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印记之城队][绕圈]神官手记·剑舞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印记之城队]F1征文2004作者:Raistlin

  怎么说呢?我之所以会遇到扇子,完全是因为一个赌。
  “我打赌,你不敢踏进那道门。”至今我还记得那时坎德仆从脸上快乐而天真的微笑。
  “才怪!为什么不敢?”
  想起来,当时的我似乎完全没有一点点作为法师的小心谨慎。于是我就一脚踏进了后来才知道是单向传送门的“门”,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阴霾的气息让我感到不舒服,本想随便找个人问问,但目力所及的范围内,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看起来并不友善的“生物”。抬起头来,看到的并不是熟悉的天空,而是,天啊,一些对着我头顶的房顶……
  是的,房顶。当时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我疯了!怎么会有房顶在我头顶呢?转过头去,门不见了,只有一赌厚实的石墙。
  幻术!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可是,怎么能够破解这个幻术呢?夏拉非(精灵语:老师)告诉过我可以用“真知术”,可是却还没有教给我。还有一个似乎叫做“解除魔法”的法术,可是我却忘记了怎么施展……也许,也许,我就在这里站一会儿,等着幻术失效或者坎德仆从找来我的夏拉非救我。但是,我是自己踏进门的,要是幻术是永久的或是坎德人忘记叫夏拉非来找我怎么办?就这样饿死吗?夏拉非还说过幻术也可以用来杀人的,可是这个幻术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呀,难道是要把我饿死?
  “嘿!想什么呢,巴佬?”熟悉的精灵语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我正抱着头苦苦地思索着一切可能结束这个幻术的办法。
  “太好了!”看到面前的精灵,我差点高兴得跳起来,“告诉我,怎么脱离这个幻术效果?”
  “什么幻术效果啊?”精灵有点吃惊地看着我,大概在想我的脑子是不是正常的。
  “就是这个幻术啊!”我更加吃惊她居然不知道她处在一片幻术造成的环境中。
  “……”精灵耸了耸肩膀,摸摸我的头,转身走开了。
  对啊!这个精灵一定也是幻术的效果啊。我怎么傻到和幻术做出来的精灵说话,问她怎么离开这里。真笨!我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声,准备靠自己的力量逃离这个地方。
  “@@((&&!&^^%&^$$%#%$@#$……”一个满面堆笑的“人”走过来对我说着什么。见我没有反应,又说了一些其他的。我更加的茫然,只是告诉自己不要去理睬无聊的幻术,专心地考虑自己的问题。
  “—*Y&^&*%*)(_*()%^%$^!”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来,我抬起头,看着那个“人”悻悻地离去,幻术精灵居然又来了!
  “走开!我才不会相信你呢!”我斩钉截铁地说。
  “呵呵,学聪明了啊?”幻术精灵脸上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笑容。
  “你是幻术!我才不要理你!”
  “……”幻术精灵一幅快要晕倒的样子,调调架势,然后用她恐怖的大嗓门在我耳边炸雷似的吼道:“我不是幻术!这里不是什么幻术效果!这里是印记城!巴佬!”
  “印记城?”我无辜地看着她,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可是,我刚刚明明是跨进了夏拉非地下研究室里的一道门啊。难道印记城就在我夏拉非的法师塔的隔壁?还有啊,我不叫巴佬,我叫雷斯林。”
  “那个是传送门!巴……好吧,雷斯林阁下!哈哈哈哈……”幻术精灵笑得弯下了腰,“你是……你是雷斯林,我还是……我还是达巴斯呢,哈哈哈哈……”
  我忽然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用同样大的声音吼回去:“我就是雷斯林,普通的精灵法师学徒!不是那个什么雷斯林•马哲理!干嘛要把我同他扯到一起!我是我,他是他!”这辈子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把我和那个有“兔子雷”之称的雷斯林•马哲理相提并论,明明是两个不同类型的人,干嘛要提在一起!就因为也叫做雷斯林,我差点没有找到夏拉非愿意教我魔法。
  幻术精灵止住了她的笑,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我:“那么激动干嘛?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好笑么?”我仍然怒气冲冲。
  “不好笑么?”幻术精灵看着我,不再有嘲笑的表情,“好吧,巴……雷斯林大人,我叫做剑舞,和你一样,也是来自主物质位面的精灵。那么,你是来自哪个主物质位面呢?奥斯?安塞隆?还是费伦?”
  主物质位面?奥斯?费伦?哪些是什么啊?“安塞隆……”我嗫嚅着说,“卡贡纳斯提精灵……”
  “卡贡纳斯提?”剑舞似乎也有点迷惑,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是克莱恩上的么?”
  “嗯,是。”我拼命地点头,充满希望地看着剑舞,“那我该怎么回去呢?我来的门不见了啊?”
  “这个,”剑舞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啊?!”我几乎要急得哭出来,“要是让夏拉非知道我不听他的话好好研究魔法,反而乱跑到这个什么印记城来,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肯教我魔法了呀!”
  “嗯……”眼泪似乎是对剑舞最致命的武器,“这样吧,我带你去见我的夏拉非,他能告诉你怎么办……”
  “真的?”我高兴得快要跳起来,“快带我去啊!!!”如此大的情绪反差,以至于每次扇子和我回忆到这里的时候都仍不住会抱作一团,哈哈大笑到喘不过气来。也正是因为我的天真善良、或者说是表现得像个低能的白痴,让扇子开始放弃想要戏弄我的计划——作弄一个白痴有什么意思,扇子这么解释,但我认为这是她心中未灭的善念使然、精灵的天性使然。扇子,并不像她表面的邪恶,而是一个很善良心很软的精灵;就如同我并不是同我的名字一样的强大,而是一个性格很异类的普通精灵法师学徒,啊,扯远了……
  然而下一秒钟,我的兴奋再一次被失望所代替。“可是,我夏拉非不允许我告诉别人他的名字……”
  “为什么?”
