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莫名成人祭,狂喜尘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水稻田

  
云梦泽,浅水涧。
齐禾第一次来到这云梦泽的时候,雾霭重重,山水间如有仙侠神游,飘渺不可一窥。齐禾站在浅水涧旁,失神跌断了一根如意。
回府,大哥叫齐禾写战策,齐禾写出来却是《云梦赋》。
  旭日装成洛神妆,轻歌漫舞冰清洁。

  二哥读完整篇文章,大笑着大手揉齐禾的头,“禾聪敏胜过兄长,将来必无征战的劳苦。”那年,齐禾十二岁。

  齐禾十四岁,大哥官拜上将军。二哥在越征战半年,捷报频频。齐禾闲居在家。王几次来招,齐禾茫茫然竟然不知怎样待客。使者回报王:齐家三子恋仙居,茫茫不识人事。此时上将军正侍在王旁,王大笑,回首对上将军说,卿之弟非常人可比啊。上将军也笑:臣三弟之能非愚兄弟二人可及,只待成人矣。
  这次入宫,大哥连醉三日方归。
              
  第四日上,大哥亲自载着齐禾来到浅水涧旁。
  这是齐禾第二次来到云梦泽。云开雾散,浅水涧上笼着浅浅一层博纱。大哥指着对岸对齐禾说:那是王的陵苑。言语中有不可抑制的兴奋。
  浅水涧上,慢慢的滑过一只竹排来。竹排上跳下一个纤瘦的姑娘,素白的罗衫,素白的脸,连笑也是薄薄如浅水涧上的雾霭。
  大哥连忙的推齐禾,又不由分说的从齐禾的腰上取下一块双鱼佩必恭必敬的递到姑娘
手上。姑娘接过玉佩,也不多言语,转身就跳上竹排,只冷冷的掉下一句“呆头鹅”。齐禾默默的望着竹排远去,心里想,我是呆着了。大哥却远远的还向竹排稽首,大声的送行:“今后有劳姑娘了。”全然不顾上将军的体面。
  回来的时候,齐禾心里想的尽是浅水涧上薄薄的雾霭和雾霭中的竹排。进了家门,大哥当着上上下下人的面大声的宣布:三月初八,三弟就算是成人了!
  齐禾与公主定亲了。
  
  “王的意思,要你私下的与公主多亲近,这样才不失了王的面子。王知道禾的名声。禾要不愿,王也不勉强……”
  “不,哥。禾从小没有逆过哥,禾听哥的。”
  “好,那明日你去浅水涧,独自去。”
  
  齐禾一大早来到云梦泽默默的等在浅水涧旁。当阳光照到涧底的卵石的时候,水面上飘来了那只竹排。
  还是那个姑娘,还是雾霭一般浅浅的冷冷的笑。
  齐禾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呆呆的立着,等姑娘下了竹排,走到跟前,然后一伸手:“拿来!”
  齐禾竟打了个寒战,然后慌张的从大哥早就准备好的锦囊中取出一株五色珊瑚。姑娘接过手,冷冷的打量了几眼,随手扔进了浅水涧。
  “又是这种不起眼的东西。主子说,齐家若是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主子就是养块石头也不会嫁。”
齐禾木然了。齐禾从来知道大哥筹划事情一定是滴水不漏的,家里的下人,只要是大哥吩咐了事情的,也没有办不成的。今天轮到齐禾,竟然就这样了。
  齐禾不懂,齐禾只有唯唯诺诺的送走姑娘,还免不了被数落一句,“呆头鹅”。
  回到家,大哥已经早早的就下了朝。却听到齐禾这样的消息。大哥好半天没有抬起头:“是了。王的女儿自然是拿那金银珠宝视如粪土。早就听说公主持才旷物,傲气凌人。哥明天上朝禀告王,这婚事,还是罢了吧!”
  “哥,我明日还去浅水涧!”
  “恩。恩?”

