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风花雪月--The wind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水稻田

  当人不免犯下过失
  勇敢面对的人被称为英雄
  不得不弥补是责任
  逃避却是悲哀

  我很喜欢约克的乡下。那里有着所有乡村独有的风景。有参天古木,有木头与稻草搭建的小屋,有更加红艳的夕阳,也有纯真无暇的孩子。静谧村庄总有那些欢快的孩子,他们总是在村庄附近靠水的地方做着别人看不懂的游戏。心灵越稚嫩,情绪越轻松;肉体愈幼小,动作愈轻快--孩子们游戏地轻松欢快以乡村的静谧为基础,孩子们快节奏的游戏扰乱着村庄祥和的气氛,好像平静得仿佛凝固住的湖水被点水的蜻蜓柔柔地触动了一下,泛起幽雅地涟漪。
  还有那些年轻的学徒。他们其实比那些在水边玩耍的孩子大不了多少。只是,能够骄傲的在村子里尊敬的有着一把飘逸的白胡子的老师家学习,总让他们有了“大人”的自豪,却往往免不了孩子的顽皮。他们,总是趁老师外出打破老师的魔法药瓶,捉弄老师家的小精灵,打打闹闹卤莽的扯破了老师的斗篷,或者放走了老师的不驯服的小召唤兽,以至于打破玻璃,弄坏桌椅,常常被老师训斥或者罚背《圣典》便成了家常便饭。他们从来不往心里去,即算是被盛怒的老师扫地回家,往往在父亲的一顿训斥加央求后,老师总能通融又故作勉为其难的以自愿罚背更长的《圣典》章节为条件而再次接收。
  唯一让他们害怕的恐怕就是毕业时刻的来临。大人们总是微笑着对孩子说那总是要到来的呀,好似妈妈就是妈妈一样天经地义。可是对孩子来说,那简直就是乌云一般黑压压的盖过来。毕业,那甚至是比长大更加可怖的事情!然而,除此之外也会有很多事情让他们大伤自尊心。

  “玻利瓦尔,你这样是毕不了业的。”梅林老师皱着眉头为单瘦的徒弟治疗被幼小召唤兽咬伤的手臂。
  “老师,我……”
  “不要这样可怜的看着我,我并没有赶你走的意思。但是你看,和你同岁的伽利略已经能够自己去寻找幼召唤兽了。就是比你小的亚瑟,他的小沙罗曼达也训练得贴帖服服。惟有你,还总是被园子里的哥布林咬伤手。”
  “老师,他就是胆小,扭扭捏捏的不敢去揍它们。像个小姑娘。”
  “伽利略,你……”玻利瓦尔的鼻子一阵发酸,心里觉得特别的委屈。
  “好啦。我知道,玻利瓦尔是太心软了,和你母亲一个样儿。伽利略也不对,我告诉过你们多少次了,召唤兽是我们的帮手,可不是你们父亲手里的粗木棍儿。与召唤兽的契约是用生命来做交换的,要用心来与召唤兽沟通。伽利略,今天你为什么打你的格里芬?”
  发现老师掉转了矛头,伽利略马上识趣的埋下头不敢答话,可是嘴里还是不服气的哼哼,“谁叫它不听话来着。每次揍它不是都管用嘛。”
  梅林老师又转向玻利瓦尔,“可是你也太心软了。签定契约之前是一定要向召唤兽展示自己的实力啊。为什么你不使用手中的木棍呢?”
  “可是这样它们不是很可怜。”
  “可是我看到的是,你比它们更可怜。”梅林老师也为这种不必要的怜悯心皱起了眉头,“你还是这样下去,恐怕五年后也毕不了业的。不如像你的哥哥一样,学点圣洁的白魔法,做一个正直的神甫倒好。昨天村里的本堂神甫还向我提及过,他年纪大了,一个人忙不过来了……”
  “不要!老师,求您不要赶我走!”
