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最低格位的白烂[国家青年D队]约定于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最低格位的白烂[国家青年D队]F1征文作者:bara


狄美斯洞穴,位于大陆北部青国境内,共有地下三层。地下第一层,是初级僧侣的修炼处,只有不断增生繁殖的骷髅兵,不足为惧。地下二层,被骑士们称为“炼狱”,能从那边全身而退的骑士少得可怜,听说整个王国史上只有二人只身去过,至今没见出来,更别说地下第三层了。其实,要去第三层并不难,因为地下第二层,是骑士的“炼狱”没错,但是却是我们驱魔僧侣的“美丽天堂”,那为什么去过第三层的人几乎没有呢?那是因为人家我可是“天价”阿。

北部青国王城内

“僧侣大人,我出100万,请保护我去狄美斯洞穴地下三楼。”
“1000万。”为什么我开这个价可是有根据的,驱魔僧侣在我们青国中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师傅,还有一个就是我拉,师傅是青国大僧侣,只愿意陪伴国王——尊贵的圣骑士米亚大人狩猎,而我,是不应该存在于青国的。不喜欢住在繁杂的宫殿的我,就在王城里开了一家药草店。每天到访的客人络绎不绝,其中以骑士居多,这都要怪我们伟大的国王大人。某年某月某日,他从狄美斯洞穴出来,对我师傅说了一句,“地下三层,真是好地方。”不知道被哪个随从传了出去,这下好了,这句话使得每个中高级别的骑士都很向往去那里狩猎,前几年我也算很清静,从去年开始,拜访我的骑士就逐渐多了起来。有人告诉我是骑士工会的几位元老在总结年度经验的时候分析出来的,王能够顺利到达地下三层,大僧侣功不可没。
“1000万?我最多只有500万。”
“500万?那也可以。”执笔在羊皮纸上画了几下,“500万的话,按照道理,我可以陪你走完地下二层一半的路程,但是我想这样是很不人道的。”
“当然,当然。”看着那个人不住地点头,我的罪恶感一下子无影无踪。
“所以呢,500万,我把地下二层迷宫的地图画给你,你可以慢慢摸索,绝对可靠,不会走任何冤枉路的。”当即,那人脸一僵。
“我先告辞了。”
“地图不要?”
“我会凑齐1000万的,下次再登门拜访。”
“这样啊,好可惜啊,人家地图都画好了呢,唉……那我就不送了。”
终于送走一个麻烦人,看来明天还要继续涨价,真是低估现在的那些骑士了。师傅曾经告诉过我,一个国家不能同时存在两个通过试炼的驱魔僧侣,驱魔术也并非每个僧侣都能够修习,驱魔僧侣肩负着的是一个王国的安危,所以长久以来,每个王国都只有一个驱魔僧侣,而能够让驱魔僧侣服从并且舍身效力的只有王。
之于我,可不想被某个王束缚住,我曾经帮师傅算过账,如果他不效命国王大人,他每月收入就可以破千万,每年收入可以直逼……,不敢想象,这么光明、美好的生活就在这样没了,可惜可惜——
“听说地图的价格已经是500万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幸运看看那张500万的地图?”
“唔……”痛死我了,敢这样敲我头的也只有他——摩斯,这名字还是我给他取得,因为初见他时,此人正在被摩斯——最低等的魔物围攻,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柜台上那张就是地图,你不会自己去看啊。”
“小飞,你这也能以500万出手?上次你的一瓶普通药水卖到1万也就算了,就你这张鬼画符,傻瓜才会出价买。”
小飞这个名字也只有他这个不动脑筋的人才会想出来,得来很简单。在我刚被师傅挖掘出来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初级僧侣,为了庆祝我入门,师傅让我自选一个基础辅助术,看着一长串的卷轴,“传送术”引入我的眼帘,就这个了,听着就很神奇。当时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中级僧侣的辅助术,不可否认,学得最认真,最注重理论结合实践的就是这招了,那时我列入广场最热门人物榜首,因为我开价600,替人传送。客户多阿,当然其中回头客更加多,对于回头客我一般只收100,一周后,我就被师傅拖了回去,这成为了僧侣协会的耻辱,写进了史册。在我掌握了传送术精髓的时候,广场已经将我列入危险人士,不能摆摊了,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来到了城外,在城门口附近摆摊,认识摩斯(人)就是在那时,傍晚收摊的时候正是“摩斯狂舞”的时候,即使是现在回忆起来我也是怕怕的。
正在我陷入回忆的时候,有人冲进我的小店,“翔羽大人,我有500万,地图地图……”
“不是吧……”
来人把地图一抢扔下500万的支票就跑了,我都还没看清楚长相呢,唉,怎么说我都应该记住他的名字,这样才可以入帐啊,算了算了。
“小飞。”
“哎?”
