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遗忘之地
主页>F1征文2004>粽子岁月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idolas


1980年,中美洲,危地马拉北部。

树,到处都是树,然后就是我叫不上名字的草本植物,还有无数乱七八糟五颜六色的奇虫怪鸟,我还是第一次这样接近一直只在书籍中有所了解的热带雨林呢。

在进入丛林以前,我是一名探险组成员,虽然全组5个人中有两位考古学家一位职业冒险家和一位丛林记者,但只有我除了了解一些玛雅文化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懂。很简单,我是他们乘坐的那架直升飞机的驾驶员。

一天前探险组的组长斯利福德找到我,希望我能载他们前往那个失落已久的玛雅圣地。这个大胡子难道不知道危地马拉技艺高超的直升机驾驶员很多么,为什么一定要找我这个不是本地人的新手呢。结果他说:“因为我相信你。”天啊,这算什么理由,你首先应该相信飞机。

不管怎么说,事情在起飞前都还算顺利,仅仅是起飞前。因为4小时后,当我们飞临玛雅遗迹所在的丛林上空附近时,我们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袭击了...

飞机一头扎在丛林里,只有尾端露在外面。我很惭愧,虽然这是场意外,但毕竟被我这新手驾驶员赶上了,我想我以后不可能再有机会驾驶飞机了吧。恩,我还有时间想这些,那是因为我几乎没受什么伤,只有手臂被树枝擦破点皮。但是其他人...我只记得他们在坠机前嚎叫着跳出了飞机。四个人的知识总量绝对可以让我学习两百年以上,却因为一场意外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也许他们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说不定也会幸存下来吧。飞机上的通讯器械全坏了,我们带来的装备也损失不少,所以我必须步行前往附近的玛雅遗迹,期望遇到几个观光客,那样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检查了所有能带走的物品:一把刀,一些食物和水,一张地图...简直是电子游戏!指南针找不到了,天又灰蒙蒙看不见太阳,我想我只能凭直觉辨别方向了。

我按着自以为正确的路线又走了5个小时,时间是我估算的,因为手表在坠机时撞碎了。再加上当时昏迷的时间,我想大概已经过了一天时间,估计很快就是黄昏了。

你说,一个菜鸟驾驶员如果连自己的飞机都丢了,他还能干什么。不过现在我只希望周围的密林中不要忽然冲出些什么,比如大猩猩,蟒蛇,或者其他什么能把我撕成碎片的东西。为了冲散自己的焦虑和恐惧,我试着去想一些以前想不透的东西来分散注意力。

比如这次冒险的目的地,玛雅遗迹。最早我是在一本书上看到有关这个伟大文明的相关资料,书中详细介绍了玛雅人高超的科技水平,例如将天文学原理融入金字塔建筑中,以及春分秋分两天的太阳等腰三角形光影,这在我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不仅如次,书上还提到了遗迹上雕刻的航空器雕饰,当我看了那图片以后整个人都惊呆了,那不就是现在这世界上正存在并使用着的飞机吗,竟然还有我所熟悉的直升飞机!

难道玛雅遗迹真的是外星人留下的东西?别逗了,真是傻的可以,就算有外星人存在,也是在不知道有多少光年以外的X星系Y星球呢。我的这种想法,说不定会被科学家认为是无知的表现吧。对了,还有那个千年前留下的水晶头骨,考古学者认为当时玛雅人没有炼铁技术,这种完全符合人体骨骼结构的透明家伙至今还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打磨雕琢出来的。或许大胡子斯利福德也是为了这些不解之迷而来到这里的吧,那该死的暴雨。

雨早就停了,但是还有一些薄雾尚未散去,雾气挂在衣服上湿漉漉的,地上也满是稀泥。这里根本看不到路,所以我只能用刀劈出一条路来。如果夜晚前不找遇到其他人的话,我想我只能在树丛里过夜了,天知道晚上我会被什么东西吃掉,也许是蟒蛇,也许是鳄鱼,也许...水蛭?不,那我宁愿被蛇吞掉,太恶心了。

“喂,你在这干什么?”

什么?我没听错吧,是人的声音!我急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灌木丛前面,果然站着一个手持左轮手枪的男人。

我将双手慢慢举过头顶,解释说:“不要开枪,我是飞机驾驶员,我的飞机坠毁了,我迷路了,我需要帮助。”这些求救口号我不知读过多少遍,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哦?”那人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把枪收了起来:“你在这种天气里也敢飞行,不是找死么。”

“我们出发前天气很好,可谁知说变就变了。”我偷偷打量着那个人,他大概40出头,高高瘦瘦的,穿着一套雨林里常见的野外探险装,除了眼神有点吓人以外,左手臂上的刀疤尺寸更是长得恐怖,看样子以前经受过严重伤害。

“等一下,你说的‘我们’是指谁?你还有伙伴吗?”他忽然警惕起来,虽然面朝我,但我知道他在用眼睛余光观察四周。

我摆摆手说:“原本有几个英国佬,不过他们在坠机前就失踪了。”

“那些人的名字?”他似乎又有掏枪的意思。

“我只知道他们的头儿叫斯利福德,是个大胡子,他有个胖助手,另外有个钩鼻子冒险家,再就是不知道属于哪个媒体的丛林记者了,恩,那记者挺爱开玩笑的,可惜...”

