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山谈
主页>F1征文2004>黑色七月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水稻田

(一)山松
  夜半老松下,沙场战无声。
  山松,松枝上一盏豆灯,松枝下两个老翁手谈。西首的一位,鹤发银须,穿一身白袍,东方的一位,灰白须发,一身灰僧袍却履着一双道靴。灯下不大看得清楚棋局,倒是一个红漆大葫芦在旁边很是明艳。
  西首的老翁拿起葫芦大灌一口,起手落子,干脆利落。僧袍翁恐怕失了势,半晌,盯着棋局,双目圆瞪。忽而他把手一挥,夺过葫芦,连灌两口怒到:“咱两道行没有几两,倒是学起烂柯的典,平白无故,黑灯瞎火在这里走起棋来。真正的让人跌脚!”
  白袍翁捻须笑骂:“技不如人,有无酒德好端端的糟践了身上的这件佛袍。”
  僧袍翁不服:“谁说咱技不如人,老家伙,你连赢了我二十年,今天就是我报仇的时候。”
  白袍翁笑道:“慢慢来,就是少输个一子半子的也是长进。老夫不妨说个典故来听。”
  “三百年前,东莱县有只硕鼠。此鼠硕如狗,形似狐,不惧猫蛇,生猛吮血。这硕鼠入东莱县三个月,仓不满斗,户不鸡鸣,民生惨淡。东莱官民日日沐浴焚香只求除此一害。一日从东海飞来一只青鸟。长不满三寸,鸣不到半里。倒是好斗硕鼠。小鸟引硕鼠入王母庙,王母像前以小博大,据说其情壮哉。当日硕鼠不但被青鸟制伏,而且从此修入佛门,日久天长也成一小仙。三百年了,这鼠便算了,不知当年这神鸟何处?”
  白袍翁把这典故讲罢,僧袍翁捻须笑道:“小小鼠仙也入得老头子的耳朵,幸甚。不过咱也知道一个典故,不妨说给你听。”说是云梦山上原有只老狐狸。这狐狸天资聪慧,日日幻化成人去山脚下一个小庙听经参禅。只是多年之功却不见有所功德。这狐狸夜夜烦恼。一日性起,在庙中打翻佛坛,火烧小庙从此上山入了魔道,祸害人间。一日西来一仙姑,在狐狸洞前专为这老狐狸念诵《法华经》三天。老狐狸当即参悟,立地升仙。这老狐狸便算了,却不知当年的仙姑如今可好。”
  僧袍翁说罢,取葫芦自饮了一口,笑问:“懂姑娘可好?”
  白袍翁笑道:“老夫得道两百年,只在百年前见过姑娘一面。也不知姑娘无恙呢,呵呵。”
  两老翁笑罢,白袍翁突然道:“小朋友夜入山林,可是迷了道?”
  只见从旁边松树间走出一个年轻人,叩首:“老丈有礼了。小生齐禾,原往清凉寺投宿。不想走失了道,刚刚见两位在下棋,不敢冒昧,失了礼数,万望见晾。”
  两位老翁相视一笑。僧袍翁道:“小朋友不用多礼了。你见我两在这走棋就离清凉寺不远了。往东走不到半里的路程就到了。”
  青年人再叩首:“多谢老丈。”
  只听得两个老翁的声音:“不妨不妨。不过也是机缘。”再抬头,只有一阵烟云。

