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无效绕圈]盗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飞翔的不良牛

[无效原因:无法独立成篇]

当那一切都回归与永恒,
是否只能留下我的家乡?
依然在留恋夕阳的炊烟散光,
却忘记身边仅有初见的陌生脸庞。

每次这样的晚上都会进入同样的梦乡,而每一次都是在依稀回忆起往昔的时刻,就会察觉到自己正躺在遥远的他乡。
为什么每一次都会如此的清醒?还是,只有身边有女人的时候才会让我想起在我那肮脏的身体之中还保留一个生存的灵魂。

我一个人走在另一个陌生的街道之上,在生命的二十多个年头里面,我已经不知道曾经到过多少个无名的街道,也不知道被多少个陌生的人记住了我的名字,在他们的口中,我有一个连自己都无法记得的名字。

叫做盗。拥有金钱和权利的所有的人们的总称,我一直以为这才应该是他们的名字,可是原来命运是这样的安排,我们互相都把对方当成了盗的活生生的模型。
我又想起了那个在河边的老人,在他的身边围绕着快乐的孩子,那时候的我刚刚从哥不林的洞窟中出来,就为了一个人口中的传言,那隐藏在洞窟中的黑色的地精的短剑。我撇着那刚刚润湿的唇,轻蔑地望着弹奏的老人,伫立在孩子们的身后。
“为什么你不笑呢?”老人看到了我。他不可能见到不到,因为与那些天真的孩子在一起,我无法掩饰起自己生存的痕迹。
“我为什么要笑……”这已经不是回问,根本就是我对他的攻击,我本想告诉那个家伙。他的滑稽剧不能使我有任何的反应。我不是因为一个小故事就会大笑的孩子,我懂得判断什么才是对我的生命最有用的东西,我知道要如何我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那些无聊,滑稽的玩意,早就对我没有任何作用了。
可是老人闪过了狡黠的目光,或许,从孩子的眼睛反射出的光芒来看,那就是智慧的结晶。可是是我看到了他的那个动作,我知道他在思考着什么东西,也许会对我不利。但是不过是一个老头子,根本就不会让我损失掉什么。
”我本以为,“老人缓慢地说:”如果我在歌唱一些远古的英雄,你会显得更加的不屑,但是看来,似乎被人吹捧的英雄更加好笑一些。“他竟然发生大笑起来。”你喜欢孩子吧?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在河中游戏,让水流洗涤掉那些肮脏的气味呢。那些温柔的矮人的亲戚的味道。“
我倒是被他最后的一句逗得大笑,”温柔的矮人的亲戚“,如果这是拉罗比之战期间,他一定会被痛快地敲碎头颅,而我,则会因为古怪的罪名投入矮人的监狱之中。然后我们人类的军官会带上一些贵重的礼品到矮人的将领那里去请罪,但是现在,矮人只是被嘲笑的对象,他们凭借着高超的手艺在一些店铺里面维持着自己的生计,总算是能比我的生活好一点。
”我敢打赌。“老人的狡黠,真是令我讨厌的东西。”你一定会找到你要找的东西。你相信吗?“
我瞪着他,明确地告诉这个自以为是的人类的老头子。他的说法是错误的。如果能的话,我就不会来到这里,更加不会生活到现在。”你是个伟大的笨蛋。“我恭维他。
他摇摇头,不无遗憾地说:”你一定会输的。而且,你的说法真的很不确切。“他把左手中箜木的竖琴放在一个孩子的手里:”这是给你的礼物。“他的右手放在另一个孩子的头上。虽然那个孩子的注意力已经被先前的幸运的孩子得到的礼物所吸引。”你就象这个可爱的男孩一样,只看到了……“他的手立刻从男孩的头顶移回,放到了自己的胸前,但是那已经迟了。我已经拿走了那个东西。
”你看,我看到了。不要对我说教。那个传说中的,高高在上的神,已经消失了。就在拉罗比战役之中,被精灵族,神最先创造的种族,所创造出来的兵器杀死了。这是一个没有命运的世界,我亲爱的祭祀。“我把那信物,在以往的历史中,只有无比信仰真神的最高的祭祀才能得到的信物掷在清澈的河底。
”可是它依然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之中……“老人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悲伤。我原本以为当我揭穿他的身份,对他奚落,他会因此而感到痛苦,就象我一样。但他似乎比我坚强。老人弯下腰,从河水中拾起那小小的木制的挂饰。”它更加清洁了……“老人在笑,而我,在那个时候,真的想哭泣。

