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河铁道874队]非攻
主页>F1征文2004>又要开学  所属连载:[银河铁道874队]F1征文2004作者:水稻田

(师兄师妹+绝色美人)


  近中秋,月明星繁。长沙城暖暖溶溶,盛世之相流溢世外。
  章朝在巷子中拐了个弯,看到一家小得出奇的酒馆。章朝点点头,默默的走了进去。
  竹叶陪着双城在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双城只看不喝,有时候拨拉几筷子菜,可是更多的时候是在看竹叶喝酒。竹叶一杯接着一杯皱着眉头的喝,这酒虽然不辣,可是喝多了总有点口涩。
  章朝望酒馆里四下看了一眼,整个店,三张桌子,只有最里边一对男女在喝酒。男的一杯一杯不停的在喝,女的却只是在一旁瞧着。
  竹叶喝下这坛酒的最后一杯,挥挥手:“不行了,不行了,再喝下去恐怕要倒了。”双城只是笑:“师兄……”
  竹叶笑笑:“上灯了,我们走吧。”
  章朝向那张桌子走过去,朝两人拱拱手:“在下章朝,想向两位请教一些事情……”
  
  章朝急速的向一个地方赶去,“到每晚上灯时间”如果刚刚章朝不是拿出一个月前偶然得到的那块木牌,恐怕这个消息还要让他再找三个月。
  竹叶拉着双城,笑着说:“刚刚那男人真好笑,天底下竟有这么苯的男人。”
  双城瘪瘪嘴,她想顶嘴,她想说:“天底下难道还有比你更傻的人么……”可是她没有说,因为她看见了章朝。
  章朝赶得气喘吁吁,可是终于被他赶上了。他看到了巷子对面迎面而来的竹叶和双城。
  竹叶也看到了章朝,他最先看见的是章朝的剑。
  章朝向竹叶走过去,三个月来,他一直在寻找着这个线索。虽然他知道后面的危险更大,可是职责所制,哪顾得了许多。
  章朝向竹叶拱拱手:“矩子。”
  竹叶皱了皱眉头,没有哪个外人这么称呼他,除了墨家子弟,没有人知道他是矩子。
  章朝又向前两步:“在下章朝,长安郡郡首侍卫,……”
  竹叶舒开笑容:“张侍卫是为大将军府宝玉遗失案而来的吧?”其实竹叶感到很奇怪,他有半年没有看见李破了,怎么会惹上大将军府的案子?
  “师兄?”
  竹叶醒过来,注视着面前的章朝:“不知侍卫有什么事情呢?”
  章朝郑重的捧出一卷帛书:“大将军召见矩子。”
  双城在一边始终一言未发,这个时候却拉住了竹叶的衣袖。竹叶笑笑:“定遵命就是。”

  竹叶始终不愿意去想起当年当选矩子时的情形,特别是当双城在身边的时候。可是每当墨家出现紧要事情的时候,竹叶又忍不住想起一个人,齐禾。虽然很多人都在传言,齐禾的出走,是因为竹叶抢去了矩子之位的原因,但是事情的一切,竹叶心里明白。每当这个时候竹叶开始默想当年作为师兄的齐禾在他成为矩子时每一句教诲。不过当竹叶得到董仲舒“罢逐百家,独尊儒术”的策已经被皇上许可时,当竹叶又接到大将军的召见时,竹叶似乎有点慌了。现在,师兄你在哪里呢?

  章朝感觉很奇怪,宝玉案没有了结,现在却拉上了墨家的矩子。虽然他风闻董大人的策论已经被皇上许可,情形似乎对各家不利,但是其间似乎有他想不到的事情,幸好,命令已经完成了。

