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宣德楼队]回声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宣德楼队]F1征文2004作者:凌燕(心)潘


黄豆今年已老大不小。
二十一岁。
生就是贼眉鼠眼。精瘦。口唇一圈浅浅黑毛,不似胡子,倒象汗毛。
此人报考北京市警察学院两回,均告失败。现为无业青年、社会上的混混一个。却仍贼心不死,只想当警察。
大家切莫误会。这小子哪里是忧国忧民、嫉恶如仇,只一门心思想为社会铲除邪恶啊。他只是很单纯的以为当上警察,他就可以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调戏妇女,为所欲为了。
‘为什么?’
‘就因为我身上这身皮啊。’
‘看到没有?’
‘没有?’
‘那就看看,好好看看! ’——穿着蓝灰色警装的黄豆一副趾高气昂、神气活现的模样。
(纯属他的个人狂想。)

你说是狂想就是狂想好啦。
黄豆却仍在不懈努力中。
天资所限,他早放弃了以发奋读书考取大学毕业后成为警察的常规模式,决意另辟蹊径,即不惜违法也要过过做警察的干瘾。
这小子想当警察想当疯了。

2004年8月29日清晨,黄豆终获警服一身,皮鞋一双,帽子一顶,外加警徽警号。
多年夙愿一朝得偿。
不过放心。这小子打死也不敢去袭警。
而是他应约起了个大早,要去和素与他交好的东升派出所的新任民警小刘那里‘拱猪’——(如果可能,还要报他上次贴了自己一头一脸纸条之仇)。却发现小刘正蒙头大睡,鼾声如雷,在为自己临时加的两个夜班补觉。怎样拍也不醒。
机会难得,黄豆心痒难搔,决定穿穿警服。
试试。只是试试而已。
未料对镜一照,却发现自己和那制服简直是天生一对。便毫无抵抗的穿出去。
干什么?
他没想。
对不起。

不过这小子也不傻。为避免被小刘的一干同事认出,黄豆不敢走国际关系学院、西苑、五道口附近。专抄小道,绕着大大圈子前进。
8:00左右,他正钻人大东门以南的小胡同呢。
不料一向早上没什么人的路上,忽传来“抓贼啊!捉小偷——!”的呼声。
懵懵懂懂打哈欠的黄豆险些被一个斜刺里钻出来家伙撞了个跟斗。青年仓皇落逃。
“真是,走路不看路。想什么呢!…”黄豆念叨着,和往日相同,对呼声一无反应。
“…警察!警察,快!抓住他,他抢了我的钱包啊——”一名披头散发的妇女狂奔跑近,见警察大喜,揉搡着这名迟钝的民警。当然,后面还跟着些好死不死晨练看热闹的北京市民。
“哦,哦…知道了。别推了。别推了。”黄豆胡乱的应承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去追。我这就去追了!…”
黄豆还真的飞奔去追了!一面追一面还想着:哥们,不是我不够意思,谁让我是警察呢。
他还真当真了。嘿!

不过黄豆别的本事没有,跑的倒快。
不过是一起一落几分钟的功夫,还没到紫金庄园呢,他就差不多追到小偷的背后了。小偷赶紧扔包,黄豆理都没理。黄豆对小偷的领子伸手——
“哥们,对…不住了…”他还半得意半抱歉的说着。
未料小偷绝望的回身一拳。
黄豆面上中拳,应声而倒。

最后多亏在紫金庄园楼群中卖油条的老伯一擀面杖打倒了小偷。

就在附近群众自发对小偷痛施‘教育’的当儿,老伯把被打的鼻青脸肿、踣地不起的警察从地上拉起,意味深长的对他道:“小伙子,功夫可得好好练练,不能肉脚啊!”
‘我又不是天生干这个的!’黄豆特想顶将回去。但人家老头横竖也是救了自己,也只有点头称是。

广大富有正义情结的群众把这小偷绳捆索绑,交与黄豆带走。黄豆不无欣慰的发现,小偷也不比自己好很多,他的左眼只剩下了一条线,鼻子也歪到了一边…

“…大哥,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吧…”
这是黄豆在押送小偷的路上,外地小偷的第七十九次哀求。
“我真是第一次。而且也是人家先偷了我,我实在没饭吃才去偷人的。我再不干这个了。我重新做人总行吧…”
“大哥,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小偷愁眉苦脸道。“我真是倒霉的第一回啊。再说,我们家…”

‘拜托可千万别讲你还有七十岁的老母,和婴儿什么的…’黄豆惟有祈祷。

果然那小偷接着说下去“我上有八十岁的老妈,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媳妇也跟人跑了。您送我去坐牢,就是断送我们全家啊!…”

只有比黄豆想象的更惨。黄豆开始擦汗。

“另外我还有…”

“打住打住!快别说了。”黄豆赶紧阻止,同时停下脚步沉吟的看着他,半晌才道:“你真是第一次?”
“是啊是啊!”小偷小鸡啄米式点头。“我可以赌咒发誓,我王大诚如有半句谎话愿…”
“行了行了,我信你这回也就是了。”黄豆迷信,宁愿别人撒谎也不愿人家发毒誓。他还真去解了小偷的绳子。支持他这一想法的,是一个朋友告诉他的,有时候见人有悔意也就行了,没必要非得把人往绝路里赶。有时事后才发现他坐牢出来比进去之前还坏许多。
“以后再别干这个了。走吧。”