当我第一次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就是在一个富人的家里。我在他的房间里见到了一瓶现在已经罕见的酿酒,那应该是安达族的东西。那些高高的居住在荒山之中的居民是酿造方面的好手,可惜,当他们从山林之中出来,遭遇到一些使用着所谓的文明的人类的时候,被那些狡诈的人们欺骗了。已经找不到这样的好酒了……于是我将它们一口气灌进了肚子里面。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将这样的酒分成百次来品尝。现在则不同,只要它们进入到我的肚子里面,保证不会有一点留在瓶子里,就已经是我最大的满足了。
那是一个可爱的女孩,我在夜里将她从家里悄悄地带出来,然后我们一起来到附近的山顶。那是被称为弃世之峰的地方,据说,神就是在这里抛弃了他最后的造物——伟大的前进的人类。这里有月华的野花,那是神的眼泪作为种子诞生的花朵。她们并不高达,但是每当到了身叹息的时刻,就会在月光的照射下倏地张大,而且绽放出美丽的花朵。花的每一个叶片都是透明,因为那是神的晶莹的泪水。我只在这里见过这样的花朵,而且我敢断定,除了我和身边的脆弱的女孩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谁见到这样的花朵。就象人类的泪水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得不再有咸咸的味道,神的泪水也有它消失的理由。当我把那悲凉的故事讲述给天真的孩子。她的泪水打湿了盛开的花瓣。于是那花瓣变的枯萎,慢慢地垂落在赤红的山岩之上。我和她一起在花的生命消失的过程中站立在轻风的山崖上,面对着空中的晚月,追思着睡梦的甜美的记忆。

就是那样的梦境,也许是因为那样的花才能钩起沉沦的往事,也许是只有这样的纯真的女孩才能使他忘记鲜血的回眸,而思念起流离的家乡。

据说我的泪水也滴落在这赤红的土地之上,就在她的洁白的皮肤上滑落。而我那时已进入梦想,在她的温暖的手轻抚着我的布满尘土的短发的时刻。

这正是生存的方式。在古老的歌曲中流传的所有的生物所安逸的静谧的生存。在无纷争的心态中进入沉默的生活,时光消逝的过程中前进的路程,品尝着无忧的甜点,直到放弃了欲望的最初开始的生命之中。


红色,和黑色的祭礼的颜色,中间是喷发的冲天的火焰。“伟大的古老的真神呀,你在无处不在之所……每搁千年的时刻,我们将承受您的恩赐。伴随着空中的火焰,和大地的尘土更改规律,我们的命运也承受变幻的扭曲。在自然的空中,您注定了生存的痕迹……为什么奉献的真理,在这祭祀的庄严时刻,我们和您同在四面八方。”

伊密坦的高贵的精灵,当他们低下高昂的头颅的时刻,就注定了命运的束缚。伊密坦的五位高贵的精灵导师,在最后的时刻,将他们集合在默言的大海之畔,导师之首的拉尼蒂比召唤出精灵的火焰,那不是自然的火。那在空中的存在,完全悖逆自然的规律。精灵的四大导师投身于火焰之中,将身躯幻化为自然的空气,而导师之首的拉尼蒂比则焚烧他那高贵的长发,将生命封锁在未来的时光。

神动的命运,在分散的炎的光华中挣扎而舞动。
我无言地站在她的面前,将手中的宝剑横放在女孩的头顶,她明亮的眼睛毫无畏惧,只是专注地望着我。似乎,在我的项上,也悬挂着一个祭祀的饰物。我的手在无人拦阻中战抖,即使在拉罗比战役中,我也从来没有这样的畏惧。究竟这恐慌,不属于我们的惊惧和不安,是来自那遥远的过去,还是积淀下的如同这女孩一样的悲伤。我将很多事情忘记在过去,因为那些都只在生命中短暂闪现,只有在泥土和烈风中混合的哀伤,一次次挡在我前行的路上。那不同与矮人的死亡,当那些高傲的战士倒在背叛之中,也不会流露出太多的悲伤。


当风中的火焰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那熟悉的自然的感觉又重新回到脑海之中,在风的高歌声中自然地欢唱,那熟悉的身影,四个人低声的吟唱
重复着反抗的冲击。

伊密坦的传说,神创造了这个世界,以及世界上一切的生物,神为他们伤心,为他们烦恼,带给他们幸福!
那老人仿佛就在我的眼前”你已经知道到自己要找的东西。”

遗落万年的沉睡,
可否随着神的离去而醒来?
在那万年前的决定,
能够继承时的延续,
在光芒的决定中静默……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