“天啊...”他的脸有一阵比这鬼天气还糟,不过很快就散去了。他叹了口气:“他们都是我的朋友,看来已经死了,真是件悲伤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老天有眼,我终于有希望回家了。“啊,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正一。那么这位先生,不介意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吗?”我问道。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答道:“原来你是中国人,奇怪的家伙。我的名字叫戴普,你只要知道这些就行了。”

“好吧戴普先生,请你帮我到最近的城镇求救吧,我必须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总部。”

“可以,不过我现在正进行调查研究,你最好等我忙完再说,或许你也能帮我做点什么。”

“当然,不过这需要多长时间?”

“也许几天,也许几星期,甚至几个月。”

天啊,这男人是不是疯了?我可是飞机失事的幸存者啊!至少有4个人死掉了,他怎么能无动于衷呢!“不行,戴普先生!你必须送我走出这里!”

他连眼皮都没抬,只说了句话我就屈服了:“死在这里,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可见,如果我不按照他的话做,我可能永远变成雨林泥土的一部分。妈的,这件事结束以后我绝对不干了,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我跟在他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向林中前进,这时我的刀已被他收走了,但是粮食和水还在,瞧那样子他内里还是个好人。

“你知道玛雅文化为什么会从地球上消失,成为失落的文明吗?”他忽然问道,大概是想聊聊天。

“那是因为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西班牙人带来的屠杀和传染病所致,当时那些家伙甚至杀死了阿斯地加的国王。”我答道,这些都是从书上看的。

他竟然笑了:“果然,我猜你就会这么说。可那时不过距离现在几个世纪,蒙地斯曼也只是个蠢蛋而已。”

“蒙地斯曼?”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笨蛋,你是怎么看书的,他就是你刚才所说的被西班牙人杀死的那个国王。也许你是这么理解的,不过我要告诉你,真正的玛雅文化是在千多年前消亡的,几百年前那些被西班牙人害死的玛雅人只是玛雅文化真正主人手下的一群奴隶...不,比奴隶还不如。”

“什么?”我惊讶的叫了出来,这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你应该知道世界上的三大人种吧?”

我点点头,说:“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对吧?”

他从前面打了个响指,但是因为手指潮湿而没有打响:“不错,就是欧罗巴人种,蒙古利亚人种和尼格罗人种。但是你知道他们虽然都是人类,却有这么显著的区别呢?”

“不知道。”我实话实说。

“因为在达尔文的进化论中,玛雅人是一个隐藏在其中又没有人发现的异类。”

天啊,这疯子怎么了?他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对发现物种起源的先驱提出疑义!

他停住脚步,转过身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这是我综合各种资料仔细思考后得出的结论,因此我才来到这里寻求证据。一个文明如此发达繁荣的文化为什么仅只一个世纪就消失了,而且彻底得就象从地球上抹去一样,这不是太不符合逻辑了吗?我们也好,玛雅人也好,这星球也好,宇宙也好,全部是自然的产物,其中必然存在着某种共同的联系,而我就是要把这些联系的内容找到。”

我已经傻了,他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陈,也许你可能不相信,但是我必须告诉你,是玛雅人创造了我们现代人类共同的祖先,即名为欧罗巴,蒙古利亚,尼格罗的三大人种。”

“你...你是说,我们都是玛雅人的后代?”

“不,是玛雅人创造品的后代,奴隶,宠物,甚至是试验品。听起来是不是非常可怕?但是玛雅人那时正象上帝一样接受我们祖先的顶礼膜拜,而祖先们甚至连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在大陆漂移之前完成了,万幸,魏格纳发现了大陆漂移的秘密,这样才能解释四散在世界各地的人种在数千年前是如何从一个区域移居到另一个区域的。”

“那玛雅人没有铸铁技术的事又怎么解释?!”我也来了力气,似乎想用自己仅有的一点知识反抗,但那只象石沉大海一样,在戴普面前顷刻无影无踪了。

“问的好!看吧,这就是世间所谓的玛雅石文化!”他抬手一指,我向前望去。那雾中,竟然隐隐显现出座座高大雄伟的阶梯状巨石金字塔,如同此前看过的图片一样美丽,却更加让人震撼得无以言表。

“玛雅人从猿类身上提取DNA,然后经过代码的重排,创造了三大人种,并把他们分别放在大陆上的几个区域。其中尼格罗人种散布在南半球,而欧罗巴和蒙古利亚人种在北半球。通过基因重排,尼格罗的特点体现在爆发力上,而蒙古利亚体现在持久力上,欧罗巴则取其中间值,什么都可以,又什么都不专。可以说,玛雅人想让这三个人种达到某种程度上的平衡。”

