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宣德楼队][绕圈]回声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宣德楼队]F1征文2004作者:Shoulder

當初,她來到這個陌生卻美麗的城堡時,他親自迎接她。
她記得,首先看到的是從華麗精繡的衣袖下伸出的一隻手,乾淨白皙的手,手指修長有力。隨著她的目光怯怯、慢慢往上移,她看到一張沉靜的臉,精細而秀美,蒼白而艷麗。那雙眼睛太深沉,以致於沒有人能夠真正解讀其中的情緒。
她看到他的嘴角,輕輕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彷彿稱心如意。那抹如同花影的微笑,彷彿印證了所有人對於他們之間這樁婚姻的評斷,他因為她是誰而娶她,從牽住她的手開始,他同時也掌握了他真正要的一切。
他對她說話,語調低沉而溫柔,言詞斯文而有禮。
他牽著她的手回到他的城堡,他的手穩定,手溫涼涼的,他的步伐規律,腳步輕緩,偶爾,他稍稍偏過頭來望她一下,臉上有近乎微笑的意味。
他不愛她,他根本不認識她。
他不可能愛她,他要的只是她的血統所代表的東西。
然而她不該有任何埋怨,他擁有堅實的權勢財富與地位,他能夠給予她族人充分的庇護與支援,相較於他所具備並且可以發揮的實際力量,她帶給他的,也許只是一種虛像,雖然,是對於他很有用處的虛像。
即使撇開交易的籌碼,她也是許多少女羨慕的對象。因為在婚禮中給予她誓約之吻的男子,擁有這世間人們所愛慕的一切。

那天夜裡,他很遲才進入新房。她曾一度以為,他決心讓他們的婚姻有名無實,也曾想,也許這樣才是最好的。
當他輕淡從容地讚美她的美麗時,她是訝異的,以致於他呼喚她名字那輕輕的一聲,幾乎讓她以為是在夢中。
他不會愛她,即使他撫了她的髮。
他不會愛她,即使他吻了她的唇。
他不會愛她,即使他擁抱了她的身軀。
他不會愛她,即使他溫柔地叫喚了她的名。

她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即使他不愛她。
他始終待她溫柔有禮,也實踐了保護她族人的承諾。
雖然在獨眠的夜裡,她也曾想著關於與他相伴已久的情人種種傳聞,她並不覺得受到傷害,因為她一向知道他們之間婚姻的意義,只是心裡也難免有些空虛。
無論如何,他並不曾忘記她的存在,一句問候,一杯醇酒,一頓晚餐,一夜溫存。只是,他沒有再叫喚過她的名,而改以一種有禮而疏遠的方式稱呼她,彷彿提醒她,這只是這樣一個出身的女子所佔有的這樣一個地位,這個身分稱呼之下,她是個什麼樣的存在並不重要,她有什麼想法無關緊要。
當他親吻她,撫摸她,擁抱她時,她不禁想著,他所交歡的這具女體,也並不一定要是她,可以替換,也可以取代。
當她自己感到空洞的雙眼映照出那對深沉不可捉摸的眼眸,她想著,她但願他不愛任何人,不曾愛任何人,也不會愛任何人,那麼她或許比較能夠感到幸福吧!

那天,沒有任何事情讓她感覺有什麼不同。
在他千頭萬緒的忙碌之中,她見過他,接受了一個溫柔清淡的吻,那雙眼睛下的感覺與想法,仍然離她非常遙遠。
她依照事前的安排,完成既定的一些行程,一切都一如往常。
突然間的巨動讓她知道有什麼重大的變化將發生,在她還來不及作進一步思索時,一道尖銳的痛處貫穿她的胸口,然後,她的意識就漸漸模糊了。

她的知覺從空白恢復少許色彩之際,她發覺自己躺在熟悉的房間裡,仰望在許多不眠的夜裡與她為伴的天花板,然後,她聽到一個聲音,一句呼喚,那是一個低沉溫柔的聲音,叫喚著她的名。
她已經辨認不出來這聲呼喚中蘊含著什麼樣的情緒,只覺得彷彿是許久以前曾經傳入她腦海的那句呼喚,在經過了這麼長久的時間之後,傳回來的回聲,她覺得懷念,一滴眼淚滑落。
天花板的裝飾淡去了,好像有人握住她的手,可是她辨不清那真的是手溫還是只是空氣的溫度。她只想著,呼喚她名的回聲,哪裡去了?然後,她聽到了,彷彿非常遙遠的回聲再度響起,溫柔的,低低的,沉沉的,她想,如果…來生…
她的臉上浮現一絲淡淡的微笑,永遠凝結。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