“陪我一起去狄美斯。”
“哎?”
“明天赶早,我去睡觉了,记得明天一早去阿——”
“哎?”
“阿————————”


次日 狄美斯洞穴地下

“吾等所信仰的神啊,请赐予我力量,魔物——驱散————————”
刹那间,耀眼的魔法阵被打开,顿时照得洞内一片明亮,紧接着就是妖魔的此起彼伏的惨嚎声。这里就是狄美斯洞穴地下二楼,到处是不停繁衍再生的僵尸,亡灵,这和一楼的骷髅兵不同,对付骷髅兵还可以使用除魔剑,这是斩除不死系必备的骑士用剑,但是二楼的僵尸,亡灵不同,他们有着人形,是除魔剑无法斩除的,很多骑士在二楼入口处试过用各种新品种武器应对,都无济于事,只得落荒而逃,回到上层。而驱魔僧侣的神通就在这里,只要是不死系妖魔都能驱散,管它什么人形不人形的。看着一个个妖魔的消逝,我越想越不爽。
“小飞,你还真行阿,以前你只会传送术,我还以为你永远是个只能当‘飞机’的僧侣呢,哈哈——”让我不爽的人无视于我的郁闷,径自说笑着。
我撇撇嘴角,“我说,摩斯,你这样算是绑架。”幸好是在着没有人烟的二层,看我现在的情形,真是丢脸,大清早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这小子绑在骑士坐骑——火烈鸟背上了,虽然平时我确实很喜欢骑这只鸟,但是这样还是很没面子阿,我怎么说也是青国第二驱魔僧侣,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看见我的糗样。
“别难过了,我们出门的时候这么早,是人都在睡觉,没人看到拉。”
“我才不难过呢,至少你应该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阿,人家这样不方便驱魔的拉。”
“哦?我看你不是驱散很多妖魔了吗?没什么不方便啊。”
这小子,一定是怕我用传送术偷溜回去,算了算了,反正我也算是享受,平时很难骑到火烈鸟的。看着洞穴的灯光从淡黄渐渐转为幽兰,猛然想起自己的大赔本。“慢着慢着,停,停——”
“又怎么了?”摩斯停止了脚步,回头问我。
“从这里开始就是二楼真正的骑士‘炼狱’,如果没有我的圣光保护,你是不可能受的了那些瘴气的。”
“怎么?”
“我们至少要谈一下价钱吧,人家说,‘亲兄弟明算账’,即使我们是朋友,你也不能这样占我便宜阿。”
“我占你便宜?怎么说?”
“你想啊,护送到地下三层的开价是1000万,你绑架我送你去,难道以为可以免费吗?”
“还有人这样说,‘朋友间,谈钱伤感情。’”
“那我们不谈钱。”嘿嘿,终于可以开条件了,乐死我了,“我要这只火烈鸟!”
“哈——哈——哈”
“笑什么?”
“你不是在向我表白吧?”
“哪有?”被他一笑,弄得我一头雾水。
“你不知道也不奇怪,火烈鸟不是一般的神兽,只有他认定的骑士才能驾驭它,你现在能够骑坐它,是因为我的命令。”他朝我一笑,摆摆手,“佣金我们可以商量阿,不会亏待你的,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打赌?”火烈鸟看来是不可能给我了,1000万我也不指望这个穷摩斯会给,平时都是他来我这骗吃骗喝的,那会有这么多金币阿,“说说看吧,诱人的话我可以考虑,否则我是不会护送你的,要知道,即使不用传送术,我也可以自保的,你嘛——我不敢保证咯。”
“很简单,虽然地下三层,听说是骑士修习的最佳地方,但是依照我对于狄美斯洞穴前两层的推测,估计地下三层可能也有很多不死系妖魔繁生,”
“嗯——你推测的没错阿。”虽然我没有去过那里,但是师傅说过,地下第三层居住着更加可怕的妖魔,如果不是王,就不可能通过试炼,对于驱魔僧侣,去地下三层修习是必经之路,只有通过那边的试炼才能成为众人仰慕的大僧侣。我一直在寻找的不是1000万金币,而是能够带我去通过试炼的骑士,看着现在很多骑士不成器的样子,我才不得已把价钱开得这么高。
“你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妖兽吧?这是我们公平竞争的前提。”
“不知道,只知道很厉害。”
“好,我们赌赌看,那个妖兽大概是什么样子的。我打赌是不死系的,非人型,而且面目可憎,大大的很凶残的那种。你呢?”