(二)齐禾
  齐禾出游夜投清凉寺,中间迷了路,半夜才回寺里。
  夜当凉风,漫天星辰。
  齐禾到寺前的时候,刚好要上前叩门,猛然间发现一位姑娘早已推门而入。看看寺门将掩,齐禾赶上前几步,口中喊着:“姑娘,慢……”把手推门却撞在门上。这门,原来竟是掩着的?
  齐禾狐疑的叫开寺门回西廊去歇息。夜半星明,凉风飕飕。齐禾想着这咄咄怪事,一时又睡不着。干脆爬起来,扶一张古琴坐到廊外。
  齐禾自幼通音律,习古韵,在五音上的造诣似可比伯牙。在清凉寺旅居十余日,夜夜诵经文,感觉暗合音律,竟然谱出一首曲子来。平常闲来无聊,就在月下独奏以作消遣。
  这晚遇到不寻常的事情,又无心睡眠,自然又独自抚琴玩耍以打发时辰。
  一曲终了廊下竟然响起抚掌声。齐禾放眼望去,却正是寺门前的姑娘。
  彼时是远观,此时是近睹。
  但见衣带飘摇,似小家之姿,
  浅颜素面,胜天女之色,
  青衣浅服,不输春色,
  含唇明睫,闪烁文章。
  齐禾一时呆住了。姑娘浅浅的一笑,先鞠了有一鞠:“先生有礼了。”
  齐禾忙忙的答礼,一时不稳双手撑在琴面上,顿时金石乱响,惊走树上寒鸦一片。
  姑娘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齐禾臊得无地自容。稍停,姑娘直起腰来,缓缓走进廊里,为齐禾扶正古琴。齐禾臊红着脸,连连摆手:“有劳姑娘,有劳姑娘。”
  姑娘端坐齐禾下首,却又似禁不住笑面前这书生的迂,只好一手常掩在嘴边,一言不发细细看着齐禾。
  齐禾却是被看得手足无措了。良久,姑娘方才开口:“公子可是寄宿在清凉寺?”
  “正是正是……”
  “那……明日是七月十五,公子若是出游,却愿往后山山涧还是山前集市?”
  “这……”齐禾却摸不着头脑了,“姑娘的意思,却是哪里好?”
  姑娘嫣然一笑,“我想这山水之色公子怕是看多日了,不若集市上人潮喧闹,有别样一番景象。另外公子切记不可贪玩晚归,要保重身体才是啊。”
  “姑娘的话,齐禾牢记。”
  然则又是一番冷寂。
  姑娘越发的感觉有趣了,齐禾却越发的发窘。
  姑娘站起身走过来细细的琢磨着齐禾手上的古琴,“方才在廊下听到公子弹奏,其间有佛唱之声,未曾请教是什么曲子?”
  齐禾双目一亮,正是难得知音:“姑娘耳聪目明,齐禾真是佩服。刚刚小生所奏正是由这寺中每夜所唱清心普善咒而来。小生不才,谱得小曲让姑娘见笑了。”
  “哦,妾身不时在寺中烧香。也曾习得音律。很是喜欢公子这曲清心普善咒。不知公子可否不吝赐教?”
  齐禾心花怒放,哪还有不愿:“不敢不敢,若是姑娘喜欢小生愿与姑娘研讨。”
  姑娘颔首,缓缓从身后取出琴来,端坐在齐禾对面,伸手,“请。”
  齐禾自当也收起杂念,抚琴分出五音。一时夜空中只余金石与佛唱。
  约有一柱香的工夫,姑娘起身再鞠,“多谢公子赐教,妾身习得大概,愿奏与公子听。”
  少停,只听得古韵铮铮,佛唱阵阵。齐禾听在耳际,感觉似是而非。琴曲自还是那只清心普善咒,可是在姑娘的的琴音中却是比齐禾往常所奏多出一份肃穆之声,俨然观音临世之音。齐禾不自知,已然听得泪流满面。
  一曲奏罢,姑娘再拜:“天色向明,妾身已习得此曲,就此拜别。”
  齐禾抬头看天色,东方果已露鱼肚白,惆怅之情油然而生,却又不便留人。
  姑娘收起琴,向齐禾嫣然一笑,径径向寺门走去。
  将到门口,齐禾忽然想起,“姑娘芳名是……”
  人已去,留下一句话飘然而至:“妾身董双成,与齐郎因缘未了,日后定能相见……”
  
(三)董双成
  清凉寺后山山涧,虽然不为人所知,却是一处景致极美的地方。这水却是发自楚地云梦泽浅水涧。仲夏来山涧,辰有雾霭飘渺,午有金光披洒,夜有蛙声虫鸣。仙侠神游也不愿错过此地。到七月间,更有鬼王夜游于此,凡人虽不敢夜留此地,但有鬼王约束,实在是无害之第。
  到这年七月却与往常不同,刚刚是鬼王百年之祭。鬼王,正是当年楚将军吴起。
  双成习得一曲清心普善咒就径往后山山涧去了,这日正是七月十五,鬼门关开。
  从早到午,山涧一反常景,被雾霭笼得严严实实。
  双成端坐在一块岩石上,雾气打湿衣裙都不以为然。至日薄西山,双成在岩石上竟是浑然不动。
  夜幕,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刚刚有星光闪烁就有小鬼出来巡视。双成自然成了阻碍。
  小鬼越来越多,聚集在双成的周围。双成这才睁开双眼。
  “你们,不在鬼门内服役,却到阳间来做什么?”
  “你,非人非鬼,非妖非仙,不要阻碍鬼王的排场!”小鬼的脾气,却也非同一般。
  “若是这样,我倒是要见识见识!”双成冷冷的站起身,刹那间一阵金光围绕着双成的周围,慢慢披洒出来。
  “般若金刚菠萝蜜心经?你是菩萨?”小鬼们哀号四起。
  “菩萨有大慈悲,可不跟你们小鬼一般见识。”双成嫣然一笑。然则这时候,夜游的传令鬼已经出来了。
  “呔,哪里的姑娘,不要阻了鬼王的排场!”
  “平日里可以,今天可不成。”
  “那就是和鬼王作对了?孩子们,来啊!”传令鬼的令旗,招不出阴风,却鬼火阵阵。
  双成站在中央,默默念诵起观世音心经……
  “不要,我不要超度……”
  “不要,我还没看够着世间……”
  所谓鬼,正是那贪而忘死的怨念。
  鬼王,吴起。
  “双成姑娘,今夜鬼门洞开,连地藏菩萨都默许我等巡游阳间,你为何阻挡?”
  双成款款而鞠:“今年知是大将军的年祭,双成特来吊念。可是大将军到人间何为呢?”
  “吴起自有打算,与姑娘何干?”
  “将军自百年来心怀怨恨,至今日未解。难道还要付与人间?”
  “是世间欠我的,天上地下,我吴起只欠老母养育之恩,未曾亏欠他人。但世间这不平不公之事欠我吴起太多!”大将军言语之间,风云因而变色。
  然则双成却未曾动容,却仍是款款道来:“将军厉气太重,所以至今仍是鬼王。今日妾身不能阻大将军铁蹄,但愿为大将军弹奏一曲。”
  双成取出古琴,轻抚琴弦,正是清心普善咒。
  “古来征战,生者几何。将军一人死,壮士千躯亡。六国亭台,雕梁画栋,前世今生,一梦苍生。”
  一曲弹罢,双成再拜。这时候的大将军已然泪流满面。双成深深的一稽首:“将军今生梦方作罢,醒矣。”
  抬头再看,何处还有大将军?顿时怨念全休。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