  “因为……”剑舞的脸上蒙上了一种失落的神色,一种能够引起我共鸣的失落,“因为……我不够资格做那位强者的学徒……”
  “你的夏拉非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我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开始愤愤不平。那是一种很可爱的愤愤不平,后来扇子这么评价,据她说,这也是我打动她的原因之一。
  “不说了。”剑舞勉强地笑了笑,换上一开始那种放荡不羁的表情,“拜托,雷斯林大人,我们干嘛要站在这种阴霾的地方说话啊!去我家吧!”
于是我们就到了她在印记城的一个小窝。想起来都觉得可笑,为什么当时的我会如此轻易地相信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的一个素未谋面表现出格的精灵?在我的理解中,精灵应该举止灵俊秀雅、有着超凡脱俗的美丽。也许正因为我自己就是精灵中的异类,没有动人的外貌、没有优雅的举止,有的只是傻得可爱和无知到令人发恨,所以,当我看见一个放荡不羁的精灵时,会产生出很多莫名的共鸣吧。
  那天夜里,我和剑舞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我们似乎就已经有了默契。每日有空的时候,剑舞都带着我在印记城里可以去的地方转来转去,充当我的向导。累了就回到她的小窝里面抵足而眠。剑舞不在的时候,我就自己一个人翻阅她的书籍。新鲜的知识和新结识的伴侣吸引着我,我渐渐忘记了在陌生的地方呆着的不适,生平第一次的,我忘记了我尊敬的夏拉非和我最亲密的坎德仆从。
  终于有一天,剑舞回来告诉我说她的夏拉非从无底深渊回来了。
  “无底深渊?吓!你夏拉非原来是黑暗之后?”我吐吐舌头,却没有普通精灵应有的对邪恶之神及其手下应有的敬而远之的感觉。
  “不,他们是好朋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剑舞的笑容似乎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过我不想去问,要告诉我的,她自然会告诉我。不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也许,这是我和她的精灵血统为数不多的表现之一了。
  “可是,你的夏拉非回来关我什么事情啊?那意味着什么呢?”
  “你可以回去了呀,笨!”剑舞看着我,像看着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孩。
  “回去?”伤感忽然撷取了我,“我们什么时候还能见面?”
  “这个就说不清楚了啊。”她的眼睛中也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伤心,“不过,我们精灵都是长寿的种族,不必担心见不到啊。”
  “也是啊。那,下次欢迎你来我家做客。我和夏拉非、还有我的坎德仆从会欢迎你的。”我笑了笑,自己都觉得很勉强。
  “好啊。我会的。”一个看起来邪恶的笑容,掩饰不住她淡淡的失落。
  于是我义无反顾地踏进传送门,留下无尽的失落和一个我深深眷恋着的好友。
  当我再次出现在夏拉非面前时,夏拉非正忙着和一位有“星之行者”之称的法师说话,只是微微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他知道我回来了。一瞬间,失落和伤感爬上了我的心头,我默默地退出夏拉非的书房,躲进自己的房间去看书,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我又回到了以前的时光,每天看书、写笔记、抄录卷轴、研习法术、摆弄草药。总是在最漫不经心的时刻想起我的挚友。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夏拉非从来不问我到底去过什么地方、遇到过什么样的事。他认为,知识需要自己去寻找,需要自己去领悟,因此他希望我自己能把自己的经历整理出来,用知识或魔法的角度告诉他,和他分享。我忽然觉得,这种关心对于我来说,太过于遥远、虚幻缥缈。于是我更加的思念剑舞,却不知道黑暗之后好友的学徒是否也一样思念着我。会的,我想,精灵间的友谊总是坚定而亘古不变的,虽然我们都是异类的精灵。
  “帕帕,你的学徒最近似乎变傻了。看呀!”坎德仆从欢快的声音对我也失去了吸引力。
  “嗯,嗯。”夏拉非的回答永远是一成不变的,研究的时候他只关心魔法。
  “小雷主人,你为什么不理我呀?”坎德仆从兴致勃勃地看着我,“看我在包包里面发现什么好东西了!”
  “嗯,嗯。”我提不起兴趣来,只得报以一个抱歉的微笑。
  “小雷主人没有意思……”坎德仆从嘟哝着,跑到一边去了,顺手带走了桌子上的某个东西。
这样的情形如同动画一样不停地重演,直到有一天——
  “这里有个叫雷斯林的法师么?”
  “你是谁啊?我是坎德人杜拉克。你找雷斯林啊?去帕兰萨斯啊!”
  “帕兰萨斯?可是她告诉我她在这里。”
  “她?应该是他吧。有够笨,她和他两个词都分不清楚。”
  “少罗嗦!叫雷斯林出来见我!”
  “你怎么这么肯定你要找的雷斯林就是我的小雷主人?为什么小雷主人要见你啊!你是她的什么人啊?”
  “你怎么这么罗嗦啊!”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口气,熟悉的精灵语。
******

  我放下鹅毛笔,心满意足地看着满满一整张羊皮纸,陶醉地回忆着我们重逢的每一个细节:那天明媚的阳光、剑舞和我的欣喜若狂、温馨的花香、我喋喋不休的问询……真是美好的回忆呀!我伸伸懒腰,今天的神官手记就到这里吧,读书的时间到了,扇子他们一定还在等我呢。想到这里,我愉快地念出一个音节,消失在空气中。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