“我不能有同感吗?”
“一样的话就不能打赌了,随便猜吧。”
“是要相反才行吗?不过我要先听好处,我如果说对了,有什么好处啊?”
“你啊,真是利字当头。如果我猜错了,你以后就可以不必徒步行走了,火烈鸟会驮着你的,够诱人了吧。”
“好——好——你说话算数阿。如果我猜错了,我免了你的佣金,并且成为你专有的‘护卫’。”
“这么有信心阿,你猜是什么样子的?”
“不死系,人型,但是很凶残。”
“你输定咯——骑士能够砍杀的不死系必须是非人型,你还猜是人型的,哈哈——,注定我赢了。”
“不见得哦,别高兴的太早,口述无凭,你写下来。”为什么我这么有信心呢,哈哈,聪明的人都知道,既然那个大BOSS是驱魔僧侣的试炼,如果上次王把它杀了,我还怎么试炼阿,依王的个性能杀的妖魔他是一定会杀的,还能留给我玩的话,就说明王杀不了阿,一定是人型。
“好吧,我还怕你赖了呢。”红光一起,“卷轴,召——唤————”
摩斯把赌约用简单的魔法刻在卷轴上递给我,卷轴中传来我的声音,“不死系,人型,但是很凶残。”“如果我猜错了,我免了你的佣金,并且成为你专有的‘护卫’”,我默念咒语,在上面刻下了我的署名。接着,摩斯的声音响起,“我打赌是不死系的,非人型,而且面目可憎,大大的很凶残的那种”,“如果我猜错了,你以后就可以不必徒步行走了,火烈鸟会驮着你的”,我递给他,署名后他将卷轴封印,把绑住我的绳子解开,将卷轴塞入火烈鸟嘴中,虽然火烈鸟平时形似四脚大鸟,此时却幻化成一只浑身缠绕火焰的飞鸟,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漂亮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我一时也想不出来,不对的地方好多阿,眼前就有一件事,“阿——————————”
“怎么了阿?拜托你不要这样乱叫阿。”
“它走了?谁驮我啊?还有你让它带着卷轴去哪里了阿?”
“哦——很简单阿,你现在必须徒步,短暂的徒步说不定就可以换来永远不用走路,多划算阿。第二个问题,告诉你也可以,卷轴我让它带给你师傅和王那边了,请他们代为保存,并且作证。”
“哦,干吗这么麻烦阿,不过也好,这样我就不怕没人作证,你会赖掉了。”
“现在你可以移步了吧?”
“可以可以——走拉走啦——”
周围的光线已经完全转为幽兰了,快到了,快到了,我内心莫名的兴奋起来,摸着潮湿的墙壁,感觉到一处凹陷,“这里这里,摩斯,推开这堵墙壁就可以通向地下三层了!”
“哦?你怎么知道?来过?”摩斯一边用力推着墙壁,一边问我。
“看到墙上的刻字了吗?”我指了指墙上的凹陷处。“以前来的时候是师傅带着的,但是师傅没让我进去,说里面住这可怕的妖魔,我的修行还不够,不能随便进去的。”
“怪不得你平时不肯用笔来署名,原来你的字,是这么的‘龙飞凤舞’阿!”