  “老师虽然不会强迫你,但是你总要为自己的将来多想想啊,孩子。”梅林老师摇着头离开屋子。

  晚上的风很凉爽,孩子很多也睡不着。趁着老迈的老师早早的睡着后,都悄悄的爬到屋顶上看星星。惟有玻利瓦尔一个人懊恼蜷缩在屋顶的一角。伽利略悄悄的从屋脊上摸过去,一把抱住玻利瓦尔的腰。玻利瓦尔“哇”的惊叫一声,反手把背后的伽利略摔了出去。
  “哇!嘘--”同伴们看着伽利略在屋顶上滚两滚,直直的掉到园子里,忍不住叫起来,又怕惊动老师。
  结果一大群孩子围在园子里,七手八脚的为伽利略包扎。伽利略一脸气愤的坐在地上,看玻利瓦尔把纱布缠了又缠。
  “每次都是这样,让人家抱一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么?”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现在把人家缠得跟蚕茧似的,明天老师一定又会问的。你有这么大力气,怎么不去对付咬你的哥布林啊。”
  “可是他们实在是太可怜么。”
  “那你为什么要学召唤术呢?你的功课又好,魔法典籍也背得好,根本不用和那些‘臭虫’啊‘山鸡’弄到一块的嘛,而且你还经常被它们咬,样子好衰哦。”
  “就是嘛!”旁边的伙伴一起起哄,学起玻利瓦尔被哥布林咬的场景。
  “可是我就是喜欢它们啊。它们长得与其它的动物那么不同。而且,谁也不知道它们居住在哪里。只要用一个召唤术式就能叫它们来,又能叫它们离开,好奇妙哦!”
  “原来你是喜欢这个啊。”伽利略得意的祭起一个魔法阵。虚空中幻化出一团斑斓的云雾,从中间走出一只幼小的格里芬来。
  “哦,哦!”几个大点的学徒连忙竞赛似的把自己的召唤兽通通的放出来,连小亚瑟也招呼出自己的小沙罗曼达。满园子的召唤兽,把学徒团团的围在中间。玻利瓦尔羡慕的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真的爱不释手哦。只有半人高的小格里芬,亲昵的依偎在玻利瓦尔掌心的一个阳光魔法里,很驯服的样子。而亚瑟的小沙罗曼达则一个劲的在吃玻利瓦尔投给它的火之沙。连伽利略都看得有点嫉妒了。那可恶的小狮鹫,为什么平常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就一点也不听话嘛,还常常和自己打架,弄得梅林老师总是责怪自己。
  伽利略摸摸鼻子,讪笑着挤到玻利瓦尔身边,“我有点觉得,你会是个好召唤师了。”
  “可是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一只自己的召唤兽……”玻利瓦尔沮丧的说。
  “这样啊,恩……”伽利略抓抓头,在空中比画出一个召唤式。这回的召唤阵,和平常的一点也不一样,只是从半空中掉下一滴拳头大的水滴,再也没有什么了,大家都奇怪的看着这滴水。
  伽利略不好意思的抓抓头,从半空中捧下这颗水滴,递到玻利瓦尔面前,“这个是我在湖边偶尔碰到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梅林老师说它叫温迪妮。大概是还没有长大吧,不过这样它就不会咬你了。”
  “你要送给我么?可是老师说,召唤兽的契约是不能改变的啊。”
  “哎呀,你还真罗嗦。它这么小,没有关系的啦。而且你不是也想要一只召唤兽么?不然我们来打个赌,赌你一定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召唤师,怎么样?大家都是见证哦,就赌一个银角子好了。”
  周围的伙伴,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玻利瓦尔要成为成功的召唤师!玻利瓦尔万岁!”
  “好了啦,快来立契约啊。”
  ……

  可是有多少人能够记得童年的约定,又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来。当孩子长到不能再在夜晚的湖边看到小精灵比克西的舞蹈的时候,他们那孩子的独有的记忆一定也被比克西们偷走了不少。
  梅林老师亲自为玻利瓦尔打上包袱。看到眼前出落得这样英俊的小伙子,老师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安慰的。
  “那么老师,我就走了。”玻利瓦尔从老师的手中接过包袱,安静而礼貌的与老师告别。
  “恩,要听本堂神甫的话,做一个正直的神甫。我知道你一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去和同学们告个别吧。”
  同学们早就涌进来了。大家都好奇的围着玻利瓦尔,有点伤感,又有点兴奋。送走老师的每一个学生,自己的每一个伙伴,大家都是这样的。几个小学徒唧唧喳喳的围着玻利瓦尔问这问那,玻利瓦尔的几个同学托他问候自己在村里的父母,免不了大家还要开几个玩笑,一点也没有很悲伤的样子。惟有伽利略,冷冷的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
  梅林老师开始驱赶总是粘在一起的学生们,“好了,同学们。玻利瓦尔该上路了。你们也会有这么一天的。来吧,来吧,让开一条路,好让你们的好朋友能够赶得及他母亲为他做的晚餐。家里人一定等得急了,玻利瓦尔。”
  同学们还是念念不舍的送玻利瓦尔到门口。这时候伽利略走了过来。
  “玻利瓦尔!”
