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翻越墙头的恋爱仪式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idolas


我就知道,今天肯定会误事,而且是我的终身大事。对,今天我结婚,现在我正在去往结婚典礼仪式的路上。
不知怎么搞的,一大早上起来我竟然搭错车被拉到西郊去了,早知道这样真不该在结婚前一天还跟朋友们饮酒庆祝到半夜。算了,加快速度吧,幸好我带着礼服。
啥?不是吧,又堵车...还有半小时,再不赶到仪式现场我会死得很惨的!
为什么会死的很惨?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即将成为我妻子的人,最擅长的既不是唱歌跳舞也不是洗衣煮饭,而是手可断砖脚可碎木的跆拳道。

我跟俏俏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的。
那是我念高中一年级时的某个周末,学校不知为什么把本应该放假的周六下午改成了XXX中学校园数学竞赛的颁奖仪式。纵观高中课程中的所有学科,我最讨厌的就是数学,再说我也懒得参加学校活动,于是跟班长扯个谎,偷偷从礼堂前面的集合队伍中溜了出来。
我们学校有两个操场,其中大的那个外靠大街,只要翻过墙去就是校外,而且现在老师学生都去了礼堂,于是我更有机会提前给自己放学了。操场上没几个人,我沿着边路走到东墙边,这里有一片小树林,而且墙又不高,正好是施展轻功的好地方。哼哼,可爱的校园,我们下周一见吧。
“唰啦”,不知道什么东西忽然蒙住了我的脑袋,一下子周围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心里一惊,糟糕,要命!刚想有所动作,忽然一样很沉的东西把我扑倒在地。该不是谁在小树林里溜狼狗吧,我“嗷”地叫了一声,接着身上重重吃了一拳。
“喂,笨蛋,你找死啊,你想撞死我吗?”是个女孩纤细的声音,不过语气可够粗暴。
我奋力爬起来拿掉蒙在头上的东西,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件外套。“喂,你撞倒的可是我啊!放着校门你不走你跳什么墙,你这样会出人命的你知不知道!”
女孩见我朝她吼,竟然不说话了,忽然闪到我面前将外套抢过去穿在身上。不赔礼吗?我斜眼瞧着她,这丫头长得还蛮不错的嘛,恩嘿嘿。我那时心里肯定不怀好意,而且还嬉皮笑脸地问:“丫头,你哪个班的,把名字和电话告诉我,以后大家多走动啊。”接着我只觉得胸前一闷,就趴地上了。
挨踢的当天晚上,我得知她的名字叫俏俏,隔班的铁哥们告诉我说她是他们班从外校新转来的学生,据说她从小学开始就学起了跆拳道。那个晚上我胸疼得很厉害,该死的破学校,凭什么占用放课时间开颁奖仪式啊,搞得我去翻墙还被人踢。
第二天放学后,俏俏在我班门前截住我说:“喂,笨蛋,还疼吗?”
呵,丫头这么问就是要道歉咯,我一高兴,顺嘴说道:“巴不得你多打两下呢,来,把电话给我。”
这次我挨了三脚......不过从此我跟俏俏成了朋友。

“师傅,你绕立交桥吧,要不然我就赶不上了。”我看看表,还有20分钟,希望绕路能来得及。
“哦,什么急事啊?穿这么整齐不会是去忙着结婚吧。”司机漫不经意地说。
我靠,我一瞪眼睛:”师傅,您仙人,我就是今天结婚啊。”
司机一愣,接着一倒方向盘从旁边斜插上了二环路。

寒来暑往,春去冬来,转眼间三年高中时代匆匆远去,我和她也将面临高考。
我问过她将来会考到哪里,她没说。我知道她擅长运动,对跆拳道更是热衷不已,估计将来会报考一个体育院校吧。三年里我们一直在一起,虽然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但我和她都时时挂念着对方每一件事。直到临毕业仪式前一天晚上,她忽然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一件令我十分震惊的消息:她决定不参加应届高考,而是复习一年再报考一个真真正正的大学本科。“你疯了吗?体育院校有什么不好!干吗非得耽误一年时间?”我对着电话狂喊,可是她挂断了。
第二天高中毕业仪式是在操场上举行的,我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地看着天空,刚才问过隔班的同学,他们以为俏俏早就告诉我她要复习的消息了,而且今天她就要离开这个城市转回原来的城市学习。这白痴丫头!我越想越郁闷,慢慢的,我心里做出一个决定...
教导主任在主席台前兴高采烈地宣布:“下面,请校学生会主席、本届毕业生代表XXX同学上台发表毕业演讲。”
话音刚落我“腾”地从椅子上窜起来,把周围同学都吓了一跳,接着鼓掌声起哄声响起一片。我知道此时真正的学生代表一定会气得发疯,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拨开人群直接跑到操场东墙下,一纵身翻上高墙跳了下去。
“怎么回事?请查一下那是哪班的学生?查一下那是哪一班的...”扩音器的声音传得好远,跟犹太人逃出纳粹集中营的感觉有点像。
我一口气直接跑到俏俏家,迎接我的却是紧锁的房门,门缝下面掖着一封信。我拣起它,慢慢打开,上面写着短短几句话:
“喂,笨蛋,高考很重要,你得好好考啊。我知道这次自己肯定考不好了,以前总是跑东跑西练功夫,现在回头一看,重要的东西丢下一大半。我理解你,也请你理解我,我也想考个好大学,做个不只是拳脚厉害的好女孩。恩,不要担心我,一年后我一定会实现我的目标,暂时让你先在前面跑吧。但你要是敢跑得太快,我就踢死你。”
这个白痴!就那么自信啊,或者只是一个安慰我的理由,将来还会再见面吗?

