,少说也有数十道工序,费时费工远较一般刺绣编织为多,而成品的高雅华丽也绝非一般织物能及。
所以就连普通农家也以捉到一两只鹦鹉取毛刺绣送礼作为最大乐事。
我知道我在织布这方面手艺不高。自打到了奇钦伊策萨我才刚刚开始学习,自难和那些从小就熟悉刺绣编织的玛雅女人一较高低。阿方索这个家伙也同样不会男人应该必备的编篮还有席编的手艺啊!他只会叨叨说我,丝毫不检点一下我们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篮子能装玉米,只能睡在光板床上的罪恶根源在哪里。

第四部分:奇钦伊策萨
奇钦伊策萨的建筑物的尺寸和规模较之蒂卡尔、科潘等古典时期的大邦都显得狭小,但秀雅美观方面犹有过之。
它的主要建筑群分布在城中心一个宽约500米,长约800米的地段。大致可分为南北两组。南组以被称作“螺旋塔”的天文观象台为中心;北组以卡斯蒂罗“堡垒”金字塔为中心。
卡斯蒂罗金字塔虽然只有29米,但看起来却令人深刻难忘。玛雅建筑师在充分运用了自己已有千年之久的建筑传统同时,也吸收了墨西哥文化的长处,所以这座金字塔玲珑秀巧之余又很有和谐细审之美。它尺寸虽小却仍分为9层,且四边都有同样梯道。塔基接近高度的两倍,所以坡度比较平缓,不像蒂卡尔金字塔那样陡直,加强了整体的稳重平和。神殿呈四方形,以宽大檐边为饰带,显得简洁明快。金字塔的层级与梯道阶梯数目正合玛雅的天文历数。四边梯道将每边九层的格局从中央划开,使每边数起来有18个层级,正符合玛雅一年18个月的历法;每个梯道有阶梯90级,四边四道共360级,也正好符合玛雅历法一年360天之数(玛雅人已知一年实际天数是365天,他们在360天之外另加五天忌日以凑足此数)。
被称为“螺旋塔”的天文观象台在玛雅建筑中也是独一无二。玛雅人非常重视天文观测,不过通常都在金字塔的神殿上做这种观测研究,很少为此单建一座观象台。“螺旋塔”因在内部有螺旋形的梯道和回廊,屋顶也呈半圆形状。塔体总高12.5米,但由于其建造在两层高大的平台上,四周视野辽阔,仍不失为进行天文观测的好位置。设计者充分了解有关天文观测的条件和需要,使塔内厚墙在观测室内形成的窗口连线也变成观测的工具。它的南窗斜线正好等于正南或正北的方向,西窗斜线则指正西,可看到太阳在春分、秋分时节正好沿此线落于西天,而西窗倚北之线和西南窗倚西之线又分别指向月亮运行的最北端与最南端。这些都是那个年轻祭司告诉我的,并亲自带我上去参观,他还讲了其它许多窗口及它们意味的天文观测线,按他的说法,观象台的每一个窗口都有其深远道理。我当然无法一一记清,末了只体会出设计师当初建这座观象台时只怕就把它当成了天文仪器。
在奇钦伊策萨卡斯蒂罗金字塔的西北,有一座堪称全玛雅、甚至全美洲最大的球场,光看台总长就166米、宽68米,球场本身则长146米,宽36米。看台上有被称为美洲虎庙的显贵观众席,球场边有纪念失败者的骷髅坛。这方面我想阿方索一定比我记录的详细。
金字塔的东面和东南面,还有称为“战士神庙”的台式有柱建筑和被称为“千柱建筑群”的回廊、市场。玛雅人从墨西哥建筑上学会了大量使用石柱。战士神庙在三层高台上用双柱建造大门,殿内又用四排列柱支撑大厅,台基前又有多达百柱的回廊,比例以宽阔取胜,不求高耸,风格上更加明朗通透。且神殿墙面和柱子上皆饰有丰富精美的浮雕。实是我看过的玛雅神庙中最美观的一座。

第五部分:球赛冲突
阿方索有时很象一头野兽,身上很多地方都叫人费解。尤其是他对玛雅人祭和圣井不可思议的狂迷与热爱,绝不是装出来的,当然也包括球赛。对此我曾认真思考过很久,结论是会不会男人就好这口—— 野蛮和鲜血?
所以有一日,被送去做苦力的阿方索突象从地底冒了出来,满头满脸的土、灰、汗,缠腰布肮脏无比,人却春风满面。我发现他时他正翻箱倒柜,用从没在家中用过的力气大力折腾,想翻出那么一点粮食好去偷看奇钦伊策萨西郊的球赛。
未果。这失踪了也不知多久,打工从未带回过一粒粮食,致使田地荒芜、菜园枯死的罪魁祸首竟…居然能厚颜开口的向我索要私房!—— 说他要去瞧球赛!!……
达不到目的这男人就大吼。我也不示弱。于是我们战作一团。
分手势在必行。我所不明白的是,当初我怎么就会看上他?这是头不折不扣的猪啊。

未来展望:听说阿方索贼心不死,又计划要再做一次有关蒂卡尔的冒险旅行了。我个人是恕难从命。这家伙一心想当什么王侯显贵,却根本不想玛雅各城邦间也存在着根本利益冲突、征服杀伐不断。一旦不幸落入敌手——… 我突然想去去也无妨。要真能看到这家伙赤身露体,瘫软如泥的倒在敌人宫殿的台阶下,该是多么有趣的事情。



(全文完)


附:
奇钦伊策萨是后古典主义时期尤卡坦东北部最大的城市和宗教中心。公元10世纪墨西哥人在这里确立他们的统治,在墨西哥人的统治下,奇钦伊策萨于11、12世纪达到鼎盛时期。
建筑展现出两种不同的风格。玛雅时期,公元8~10世纪的建筑;托尔特克时期,建筑建于公元11~12世纪,许多建筑风格特征源于中部墨西哥。
奇钦伊策萨中最吸引人的建筑特色是羽蛇圆柱的金字塔神庙。城中有这样七个已知的神庙,其中的卡斯蒂罗或称为库库尔坎的神庙是最大也最古老的。这些羽蛇圆柱神庙是为了奉献给奇钦伊策萨的守护神——羽蛇库库尔坎。
在奇钦伊策萨有七个球场。在奇钦伊策萨被占领后,其中六个仍在继续使用。一个较早的被埋在蒙加斯后的一个神坛下。
奇钦伊策萨最主要的结构之一即天文观测台。这座圆台叫螺旋塔,顶端是一个正方形的平台。
在城北有两个天然井或蓄水池。毫无疑问,这两个蓄水池对这一地区有着重要的意义——它们是奇钦伊策萨早期的水源供给和献祭井。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