  他是那么大声,而且还凶巴巴的样子,大家都望着他。
  “你还记得五年前我们打的赌么?你现在去做神甫了,你再也不会当召唤师了不是么?你输了,你要输给我一个银角子!”
  “拿过来,不要当赖帐的小子!”伽利略狠狠的冲过去,一把抓住玻利瓦尔的领子。同学们都看得呆了,赶忙去把伽利略拉开,一伙人在门口拉拉扯扯的。
  玻利瓦尔木然的打开口袋,取出一枚银币放到伽利略的手里。同学们一下子散开了,静静的看着玻利瓦尔沉默的背影离去。伽利略紧紧的握着银币,突然蹲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约克乡下的神甫是个悲天悯人的好奴仆。他给老人们治病,陪小孩子玩耍,帮大婶们做她们远出家门的丈夫应做的苦力活;他严厉的警告那些外来的奸商得不到神的宽恕,也帮助那些诚实的商人为他们上好的货物祷告。每一个约克的居民都夸奖这个年轻的神甫,懂得礼貌,人又谦逊随和。姑娘们都喜欢谈论这个英俊的好小伙子,但是他从来没有因为和某个姑娘走得很近而被人说闲话的,他总是光明正大的,在他的身上一点阴影也容不下。
  约克的教堂,门永远是打开的。无论是晚上或白天,谁都可以随时来教堂寻求帮助。往往在深夜,神甫都能听到求救的声音,而他也能很快的回应这声音并使它满意。即使是在夜晚,神甫的心也是为着百姓的,其实他随时都在等待这样的声音。
  “神甫,好心的玻利瓦尔神甫,快救救我丈夫吧!”
  “好的,捷克大婶。发生什么事了?”神甫一边穿衣服一边从内室跑出来。
  “我的丈夫,他刚刚出门打鱼。您知道,在晚上鱼是很好捕的。在湖边,在湖边……”
  “好的,我马上就过去,马上去!”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神甫立马就答应赶往危险的地方,而且他真的马上就动身了。
  夜晚乡间的路是不大好走的,幸好神甫对这路再熟悉不过了,但仍然耽搁了点时间。
  约莫快到湖边的时候神甫大声的喊起来:“捷克大叔,捷克大叔!你在哪里啊!”
  随着呼喊声,湖边亮起了几点灯火,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应他,“是玻利瓦尔?”
  “伽利略?”玻利瓦尔神甫急急的跑向火光,“你怎么在这里?还有亚瑟,齐格蒙德,兰斯洛特也在?”
  “亚瑟的希鲁芙感觉到有成年召唤兽在这湖里,我们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那捷克大叔……”玻利瓦尔的话音还没有落,湖水哗的一声向两边分开了。
  一条墨绿色的龙从湖中升起,它扑腾着一双肉翅,长长的剑齿般的尾拍打着湖面。它的鼻孔中呼吸着冰的息吹,一只前爪高高举起,上面抓着个人。
  “是捷克大叔!”
  “齐格蒙德,奇美拉!”
  一个大型的召唤阵在与绿龙同等高度的地方出现。一声狮子的吼叫,奇美拉愤怒的向龙扑过去。龙头喷射出炎的火焰,羊头抵御一切魔法,狮子一口咬住绿龙的前腿。捷克大叔掉了下来。
  亚瑟兴奋的在地上跳了跳,希鲁芙轻捷的接住大叔放到地上。玻利瓦尔赶上前默默的为大叔治疗伤口。
  “你果然还是适合做神甫。”伽利略冷冷的在一旁看着,“你的白魔法,至今也没有第二个人赶得上你。”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是一个成功的召唤师了。连兰斯洛特都能够参加这样的战斗了。”
  伽利略还想说什么,天上的奇美拉一声吼叫。绿龙挣脱了狮子的撕咬剑尾插进了奇美拉的羊头,一阵冰息过后,奇美拉的两只前爪被完全的冻住了。
  “奇美拉!”齐格蒙德含着泪把奇美拉收回来。同时传来兰斯洛特的一声惨叫:“这家伙在四周产生了冰的结界,维维安召唤不出来了!”
