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无效绕圈]聪明的诗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idolas

[无效原因:故事不完整]

喀啦!牢狱的铁门忽然打开,一个人影以嘴啃地的形式摔在地上,正好砸在一只死老鼠身上。
“喂,穷鬼,收拾好东西明天准备上船,别想耍花招,你是逃不出乌拉乌拉大人的掌心的。”士兵将铁门狠狠关上,扣上一枚大锁。
那人从地上慢慢爬起来,满不在乎地拍打着衣服:“好歹也是上等亚麻,这帮没大脑的野蛮人,哎呀呀。”
见周围几个毛茸茸脏兮兮半死不活的家伙打量着自己,他咂着嘴把粘在身上的死老鼠抛得远远的,然后找了块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下来。那些毛人们开始慢慢凑过来,起初他们只是盯着他看,接着开始摸他的衣服,头发……“我说你们这帮变态赶快住手!你知道我是谁!我是优秀的吟游诗人萨拉巴·红龙!!”他大叫起来。
毛人中有个人终于说话了:“恩,我们好久都没见到新伙伴了,看样子你是个外地人。”
“当然当然,我走过的城市比你们脸上的毛还多,我靠,怎么这么多毛,好吧我认输,不过我确实去过许多地方。你想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嘿嘿,你们那个肉山似的乌拉乌拉大人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竟然要求我交什么新城土地税,我靠,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那个人在毛发里扒拉了半天才露出一张人脸,他小心翼翼地说:“唉,其实我们都是本地的穷人,乌拉乌拉大人每年都要从城里每个平民身上刮钱,交不起的都要跟他玩一个游戏,不玩的人都要送到这里来,然后定期给他的土地干活来顶替我们欠下的钱。”
“哦好,喂,这位老兄拜托你把胡子刮刮好不好,我以为遇到了毛怪呢。对了你刚才说游戏,什么游戏啊?”
毛脸男人继续说道:“你知道我们这里是个临海的城市,在这城市里有个古老的传说,这个传说还是从我爷爷的爷爷那里传下来的……”
“喂,你想听‘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吗?你要记得我是个吟游诗人,虽然不怎么高明但是传说故事我比你知道的多,现在我要你先说那个游戏!”萨拉巴不悦地撇着嘴,年少时因为贪玩被贵族家庭踢出门外,至今却依然保持着当时的性情。
“好,其实那游戏就是跟乌拉乌拉大人打个赌……”
萨拉巴打断毛脸男的话问道:“是不是去无名岛寻找宝藏,赢的话不仅获得自由还能得到一大笔钱,输的话就给他干十年活?”
“啊??”周围的毛人全部惊呼起来。隔了一会儿那男人说:“无名岛就是这个城市的古老传说。其实你不知道,传说那个无名岛是亡灵们的乐土,以前跟他打赌去了那里的人没有一个回来,后来害怕的人宁可自动认输也不去那地方。”
“噢…”萨拉巴低着头喃喃地自语:“怪不得他会扣下我的琴和笛子…不过也好,宝藏我就收下了。”(完全不把亡灵当回事的家伙)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与毛人们嚎唱了半宿的萨拉巴·红龙在睡梦中被士兵叫醒,于是揉着眼睛把一样东西偷偷塞进毛脸男人怀里:“找机会逃走吧。”
当诗人与士兵离开后,毛人们围在一起看着萨拉巴留下的东西,那是一串牢门钥匙。

码头上,领主乌拉乌拉大人在一群侍从的簇拥下拖着他肥胖的躯体如蜗牛般缓缓滑进早已为他准备好的特制高台上,萨拉巴瞧着对方乐开花的大脸,心里暗想这个家伙能走路靠的绝对是毅力。
“我,伟大的城主乌拉乌拉大人,今天正式宣布,一个新的勇士为了使本城所有人能过上幸福生活,决定出海去无名岛寻找传说中的宝藏,呜呜呜呜,我盼这个日子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鉴于笨蛋作者本人十分懒惰,于是镜头一转,我们优秀的吟游诗人萨拉巴·红龙已经踏上了无名岛的土地。
“哇,黄金遍地,树上挂满纯银的树叶和各种宝石果实,那数不尽的金币由对面山坡一直堆到海边…”他一挥手,“慢慢找吧。”
这是一个相当荒凉的岛屿,遍地散落着枯枝和树叶,一些断垣矗立在高地上,砖瓦被风吹成相当奇怪的样子。萨拉巴摇摇头,看来这里的确是个荒岛,并且丝毫没有人居住的痕迹。“以前上岛的那些人哪去了?不会是找到宝物以后就坐船溜到别的地方了吧。”他这样想着,抽出长剑在茂密齐腰深的草丛中开道搜索着。
岛屿面积相当大,萨拉巴走了整整一个下午,除了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拣到一把生锈的铁锤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收获了。眼看黄昏将至,于是他在一块比较干净并且背风的空地上胡乱铺些东西,又找些树枝拢起一堆火,打算在这里待到早上再走:“那个肥胖的混蛋,如果我在这里找到值钱的玩意儿,那笛子和琴就送你留着玩了,跟狡猾的诗人打赌是你最失败的地方,哼哼。”(自以为是的笨蛋诗人)

