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印记之城队]天堂里的陌生人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印记之城队]F1征文2004作者:S.

一。

天堂是一座充满柔和光明的大花园,里面居住着神,天使和妖魔。

神是天堂的主宰,居住在太阳的上方,天堂的中央。
而神的光芒让妖魔无所遁形,只能痛苦地藏身在草叶间微弱的荫郁下勉强度日。
而天使就是穿梭在此间的神使……

上帝用每天清晨的第一道阳光为这个世界上最圣洁的灵魂戴上象征永恒新生的光环,使之成为世间灵与美的代表--天使,将世人引向新的征途。

当死亡为善良的灵魂豁然打开了一扇通往世间终极光明的大门,天使便用阳光的号角和花园的芬芳将他们引领到这里。
她们将极乐的喜悦带给那些即将获得新生的人,带领他们穿越天堂的花园,这时人类的灵魂就可以在世界最美丽的地方做短暂的逗留。在光明花园中,天使的翅膀时时护佑着他们;渗透着芬芳的露水沾湿了他们洁白的衣角,渗入他们的手心和脚心,将圣灵的教训紧紧旋系在人们的心中。

很荣幸,我就是天使中的一位。
当然,我已然忘却了在众神之主为我戴上光环之前的一切,却一点也不为丧失了这一点儿记忆而后悔。
既然所有已经死去的人都注定要忘记他们的过去,那么我若可以留在这永恒的极乐之园,除了感激和欣喜若是再拥有任何其他的情感,那么定然就是最不可饶恕的罪恶。
满心只可以有主,和感激。
身后沉甸甸的羽翼就是我的责任,将神赐予我的光辉分享给每一个穿过天国的人。我最大的幸福便是看着那一张张幸福的面孔经由天堂而去到一个个新的世界……


二。

那本是极平常的一天。
同往常的黄昏一样,花园渐渐被夕阳的光染成阴暗的橘红,再接下来就会被星光或者月光映照成美丽的夜景,但我却没能享受这种平静的变化……

虽然曾经被上帝告知要提防天堂中陌生的面孔,但在一天的工作后,我仍忍不住接近了一位躲在花园里一个荫郁角落中叹气的老妇人。
我走到她的身边用尽量柔软的声音问道:"为什么要叹气?来到这里的人都应该感觉到无比的幸喜。"
她抬起头,说:"我只希望能在离开前看到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而这个号称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天堂却居然不能满足我……"
"哦?为什么呢?这里……究竟有哪点不满足你的渴望?"听了她的话我只觉得好笑,因为即使是人间最有名的艺术家,来到了这里没有一个不快然惊叹的。
似乎是因为看到了我脸上的笑意,她鄙夷地看着我说:"你。"

"我?"我越来越觉得好笑了,我是人间至爱与至美的化身,即使……那其实并不是单颁给我一个的名衔。
"我本来以为在这里可以看得到人间至上的美丽……但你看看自己,究竟哪里才美?"说着她将眼神望向远方,然后又看向我。她拉着我的手穿越过一个个花丛,来到一汪泉眼边,"每个天使是不是都是一个样子的呢?"她失望地问我。

我惊了一下,心底里面一些本不该被触动的东西被这个问题激发了出来。
看着水中的倒影,只觉得似曾相识……天使们独立行走在花园的每一条小径中引领世界各地聚集而来的人,却很少彼此联系,于是在我依稀的记忆里……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从泉水的倒影中,根本看不到我自己。

自从灵魂被选为天使,便有上帝为她们戴上象征永恒和新生的光环。光环的光芒是来自上帝的分享,将喜悦与幸福随着金灿的流光洒满天使的全身,于是圣洁的羽翼与洁白的衣裙瞬时随光芒将天使的周身包裹,人们印象中的天使,不过是被光环包围着的幻影……我将手伸向自己的脸,却甚至无法回想出自己的样子……

"在上帝看来,每一个天使都是一个样子……"她说。

"那又怎么样?"我反问。

"我只是觉得或许真实的你比较美丽而已……"她说。我听得出,那是魔鬼魅惑的声音……


三。

心里似乎有一个真实的声音在将我唤起……

夕阳已渐渐将夜幕拉下,光影的变幻……我的思考暂停于此。举起手,伸向头顶至高处的光环,心里虽然在犹豫着、思索着,但那股力量又仿佛不可抗拒地驱动着我的灵魂……
挣扎,彷徨,直到致关紧要的紧紧一握……我将它--那个光环取了下来。

只听脑中轰然一声巨响,犹如闪电,整个世界仿佛因此而暗淡……星光依旧闪烁,却不像往日犹如恢弘的乐章。

老人亦仿佛被我刚才的举动所吓到了,但现在却用极其柔和的声音对我说道,"为什么,不看看你自己呢?"……我有些害怕,却仍然低下头去:我觉得,我仍然美丽。但不在是天使光芒下的美丽,如同我曾护送过的一位位早逝的少女,眼眸中映衬的是星星清冷的光芒。