“认不出来吧,我写的是‘伟大的僧侣翔宇到此一游’,嘿嘿——认不出来好啊,即使哪个骑士有幸走到这里,也不知道这里就是第三层的入口阿,嘿嘿——你慢慢推啊,而且能够推开墙壁的必须是神承认的十分神勇的圣骑……”
“轰——————————”
巨大的声响,门被推开了,我的“士”字还没说出口呢。

“你刚才说什么?”摩斯回过头,微笑着问我,他对我微笑?好可怕,我有一种被设计的感觉。
“你是?圣骑士?”不可能阿,只有王才是圣骑士,不会有例外的阿,在师傅对我的教导中,王就是圣骑士,圣骑士就是王,即使再厉害神勇的骑士,也不可能成为圣骑士阿,这不是修习能够达到的境界,就像我这样的驱魔僧侣一样的,成为一国的王国大僧侣,是我的命运,而效命于王也是我的命运,无法改变的命运。
“走啦,我都这么努力的推开了,你还犹豫不前?害怕了?走啦——走啦——”我已经迷糊了,不知不觉间被摩斯拉进门内,走过了不知多少层的阶梯,突然,脚下一滑,“阿——————————”
“咚!”痛死我了,“你拉我走那么快干吗阿?”
“嘘——”惊讶的看见摩斯露出十分谨慎的神情,并示意我不要出声。
有气息,我也跟着紧张起来,我的试炼,我的试炼,莫名的兴奋啊。况且现在还加上了和摩斯定的赌约,我赶紧站起来,“赤炼杖——显现——————”
耀眼的白光一闪,我最心爱的手杖从地下冒了出来,自豪的看向摩斯,“嘭————”
“干嘛打我啊?”我想了这么久的战斗出场形象,不鼓励就算了,还打我。
“不是叫你别出声吗?还叫那么大声,把这种召唤方式改掉!”
摩斯手握着剑柄,眼睛四下扫着,顺着他的目光,我也环视了四周,“好美的地方啊——”,我不禁赞叹,洞内被璀璨的夜明珠照得通亮,到处是水晶石,还有各种奇花异草,这就是我试炼的地方?算了,我住在这里吧。
“用‘光狩’,快!……看见妖魔了吗?”
“这里有妖魔?”清脆的声音,从我们脚边…………是脚边吗?我不敢肯定的向下看去。
“阿————————————”
难得摩斯也跟着我大叫起来,一起退后了数步。
“你是?这里的妖魔?BOSS?”明明只是一只小龙阿,会说话的红色小龙,颈上还扎着可爱的粉色蝴蝶结。
“你们在找妖魔?在哪里?在哪里?”小龙害怕得趴在地上,四处张望,“阿——一好可怕啊,我要告诉爸爸,搬家搬家——”
然后就飞快的跑掉了,看来翅膀没长硬,还不会飞,而且很怕死,呵呵,不过好可爱啊,真想当宠物供起来。“摩斯摩斯,好可爱啊,是不是阿?”咦?摩斯怎么阴着一张脸阿?我歪头看着他。
“小飞,刚才那是什么?”摩斯叹了口气,席地而坐,头靠在剑柄上。
“龙啊!”
“我也知道是龙啊,你坐下,我们好好谈谈。”他拉了拉我,我靠着他坐下来,“龙是不死系吗?”
摇头。
“这说明什么?”
“明白了,看来我们都输了,那就谁也不欠谁的了。可是,这样我不是免费白来了吗?”倒霉阿,如果师傅早点告诉我是龙的话,我就不会输了,我的火烈鸟,火烈鸟……“火烈鸟……不对阿,我觉得赌约对我不公平,我亏了,没酬金,你却免费观光洞穴。不划算拉——”
“我也不划算阿,不过刚才那条龙,他就这样大摇大摆的逃了?怎么说我们也是来修行的,跟上去,快——”又被他从地上暮地拉起来,朝着小龙消失的方向飞奔而去。不知道奔跑了多久,由于周遭夜明珠的渐少,光线也越来越昏暗,当然没有发现正前方的诡异,还是继续奔跑着,好强的力量,由于正在使用光狩,很容易的就感知到了,我停住了脚步,“嘭————”我突然的停滞使得摩斯向前一扑,跌了一交。
“赤焰王,不必对我这条老龙行这么大的礼吧——”耳朵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一震,鸣声阵阵,我掏掏耳朵,洞内的回音还在振动。
“摩斯?赤焰王?我只是僧侣拉,驱魔技术再好也不是什么赤焰王阿,哈哈……”正在洋洋得意的时候,却看到从正前方那一片黑暗中显现出若隐若现的一片黑影,渐渐的,才发现……
“师傅?”怎么眼花我也不会认不出自己的师傅,还有……“王?”