  晚上双城来给竹叶送酒。她看看桌上未开启的帛书,“你不打算看么?”
  竹叶笑咪咪的说:“不看就不知道,不知道则没有责任,师傅没有教导过你么?”
  双城瘪瘪嘴:“师傅说,做人以诚心待人,但有祸福皆由人起。”
  竹叶拉过双城:“我说不过你。”
  双城努努帛书:“你猜上面会说什么?”
  “决斗!”竹叶闭上了眼睛。
  “决斗?”双城很吃惊。
  “不错,要驱逐墨家,攻为上,攻矩子为上上策。”竹叶心里想。
  “不是说宝玉的案子么?”
  竹叶回过脸来看着双城,这张脸,每天在梦里陪伴着的脸,从多少年起,他就一直在追寻这这张脸。当年齐禾决定离开墨家,留给竹叶的最后一句话:“照顾好双城。”他知道,师兄也喜欢上了双城。可是现在,她还不知道墨家的存亡危机呢。
  不过若真是决斗的话他该怎么办呢?春秋以来,墨家以非攻为自身的信念,但是现在墨家的矩子,和堂堂大将军决斗?可是这是为着整个墨家的存亡啊,竹叶想。不过如果没有了信念,墨家存在又如何呢,而且即使是赢了,儒家真的能容忍墨家的存在么?

  双城回去的时候有些失神了。其实他不是想不到帛书的内容,堂堂大将军,怎么会为了一块玉大动干戈?可是她更加不愿意往墨家的存亡上想。幸好,我不是矩子。突然她感觉到身边的人影。她回过头去,没有!只有灯旁一封帛书。

  大将军府新招了一批美女。卫青并非好色之人,为着脸上的琼纹每上阵必带面具的他也不过为敷衍大将军的排场而已。不过每当大将军府有美女进,必然要请熟识的官员来家喝酒,美女虽然不讨大将军喜欢,但是和朋友喝酒卫青却看得很重。
  席间,杯酬交错,自然和平常一般的尽兴。新来的美女起舞助兴,卫青看也不看。可是当他无意间瞟到一眼的时候,他似乎发现了什么?
  “你是墨家弟子?”卫青偷偷走到一个女子身后。
  “贱妾董双城,见过大将军。”
  “来。”

  双城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混入大将军府。只因为帛书上这么说,而她认识帛书上的字,那是齐禾的字。
  卫青在听着眼前的这个姑娘在说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听从这个计谋。其实他应该简单一点,强令墨家解散。或者象原来所想的那样,和墨家的矩子平等的战一场,无论输赢,其实墨家都输了。可是今天晚上,他决定试一试,或许是因为这个姑娘。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姑娘不但有过人的胆识,其实容貌也不比常人。

  竹叶到底还是决定付约。既然目的已经知道了,帛书也不必打开了。他提前一天到达大将军府。
  卫青在门口等待着,“我实在想不到,墨家的矩子是这样一个雅致的人。”
  “我也想不到,大将军是个如此豁达的人。”
  卫青指指帛书:“你看过了?”
  “每有,既然人都来了,何必再看呢。”竹叶还回帛书。
  “来吧。”

  竹叶拔出剑,三尺长两寸宽的铁剑。卫青看到一把黑糊糊的剑。
  “铁剑?”
  “铁剑。我不会输的。”竹叶笑笑,其实输赢早订了,他想。
  “未必。”卫青说,“如果你输了,墨家就不存在了,你是最后一位矩子。”
  “师傅选我的时候我想我就知道了。”竹叶猛的向前劈出。
  卫青向后跳了一步,“你出剑不像个墨家子弟。”
  “墨家非攻,你却硬逼墨家出剑,还谈什么墨家子弟?”竹叶咬牙再攻。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发现,在离两个人不到一射地的地方,两个人已经观战很久。突然一个人从腰间拔出一把剑,向两个人抛过来。
  卫青没有听到破风的声音,竹叶听到了,但是他赶不及,因为他听出来了,那是师兄的剑。一把剑,只有在一个人手里才能演化成神奇,那就是齐禾。非出来的剑,先碰在卫青的剑上,青铜剑一分两半,再撞到竹叶的铁剑上,依然是一分两半。
  “好了,我们不用打了。”卫青舒口气,似乎他已经知道了这样的结局似的。
  竹叶看了看地上的断剑,他也舒了口气,是啊,不用打了,墨家已经不存在了,可是它又的的确确存在着。

  他回过头去看剑非来的方向,只有双城一个人,端着酒,笑眯眯的在等着他。
  他走过去:“为什么没有和师兄在一起?”多少年的嫉妒,在这句话中说出来。
  “你看。”双城不回答,却让竹叶看地上的字。
  “我愿天下永断其刃。”卫青读了出来。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