入夜,萨拉巴正做着手捧大把金钱坐拥如云美女的美梦,忽然觉得自己身下的泥土开始涌动,他下意识地翻身起来抓起长剑,努力使自己恢复清醒。
泥土慢慢翻开了,一双白骨手掌从土里伸到地面上四处摸着,接着伴随着格格嘣嘣的骨裂声,一副骷髅爬了上来……
“我靠哇哩嘞,鬼呀!!!”萨拉巴挥动着长剑大叫起来。
那骷髅吭哧憋肚费了半天劲也没把自己从土里弄出来,于是它开始冲诗人喊:“那边的年轻人,赶快把我拉出来,我被卡住了!!”
萨拉巴做梦也没想到骷髅也会说话,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自己闯荡世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会说话的骨头架子。
怕归怕,可诗人总算还有点胆量,他抓住骷髅头使劲往外一拔,哗啦一声,那可怜的骷髅终于自由了。
“咳咳咳,是个不错的年轻人。”骷髅甩甩身上的泥土,盘腿坐在火堆前面,“你知道吗,每到有月亮的晴朗夜晚我总会出来透气,可是上次不知怎么的没弄好,竟然把自己卡在土里,唉,上了年纪真是不中用啊。”
“啊,啊”萨拉巴苦笑着说:“您太谦虚了,无论怎么看您也不显老呀。”
骷髅敲敲自己的头盖骨,发出奇怪的“邦邦”声:“你瞧我的黑眼圈,还有我这骨瘦如柴的身子骨,真是没眼价的年轻人……”
“老伯,你就没看出来我是个有生命的人吗?”
“恩,当然,让我仔细看看……歇特,怎么是个活人啊?不得了啦!!亡灵岛三年来竟然第一次出现活人,卫兵!卫兵!”骷髅大叫着,泥土再一次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沙石翻动声,这次从地下爬出来的是十几只臃肿不堪的僵尸,尽管它们手上没有任何武器,但是光凭那一身钻心的恶臭气味就足以让诗人呕上半年了。
“别碰我的衣服!!这可是上等的亚麻……我说你们这群没大脑的混蛋!”他挣扎着想要逃出僵尸的围攻,但离他最近的那个僵尸开口说话了:“你可以说我身上有让你不舒服的味道,但是你不能侮辱我作为僵尸的自尊,同样你也不能剥夺我思考的权利,把他带到扒拉扒拉大人那里去。”
萨拉巴有点晕,他强忍住恶心问道:“请问这位自尊大人,您以前是什么职业?”
那僵尸偏着头想了一会儿,一条蚯蚓从它的太阳穴窜出来,带出一股墨绿色的臭水,当臭水流尽后,它打了个响指(这样做的结果是它把食指弹飞了)然后说:“当我跟你一样的时候我是一个律师,但现在我是扒拉扒拉大人统帅下的第一大队第二中队第三小队的小队长。”
“哦,恶心的小队长。”诗人冲它做了个鬼脸,然后便被几个僵尸推搡着朝月光照不到的山坡背面走去。
那骷髅老爷子目送队伍离去的影子,自言自语地说:“如果不是有生命的家伙,那该是个多好的年轻人啊,扒拉扒拉大人最恨有生命的人,看来他可惨了。”

一路上萨拉巴放开嗓子唱起所有他能记得的骂人的歌曲,但是僵尸们却一点恼怒的意思都没有。诗人在脑中偷偷记下队伍走过的路线,让自己尽量能在天亮后分辨出来回的路。
僵尸们绕过几个山丘后,一座巨大雄壮的黑色城堡出现在队伍面前,城门前乎明乎暗地闪烁着几朵暗绿色的火焰,当队伍接近城门时它们便慢慢地飘荡过来。
“请通报扒拉扒拉大人,我们带来了一个活人。”
“顺便告诉他给我准备一套新衣服,这几个浑身流油的家伙太脏了!”萨拉巴朝着那鬼火喊。
城门不久就打开了,除了生前做过律师的僵尸小队长以外,其他僵尸全都四散消失在夜幕中。“你不打算叫它们继续扭住我的胳膊吗?”萨拉巴问。
僵尸摇摇头:“在扒拉扒拉大人的城堡中没人能够逃脱,所以我应当给你自由走动的权利,当然等你变得跟我一样时你会更加自由。”
萨拉巴朝着墙壁响亮地吐出一口痰。

