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印记之城队]寂静之城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印记之城队]F1征文2004作者:Raistlin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我的过去已经被浩瀚时光抹煞干净。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守在我一个人的寂静之城。

清晨太阳的光芒温柔地拂过我的脸颊,我醒来,又是一天,寂静的一天,沉默的一天,冗长的一天,没有生气的一天。
我叹息,缓缓从坚硬的木板上支起身子。四周依然沉寂,没有丝毫生的气息,一如我在这里度过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简单的洗漱,简单的早餐,简单的一切,简单的世界。
推开门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之中,我眯起眼睛,看着太阳笑笑,算是对它打过招呼,对我独自居住的寂静之城的唯一光临者的招呼。
昨夜似乎下过雨。说似乎,是因为我丝毫没有听到任何雨水落下的声音,在这寂静之城;觉得下过雨,是因为地上有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水洼,里面映射着无数张我的脸,苍老而毫无生气,就如同这寂静之城。
看来地面又该稍加修葺了,至少是那阡陌交错的过道应该加以平整了。
我这么想着。于是回身去小屋拿出工具,然后颤颤巍巍地走到离木屋最远的那个角落。
是啊,颤颤巍巍,脚步已经远远不如以前那样的稳健。
我已经不记得我的年龄了,也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来到这里,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更不记得是什么促使我独自生活在这里。我老了,可是似乎却永远也不会死去。
我对着太阳老朋友笑了笑,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很快,我就累得一塌糊涂。于是我停下来,靠在一块倾斜的石碑上。
“阿瑞尔斯”——我伸手去抚摸已经被风雨侵蚀得快要塌倒的石碑上那深深浅浅的刻痕。阿瑞尔斯?一个熟悉的名字,但是我已经想不起来这个名字的主人的任何事情。
紧邻在不远的石碑上,刻着另外一个名字——“维尔果”。同样令人熟悉的名字。
熟悉?我笑了,也许因为这个名字太过平凡,拥有这个名字的人太多。
循着目光往下看,我看到的是更多倾斜的石碑,用同样的字体刻着奇奇怪怪的名字:“杰米尼”、“堪萨”、“斯考比奥”、“利奥”……
每一个名字代表着一个人,而每一块石碑的树立都是为了纪念他们。为什么要纪念他们?他们是谁?他们做过什么?他们为什么会到这寂静之城?这一切如今已无从知晓。总之我不知道,也许有人知道,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他们有过怎样的故事?他们长着怎样的面容?他们有过怎样的梦想?他们是如何来到这寂静之城?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生前再多的轰轰烈烈,爱情情仇,都会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都会在寂静之城中化为虚无,只留下名字,以及,名字下的尘土。
我叹了一口气。好了,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工作吧。虽然这不是必须要完成的,但是活着,总得做些什么。

我是这寂静之城唯一的生者,一个受到诅咒永远不会死去的早已失聪的守墓人。
不管你有怎样的过去,不管你想要有怎样的梦想,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在这寂静之城看到你。所以,活着,就尽情地在城外舞蹈,尽情地在城外放纵吧。如果你累了,欢迎来这里长眠,欢迎来到这寂静之城……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