头顶上突然感觉有重物压住,一捞,居然是那头小红龙。我翻了翻白眼,这就是我的试炼?无趣阿——“可恶的师傅,居然骗我!”我气结的跑向师傅,才发现师傅后面还跟着一头庞然大物——是龙,那身形,“王——师傅——小心——”我赶紧进入备战状态。
“哈哈——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王和驱魔僧侣的配对呢。”这不是一开始说什么“赤焰王”的声音吗?
“小飞,抱歉,我就是赤焰王。”不等我的质疑,摩斯就赶快开口,算他老实,否则要是我逼供起来,怎会这么简单放过他。“赤焰就是我的名字。”
“翔宇,你通过王国大僧侣的试炼了。”巨大的龙宣布着。
我呆了,摩斯就是赤焰?我应该效命的王?怪不得摩斯的火烈鸟是不同的,因为骑士的骑兽都是不会飞的,只有圣骑士的骑兽是例外。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本应该很高兴的宣布,现在变得让我沮丧,我的自由,我的将来,郁卒中……
“看来他是太高兴了阿,由龙来肯定王和大僧侣这件事是不能编入史册的,必须你们自己来摸索寻找,否则只是不被承认的虚幻。”
“红龙会作为你被承认是赤国王国大僧侣的信物,你生红龙生,你……”不就是想说些老话吗?我转身打算离开这鬼地方。
“摩……嗯,赤焰,”好别扭,不过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别让我叫他王,曾经和摩斯,那种最低等魔物拼个你死我活的王,为什么我要效命的是他啊,叹气,“我们回二楼,舒展筋骨去——”
摩斯,哦,不,赤焰也很失望,如果可以和那条老龙大战一场的话,我想我们都会比较开心,现在只觉得无趣,很无趣阿,他的手搭着我的肩膀,陪我叹气,同命人,悲哀啊。
“等等——你们——等等——”
由于是师傅的声音,我们一起回头,“还有什么无聊的事情啊?”我们异口同声的歪头问,接着,对视,哈哈,我似乎觉得前途还是光明的,跟着这样的王应该不会无聊吧。
“你们特地发给我的赌约不想听结果了?”师傅手执卷轴在远处询问我们。
“我们知道结果了,解除封印卷轴就会自己燃烧的。”赤焰无精打采的回话,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卷轴居然没有燃烧,我转头看向赤焰,“这种低级魔法你也失败?”
“不可能阿,卷轴还在,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赌约没有实现,可是我们不是都没猜对吗?”
正在我们纳闷的时候,从卷轴中传出我们下赌的声音。
“不死系,人型,但是很凶残。”“如果我猜错了,我免了你的佣金,并且成为你专有的‘护卫’”
“我打赌是不死系的,非人型,而且面目可憎,大大的很凶残的那种”,“如果我猜错了,你以后就可以不必徒步行走了,火烈鸟会驮着你的”
……
一刹那,山洞里充斥着震耳欲聋的笑声,师傅,王和那条大龙立时不见踪影,运用传送术溜之大吉了。


青国,赤国边境

“过了这座山,就是‘赤国’了。”
“我累了,休息一下。”别说我笨,从来没出过国境的我是无法使用传送术直接去赤国的,所以拉,只能“爬”。而我,最讨厌的就是慢慢“爬”。
“拜托,累得应该是我吧。你有火烈鸟驮着,怎么会累啊。”赤焰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暗笑,嘿嘿,谁让他输了呢。“想再看一眼就直说阿,不用拐弯的,我可爱的护卫。”
“恶…………少恶心了,我也没亏待你啊,不是拿我可爱的龙龙和你交换了吗?”说着,看向我那伟大尊贵的王的头顶,小红龙正在遥望远方,那方向似乎是狄美斯洞穴,看来大家都难舍啊。
“这龙那么小,不会飞也就算了,还那么重,压得我脖子痛,咦?不知道能不能用来垫肚子?”
“你想成为亡国之君?没鸟驮你,你又不会死。少打我龙龙的主意,我的将来都靠它了,他会长大的,然后给我赚钱,每天不知道能赚多少,哈哈……”
“好了好了,赶路,在日落前我们必须赶到王城的。”
“赤焰?”
“嗯?”
“赤国有什么不死洞穴吗?”
“好像听说裂奇谷是不死系繁衍最旺盛的地方,想去?”
“没——错——”
看来还有很多奇妙的历险再等着我呢,我来了,裂奇谷————————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