城堡内部设计得相当漂亮,墙上相隔不远就有一道绣着奇怪图案的挂毡,一些武器盾牌也被整齐地钉在墙上做装饰。萨拉巴好奇地看着四周,这与他曾经潜入的某个领主城堡没什么不同。“你就是我那卑鄙无耻贪婪下流目中无人又胆小怕事的兄弟派来寻找财宝的人吗?”大厅正中端坐着的那个形如枯骨的影子探身问。
啊?兄弟?这是怎么回事?萨拉巴壮着胆子对那个坐在高椅上的王者喊道:“不错,我是从那胖子里来的,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乌拉乌拉有个在亡灵岛当老大的弟弟?可我看你怎么不象啊,瘦得象个骷髅……”
“少废话!我获得了不死力量,这个样子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牺牲,说,我那身为人类耻辱的哥哥究竟为什么派你来到这里!”
“那是因为……我经过他地盘他跟我要钱我没有他就抢我吃饭家伙然后逼我打赌说来到这里找到宝藏带给他就自由了,你明白不?”
“哦,是这样。”扒拉扒拉沉吟道:“二十几年来他一直这么做,为得就是要得到这个岛上的东西。”
诗人趁着对面的王者陷入回忆的功夫随便寻了个台阶坐下,接着他问:“岛上真的有用不尽的财富吗?你说你是他的弟弟,可看上去你们差别挺大的……”
“当然很大!”王者怒吼起来:“虽然我是哥哥,但母亲却是侍女出身,那个混蛋弟弟就是利用这一点把我的长子继承权夺了过去。不仅如此,他还利用家乡无名岛的传说跟我打赌说如果我能带回这里的宝物,他就把继承权分给我一半。真是个十足的白痴啊,如果我找到宝物的话还会在乎你那可怜的继承权?根本就是想害死我。不过还好,我在岛上遇到了一位法力无边相当强悍的黑法师,这个老头在生命最后一刻领悟到永生的秘密,于是他把我和他自己都变成永远不死的超脱者,继而我开始统治整个岛屿……”
“等等,那老法师呢?”萨拉巴问道。
“不小心从悬崖上跌下去摔碎了,然后又被海水冲走……”
靠,这是什么见鬼的法力无边又强悍啊……诗人继续问道:“那么乌拉乌拉以前派来寻宝的人呢?”
扒拉扒拉伸手指向旁边正打瞌睡的僵尸小队长:“他们就是,这群笨蛋有得见到我直接被吓死,有的打算跳海逃生又被淹死,再加上迷路饿死的,台风刮死的,前前后后百十多人都成了我的仆人。怎么样?你有兴趣吗?”
萨拉巴苦笑着答道:“呵呵,我还要享受金钱与美女的双重诱惑,那个就免了吧。”
“其实以前也有如同你这样的冒险者来到岛上,比如智力只有3的战士,打瞌睡记忆魔法却被海水涨潮卷走的法师等等,如今岛上越来越无聊,我有时也想离岛去看看呢。”
听到这里萨拉巴脑中忽然闪出一个念头,打定主意后他便讪笑着靠到扒拉扒拉面前小声说道:“要是我把那可恶的乌拉乌拉大人带到你这里来怎么样啊?”
扒拉扒拉查点没笑死在椅子上:“恩~聪明的家伙,这是个绝好的主意!如果他来到这里,我就再也不愁无聊了,告诉我你想怎么做?”
诗人眼珠一转:“借那个胖子跟我订下的赌约,给优秀的萨拉巴·红龙满满一船金银珠宝,然后等我的好消息。”
扒拉扒拉沉思了半晌,最后它说:“可以。”

鉴于笨蛋作者二次抓狂,所以提前镜头一转,交代一下故事的结局吧,诗人带着一船财宝返回城市,于是那个胖子乌拉乌拉震惊之余答应还给诗人自由,然后带领全城亲信一起去了无名岛……再之后?反正萨拉巴·红龙因为这个赌注成了当时所有诗人中最富有的人,而乌拉乌拉一行人却再也没回来。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