“等一下!如果是玛雅人创造了人类,那他们是什么!也是‘人’吗?”我喊道。

他摇摇头,从衣服的防水兜中套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然后说:“对于高等智慧,特别是比我们的智慧还要高的物种,如果不能称其为人的话,那就只能叫作‘怪物’了,可是你愿意承认自己是怪物的试验品吗?况且,即使是‘玛雅人’这个词也只不过是我们对他们称呼的一个代号。”

我颤抖得说不出话来了。

“呵呵,用不着那么激动,因为玛雅人还没愚蠢到只是为了娱乐才创造出我们。正如你刚才提到的石文化,那确实是玛雅人的部分科技,玛雅人在千多年前,曾经将自己的部分后代迁居到地面上,并给予他们这世界上最尖端的建筑科技,而这样的做法,其实正是为了从其后代自然发展的过程中找到解决自身种族问题的答案。所以从公元前的奥美加文化到其后的玛雅文化其实都是‘玛雅人’给予他们后代生存和发展的能力。”

“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的意思是说最开始,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我发问道。

“这全都是拜那个大胡子斯利福德所赐啊!”他忽然愤怒起来,“我们本来是同一所学校研究古代历史的同学,我们曾经一起在丛林中探险,寻找玛雅文化失落的遗迹和线索。但在这过程中,我找到了一样绝对可以震惊世界的东西,他却在这时夺走了我的研究成果,并且换成了他的名字!”

“你们…你们不是朋友吗?”

“你的朋友会在这里给你留下这个吗!!”他举起左臂把那伤疤推到我面前,眼睛里似乎喷出了火焰,“我真没想到,他和他的助手竟然会把我推下悬崖,并且打算砍断我的手臂!幸亏我及时松手,不然丛林里真的会再增加一副枯骨呢。从此以后我隐姓埋名,带着我找到的东西来到这里继续寻找答案,并且一举公布于众,叫世人都知道那个败类是什么东西。请原谅我此前对你说他是我的朋友,那时我还不信任你,但现在,陈,我知道你是个有理智有认知的好人,除了知识积累得不多以外,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啊,原来这两个人之间还有那样一段经历,那个大胡子,怎么看也不象是对朋友刀剑相向的人啊。不过他们都死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吧。

“对了,你一定知道‘古古鲁汗由天而降’这个传说吧?”他不等我回答便解释道:“古古鲁汗金字塔的主要寺院,从四时半至一八时半止,可以观测太阳,特别是三月廿一日及九月廿三日的春分秋分,同时也可纪录其轨道情形。这两天,(或者前後二到三日)金字塔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光和影所构成的图形。夕暮的太阳光线照在九段的金字塔上,出现了七个等腰三角形的光带,光带的一端,正好通到金字塔土台上巨蛇的头部。这绝对不是偶然,因为只有经过严密的设计才能达到这一目的,而这就是开启真正玛雅文明大门的钥匙。玛雅人在此之前就考虑了将来试验结束后这部分子孙后代的未来命运,所以他们留下了这个…”

他从背包中拿出一样东西,那物体呈圆形,通体透明,那正是我曾经在书中见到过的水晶头骨啊!

“这就是曾经差点夺去我生命的东西,不过现在却融入到我的生命中了。正如你所见,他们的数学知识相当发达,以古古鲁汗传说现象再搭配上这个东西,我们就能见到我们要找的东西了。”

“你是说反射阳光!!??”

“不,是反射月光。”

原来,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下来了,而雾气也已散尽,水晶头骨在月光下分外灿烂夺目。“以每年春分秋分日间测算的地点来看,反射点正是在这里。”戴普将水晶头骨放在地下,月光照在颅顶,竟然从眼窝处射出银蓝色的光芒,光的轨迹在空气中游走着,不断变换着各种形态,那奇景我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接着,地下传来隆隆巨响,旁边一个很不起眼的什么东西的基座下方开启出一道门,戴普说道:“走吧,我的朋友。”

“这…这是怎么回事?玛雅人不是只给了他们子孙后代部分石科技吗?可这,完全是合金啊。”

“不错,我想,这应该是玛雅人的其他高端科技泄露了,从而使这次试验完全失败,而他们的子孙后代在掌握这项科技后,也完全离开了这里。”

“他们去了哪里??”

“不知道,但玛雅子孙有三种历法,除了阳历,金星历以外,还有一个卓金历。那是一个一年只有二百六十天的历法,可太阳系中却没有适合这种历法的行星,也许,他们去了宇宙的某个星球了吧。”

这么说,我以前看到的那些雕刻在石头上的航天器雕刻花纹,全都是祖先们在见到玛雅科技产物以后留在这世界上的纪录吗?那么这些玛雅人究竟遇到了什么难题要让他们如此费尽心力进行这场试验?他们真的是外星人吗?这个遗迹的内部又有什么东西存在?

“站住!不然就开枪了!”一个声音忽然震动了我的耳膜,这!这是那个应该死了的人啊,大胡子斯利福德!没想到他还活着。

这时候,戴普忽然塞给我一样东西,凭触感,我知道那是他的手枪。

戴普朝我笑着挤挤眼睛,然后高声说道:“我出来了,老朋友。”

砰!!!……

(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