  伽利略咬咬嘴唇,转头看亚瑟:“沙罗曼达呢?”
  “不行啊,召唤不出来!”亚瑟简直要哭了,“在这个结界里,冰系和火系的召唤兽都不能召唤了!”
  “好!”
  伽利略狠狠的望向盘旋在空中,慢慢逼近的绿龙,召唤格里芬。
  格里芬远远的看着绿龙,小心的靠近着,在离绿龙双眼不远的地方猛的扎下来。绿色的腥酸的龙血噴了出来。瞎掉一只眼睛的龙被激怒了,在格里芬还没来得及远离,狠狠的朝它撞了过去。坚硬的龙头把格里芬撞落在地。
  “可恶!”
  伽利略双手抓在一起,念起了一个蛮长的召唤咒语。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比整条龙更加巨大的召唤阵。
  “魔狼焚里尔!你是怎么找到的!”玻利瓦尔不禁惊叹这个恐怖的召唤兽。
  “不要~多嘴~很辛苦啊。”伽利略咬着牙的坚持着召唤的完成,双手都暴出了青筋。
  天上的绿龙也被这毁灭性的魔物吓到,即算是焚里尔还只是从召唤阵中露出头来,它就已经被强大的黑暗力量吓得狂喷冰息了。冰息在湖岸的森林上到处窜行,却伤不了焚里尔半分。亚瑟默默的召唤出诺母在几人四周布下地属性的结界。
  焚里尔从阵中伸出前爪,伽利略头上却暴出豆大的汗珠,牙齿咬得咯咯的响。
  绿龙喷出的冰息慢慢的减少。绿龙渐渐恢复冷静,它似乎也知道永远不是焚里尔的对手,它悄悄向湖中心退去。
  “可恶,不要走!”伽利略狂喝一声,焚里尔从魔法阵中一跃而出,前爪指向绿龙的鼻子。
  “好了!”齐格蒙德高兴的一挥手,转头看伽利略。
  “可恶……”伽利略吐出一口血,倒在地上,“还是没有完成。”
  眼看着焚里尔就要够及绿龙,身影却渐渐的淡化在夜幕中。
  “哼,就差一点了。”伽利略不服气的抓了一把土扔向湖心,“古代法术果然不是这么好使的。我们都要完了。”
  “怎么?”亚瑟还不明就里。
  “你看。”亚瑟顺着玻利瓦尔的手看过去。原来绿龙感觉到压迫感的消失,又活转过来。慢慢的向湖边的森林飞过来。
  伽利略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咯咯的笑起来,回过头问玻利瓦尔:“你认识这条龙么?”
  玻利瓦尔莫名其妙的摇摇头。
  伽利略笑得更大声了,“你记得有一年,我们两个,还有亚瑟,去老师的地窖探险?”
  “我记起了,我踢坏了一个笼子,走掉了一只绿色的虫子。”亚瑟叫起来。
  “不错,我也记起来了。是它?那么它就叫……”
  “克艾雷布雷!”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叫出绿龙的名字。
  “可恶,那么就是我们的过失了。”玻利瓦尔脱掉上衣,向克艾雷布雷走去。
  “你去也没有用的。这种猪脑子不会还记得咱们的恩情吧,畜生!”
