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印记之城队][绕圈]无题的赌约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印记之城队]F1征文2004作者:叶兰舟

  明媚的阳光洒在青绿色的草地上,绿色的草海,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一直铺到远处黑色的大山脚下,几条寒冷而清冽的溪流从高山的雪峰上流泻下来,穿越草原,一直流到位于草原中央的小村庄里。
  旅人抬起头,锐利的眼神,从兜帽下放射出来,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小村。他穿着一身柔软陈旧的黑色斗篷,皮制的绑腿上布满了班驳的泥点,柔软的羊皮靴也沾满了干裂的泥土,看得出他已经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旅程。

  村庄的规模在附近应该算得上中等,十几间用石头垒成的房子,沿着几条整洁的青石街道错落有致得分散开来,水车声,铁匠工房里喧闹的敲打声,锯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扛着工具,扶着拖车的工人来来往往,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快乐和满足的神色,看得出,他们很满足于自己现在的生活。

  “几乎感觉不到,这里是一个放逐者们聚集的城市呢……”拉下兜帽,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旅者轻声道。熟练地理了理身上有些凌乱的斗篷,他大步向前走去,穿过村子边缘的空地,走进了村庄的中心。有几个路过的村民好奇地打量着他,但是却没有人对他多加注意;在这个村里,像他这样的外来客人并不少,很多年轻的放逐者旅客都会在这里落脚,因为如果想前往南方的那些放逐者聚居地的话,这里是最后一个村子,再往南走就要进入连绵几百里的绿色海洋,在那里,沼泽每年都要吞噬许多年轻人的生命,但是即使这样艰难的旅程,依旧有许多人会不顾一切的前往:因为这条贸易路线能带来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

  他如鹰隼般犀利的目光扫视四周,四周的情形跟他事先看过的地形图毫无二致,——至少在看起来是这样。几个小时前预言大师通过魔网深处纯净无比的第七能级奥术能源流,曾经在遥远的银叶联邦都城莱亚的水晶塔里给他展现出的幻影,跟眼前看到的景物分毫不差。

  旅人沉默地点了点头。他活动了一下斗篷下面稍许有些僵硬的手腕和指节,等会的任务中,只要出稍许纰漏,他都有可能无法活着离开这里,作为专业人员,他必须保证一切准备都已经到了完美无缺的地步。

  绝对不允许失败。

  抬头看了看太阳,他在心中估算了一下时间,离行动的最佳时刻还有半个标准时左右,现在目标应该还没有进入预定的伏击圈。自己的计算,终究是出了小小的失误;但这也是毫无办法的事情,在不准携带任何会泄露自己身份的物品这个前提下,他只能靠自己的经验来判断一切,即使是他这样惯于在下界行走之人,也很容易因为环境的差异出现细微的失误——尤其是传送法术并不精确的情况下。

  现在只能等待。

  没有显示出任何不耐烦的表情,他就像一个经常在这里走动的居民一样,不紧不慢地沿着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闲逛着,浏览着四周的景物。四周的房屋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在湿润的空气里,常春藤爬满了每一间屋子的墙壁,在陈旧的裂缝里穿行着。几乎每个房子都有自己小小的院子,点缀着红色和白色的小花,淡淡的花香飘散在四周,让他不由深深吸了口气;以他自己的观点来看,这里的生活,比起上界来是要让人舒服的多了。也许这里没有上界的环境那么优美和舒适,但是这里却别有一种宁静和满足;而在上界,这些东西都是很稀罕的。

  “先生。”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他专心地低下头去,审视着路边的一丛野花。他在这里并没有熟人,这个声音应该不是找他的。

  “先生。”这次那个声音更近了。而且很凑巧的,四周除了他,并没有别人,有些诧异地转过身,在看到眼前这个孩子的同时,他浓密的眉毛微微地挑了挑。

  苍白的皮肤,蓬乱的头发,加上破旧的衣物——如果仅仅看这些,并不会让他有丝毫惊异;但是让他意外的是,这个孩子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那种冷静和淡漠,这并不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更何况,他还坐在一架轮椅上。

  没错,是一架木制的轮椅。用上好的胡桃木制成,但是辐条和轮轴却都是金属的,在轴心外还包了金属,使得它在运动中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虽然刚才他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身后,但在这里被人从背后叫住,多少使得男人觉得颇为有趣。

  “请问你是找我么?”