  又来到这浅水涧。齐禾拿出一根玉箫守着身旁木莺呜呜咽咽等着日出,等着水上竹排。
  涧上竹排划过的时候,一只轻巧的木莺已经在空中盘旋了。齐禾兴高采烈的牵着棉线在涧边飞奔。等竹排上的姑娘落到岸边,木莺又乖巧的落到齐禾的手臂上。
  冰霜般的姑娘也止不住脸上流露的惊诧。一抹红云在姑娘脸上飞过。
  “是给公主的?”
  “恩。”
  “能飞吗?”
  “恩。”
  “舍得么?”
  “……恩。”
  姑娘捧着木莺跳上竹排,临走回眸一笑:“呆头鹅”。

  次日,齐府上上下下都被大哥撵上了大街小巷,为齐禾寻找一切希奇古怪的材料。

渐渐的齐禾去云梦泽的时间多了。不止是做那些小玩意,齐禾还开始写诗,开始画画,画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云梦泽。齐禾一身奇技总是使不完的。闲下来了,齐禾就拉着大哥比剑。齐禾的心里,早已经没有了公主的存在。
倒是竹排上那姑娘,脸色却越来越好看了,话也说得多了。虽然照例的,临走总不忘取笑齐禾“呆头鹅”。齐禾却不自觉越来越愿意在浅水涧旁的等待。但愿能永远这样等下去的好呢。姑娘脸上的红晕让齐禾感觉到和云梦泽一般的美。
原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你怎么总来这么早?”
  “我想等。”
  “等什么?”
  “等云梦泽的第一缕阳光。等你的竹排从水面的雾霭中出现。”
  一片红云。
  “那有什么好等的。还是你急着等公主的消息。”
  “公主的消息?”齐禾的心思沉了下去。无论是文章,诗赋,还是做的那些小玩意,公主从来没有说过一声好,大哥从没从王那里带来过一点消息。如若公主不是冰霜的心肠,那定是齐禾百般不如人。
  虽然齐禾还是一件件把心血送进宫中,心却早已凉了。
  原本就不应该,齐禾想。
  云梦泽,唯一的温暖却在这女孩身上。

  三月莺飞,二哥终于凯旋。
  二哥回家的那天特意拿出一个皮囊送给齐禾。
  “那是什么?”大哥乘着酒性凑过来看。
  “一种砂,细得像尘埃一样的砂。”
  “那啥玩意。咱家禾一身奇巧,不稀罕你这破烂。”大哥好长日子没有打听到公主的消息,心中憋闷难出口。
  “我知道大哥的心思。禾的事,是咱齐家的大事。这砂,说是百越的蛮子拿那五色的石子慢慢磨出来的,还定要一男一女一对儿磨。说是图个白头偕老。咱也别信得多了,就图个稀罕。齐禾拿去看,禾一身奇巧,不会不识货的。”

  晚上,齐禾小心的打开皮囊。真是砂,细得像尘埃的砂。齐禾不禁在手上把玩着。这尘埃却比五色珊瑚还神奇,透着七彩的光芒,是七色砂!齐禾欣喜于二哥竟然送来这样的珍宝,明天要是送到云梦泽……齐禾的头脑中不知不觉的闪过竹排姑娘红润的脸。

  第二天,齐禾急急忙忙的爬上云梦泽。又是第一缕阳光,江上竹排。齐禾心中狂喜,猛然惊醒,却记得没有和大哥说过要来云梦泽。
  竹排靠过来,是她!
  姑娘不慌不忙的跳下来。
  “你怎么在这?”
  “我,我来……”到第三个字,话再也说不出口!
  “那么东西呢?”姑娘狡婕的一笑。
  齐禾哆哆嗦嗦的拿出皮囊。打开,抖出一点七彩的尘埃。
  姑娘的眼睛都亮了呵。
  “公主一定会喜欢的!”
公主?
“你喜欢么?”
  “我?喜欢……”
  “今天为什么来这?”
  姑娘眨眨眼睛,“要是我不来,你不是白来了。”
  “你知道我会来?”心儿啊,慢些跳,不要把我的秘密都抖露!
  “我……不知道……”
  ……
  姑娘坐在浅水涧旁,听齐禾的箫一首接一首的唱。七彩尘埃在浅水涧薄薄的雾霭中漫舞。齐禾偷眼看坐在身旁的姑娘,却发现原来两人都陶醉在着七彩的尘埃中。
  “你叫什么名字?”
  “呆头鹅,现在才问名字哦。”
  “你一定告诉我。”
  “我姓董,董双成。”
  ……
  “如果我不是上将军的三弟,不是和公主定了亲。你愿意嫁给我么?”
  “如果我不是公主的使女,你愿意选哪一个?”
  
