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回声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水稻田


“师兄可曾去潮沧山看过?”小师弟从书房搬书出来,随口问到。
齐禾回过头来:“就是城西那座潮沧山?”
“不错,山上云崖壁,山间的水云涧可都是极好的去处哦。”
齐禾摇头笑笑:“南方的山始终还是太秀气了。”回头,又沉浸在书中。

潮沧醉人,
云崖醉乐(yue),
水云醉雾,
女醉之何?
城里城外,不知何时流传着这样一首童谣。小师弟实在坐不住了,每天有意无意,不时的提醒着齐禾的耳朵。齐禾总是笑笑,低头抚弄着手中的古筝。
南方的山水,何时能像这古筝一般,发出这铮铮之声呢?
“旭日装成洛神妆,轻歌漫舞冰清洁。
飞泉驾鹤云崖路,赫赫声传钟鼎音。”齐禾低声唱吟着。小师弟摇摇头,疯子。

八月初八,老师远游,交代下作业来,课室里哀声一片。小师弟抖抖手中的卷页,眼眉愁到不行。回过头来看齐禾:“师兄,风雨凄凄,鸡鸣喈喈啊。”齐禾也是一筹莫展,惟有低眉不语。
“高山流水莫敢言,
但怜洛水神,堪折湘妃竹,
谱得醉心曲。此业兮莫比寻常待。”
老师笑脸盈盈的走到齐禾身边:“禾聪明好学,可知其中奥妙。”
齐禾只得起身拜谢:“学生实不得参透。”
“不知才有可学。若是生来即知,人生在世也不过碌碌。”老师得意的捻须慢行,径出学堂。身后只余齐禾的挽留:“老师,老师……”

往后的日子学堂比往日更加沉闷。小师弟倒是上窜下跳的:“反正也是不会。难得老师出游,怎可放过这大好时光。”齐禾往往回头,无奈摇摇头。谁知小师弟一个人忙不过来,还要拉人来玩儿。不过十来日,小师弟窜到齐禾身边,一把挪开面前的古琴。
齐禾一把护住琴,直直的瞪着小师弟。
“师兄,什么时候去潮沧山啊?”
“我已说过百遍了吧,南方的山没什么好游的。”齐禾冷冷的回。
“师兄,难道潮沧山的山水会比这琴更不耐看?”小师弟围着古琴左转三圈,右转三圈,站定,“若是什么也做不出来,何苦不出去看看山水,闷在房中人也臭了啊师兄!”不由分说,没有老师约束的小师弟一把拖起齐禾,“师兄,去走走吧。”

八月中旬的天气,山间已经有厚厚的浓雾了。人走到半山腰雾水已经打湿了袍子。齐禾抱着琴踉踉跄跄的跟在小师弟后面,“师弟,你看这雾气这么大,不如回去吧?”
小师弟怎会同意:“师兄,已经走到半山腰了。你若是走不动了,把琴抛下也行。”
“你~怎能这样?”越发的,齐禾怀里的琴抱得更紧了。
上到山上,两人是真正的走不动了,齐禾就地坐在块石头上抱着琴气喘吁吁。小师弟扶着一棵山松还不忘嘲笑师兄:“师兄,书中神仙居,还有缚鸡之力否?”
“你不要笑我,你不是一样狼狈?”齐禾摇摇头,环视四周。山雾朦胧,青山翠绿,的确是不比北方的山。齐禾叹了口气。
“齐禾,大好河山,叹什么气啊?”不知从哪里,师兄弟竟都钻了出来。
“你们……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齐禾,书中纵有神仙居,怎比世上一日闲啊。这大好河山怎可错过。”大家一齐哄笑。
山间自有天然的亭台。一伙人在一个岩壁下团坐着行酒令,自然快活。小师弟把齐禾拉到一边指着对面的山壁:“师兄你看,那边正是云崖壁,下面就是水云涧了。”齐禾顺着望去,对面山壁光洁润泽又有雾霭笼罩,山影飘摇也可算是难得的景致了,可是……“似乎还是欠缺什么。”齐禾摇摇头。
“那么还是一起来喝酒吧。”小师弟可是一点也不在意。
“不,我~我还是在这边弹琴的好。”齐禾远远的坐开。
琴音致远,琴声中却夹杂着湿闷之音。齐禾懊恼的摇头:“这南方的水气,竟连琴音也打湿了。”这时候,谁说一句:“下雨了?”
山雨从山崖上面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在岩壁前绽开,真正的雨打芭蕉。齐禾没有反应过来让雨淋了一头一琴。雨水打在琴上,叮叮咚咚的倒是一点也没有方才的闷气了。小师弟忙忙的把齐禾拖进岩壁下,“师兄啊师兄,功课做不出来,淋雨也没有用的啦。”
齐禾是又好气又好笑,刚刚想回两句,小师弟突然大叫起来:“快来看快来看,云崖画壁呢。终于等到了耶。”齐禾还未弄清楚一大帮师兄弟全挤了过来。齐禾也顺势看过去。
云崖壁上雾霭因水而动,飘渺不定如有仙霞神游,云霞上升,渐行渐薄,大象无形轻笼四方。雨水斜飘打在岩壁上,丁冬声促,在山谷间竟然传出金石声。齐禾不知不觉抽过琴,弹奏着。
好一会,齐禾停下琴才发现四周静悄悄一片。
“你们,你们怎么不说话了?”齐禾感觉有些发窘。
“师兄,刚才,你刚才弹的是什么曲子?”小师弟眼睛里露出惊异的神色。
“刚才?刚才不过随兴而已,怎么了?”
“师兄你看。”
顺着师弟的手,齐禾再往云崖壁看去,岩壁上早没有四处飘摇的雾霭,留下一个光洁的岩壁和一个飘渺的白色的剪影。齐禾试着再奏古琴,对面的剪影竟随曲而动。身后众人也屏息闭气,隐隐然听到从对面传来歌吹。
“师兄,师兄,是山间回声啊!”小师弟跳起来,“好美的声,如仙女临世啊师兄。你说这算不算‘但怜洛水神,堪折湘妃竹,谱得醉心曲。’?”
“对啊!”齐禾突然想起,弹得更加如痴如醉。身后的众师兄弟忘了喝酒忘了行酒令,就静静的坐在后面等着一曲结束。
雨下不到一刻又干了。云崖上阳光一照,雾霭重开,连回声也不再传出。师兄弟大失所望,齐声一声叹:“唉--!”小师弟起身拉起还在梦中的齐禾:“下山啦师兄,开天了。”齐禾如梦方醒望着琴,依依不舍。