  “我知道我大概不行。我也害怕,但是有些事情是非做不可的,那是责任。”玻利瓦尔操起很久没有施展的召唤术。
  空气中,寒冷的气流越来越重。克艾雷布雷已经飞到了森林的边缘,树叶随着它翅膀的扇动发出“呼呼”的骇人的声音。
  伽利略他们明显的感觉到玻利瓦尔释放了一个召唤阵,但是奇怪的是,谁也没有看到那个阵式在哪里。但是,情况的确是不一样了。
  玻利瓦尔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做。发动召唤阵以后,他在心中默默的回忆着老师以前的教诲,“召唤术是召唤师与召唤兽立下的生命的契约”,“要用心与召唤兽沟通”,“召唤术是召唤师以生命为抵押的魔术”……
  所有人的耳边都只响起一声水滴落水的滴答声,一切都听不到了。寒气还是那么重,树叶还是在疯狂的摇曳,但是世界好象一下子静下来,只有不紧不慢的滴答声。在玻利瓦尔的胸前闪动起一颗蓝色的水滴。它慢慢的成长,伸展,直到显现成一个蜷缩的人型。她面向着玻利瓦尔,悬浮在半空中,伸展开她的四肢。她完全站直成一个悬浮于空中散发着淡蓝色悠光的少女形象,她向玻利瓦尔伸出了一只手臂。
  克艾雷布雷似乎非常讨厌这种平静和单调的滴答声。它疯狂的向声源吹出冷气。可是所有的人都被玻利瓦尔的召唤式所吸引了。
  玻利瓦尔伸手接住了少女的胳膊。少女弯下身,嘴唇静静的靠近玻利瓦尔的额头,在这样一个疯狂又写意的晚上,所有人都在观赏着一种似乎带有残酷气息的浪漫美。
  当少女的嘴唇碰到玻利瓦尔的额头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湖面突然炸开了。轰然一下,把克艾雷布雷也吓到。它停在空中不知所措的张望。
  湖面又炸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湖水接二连三的被炸起。水甚至溅到克艾雷布雷的身上,这是很奇妙的事情。克艾雷布雷发觉被水溅到的地方结冰了!它又开始疯狂的无休止的吹出冰息。可是并不只有水,在克艾雷布雷周围连空气也开始凝结。克艾雷布雷的身体有二分之一被冰覆盖着,可是它还在挣扎。
  伽利略果断的向身后的兰斯洛特命令到:“巴萨卡!”
  半空中出现一个披着熊皮的战士,抡满战斧,向克艾雷布雷制命一击。
  克艾雷布雷轰然的破碎声中玻利瓦尔面前的少女也消失了。
  伽利略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缓缓走过来的玻利瓦尔,“成功了。你真行啊,哪里来的召唤兽?”
  “我只有一只召唤兽,还是你给我的。记的吗?”
  “是温迪妮么?喂,你没事么?你在发抖啊!”伽利略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我脚好冷啊。”玻利瓦尔想挣扎着坐下。
  “脚?”伽利略望向玻利瓦尔的脚,“在冻结啊!怎么搞的?亚瑟,沙罗曼达!”
  “可是还是召唤不出来啊!”亚瑟带着哭腔,一遍又一遍的念诵召唤咒语。
  “召唤不出来的,因为温迪妮还没有收回。她还在这里。”玻利瓦尔指指心脏,他的大腿也开始冻结了。
  “伽利略,还记得老师讲的温迪妮的传说么?”
  “温迪泥居住在泉井中,让泉井流出甘洌的泉水,”伽利略默默背诵着传说,“心眼坏的人喝了就要被毒死;她讨厌的男人喝了就会感觉腥臭苦涩;惟有她爱恋的男人,泉水会一直清香甜蜜,直到这个男人为泉水忘了呼吸,溺死在水中,和温迪妮永远在一起。”
  “我想,她是爱上我了呢。”玻利瓦尔举着颤抖的手,放到伽利略的手上,“她为我尽了她生命的一切可能,现在是我履行契约的时候了。召唤术是召唤师与召唤兽立下的生命的契约。”他怪怪的学起了十年前梅林老师教训伽利略的话。
  可是谁也笑不起来,冰已经凝结到胸口。伽利略一把抓住玻利瓦尔的领子,“起来小子。你还记得十年前我们的赌约么?现在你赢了,你是约克最了不起的召唤师了。现在是我欠你一个银角子了,不要让我做赖帐小子,起来!”
  “送给你,做个纪念吧。”最后一块冰遮住了玻利瓦尔的笑容。
  
  每年,约克的乡下都有一种很特别的仪式。这一年在梅林老师那里学习召唤术的新学徒们都要在老师的助手,伽利略先生的带领下去湖边祭拜一块冰晶石。一人多高的冰晶石透明而不可琢磨。它能让人看到它背后的东西,却看不到冰晶石的内部。而在每年毕业的时候,最优秀的召唤师都要去湖边,从那块冰晶石上取得一个幼小的温迪妮。

  没有五年的赌约
  就没有十年的苦练
  虽然不能确定自己的脚步
  但是,“喜欢”这件事
  是不会因为生活而改变的吧
  所以,我还是喜欢召唤术
  甚至超过生命


  我,讨厌奇迹,希望童年。当比克西偷走我们童年那特有的记忆的时候,很多约定就不再被提起,奇迹也从此了无踪迹。所以玻利瓦尔一定得死,严禁复活,让他成为我童年的祭品好了。咯咯,我真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