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霸王
主页>F1征文2004>桃浪踏春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idolas

前.鸿门宴

项羽静静地看着席间那个人的眼睛,喜笑浮于面上,与自己料想的老谋深算形象实在有所不同。不知为何,他甚至觉得眼前这个人比起自己手下一众将官来得更亲和些。可是他一想起不久前这个人率先攻下咸阳,使人把守涵古关阻碍自己进兵秦都一事便立即火冒三丈。
前日,刘邦帐下左司马曹无伤入营进言道:“沛公想在汉中称王,以子婴为相,珍宝尽数收于己有,将军如果想进兵咸阳,请三思而行啊。”
项羽知道对方在刘邦营中只是个小人物,到这里说些恼人的话只是为了骗些赏赐,虽然讨厌这家伙二心事主的小人相,但对刘邦心存芥蒂也很久了,于是使了个心眼,假意怒道:“市井小儿不足为惧,明日全军饱餐,势必大破沛公军队。”
想到这里,项羽不禁暗自一叹,想来若不是叔父项伯半夜来劝,自己可能已经进攻霸上了。可眼睁睁看着到手的功劳名利尽被那人所夺,心里还真不是滋味。项羽自幼天资聪颖,兵法拳脚无一不通,起兵时年龄刚过双十,身高八尺,力举千斤铜鼎,自然对市井之徒出身的刘邦稍稍有些不屑。
可是今日一见刘邦相貌气质,项羽才发现自己完全错了,没想到这个人身上竟然散发着一种难以名状的亲和力。民间有人传说:天下纷争,霸王力猛无双,沛公人望居冠。
项羽正在思索,只见对面那人举杯道:“将军,我和将军并力攻秦,将军在河北作战,我在河南作战,但是没想到我竟然先取了秦都,所以才在这里见到了将军。现在有小人在将军面前挑拨,让将军与我之间有了隔阂,望将军且勿听信谗言。”说罢将杯中水酒一饮而尽。
眼见这个人言语之间颇为恭敬,项羽心中的杀意也去了一半,于是偷偷斜眼看了一旁的亚父范增,只见他脸上依旧浮满阴云,似乎对这个对手始终不肯放手。
“其实这是你手下人曹无伤说的,不然我又怎么会随意出兵呢。”项羽打个哈哈,也举杯干了。
忽然一人从席间站起,众人见是项羽手下大将项庄,项庄道:“既然将军与沛公酒意正浓,末将就执剑起舞以助酒兴。”
项羽大惊,回头一望范增,亚父脸上恰好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难道真的要一除刘邦而后快吗?我自乌江起兵,所到之处无往不胜,天下谁人不知我“霸王”名号,现在杀了刘邦,天下英雄定会耻笑我项羽懦弱无能,心不容人。”
谁知道此时项伯一纵身跳入场中,竟与项庄对舞起来。项庄长剑次次不离刘邦胸前三尺,可每次均被项伯以剑挡开。两人舞到后来,竟然改为互相缠斗,叮当声不绝于耳,连帐前卫兵也看得呆了。
那夜,项羽确实已失了杀刘邦之心,是相信自己的实力,也是相信刘邦的信义,所以当樊哙入帐时,项羽顺水推舟令项庄收剑出帐去了。只是他没想到,刘邦这个人虽然仁义厚道,却跟他一样心存吞并天下的雄心壮志。
项羽迟疑了,所以刘邦才能逃。

后,乌江边

刘邦静静地站在山坡上,眼望远方乌江江水滔滔东流,心中又浮现出数年前鸿门宴上项羽的影子。那时他已知项羽有杀他之意,所以依谋士张良之计主动到项羽军中主动求和,所幸项羽果然心直,自己才能安然返回营中。
他望着江水自言自语道:“项羽这个人勇则勇矣,却太过自信。那年汉楚相争,你我隔着一条广武涧,你竟然想约我两人以个人之力一决雄雌,虽然豪放,可是未免有些傻气...”
“报!”远处奔来一名小卒,上前跪地说道:“韩将军、孔将军、费将军已在十方埋伏,楚军不利,目前已经固守于垓下城中。”
刘邦挥手令小卒退下,将马鞭重重一甩,打了个清脆的爆响。
是夜,汉军全军齐唱楚歌。刘邦知道,这悠远悲凉的歌声会一直传到项羽的心窝里。汜水一战,汉军大败楚军,迫使项羽与自己平分天下,也就是那时起,刘邦看到,曾经大破秦军九战九胜的霸王项羽已经不在了。
“传令给韩将军,生擒项羽。”
喀嚓,夜空中降下一道紫红色的霹雳,击得百丈外一块巨石火星四溅。接着,风中竟然传来一阵歌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声传遍山间,竟然久久不散。刘邦识得那是项羽的声音,他对着夜空,默默流下两行热泪...
“报!项羽带八百余骑向南突围,灌婴将军率五千骑随后追赶!”
“报!项羽已度过淮水,身边随行百余骑!”
“报!项羽已达东城,尚存二十八骑!”
刘邦叹道:“可知其动向?”
小卒答道:“前方即是乌江,霸王若渡江而去深入楚地,恐怕就失去捉住他的机会了。”
刘邦暗想:要不,就放他去吧...
身边谋士张良、陈平常对他说:霸王是虎,沛公是龙,虎虽不及龙有神通,却极易伤人,所以请沛公万勿失去天下一统的机会。
正思考间,帐外又有人报:“项羽发狂,已伤我军士卒百人。”
不,不能再让那个人活着,他生来即是霸王,数年来我与之交战向来败多胜少,此次若不除去此人,何以称雄天下?
“传我号令!”刘邦大喝道:“取项羽首级者,赏金千两,封万户侯!”
刘邦下定决心时,却不知百里之外的项羽正对着汉军说道:“我被困于此不是败仗的过错,而是天要亡我,否则我一代天下霸主谁能阻挡?我知刘邦定以千斤黄金万户封邑来取我的人头,好,我成全你们。”
言罢,项羽横剑在颈中一抹,一腔鲜血直直溅在身边的霸王王旗上。虽然身死,但依旧立在乌江江畔,汉军一时竟无人敢上前取他的人头。
项羽一生号称霸王,唯一却在鸿门宴上失了一次霸气,结果造就汉朝数百年江山伟业。
那夜,刘邦忽然莫名其妙地笑了,也许,他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霸王。

后记:从来也没写过历史文,这次是偶然听了屠洪刚的《霸王别姬》才日出来的,可惜里面没有虞姬出场,也不是爱情故事,罢了罢了~~忘了说,出处是《史记》中的《项羽本纪》,古文真难懂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