立交桥上车不算多,哈哈,还有10分钟呢,来得及,这次不会死啦。
“砰”!车身猛地一震,幸亏我抓得紧才没碰到头。“怎么了师傅?哪出毛病了?”
司机把车慢慢靠在路边,气急败坏地说道:“轮胎爆了,真麻烦!”
我倒,等你换轮胎我就来不及了啊。我把钱往他手上一塞:“不好意思师傅,我赶时间,钱别找了就当我请你吃喜糖了。”
跑出几十步后,他在后面也不知道喊些什么,估计是“祝你幸福”什么的吧。那些先别忙说,眼前是才最重要啊,我得赶上我的婚礼仪式。

不久我考进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按照志愿填报申请在法律系找到一个位置。那一年过得中规中矩,读书期间我许多次托家乡朋友寻找俏俏的消息,可最后都不了了之。
暑假结束后,学校各系纷纷开始准备新生入学欢迎仪式,原本就很闲的我也跑到系学生会打杂。接下来的事情不能说是巧合,但也够得上天意了。
那天一大早,我们系的几个同学便呲呀咧嘴在校门口附近一块荫凉空地上架起新生接待台。由于早上新生到得比较少,大家便趴在桌子上谈论起各系的接待展台:美术系前面摆放着一堆光腚石膏和油画;音乐系正有几个长毛在那里弹着电吉他干嚎;数学系撒传单的比接传单的还多;语文系倒是干脆,整个接待处就立了一块“XXXX大学语文系全体师生欢迎你”的大牌子...
聊着聊着不知谁说道:“咱这么干坐着太没意思了,要不把咱们音响拿出来放一天怎么样?”
提议是好提议,可那么远的路这帮懒鬼谁也不愿意动弹,于是组长带着诚恳地目光对我说:“要不,你跑一趟?”我一琢磨反正我也坐不住,这坐台工作还是让给他们吧,就说老大你等我的好消息。
法律系跟新闻系的教学楼并肩挨着,前面是外语系。要不怎么说我们学校外语系在外面牌子响呢,到底是有实力的,光大楼就比后面那俩系还大出一圈,外面还有护墙一直连到新生宿舍。我站在墙根底下一琢磨,干脆我也别绕了,直接翻过去得了,还省点儿时间。说做就做,这一年没少修炼窜墙上树的功夫,上次体育系的一帮哥们儿晚上喝多了被锁在寝室楼外,还是我特意把他们一个一个从窗户送进去的呢。
这墙不高,也就不到三米,上面有不少小坑,对我来说难度系数也就是个C。踩坑儿,扒沿儿,收劲儿,再一片腿儿,哈哈,过来啦。在墙下才走出十几步,忽然“噗啦”一声,不知什么东西一下罩在我头上。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在心里聚成个疙瘩。我没动,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有人拿开这块布。
“哦?笨蛋有长进了嘛,还不赖。”头顶上那个声音里带着坏笑。
我一把扯开蒙在脑袋上的东西朝头顶望去,墙头上坐着的正是我苦苦想念一年的俏俏。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我惊讶地连舌头都不利索了。
她轻轻落在我面前,不住打量着我:“哦,看起来没怎么变啊。忘了跟你说,从现在起我就是本校新闻系的学生了,以后大家多照应。”然后她把手指捏得“格格”直响,补充一句,我的手指。
弄完音响以后我才腾出时间送她去参加新闻系新生入学仪式,当然,这次我们没有翻墙。反正以后也没必要再翻墙了,只是她拿来蒙住我脑袋的东西总让我心惊肉跳,那是一套系着黑色腰带的跆拳道服。

现在回过头去看,我们走过的道路并不平坦,而且每逢参加什么活动就必然要出些小节目。今天不一样了,今天是我和俏俏的结婚典礼,我们的恋爱仪式终于迎来完美的结局...可新的美好生活就这么不愿意接近我吗,还有3分钟典礼仪式就开始了,可举办婚礼的花园保安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
“快让我进去,这是我的婚礼!”我焦急地看着表。
“你有请柬吗?”
“我不是说了这是我的婚礼了吗?我是新郎!”
“那把身份证给我看看,上面有规定,花园租借期间不能让与客户无关的人员入内。”
“你没看我穿的这身衣服?你看我不象新郎?”
这保安太有原则了,他说:“你像拍广告的。”
见你的鬼的大门吧!还有1分钟,我一路小跑绕到侧面比邻花园的小街,也顾不得弄脏礼服了,三下五除二翻上墙头,冲着远处焦急等待着的俏俏和亲朋好友们大喊一声:“时间正好!我来啦!!”随后纵身向里一跳。
“哗~~~~”
众人看到远处池塘里激起一道三米有余的水花...


(本篇故事还是虚构,就是不打我也快死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