晚上,齐禾辗转难眠。潮沧山,的确不过是这个南方的一个小山。没有魂牵梦绕的奇峰峻岭,壮志林云,没有千年雪峰没有云海山尖,可是在山上的那种感觉和那阵如歌吹的回声却是在北方大山找不着的。南方的山水,似乎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不,更真实的说齐禾已经开始陶醉在其中了。齐禾干脆爬了起来摸黑拉过床头的琴。纵然是在夜晚,五根琴弦依然清晰可见。齐禾试着回想白天在山上所弹奏的曲子。曲子对了,调也对了,为什么感觉却总不对?一曲终了,齐禾静默沉思。
小师弟白天玩得尽兴,晚上鼾声正浓。睡到半夜竟然从床上摔下来。齐禾轻轻推开小师弟的房门从夜梦中推醒小师弟。
小师弟睡眼惺忪:“师兄,半夜三更的……”一件袍子扑面而来。
“穿上衣服,我们去云崖壁。”
小师弟从梦中惊醒:“云崖壁?师兄,现在才三更天嘞。”
齐禾拍拍怀中的琴,又扔过来一盏风灯。“你去不去?”
“去,师兄有事,师弟伏其劳嘛。”小师弟无奈的穿上衣服。
夜晚的潮沧并不是很黑。白天下了雨,夜晚的山路上星光点点。上到半山腰,雾依然没散露水更重。上到白天的岩壁下,齐禾放下琴。小师弟探头出去:“师兄,原来晚上也能看得到云崖壁啊。”齐禾走上前,月光照映光滑的石壁上,借着清清的薄云与雾霰映照出华美的变化来。师弟盘坐在地上:“不知有没有嫦娥的影子照过来啊?”
齐禾拍拍师弟的头:“傻小子,听着。”然后席地而坐,弹奏起白天的曲子。
歌吹,依然清晰而柔美的传过来。轻柔而清晰,完全不因夜晚的笼罩或者根本没有雨的湿润而变色。齐禾非常惊喜的发现,晚上的回声更加的清晰而符合音韵了。虽然对这奇怪的“回声”也不得其解,可是依然很小心且尽心的弹奏,如对娇娘。
小师弟感到很奇怪,虽然师兄的琴声和着崖壁的回声的确美妙动人,可是更加担心的是师兄的身体。今晚好月当头,可是初一十五的月亮不一样。
“师兄,晚风好冷,我们下去吧。”
可惜齐禾一点也听不进去,完全沉浸在琴音中。小师弟只好整夜的守在齐禾身边。直到天明,学院中的师兄弟都跑上山来找人了。小师弟惦记着学堂里热呼呼的饼,催着师兄下山:“师兄,天光了,下山吃饭去吧。”
齐禾虽然也饿着肚子可是却不舍不得下山,弹累了,就撑着头,默默的看着对面的云崖壁。
“师兄,下山吃饭啦。”
“你去吧,我要再坐会。”
可是齐禾却再没下山过,只有小师弟不辞辛劳的为他送饭。惟有夜里,潮沧山上夜夜飘来琴声和着歌吹。

九月,老师归。学堂的师兄弟没有交得出满意答卷的。小师弟跑上山找齐禾。齐禾还是坐在那块岩石上,一动也不动。
“师兄,老师回来了,下山吧。”
“师弟,你有没有想过,这小小的山林或许有着它的生命。有时候,它表现出来的美丽正是人间不可得的。”
“师兄这些没所谓的东西不要再想了,你已经十多天没有下山了。老师归来了,正在书院里啊。”
“你带来笔砚么?”齐禾似乎什么也听不进去。
“师兄,要干什么?”小师弟一边拿笔砚。
“交老师留的作业。”齐禾接过纸快速的写起来。

小师弟把齐禾写的卷纸拿给老师,“老师,这是齐禾师兄的卷子。”
“齐禾呢?”
“他还在潮沧山上。”
老师拿过琴开始弹奏,四周围绕着学堂里的学生。
琴声响起,传出来的是阵阵风过青石的声音。
“这……这是……”老师很惊讶这个琴声。
“是云崖壁上的回声。”四周的同学都听出来了。
“我们去见齐禾。”

山上已经没有了齐禾的影子。惟有山间还依然残留着琴声阵阵。师兄弟四处寻找着齐禾,只有小师弟,在云崖壁前站立良久,“老师,那不是齐禾师兄么?”大家随着小师弟的手看过去,一个端坐抚琴的身影映照在云崖壁上。老师端详了一阵,转回身:“我们下去吧,不要再扰了他的清净。”这时候,山上的风声更大,隐隐传来更加清晰的回声。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