  男人开口了。他并没有摘下兜帽,所以依旧无法看清他的脸。但是低沉的声音,跟他露在外面的光滑下巴一样,都显得冷漠而毫无感情的色彩。 

  “是的,先生。”

  少年将轮椅挪近了一些,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神采,那是一种混合了嘲弄和讽刺,仿佛毒蛇般的眼神。“你是来杀人的吧?先生。”

  在这一瞬间,旅者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他身上的肌肉完全绷紧,只要一瞬间的工夫,他就可以轻易地拧下这个孩子的头颅——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一声不屑的笑声,他从斗篷下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孩子的脑袋。很奇异的,跟他粗糙的肌肤不同,他的手泛着一种玉器般的光泽,就像某种半透明的金属。

  “孩子,以后不要随便开大人的玩笑,这可并不是一个有教养的绅士会做出的行为……”

  “我从来不开玩笑,先生。”往后一靠,少年把十指交叉在胸前,把自己的脑袋搁在了上面,他的眼神里依旧充满了那种嘲弄的眼神,但他的声音却依然轻柔,让其他人完全听不到他们的对话。

  “以后如果想到下界来,记得要想的更周到一些;尤其叫负责你衣服的那个家伙滚蛋,做你这种袍子的卡鲁丝呢绒,如果他知道一些格卤平原上的事情的话,就会明白在940年之前,那个生产它的城镇就已经在暴风中完蛋了,早就没人拿它来做这种袍子,尤其是你的衣服看起来还这么新;另外,没有一个旅行者会在这个时候从北方过来,因为这几天是草原的紫虫活动时间,只有用魔法做翅膀的人才能从上界直接下来,而不用经过那段危险的地方——更何况,要是你从那边过来的话,身上不可能如此干净,是么?先生?”

  “哦?”蹲下身,旅人的眼睛中终于有了几丝笑意。“那么,就算我是上界来的,你又为什么说我是来杀人的呢?”

  少年竖起了一根手指。“相当简单。首先,在这个地方,值得上界的人关心的,也就是威廉先生来这里试图将放逐者的城镇统合在一起的事情;想破坏谈判,最简单的办法是让他们看起来死在自己人手上,这是三流政客都想得出来的办法,不过却很实用,尤其是现在根本没有几个人真心想把这些村子联合在一起的时候;其次,上界从来不派观光客到这里来;——这就够了吧?”

  旅客微微一笑。“那么,你想要什么呢?我想,你还没有笨到拿这个来威胁我吧?”

  他知道,这个少年绝对不会是个单纯的孩子。能知道这么多上界的事情,即使是对于刚被放逐下来的普通人,也是不可能的;那些政见不同,或者犯下各种不可饶恕的大罪而从银叶联邦被放逐到下界的人,一般都是普通的居民,他们会在这个过程中,被洗去所有关于上界的记忆,只剩下最基本的一些知识而已。不过,对于这个孩子,他并不想知道太多;如果他的感觉不错,迟早他们会再见面的……

  “不会的,先生。”少年微微欠身,行了个在上界相当流行的礼节。“我只是难得看见上界下来而不是被放逐出来的人,所以想跟你聊聊而已。至于威廉的生死,还不是我能关心的事情。再会吧,先生。也许以后我们还会在莱亚再见面的呢。”

  “也许吧……”直起身来,旅人眯起眼睛,看了看阳光。“不过,我也该走了。作为听你讲了这么多的报酬,这个送给你吧——拿去吃点东西,别将来还到不了上界就饿死了,小子。”

  轻轻一弹,他从手指间魔术般地摸出一枚金黄色的钱币,准确得弹到了少年的膝盖上,只轻轻的一跳,便停在了那里;但是少年并没有动。他低下头,看了看钱币,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

  “921年的纯金钱币,你来下界的时候准备的还蛮充分的。不过,我并不想要它;我自己就能生活的很好——”他双手一圈,指了指身后的花园,“我养花,卖花,足够我一个人活下来的……”

  “那么,我们来打个赌吧。”并没有拣起那枚价值不菲的钱币,旅者道。“就以这个为赌注,如果你能再次来到我眼前,我会尽力帮你一次,而如果你根本无法回到上界,那么我总有一天回来取你的命,因为今天你本来就应该死。与其让你这样的人甘心在这种地方呆一世,还不如死在我的手下,如何,接受么?”

  怔怔地望了那枚钱币一会,少年伸出手,在空中悬停了好一会,才淡淡一笑,将它拣了起来。

  “我接受。”

  联邦历968年,尚在下界的罗兰公爵第一次遇见了他一生的挚友,修行僧萨尔瓦多,而两人第二次的会面,已经是在十多年后,银叶联邦的都城莱亚上了。而在那一次之后,萨尔瓦多终生成为罗兰的“利剑”,直到他前往死者的国度。

  历史的一片叶子,便这样悄然落下。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