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印记之城队][绕圈]回声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印记之城队]F1征文2004作者:杜拉克

渊博之塔晚修的铃声回荡在耳边。年轻的侍徒恭敬走到这座古老的知识之塔的新任大师身边。
“大师,晚修的时间到了。”
“谢谢你,务齐。”侓恪大师温和地说,“我想我今天很难参加你们的晚修了,我在等一位重要的客人。”
“还有什么样的客人,能重要到让渊博之塔的主人站在深秋寒冷的夜风中等待这么久呢?”侍徒困惑地问。
大师不再解释什么,只是微笑着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示意他赶快回冥想静室继续他的晚修。
“到底是什么样的客人呢?”律恪兀自想着。“那家伙才不管是谁呢。我有多久没看到他那张圆脸了?十年?二十年?渊博之塔的求学生涯还是容易让人忘记时光的流逝,世界的变迁啊。”

“律恪大师,您穿上这件传承者之袍,真的是英俊不减当年啊!”一个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然后,律恪大师就看到了那个亮晶晶的秃顶,脏兮兮的大红色破袍的身影,属于乡间学士的身影,虽然肥硕但却异常敏捷的身影,阔别了将近二十年的身影。
“你还是象当年一样爱开玩笑啊,坠思。”渊博之塔的大师走上前去,紧握住学兄的手。
“我嘛……”坠思学士打了个哈哈,“很难改变什么了,不过是在乡村里替那些农夫写写文书,教教小孩子之类的。”
“默语大师的葬礼,我特别派人去请你参加。可是你却怎么也不肯来。”律格大师提到自到自己的师傅时,换上一种非常庄重的口吻。
“老师他有你这样的学生就足够了,就算是他已经过世,看到我这样不肖的学生也会不高兴的。说实话,要不是你说有极要紧的事情,让我来和你商量,我是发过誓再也不回渊博之塔的。”
“是的,坠思学兄。我是有一件很紧要又很难办的事情请你来帮忙。”
“那是什么事呢,律恪大师。您想要办的事情,即使是国王也会非常荣幸。”
“那是关于默语大师的临终遗言,我百思不得其解。”
“您跟随了默语大师二十年,难道还有您不了解的意思吗?”、
“是的,但是,您比我更早的跟随他,而且您曾经是渊博之塔的公认智者,也曾经成为传承者的后选人。”
“啊……”坠思学士挥了挥手,“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自从我不再想要跟随默语大师以后,我就和这座塔说再见了。到底是什么样的遗言,令您不安呢?”
晚修结束的钟响了。
“回声。”律恪大师说,“老师握着我的手,用颤抖的嘴唇无声的对我说出这两个字——‘回声’”。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律恪大师和他的学兄坐在冥想之厅巨大的书架前,不停的讨论着。
“也许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你也太认真了律恪,也或许是他老人家说错了,要不然你听错了也没一定。”
“我再说一遍!我,决不会听错的!”律恪大师吼道。
“好好好~~~唉……你还是象当年一样认真嘛~”坠思懒懒地喝掉一杯茶,吃光盘子里的松露点心。
“对不起,学兄。”律恪站起来,低下头以表达他的歉意。
“没关系。我太了解你了!你从小就是这样,那时你还只有九岁吧~我记得很清楚呢!有一次你把辉瑞之王逃遁的历史重新写了一遍,哇,那个时候我看到那篇记录之后真是大吃一惊哦~你居然完全否定了很久以来对这段历史的看法!而且还找出那么多佐证来。我不记得你为了写这个,还和默语大师争论了很久呢!”
“就像你说的,那都是很久以前事了。默语大师是对的。我们对那些莫名的乡村野史不应该就听之任之,而对那些由众多骑士签名证明的视而不见。”
“乡村野史有时候并不是毫无根据的。我这些年可是收集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你说不定会感兴趣的。”
“农夫永远只说他们能理解的东西。”
“这句话我记得默语大师讲课的时候提过,你可真像他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们都已经查阅了默语大师一生经历的所有历史,关于他在外海的游学生涯,关于他做为敏智之王顾问的生涯,关于他被召唤到渊博之塔之后的研究生涯,我们并没有看到一位骑士、一位术士、一位贵族、一位国王或是王后的名字带有回声这两个字的,我们也没有找到一个城市、一个村庄、一片平原或山谷的名字叫回声的。我不是想气你,你真的确定你听到的是这两个字吗?也许是老师自己的回忆吧。也许是只是他遇到过的一个漂亮姑娘?”坠思朝律恪大师故意地眨了眨眼睛。
