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最低格位的白烂[国家青年D队]回声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最低格位的白烂[国家青年D队]F1征文作者:bara


虽说他还提议下次一起出来玩,可飞儿心里明白:那不过是客气罢了。不过这项认知并未对飞儿造成什么冲击,既不难过也不怅然,或者说,自己对此的无动于衷反而是个比较大的冲击,毕竟对方曾是自己那样珍藏在心里的一个人。走出地铁,人来人往的街口,没有人会留意身旁某个女孩回味自己微笑着对那个他说再见而不自禁地又给了自己一个微笑。
随着人流慢慢闲逛在大街上,时间还早,飞儿不想现在就回去,转身折进了自己常去的那家购物广场,星期六的下午正是生意最旺的时候,她一家家地逛着,搜罗着女孩子们有兴趣小玩艺。在看到一对对比自己还要年轻的身影时,看见他们或牵手、或驻足等候另一个时,飞儿习惯性地微笑。两个人在一起虽然不觉寂寞,可也少了些自在,不过,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们对周遭视线的无视,有时还真让人羡慕。
其实这家购物广场的每个铺子飞儿都逛过,哪家是新开的,哪家有卖最酷最眩的耳坠,她都熟门熟路,没有特定的目标,她随性地逛。走着走着,在某一次转弯后,飞儿发现了一家不怎么起眼的小铺——“回声坊”,嗯,没见过,大概是新开的。这边的商家为了招揽顾客,哪家不是想着法子在门面上做文章的,这家反而象是怕招人眼般低调地躲着缩着。
一向爱唱反调的飞儿毫不犹豫推门入内,一进门,铺子内的点缀装饰倒是给她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一串串形态各异的大小风铃,错落有致地垂挂在店内的各个部分,与其说是像风铃,倒不如说是像一面面会唱歌的帘子。除了风铃,店内还陈设了各种的迷你乐器模型和精巧的八音盒,一个个相当地别致,都是别处没有见过的样式。看得飞儿喜欢得紧,想拿起来好好瞧瞧。环顾了一下,铺子里居然没有店员看顾,“有人吗?”飞儿试探地发问。没有回答,看样子是没人,有些扫兴的飞儿欲转身离开。
“您好!欢迎光临‘回声坊’,能为您做些什么吗?”从背后传来了一个非常悦耳的声音,飞儿反射性地回头,疑惑:这店主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店主看起来还很年轻,但他介绍起店里的各色物品来,却显得非常专业。他的声音很好听,不是寻常人们形容的那种磁性,也不似电视里有些声优那样的阴柔低沉,说不上来的感觉,不是中气十足,却异常地有感染力,配合着高低抑扬的音调,飞儿听得迷迷糊糊起来,几乎忘了自己是在听商品介绍,而是在聆听一场夏夜的音乐会。
“客人,您可以试试本店的八音盒,这是本店的特色呢,每个八音盒里承载的都不是寻常的音乐,而是回声哦,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回声哦!”说着,店主打开了某个八音盒,立刻流泻出了异常清越委婉的女音,仿佛是某种歌声而非寻常八音盒发出的那种叮咚声。
飞儿象是如梦初醒一般,猛然反应过来,这样美妙的歌声,怎么会是八音盒发得出来的呢?何况店主还说,发出的是回声,怎么可能呢?她抬头,正好对上店主隐藏在低低刘海下的双眼,幽然而深邃,尽管看得不怎么真切。
“这是本店的收藏之一,非卖品,先让你欣赏一下吧。”似是看出飞儿的疑惑,店主又笑眯眯地补充道,“这可是能绕梁三日不去的名优伶的歌声哦。”
“这个呢,则是一切回声的始祖哦!” 店主随即又打开一个八音盒,这次传出的不是美妙的歌声,而是了无希冀的叹息。
此时的飞儿倒也不介意真假与否,她半开玩笑又难掩好奇地问:“既然你说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回声,那我的呢?也找得到么?”
店主摸索一阵,捧出一个青梅色调的竹质八音盒,交给飞儿,不语。飞儿接过打开,却并未听到任何期待中“属于自己的回声”。“你骗人,”她嘟囔。
店主依旧微笑,对她说,“所谓回声,那必然先由有其对应的原声,没有原声,哪来回音。而且如果不是在适当的时间和适当的环境下,即使原声再怎么响亮,也得不到任何回应。就像一个人对着山谷和对着大海呼喊,同样的声响,一个产生回声,一个却没有同样道理。你的八音盒没有回声,大概就是者以上两个原因之一了吧?”
飞儿愣住,没有原声?不在适当的时间和适当的环境?真是这样么?脑海中闪过某个倔强的声音,那个只会用粗暴来掩饰怯懦的声音,那个固守在自己堡垒里的女孩……原来,真的已经不是那个适当的时间与环境了。
“是啊,这的确就是我的回声啊,如果不是当时……”摇了摇头,飞儿深吸一口气,对店主说:“这个八音盒我买下了。”飞儿只觉得自己终于抒了一口气,那用微笑始终也掩盖不了的抑郁,终于在这一刻如清烟般散去。
“请小心收藏,这是只属于您的回声八音盒,也许以后,你还会听到新的回声哦。”店主微笑地送飞儿出门,“只要你不啬于给出你最真实的声音。”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