  灵犀一点心相映,
彩蝶双飞画如诗。

  再三日,三月初三。是王交代交换信物的时候了,这信物一换,公主就是齐家的媳妇。大哥异常高兴,早早的就拉起齐禾:“今天天大的事哥都陪你去!”
  齐禾看桌上佩带了十年的宝剑,竟有点哏咽,心里是失落。大哥好好的包上宝剑,再一次宣告:“三月初八,就是你的成人仪式!”

  再到云梦泽,齐禾不知会看到怎样的一张脸。
  竹排过来,姑娘跳下来,却不再是红润的那张脸!
  一个更美,更纤瘦,脸上堆着更多冰霜的女孩走过来。
  “双成呢,双成呢,双成怎么没来?”齐禾突然疯了一样抓住姑娘的肩膀。
  “禾!放开!”大哥却突然拉下了脸,上将军威仪的大手一把拉过齐禾。
  “那姑娘,不是好东西。王给我说了,她偷主子的东西,被杖死了。今后,休再提!”
  偷主子的东西?杖死?齐禾回过头看那张更加苍白的脸。
  “人说公主冰雪聪明,心如寒霜。果然不错,果然不错!”齐禾大笑着扔下大哥,摔剑而回。

  三月初八,齐禾到底入了宫。洞房之夜,齐禾默默的坐在桌边。原以为公主头上那块红绸就是他心中最后一个坚持。
  公主却自己把它掀开了!
  “齐禾,我终于得到你了!
  “你不知道我在宫中听到父王的赐婚有多么兴奋。
  “你的第一件礼物那么平淡,不过是腰上的一块玉。我知道这是上将军送过来的。我不要这些,我要你亲手为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接受。
“你送来的那些独一无二的礼物,让我知道这婚事决不是父王强求,当时的我多么欣喜!
“当你送来那七色尘埃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可是我要等,我要等你来爱我,因为这样我才知道你是爱我的。
“每晚,读着你的诗赋。我久久不能入眠。我知道这些都是你为我而写。我的心告诉我,再晚一天我就不能活。
“为了公主的尊严,虽然我不能去找你,但每个晚上,我一定在心里呼唤你的名字。
  “我告诉自己,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一定要得到你!
“因为只有我,能够得到你。只有你,才配得上这个位子。”
“齐禾……”
  
你现在得到我了,永远得到了。
可是你却伤害了我最心爱的。
你的冰冷,让周围的人都穿起寒衣。
而你的尊严让我们怎样在一起?
齐禾不语,直到红烛燃尽。
这红烛,是我的成人仪式,也注定是你伤心的开始。

  三月初八,圆服。
应是落红暖玉床,却道霜雪寒冰窑。
只因新人杖旧人,从此孤雁耐长宵。

  晨起,小厮打开窗,阳光刺在齐禾宿醉未消的双眼上,一颗泪珠滚落下来。齐禾爬起来,整理着昨夜留在桌上的诗散。一股暖风吹过,散落在桌上的七彩尘埃随风卷入天际,齐禾看那片片挥洒的七色尘埃,恍如又走入云梦泽浅水涧畔,齐禾张开双臂,向那七色尘埃扑过去,那里有永远不用等待的伊人。

莫名成人祭
七年云梦泽
一夜信风起
举目忘白头
狂喜尘埃舞
一曲祝君魂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