律恪大师完全被气坏了,他咳嗽着:“去!你这个乡村学士!只有你才那么龌龊!”坠思不置可否。
半晌,他严肃下来,“默语大师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智者。那个信息是留给我的,他盯着我的眼睛,那里面尽是哀伤。他最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就告诉我‘回声’这两个字。他是想要告诉我!他想要告诉我很重要的消息!”
“好吧……”坠思叹了口气,“让我们来把这个遗言的真正意思找出来吧。也许它在那些更稀少的民族语言里别有意思。你知道的,律恪,在风野原语里‘回声’在有很多意义,不过都差不多和‘空洞’‘重复’的本意有关。”
“的确如此,但是这和老师告诉我们的消息还相差很远呢。你去过风野原吗,坠思?”
“是的,我走访了很多地方,当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再继续当默语大师的侍徒之后。那还真是长了不少见识呢!事实上,就连默语大师在被召唤到渊博之塔以前也曾经在那里游学过很长的一段时间。风野原的人情风物真是令人忘归啊~~~”
“那纯粹是浪费时间。”律恪大师站起来走到书架边,指着那些各色封皮的大书说,“你看,坠思,你失去了什么?这些书把什么都写明了,而且更完整、更真实。渊博之塔拥有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知识,不论时间流逝,世界变迁,无论是君主还是农夫,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在这些书里活着,默语大师确实游历过,但是他被召唤到这座塔里成为知识的传承者,正是说明一切的游历都只是徒劳。而你,却放弃这些知识,离开把一切都告诉你的老师,独自到乡间当一个无名的学士。”
“是啊是啊,律恪小子。”坠思站起来,“当我打算离开的时候,默语大师也是这么说的。你就好像他又活过来一样,说一些同样的话,做一些同样的事。但是我不,我可不光想要听默语讲的那些东西,我只是想要亲自去看一看,去听一听呤游诗人唱的民间传奇。我记得你小的时候也和我一样,整天胡思乱想,异想天开。你甚至比我更胆大和放放肆呢!”
“这不一样了,坠思学士。”律恪大师庄重地坐在冥想之厅发首席椅子上,烛光使黑色的袍子上那三条红色的线更加省目,按照太阳的颜色的顺序,那代表第三轮第二次传承。“我不再是那个男孩了。我是默语大师的侍徒,永远都是。为了让他的知识永远被传承下去,我成为渊博之塔的守护者。”
“所以你的名字叫律恪。”坠思说。“但是就像你不是生下来之后就做律恪一样,我也不是生下来就叫做坠思。我叫莱宁。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的真名。而你呢,律恪,你还记得吗?”
“你怎么敢!”律恪大师愤怒的咆哮着。“在我们进入渊博之塔的那一天起我们就抛弃自己的名字成为知识的侍徒了!”
“而我不想也不再当什么侍徒。”坠思出奇的平静。“我们话不投机,律恪大师,也许我该告辞了。”
坠思学士缓缓的走出大厅,然后他闻到一股燃烧纸张的味道。他停下来,拉住一个年轻的侍徒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孩子?”
“我们在焚烧一些过时没用的书籍。”
“过时没用的书籍?孩子,这里可是渊博之塔啊。”
“是的,但是,默语大师说只有那些有确凿价值的东西值得我们珍惜。而且律恪大师也是这么认为的。”
“那些书在哪?孩子?把它们交给我吧。让我来带出去焚烧,以免发生火灾伤害到那有确凿价值的东西!”

天很黑,坠思学士还是很饿,他的老朋友还没来得及好好招待他一顿丰盛的晚宴,时隔多年的难得会面就这样结束了。单就这点来说,坠思学士还是很遗憾的,他很怀念那些泉水冲的茶和松露点心。但是他为了“尽快焚烧掉那些没有确凿价值的东西”,还是决定尽快离开这里。他叹了口气,看见他的学弟铁青着脸走出来送他。
“我想你已知道老师留给你的口信了,律恪大师。”坠思停下来,静静地说:“他的确充满了内疚,那个能够用自己的脑子思考渊博知识的律恪,已经不复存在了。而现在,他只是默语大师的回声……”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