摘去了代表无限幸福的光环,我可以感觉到夜晚寒风的存在,吹在赤裸的胳膊上,凉凉的,却让头脑无比清醒。
我支撑着站了起来,深深地呼吸着夜晚清爽的空气,虽然翅膀显然已经失去了功效,但我却仿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然而身边忽然袭来的一丝寒意却不得不提醒了我,身边那位老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四。

我自然知道,使我寒冷的不是那位'老人'的突然消失。我确定曾在我脑中一闪而过的雷电是真实存在过的。
周围的一切依然平静,但我想上帝一定已经知道此事……

手心中握着的光环仍旧是那么温暖,散发着柔和的光,但那种温柔现在却让我讨厌。
"即使没有光环,我仍然是您忠实的仆人……"我心中默默祷告。
……

最后看了一眼那曾让我着魔的光环,然后随手将它丢向了那沉浸在晚风中的花丘。


五。

并不安心,却很舒服地睡了一觉。
天堂的晨光永远都暖暖的,黎明的寒意不存在于此。新的一天平静而幸福,一点都没有罪恶的迹象……

第二天同往常一样来到天堂之门,以同样的喜悦与感恩之心迎接新的过客。

最先来到的客人,是一个小孩子。同其他所有刚来到天堂的人一样,他惊讶地看着周围,对上帝一手精心装点的花园的美丽赞叹不已。
"已经忘却前世的痛苦了么?"
我照例用温柔的嗓音询问,却换来一个陌生而疑惑的眼神:"你是谁?"
"我是来带领你前往新生的路途的天使,在这里你不需问什么,只需追随我的羽……脚步,穿越这座跨越一切的花园,就可以获得新生。"我伸手想抚摩那孩子的头,而他却后退了一步。
"你是天使?哈哈哈哈,天使怎么可以没有光环呢?"他笑着,"我知道天使会带领好人穿越花园的传说,虽然你穿着天使的服装,也有翅膀,但你的不是天使,你的翅膀也是死的,你是谁?"
"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是陌生人,我不要和你说话!"说着便跑开了。

我看到另一个天使过来,带走了他……
临走时她用近乎悲哀的眼神望了我一眼,然后就张开羽翼,将那孩子的灵魂引领向花园的最深最美丽的地方而去。

我……
天堂里的……陌生人……


五。

失去了引领灵魂的工作,在天堂里的我百无聊赖。

独自在花园中散步,看着其他的天使将幸福的灵魂带向一个个新的方向,昨夜的寒意仿佛还未散尽,在心中凝结成一把刀子--冰冷的,只是紧贴着心口的难受,却并不会刺出血来。
路过的天使向我投来陌生而又悲哀的目光,虽然我也向她们回报以同样悲哀的目光。

想来我也是一个天使,不会再有天使来引导我向新的方向了;而如果我是一个天使的话,为什么会换来如此冷漠的眼光?
天堂里只有三种住民,上帝,天使,恶魔。还有匆匆而过的人间亡灵……
大家生活在一起,彼此心照不宣。

--只有我不知道被划分在哪里好,只有我是天堂里的陌生人。

光环对天使真的那么重要么?

又或者天使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吧……
存在的仅仅是上帝赐予的荣誉--那个将一切笼罩,将一切蒙蔽的光源。

于是我祈祷着,祈祷上帝可以聆听到我的疑惑,然后如同我初降生为天使时那般疼爱我,出现在我的面前。

日月交替,只有我忍受着冷漠的眼光,在花丛与小丘间穿行。
偶尔被草木的露水打湿了衣服,很冷。


六。

在梦中,他我终于见到了他:

"我的孩子啊,你是否会后悔当初在魔鬼的怂恿下而产生愚蠢的冲动,抛弃了自己的光环?"上帝问我,他的声音雄厚而温柔。

"即使那只是魔鬼的诱惑……但我确实看到了我所想看的东西。但即使我摘下了您赐予的光环,我们之间有什么改变么?我依然是您的天使……我依然虔诚。"

上帝沉默不语……世界哑然……

我知道,自己被彻底抛弃了。



七。

我轻轻地坠落……
没有光。

洁白的羽翼在风中消散,羽毛一片一片,完全不见了影踪。

因为是天堂里的陌生人,于是选择了离开。

看得到,人间的云是灰色的。
鸟儿从身边飞过,试图拉住我的裙角,但最终也只能拍拍翅膀表示遗憾地飞走了。

傍晚的云层软软的,暖暖的,在身边擦过。
并不害怕下坠,但心却好冷……

魔鬼的笑声和上帝的哀叹,在呼啸的风中都渐渐离我远去了。

下坠、下坠,没有光环的天使便不属于天堂……
下坠、下坠,没有光环的天使就只能离开……

就算我即刻摔死在这里,也完全没有后悔。

~THE END~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