小偷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好半天才能相信这个小警察说的是真话。当即拔腿就逃。
“喂!等等…”那个和他一样鼻青脸肿的警察又自里边的衬衫口袋里掏了半天,摸出张皱巴巴的五元钱递过去。“你不是说你没饭吃吗?拿这个去买包子吧。”

……

10点57分。

警察黄豆在北京外国语大学附近的为公桥下,无视红灯与非斑马线,义务扶老头儿老太太过马路。
是刚扶了这个过去,又得搀那个过来。
在黄豆的协助下,是连地下通道都省了。
乐得省事的老头儿、老太太们欢喜的排作一排。

太阳既大,日头又毒。
黄豆认真工作。
他还真以为搀扶老人过马路也是警察应尽的义务之一。

唯一的牢骚就是:
“北京城哪里来的这许多老儿啊!”

汗流浃背的黄豆暗暗叫苦,却还得对那些向他道谢的老者们扮出笑脸。

倒是对视交规于无物的自己所造成的交通拥堵丝毫没有检讨之心。
反而理直气壮的对按喇叭抗议的司机大喊:“别急!你们也会有不想走地下通道的那天的!”

1点11分

黄豆在花园村的苏氏牛肉面店吃了一碗三块五毛钱的牛肉面。

1点58分

京密引水渠与玉渊潭的交汇处,也就是在玉渊潭公园外的小运河里,一个儿童落水。

“救人啊!”“救命啊!”
惶急呼声此起彼伏。
多数人只议论围观。

‘出事了?有没有好戏看?’
本着和大家没两样的态度,黄豆精神大振,一扫阴霾,也三步并两步赶将过来。却全然忘记了自己身上还穿的警装。

“警察!警察前来救人了——!”一个妇女激动的大叫。
“…”黄豆有种感觉不妙。
“太好了。警察同志,你来的及时啊!那个孩子就在那里,你看到了吗?”
“…”黄豆被大家纵拥推到了最前边。
“孩子,我来替你拿帽子,拿鞋。对了,衣服也还是脱了的好。”
“…”黄豆被大家不由分说的剥了个精光,只剩条裤衩。

最后自然是“扑通”的结局。

只可怜黄豆一面哆哆嗦嗦的向溺水儿童游去,一面自顾自的叨叨:“…我从没学过救人…而且我…怕冷…”

6点42分

筋疲力尽的黄豆终于出现在回家的路上。

他已经无数次告诫自己再也不要去管人闲事了。他做的这一天巡街扫马路的义工还不够吗?

不幸麻烦好象又在前边不远处等着他。

他亲眼看到一辆桑塔那拐弯时撞到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男孩。
汽车立即加速,逃之夭夭。
男孩血流满地,不省人事。

在场人说什么的都有。有说要保护现场,有说要电话报警,有说该拨交通事故局,还有人说应先打北京市急救中心的。反正大家交换意见,都说的很高兴。

“送医院!当然是截辆车送医院了——!!”黄豆连想也不想的大声叫道。
只可惜无人回应。
就连出租汽车也不愿搭载伤员。怕车座染血殊不吉利。

黄豆愤怒无比,最后跳到了快车道上,强行拦车一辆。多半还是靠了他身上这身“皮”。
司机将这对麻烦送至水利部北京总医院门口飞速离去。

只余黄豆一人奋起神威将病人背至急诊室,然后挂号、看诊、缝合、买药… 全部是他一人跑前跑后,听凭驱使。
只是在医生让他交费为病人急约一个颅脑CT,再做一B超观察内脏有无出血倾向的时候,他才露出了些许的羞惭。偷偷问护士,可不可以先做检查,他以后再补交,他口袋里七掏八掏现在只剩下一角五分钱。
护士大为诧异,“你们家难道就只有你们两个?你可以叫其他人带钱来啊!”
黄豆赶紧声明,“我和我送来的人可不是一家。我从来也没见过他。”
“那你把人家撞伤也…”
黄豆更是震天价叫起屈来:“我从来也不会开车当然更没钱买车…怎么会有人把帐算到我头上啊!”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不是你的事啊。”
“…”

好半天,黄豆才有勇气,小小声的说:“…我…我这不是警察嘛…”

最后还是护士出于同情之心,把自己的私人电话卡借给那个已穷得叮当响的小警察,让他打电话设法通知车祸人的家属。
否则黄豆还真不知道会以何等方式收场。

就在车祸男孩的父母接到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黄豆才敢在混乱中偷偷溜掉。

10点49分

一个耷拉着肩膀的警察走在逐渐沉寂下来的城市道路上。

突然,使尽平生气力的大喝:

“我操他辣块妈妈的! 老子是这辈子也不干警察了!!!”

即使是这样的怒吼,在广袤的都市里也不过是微微的回声而已。


(全文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